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莫问奴归处【鹿勋/古风/虐/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43:10 |显示全部楼层
百来这时来了厨房见暻秀笑得如此开心便问道:“秀掌事,什么事这样的开心,说说让笑的也开心开心。”

闻言暻秀微微一愣看向百来问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秀,秀掌事啊,您是王妃身边的人,这碧春轩上下都归您打点,王府规矩您便是这屋中的掌事。”百来有些惶恐地答着。

暻秀闻言便笑了出来对他说:“呵呵,这样啊,第一次听人这样叫我,我有些不习惯,不过这掌事还是不要叫了吧,你们直接叫我秀儿好了,我们都是一样的,只要好好伺候好王妃就是了。”

“是,秀儿。”百来见暻秀这般随和,来这边开始提着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想当初吴世勋刚进王府的时候,他们这些下人可个个都求过总管不要将他们派到着碧春轩,且在平日里吴世勋他们出来的时候没给过什么好脸色,以为这回被送来一定会被好好惩治,可王妃和这暻秀似乎都不记仇。

暻秀微微一笑,毕竟是跟久了吴世勋的人,在楼子里他也知道不少收买人的手段,加上都是下人,也不必多为难,他们也不过是想攀个好主子罢了。

“百来,可以帮我生下我火吗?王妃想喝粥。”暻秀看着百来笑着问道。

百来见暻秀又这样亲切不禁憨笑着说:“生火而已,秀儿你不用这样客气。”说罢便卷了袖子开始生活。

暻秀闻言只是笑了笑,与他闲聊一般:“百来你是哪里人啊,今年多大了。”

“我是本地人,今年十九,你呢?”百来送着柴答着。

“我是邻县春阳县的人,今年十八,按说你还比我大一岁,你要不嫌弃我叫你一声百来哥吧。”暻秀淘好米便将米倒入锅中笑说着。

“这可怎么敢当。”百来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暻秀却依然无所谓地笑着:“怎么不敢当,你比我大,叫你一声哥哥是应当的。”

百来挠挠头笑了笑:“那,那我就担着你这声哥哥了,不过你放心,这王府我不敢说大了,下人里头我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今后若有用得着的地方,你只管告诉我。”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44:47 |显示全部楼层
暻秀连连点头对他笑着说:“谢谢百来哥了。”手里切着菜又说:“我和公子初来王府,一切都不熟悉,公子身子时常又不好,今日你们来了,我看得出来公子高兴,所以我也跟着高兴。”

“秀儿,不用担心,今后我们都会好好照顾王妃的。”百来是个耿直的人,吴世勋的遭遇其实他们也看在眼里,说来都不是坏人,也都有同情,暻秀这样一说他便就更加同情这对主仆了。

不过多时,暻秀将早点做好,也顺便为今早他们刚来的百来四人留了份出来说:“东西不是很好,你们不要嫌弃才好。”

百来四人连连答谢,暻秀笑着让他们先吃了东西再做事,不必等吴世勋吃完了再用膳,他还说这碧春轩没有那么多规矩,嘱咐四人只用做好本分的事便可休息了。说罢他便端着东西进了屋,吴世勋见他一脸喜悦就知道他一定做了收买人心这档子事情问道:“四人如何?”

“百来,环佩二人都是直性子,单纯,松青和翠珠二人稍稍精明一些,再稍微观察一下便可。”暻秀将东西一一摆好在桌上。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44:59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转眼一晃又是半月已过,这天已经入了冬,这一日便迎来了冬日的第一场雪,吴世勋却无缘欣赏,前几日不小心染了风寒在屋里躺着,鹿晗请了宫里的御医来,吴世勋说是不必大费周章,可鹿晗还是不声不响地将人请来了,屋里的温度也保得跟暖春一样。据说前几日吴世勋做好的香囊送到墨雪,听人说他很喜欢,还日日都带着,在他的香囊上吴世勋绣了他喜欢的梅花,他还对鹿晗说吴世勋手艺很好,梅花绣的跟真的一样。

鹿晗偶尔过来这边看他,对他说起这事还对吴世勋说了谢谢,吴世勋只是淡淡一笑,这些日子墨雪倒是安分了许多,不知是不是上次白玉那件事让他止了对吴世勋不利的心思,这日子也就这样平静的过了这么多了。

这冬日一到,便近年关了,屋外暻秀掀了厚厚的挡风的帘子进来,捧着双手止不住的哈着热气,一张小脸被冻得红扑扑的,可面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消不下去,他一进来就来到吴世勋身边:“公子,外面的雪好漂亮,今年的初雪可真大。”

吴世勋微微一笑,目光方向窗外说:“是吗?说的我也想出去看看了。”

“公子,你身子才稍微好点儿,还是不要出去了吧。”暻秀倒了杯热茶端给吴世勋说着。

吴世勋眼里含着少许失望,接过暻秀给的茶说:“可今年第一场雪,我在门口看看也不行吗?”

