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莫问奴归处【鹿勋/古风/虐/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6:23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大力的巴掌还未等墨雪说话就狠狠抽在了暻秀细嫩地脸颊上,迅速嘴角就渗出了血丝:“狗奴才,你没长眼睛嘛,这样唐突冲出来,你是故意惊吓娘子的吧。”

“娘子,暻秀无心,因心急找我家王妃的白兔,才不小心撞了娘子,娘子恕罪。”暻秀叩首请罪。

又是一个大力的巴掌甩过来,暻秀另一边脸颊也是一样迅速肿起,顿时那清秀的脸庞看上去可怖的厉害,墨雪只冷冷站在一边赏着身边的菊花,一旁王海见了便越发的大了胆子地抽打暻秀,暻秀紧紧咬牙忍着硬是一点儿声音也没发出,心里想着的是幸好吴世勋这时没有出来,不然若是叫他家公子出现在这里,指不定还得受什么屈辱。

好不容墨雪回过身见暻秀几乎算是面目全非,脸颊红肿,嘴角的血丝也是渗人,便稍稍一个冷笑说:“罢了,王海,只不过是无心之过而已。”

“是,娘子仁厚。”王海立刻停了手,停手后还不忘狠狠补了一脚将暻秀踹得倒在了地上。

“走吧,我今日也乏了,王爷这会儿也该下朝回来了,一会儿他去了雪梅阁我不在又该四处寻我了。”墨雪淡淡扫了一眼伏在地上的暻秀,冷笑一声便领着人回了他的雪梅阁。

暻秀在人走后才咬着牙起了身,走到一边的人工湖前用凉水不顾疼地连连浇着水,他这个模样若是回去,公子必然又会如在楼子里那次一样,可眼下如果再为他发难一次,后果一定不会如楼子那样的后果一样,只怕会更严重,他忍着泪,被王海刚刚踹的那一脚恰好揣在了他的胸前,一阵闷疼。

吴世勋在屋里等了好久见暻秀还未回来就不免有些担心,身子还未好的他便在屋里找了一件水红色裘皮底制的绸缎斗篷就出了屋子,身子为好以致他走路时脚下还有些虚乏,小花园中担忧叫着暻秀的名字:“秀儿,你在哪里?”

小湖边暻秀耳尖地听到了吴世勋的声音,慌忙擦了擦脸就站起来疾步小跑着去寻吴世勋,他身子不好可不能这样疾步劳累了。

暻秀找到吴世勋的时候只低垂着头担忧问道:“公子,你怎出来了?”

吴世勋拉着他对他面带关切说:“你出来的时间太长,我不放心。”见暻秀一直低着头不看他,吴世勋便忙抬起他的头,一见便立刻红了眼眶,颤着声音问道:“秀儿,你的脸这是怎么了,谁打的,谁打的。”一滴心疼的眼泪就那样迅速落了下来,他的手此时甚至都不敢抚上暻秀那红红高肿充血到可怖的脸颊,一下子将暻秀拥在了怀里自责道:“秀儿,我不该让你跟着我的,不该让你跟着我的。“

“不,公子,我没事,我们回去吧,你身子受不住这样的劳累和伤心,秀儿跟着你从未觉得苦和后悔过。”暻秀扶着吴世勋也忍不住落泪。

吴世勋看着他,心里是钻心地疼痛,他拉着他问:“秀儿,告诉我,是谁打的你,告诉我。”

“公子,不必知晓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秀儿只要您好我便好了。”暻秀紧口不肯说。

“你这般紧口,又这般为难,你不说我想我也该猜到是谁了。”吴世勋眼神哀痛,何苦这样苦苦为难,他一忍再忍无非也只想涂个安宁,平静过完此生,这是硬要逼他不得清净吗?“秀儿,走!”吴世勋拉着暻秀便要朝雪梅阁的方向走去。

暻秀一见便立刻跪在了地上拖出了吴世勋苦苦哀求道:“公子,不要啊,公子,秀儿知道您疼初儿,可是秀儿更不愿见您为了维护秀儿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欺辱,公子,秀儿求您了,不要去,秀儿受这点儿委屈没什么的,公子,我们回去吧。”连连叩首额头也跟着红肿了起来。

吴世勋揪心地连连扶他,最后也只好忍着泪吞了所有的苦楚往心里咽对他说:“好,秀儿,我跟你回去,来日方长,我必然为你报仇。”