见吴世勋说的这样委屈,暻秀噗嗤一笑心疼吴世勋地说道:“好,那也容我去给您取件厚一点儿的披风来,还有您得捧着手炉才能出去。”

“好,小管家,看你今后谁敢嫁你或是娶你。”吴世勋喝了口茶便好笑地看着暻秀。(注:这里的男子在还未婚配之前,都是可嫁可娶的,大家就当做是现代的做法吧,性取向不同罢了。)

暻秀闻言扁着嘴恼意看了眼吴世勋说:“公子就会取笑人,秀儿不嫁也不娶,这一辈子都跟着公子。”

吴世勋放下茶盏笑了笑说:“等你遇上中意的了,你就不会再和我说这些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45:16 |显示全部楼层
暻秀不依地朝吴世勋皱了皱鼻便去柜子里取衣裳了,吴世勋见着依然只是摇头含笑,秀儿也是到了该婚配的年纪了,若是那日能寻得好人家,娶也好,嫁也罢,他定也不会亏了秀儿,私心里他倒还是希望秀儿是娶个好人家的,不过这一切还得看秀儿他自己。

这时秀儿取了一件裘皮底子制的宝蓝彩绣牡丹织金锦的斗篷给吴世勋披上,并为他带上了斗篷上的帽子,发丝垂在两侧,吴世勋肌肤赛雪,因在病中更衬得白皙,被这宝蓝色的斗篷衬的脸也越发的精致,往吴世勋手里递了一个手炉对他说:“公子,只能在这门口附近走走,时间也别太长,若是又着了风可就不好了。”

吴世勋露出愉悦的笑容连连说好就急急出了屋子,一片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脚底的绛红弹墨并蒂莲织锦缎棉鞋踩在门前的雪里咯吱咯吱的响,这会儿松青正在和百来扫雪,见了吴世勋出来就忙忙要请安,吴世勋却笑着说:“不必多礼。”

吴世勋满院子地瞅了瞅,出了楼子的第一场冬雪,分外的叫他愉悦,以往只觉得雪美,总是少了一分心情,如今出了那个地方,心思也大不相同,心情开阔了些,见到原本就喜欢的雪自然也多了几份心情。

“百来,松青,你们这是要将雪铲到哪里去?”见百来和松青正在铲雪吴世勋便问道。

“回王妃,是要将雪送到花园的湖里就好。”百来躬身答着。

吴世勋想了想边说:“嗯,这旁的雪就不要铲了,只弄出条供人好走的路就好了。”

“是。”百来和松青含笑躬身答着。

在雪地里吴世勋玩味一般地踩着雪玩,带着几分孩子气,暻秀这时见了就忙叫着吴世勋对他说:“公子,这旁边不是有好的路吗?您这样踩在雪里,鞋子湿了染了寒气怎么办。”

吴世勋一听便努嘴抗议道:“好不容易下回雪,我就不能多玩玩吗?”

暻秀没好气地走过来拉着吴世勋走到了没雪的小道上说:“可您身子不是还没好吗?”

“大夫说我已经好多了,就稍稍有点儿咳嗽。”吴世勋难得孩子性起和暻秀拌嘴。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46:10 |显示全部楼层
暻秀却眉头皱的死死的,仿佛就是在责怪吴世勋不懂得爱惜自己,在二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鹿晗这时带着子墨进来了,见了这素日里十分要好的主仆这样互瞪着便不免错愕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吴世勋见了倒是赶紧知道行礼,可是暻秀却因为担心吴世勋而一下忘了行礼就直接看向鹿晗对他告状一般的说着:“王爷,您来评评理,公子身子还未全好,就要踩着雪玩,秀儿只不过担心公子的身子,让他挑些没雪的地方走便好,他反倒还嫌我多事了。”说罢嘴还噘的老高。

吴世勋听了秀儿的告状不由得也委屈地驳了一句:“可是这雪好看嘛。”

“雪好看,看看就好了,还要踩上去玩,鞋子湿了又病了的话,我可比您自己还心疼。”暻秀闻言立刻又辩了回去。

这一回吴世勋被咽的没话说了,站在一边只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垂着头,确实如此,每次他一病着,暻秀就心疼的睡不好吃不好的。

见这两主仆这样的模样,鹿晗倒还是第一次见到,主子被奴才说的没话说,不过两人倒也可爱,鹿晗便笑了笑说:“想走雪地里又怕鞋湿,这件事倒好解决。”说罢对身后的子墨说:“子墨,将前些日子本王得的一双皮靴让下人改做成王妃脚的尺寸后送过来。”

“是。”子墨令命便退了出去。

鹿晗便对着吴世勋笑了笑说:“以后有了那双皮靴子,你想走多深的雪,鞋都不会湿了。”

“谢王爷。”吴世勋躬身淡笑谢礼。

暻秀闻言也立刻欢笑了出来对鹿晗说:“还是王爷有办法,公子时常孩子性起,秀儿也好生为难。”

“这才告了一状,又要告状了?”吴世勋不满地看向暻秀。

暻秀扶着吴世勋回嘴说:“如果公子知道好生照顾自己的身子,那秀儿也就不用时时见着王爷就告状了。”

吴世勋轻轻一哼,鹿晗则是淡淡笑着对吴世勋说:“你身子不好,还是进屋里去说话吧。”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46:20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颔首退了几步让鹿晗往前,暻秀再扶着他跟着进了屋,进屋后翠珠便立刻奉了茶上来,是桂花茶,打开杯盖便是扑鼻的馥香,饮了一口甘甜爽口便笑说:“里面加了蜂蜜?”

吴世勋点头说:“是,秋日里的时候见院中桂花好,便叫秀儿存了一些下来泡茶喝,我肠胃不适合喝茶,便只能喝些花茶了,王爷觉得味道怎么样?”

“甚好,香甜不腻。”鹿晗端起来再饮了一口,看了一下吴世勋的屋里便问道:“冬日里可还却些什么吗?”

“不缺了,总管送过来的东西都足量且还有多。”吴世勋坐在炕上的另一边与鹿晗回着话。

吴世勋点头又说:“过些日子便要过年了,三十那天宫里有家宴,你看看你是不是还需要添些衣裳,需要的话就让秀儿去秦顺(王府管家)那边说说,让他给制备下来。”

吴世勋颔首,这时环佩端着药碗进来,见了鹿晗便对他请安:“王爷福安。”

鹿晗扫了她一眼说着:“起来吧。”

环佩谢礼起身后便对吴世勋说着:“王妃,该吃药了。”

吴世勋有些无奈,但为了让暻秀不再叨念着自己,他也只好对鹿晗微微一笑然后对环佩说:“端过来吧。”

“是。”环佩恭敬地将药碗递给了吴世勋,吴世勋接过一口都不停的就那样喝了下去,越喝眉头就皱的越紧,直到一口气喝完他的眉头皱的就跟快要打结了一般。

鹿晗见他喝药这样一鼓作气便笑道:“你这样喝药真不知道是要让病快点儿好,还是要再病一场,就不能停一下再喝吗?眉头皱的都要打结了。”说罢又叫人端来蜜饯给他。

吴世勋漱了口取了一个蜜饯放进嘴里,苦味儿减了大半后才回鹿晗的话说:“如果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这药我喝一口就定然再喝不下第二口了。”

鹿晗颔首笑着说:“你若知道这药哭,就该要注意好好保养着自己的身子。”

吴世勋泛起了愁色看向鹿晗说:“我身子底子不好,就算是注意了也还会如此,也打紧,这些年也习惯了。”说罢便笑了笑。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47:26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晗听着他的话,心里稍稍有些说不上的不是滋味儿,也不知怎的就拉住了他的手说:“日后好好调理,御医也说了,你的身子只要在日后好生调理便还是会好起来了。”

吴世勋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被鹿晗握住的手,微微有些不知所措,最后还是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微微一笑说:“是,谢王爷关心了。”

看着被吴世勋收回去的手,鹿晗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因为此时听人通传鹿景希来找他了,他让人将鹿景希领到这里来就好。

鹿景希来后见鹿晗在吴世勋屋里,心里仿佛也在替吴世勋高兴一般,便对二人问道:“哥哥和嫂嫂在聊什么?”