暻秀闻言便带泪笑了出来,起身扶着吴世勋对他说:“是,公子,我们回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6:32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吴世勋扶着暻秀往回走着,边走泪边流,他咬着的唇止不住地颤抖着,眼神里迸射出来的某种的坚定越发的深了,回到屋里,他让暻秀好好坐着,他去了厨房去舀水来,还煮了几个鸡蛋,他不顾烫地剥着鸡蛋壳然后用丝巾裹住为暻秀敷脸,眼里是未干的泪,止不住的心疼。

“公子,别难过,秀儿没事。”暻秀见吴世勋这样心疼他的模样实在不忍心。

“秀儿,别担心,以后我决不让你再因我受这样的折辱。”吴世勋噙着泪的眼坚定地看着暻秀。

暻秀闻言眼中立刻就落了泪,他拉着吴世勋的手对他连连摇头对他说:“公子,秀儿不值得,秀儿不能让您再过像楼子里一样的生活。”他太清楚吴世勋这样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当初若不是他受了这样的欺负,吴世勋也不会豁出了所有的矜持他咬牙含恨地成为了楼子里的头牌,这条路他家公子走得屈辱,走得胆战心惊,到达顶峰的时候只剩下无尽的悲凉。

吴世勋对他微微一笑摇头说:“秀儿,不是我想过那样的生活,只是老天给了我这样的命,躲不过,避不开。”吴世勋含泪一笑,又说:“别担心,如今好歹是王府,争好了我可一辈子荣华富贵,受人景仰。”

“可是公子,您并不在乎这些不是吗?”暻秀心疼的喊着。

“是,不在乎,可是不在乎也有人逼我在乎,秀儿,别怕,我会保护你的,谁给你的,我会好好还给他!”吴世勋拧了个帕子为暻秀擦脸。“楼子里,我能活着走出来,那么这样一个王府我还能走不出来,什么腥风血雨都经历过了,他如今给的不过是些小孩子的把戏,要斗我便陪他。”为暻秀细心擦着脸,看着那红红充血地五指印,吴世勋心里是止不住的揪疼。

“公子,为了秀儿不值得,秀儿不疼,公子不要为了秀儿而放弃了眼下难得的平静好不好?”暻秀握住了吴世勋为他擦拭脸颊的手,他看过吴世勋以往在楼子里是如何和人家斗的,那样胆战心惊的日子他不想让吴世勋再过一回,好不容易离开了,又怎么还能过回去。

“秀儿,谁说你不值得,你值得,此生只有你待我最好,你若不值得谁值得,何况重新过回那样的生活,也并非是我想,只是不得不这样,即便我息事宁人,可那边的人却不肯,我不能看着你每次为了白白受人欺负,你知道看见你受伤要比我自己受伤心疼百倍。”吴世勋眼中含恨。

听了吴世勋的话,暻秀无法辩驳,他也清楚吴世勋所说,即便是吴世勋息事,可那边却未必肯宁人。他只好靠在吴世勋的怀中对他说:“公子,平静地过日子对我们来说真的就这么难吗?”

吴世勋抱着他抚摸着他的头,嘴角浮着浅浅无奈的笑意:“是吧,风尘滚滚,下去了就再难脱身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6:43 |显示全部楼层
暻秀止不住泪流,咬着牙关,眼里满是无奈和悲凉,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总有那么一件是如意的,可他家公子连一件如意之事都没有,老天当真绝情。“公子,秀儿帮您。”他直起身从吴世勋怀里起来,如那年一样他要与吴世勋荣辱共担,同进同退。




吴世勋点头却心疼笑看着他说:“秀儿,我本心极不愿你为我做到这般,可是我身边除你之外再无可用之人,可无论怎样我都会保护你。”


“公子,秀儿赴汤蹈火都是心甘情愿,只愿公子平安无忧。”暻秀摇摇头对吴世勋真切说着。




“好,秀儿,有你我此生足矣。”吴世勋拥着他,内心悲哀。




“公子,你打算这第一步如何去做?”暻秀不忍看吴世勋悲凉的神情,那样落寞的笑容叫他心疼不已。




“正位。”吴世勋收拢起悲哀的情绪对他说:“我本不想争这个什么正妃的名分,可是如今这样我不争是不行的,既然皇上赐了我金碟玉帛,即便我出生再低微,我也绝不辜负。”吸了口气再说道:“但,欲先正位就必得景王的宠爱。”




“不错,即便皇上给的金碟玉帛再好,也不如王爷的宠爱来的名至实归。”暻秀附和,他看向吴世勋,隐隐担忧说道:“公子,景王爷与墨雪可是两情相悦啊。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7:04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闻言却笑了说:“秀儿,你要记得,这世上最不可信的便是情这个字,尤其是在这样富贵有权重的人家里面。”那些个常常进出楼子里的人,有哪些不曾是对他们的妻子许过我心只为一人的话,可看见他们时,谁人不是眼直而薄情。

“我懂,公子,我知道了。”暻秀闻言眼也跟着一暗,情薄是人的天性,他以往可曾少见?