“说他身子不好要注意休养和调理。”鹿晗坐正了说话,吴世勋则是在一旁微微浅笑。

鹿景希闻言也赞同地看向吴世勋说:“嫂嫂是要多注意些,前阵子才见气色好些,谁想又惹了风寒。”

吴世勋听了也只是淡淡笑了笑,然后站起身便对二人说着:“王爷和四弟先聊着,我与秀儿去弄些东西来给你们尝尝。”

“你身子不好就不用去了,叫秀儿去弄便好。”鹿晗让他再坐下来,暻秀闻言便立刻福身就出了屋子。

吴世勋重新坐下,他本是想让他们两兄弟在这里好好说话,毕竟他们之间的谈话有些是他不便听的,但既然鹿晗这样说了,他也就不必在意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47:52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你找我何事?”鹿晗问着鹿景希。

鹿景希闻言只是笑了笑说:“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借哥哥这里躲一躲。”说罢便挠了挠后脑勺,不太好意思的样子。

鹿晗眉峰一挑,语气也拐了个弯:“躲一躲?”好整以暇地盯着鹿景希,眼神询问着:你又惹什么事了?

鹿景希讪笑着,看着鹿晗忙大笑说:“哥哥放心,我绝对没有惹事,只不过你知道那莫尚书家的小姐莫清兰自上次万寿节见我回朝后,便日日在我王府门口茶棚等着我,我就想躲躲,躲躲……”

吴世勋听后就噗嗤笑了出来,见鹿景希这样一幅头疼的模样就知道那莫清兰真是难为这位宁王爷了,鹿晗看了吴世勋一眼,他这一笑没有任何疏离和平日里的礼数周全,这样一看较之平时还清新自然了许多,让他为之一愣才看向鹿景希说:“你若不喜欢她回了她便是,你这样总躲着她耽误了她也耽误了你不是吗?”

“哥哥,你这话可就错怪我了,我不止是回了她,我连她爹都回了,可她还来,一副非我不嫁的样子,若是战场上遇到这样一个胡搅蛮缠我一刀砍了她便是,可是谁让她还是个千金小姐,我就没主意了。”鹿景希闻言大呼冤枉。

吴世勋稍微低垂着头浅浅笑着,鹿晗眼神也时不时看他,鹿景希还是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仿佛鹿晗不让他躲躲,他今日就会命丧黄泉一般。

“你怎么看?”忽然鹿晗问向正在独自偷乐的吴世勋。

吴世勋愕然一抬头,浅笑还挂在唇角来不及收回,这幅模样美艳中带着几分纯真,鹿晗只觉得心里被像是被某种柔软又温暖的东西滑过了一般,望着吴世勋的眼神里稍稍多了一层他还不自知的晦涩的情意。

吴世勋也没有发觉,只是看向鹿景希,鹿景希双手合十十分讨好的模样拜托着吴世勋,吴世勋便笑了笑对鹿晗说:“既然四弟他有难处,你便暂且收留他几日吧。”

鹿晗点点头说:“也好,可我这里只有青菜豆腐给你吃,你可到时候别嫌弃。”玩笑地补了一句。

鹿景希却嘿嘿笑了一声:“我到时候天天来嫂嫂这里找暻秀要东西吃,我才不嫌你的青菜豆腐呢。”

鹿晗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鹿景希却还是呵呵直乐,这事儿成了,那莫清兰这几日可真是让他受够,碍于他爹的情面,他对她骂又骂不得,打又打不得。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48:09 |显示全部楼层
暻秀这时端了些小吃进来,鹿景希连呼来的真是时候,暻秀有礼地将东西摆在他们面前就退了下去。

雪梅阁中,墨雪安躺在软榻上,香炉中燃着是上好的沁梅香,是他精心调配的香料,里面有他钟爱的梅香,王海正跪在地上对他说着打探来的鹿晗的行程,墨雪纤手紧紧抓着柔软的绣墩,面上的笑容却依然柔和。

“娘子,王爷这几日在都会往雪梅阁去,您看这该如何是好。”王海面色有些担忧的看着墨雪。

墨雪嘴角轻轻挑着笑对他说:“如何是好,能怎么好,他是王爷的王妃,我只不过是侧妃而已,那能管得了王爷和王妃的他们如何是好。”

王海一听忙谄媚道:“娘子不能说这样的丧气话,娘子在王爷心目中的分量我们这些个奴才可都是知道的,王妃是什么,不过王爷当初没办法娶回来的摆设罢了。”

“哼,你倒是如今还这样说,只怕如今这府里再说这样话的人也不多了。”墨雪微微一笑,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要站起来,王海见了立刻起身便去扶他。

被王海扶着走的墨雪走到院子里说:“这冬雪也来了,想来这梅花也该开了,到时候拣几株好的插到屋里。”

“是。”王海躬身谄媚的笑容挂在脸颊上。

墨雪走到院子里又有下人来说:“娘子,刚刚奴才听说王爷让人打扫了玉兰轩,说是宁王爷要来这里小住几天。”

墨雪嗅着梅花成形的花骨朵儿挑了笑说:“宁王爷可真是与他这位哥哥亲厚,自己被那莫清兰缠的没了办法便来这里躲难,王爷也就会惯着他。”

小厮没有说话,墨雪便往一边走去对他说:“找几个得力的人去玉兰轩好好伺候宁王爷。”

“是。”小厮意会地躬身应着,知道是墨雪想安排些自己人进去。

“王海,你说这过几日过几日梅花便会开了,那些个文人雅士是不是会办些个什么赏梅大会出来。”他拨弄着花骨朵儿眼里含着浅淡的笑容。

王海闻言答着:“自然会,每年他们不都是会做些这样的事情吗?一是为了自己的仕途,二是为了能更好的结交权贵。”

“那么你说如果王爷做他们的上宾他们会如何?”墨雪摘下一株花骨朵儿放在鼻尖轻绣。

“他们自然会受宠若惊。”王海在墨雪身后小心地跟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48:25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到时在场的必然会是家眷陪同,你说如果王妃也跟着一起去,那情景又会是如何?”墨雪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厚。

王海闻言恍然大悟一般立刻笑答着:“娘子英明。”赏梅大会上文人墨客虽然众多,吴世勋艳名远播,如若他陪着鹿晗一起去,文人墨客必然会骚动一般,各种心思的都有,鹿晗贵为王爷,带着这样的一位王妃出席,无论谁对他尊敬有加,可是吴世勋在侧,他曾经的名号都会叫他觉得有些难堪的。

墨雪轻笑说:“那还不快去办。”

“是,奴才这就去。”王海立刻退出了雪梅阁,神色欣喜地就出了王府。

墨雪目光再次移向手中的还未开放的梅花的花骨朵儿,指甲已经掐入了花蕊之中,叫来了身边的婢女萍儿说:“去请王爷过来,说我有些不舒服便好。”

“是,娘子。”萍儿恭敬地退了出去,墨雪回了屋子便又安躺在了榻上闭目养神,这些日子他没理会吴世勋就是为了等这一天。

鹿晗和鹿景希正吃着暻秀做的糕点,有说有笑,吴世勋在一旁安静坐着听他们说话,偶尔会插几句进来,暻秀看着屋里这样的情景心里也满是安慰,虽然公子不是王爷心中所爱,但至少如今王爷偶尔会关心公子了,他们在这里的日子也不那么难过了。

“王爷,雪梅阁的萍儿过来了,说是娘子身子不爽快请王爷过去。”松青这时从屋外进来对鹿晗说着。

鹿晗闻言便立刻起了身说道:“你告诉她,本王这就过去。”

“是。”松青应后便退出去回话了。

吴世勋起身福了福身对鹿晗说:“王爷快过去吧。”

鹿晗对他点了点头说:“你身子不好,你不要去外面吹多冷风了,等身子好了再去玩雪也不迟。”

吴世勋闻言面上微微带着些羞恼,鹿景希则是诧异的模样看向吴世勋说:“嫂嫂也这般孩子气,这么大人了还要玩雪?”

鹿晗轻笑出声就出去了,吴世勋则是稍稍嗔瞪了一眼鹿景希,鹿景希摸了摸鼻头挑了一块芙蓉糕放在嘴里,眉眼含笑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腰间的香囊。

暻秀送鹿晗出了院子回来就看见鹿景希和吴世勋在有说有笑,他走了过来对鹿景希说:“王爷,秀儿再给您添被茶可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7-5 17:18 , Processed in 0.020183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