“好了,既已决定我们便不再说这些了,日后见机行事便是,你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吴世勋面上的严肃立刻化作了关切。

暻秀摇摇头安慰笑着说:“我没事了,公子你身子不好,既然往后要那样去做,那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将您的身子养好。”

吴世勋点头,对暻秀说:“听你的,不过得先给你的脸敷了药再说。”说罢又要起身给暻秀拿药却被暻秀给拉住了说:“公子,我自己来就好,你看你刚刚为了我忙进又忙出的,脸色要比先前难看许多了,您先歇着吧。”

吴世勋听了只得无奈一笑说:“好。”看着暻秀去取药的眼,立刻又蒙上了一抹惆怅,未来的路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暻秀这会儿刚抹完药,就闻得了鹿景希来的声音,还只在门口就听见他叫:“小嫂嫂,小嫂嫂。”

吴世勋闻得便轻笑浮挂在嘴角起了身就见到了鹿景希进来,他微微屈身对他施礼道:“四弟。”

鹿景希却笑着摆了摆手笑道:“小嫂嫂,我今日可是一下朝就找哥哥来你这里讨早点吃呢。”说罢他就指了指慢了他好几步刚进来的鹿晗说。

吴世勋见到鹿晗微微一愣但也很快行礼对他说:“王爷福安。”

“起来吧,四弟说你这儿暻秀做的东西好吃,就硬缠着要来,你且叫他准备些。”鹿晗淡淡说着。

吴世勋心里滋味百般看了一眼鹿晗,然后微微再屈了屈身说:“是。”

暻秀从厨房过来,见鹿晗和鹿景希都在也惊愕了一下,看了一眼吴世勋,吴世勋对他微微一笑,他点了点头就走到鹿晗和鹿景希面前垂头请安。“给景王爷宁王爷请安,王爷福安。”

“秀儿,你的手艺叫本王今日都舍弃了自家的厨子,今日你可得再露一手,不然本王可不依。”鹿景希抬手叫暻秀起了身对他朗声笑说。

暻秀依然只是恭敬地低着头,对鹿景希恭敬答着:“是。”吴世勋在一旁也是默默垂着头不说话。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7:13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景希看着暻秀今日一直这样低着头,失了平日的灵气,平日里虽然话也不算多,可这些日子与他混熟了些,有时候还会顶上几句嘴,可今日这样沉默还只低着头便愈发的可以,狐疑地看了一眼吴世勋,也是一样默默垂着头,面色悲伤和隐忍。不由得皱眉看向暻秀说:“秀儿,你总低着头做什么?抬起来。”

暻秀摇了摇头,对鹿景希赶紧福了福身说:“二位王爷稍等,奴才这就为二位王爷做早点。”说罢就要逃出去。

可是暻秀越这样,鹿景希就越觉得可疑哪里会放他走,只一手拉住了他,面色一正说道:“秀儿,不许走,抬起头来。”正色后的鹿景希威严尽显。

暻秀却死命地往后躲摇头不肯抬头,鹿晗在一旁看着这样模样,不由得也蹙紧了眉头说:“暻秀,抬起头来。”

暻秀咬着唇,怯弱含泪的模样将那即便是用了鸡蛋揉过和上了药却仍高肿指痕清晰触目惊心的脸颊抬了起来,见鹿晗和鹿景希都愕然睁大了双眼的样子他忙对二人福了福身说:“王爷们稍等,早膳很快就会好。”

“站住,你的脸是怎么回事,不说清楚,本王这早膳也不必用了。”鹿景希见了内心就一股火腾腾而起。

鹿晗紧紧蹙着眉头同样也看着暻秀,虽没说话也能见得他眼底升起了一抹怒意,他看向吴世勋只见他双手紧紧搅着衣襟,一滴泪清晰地挂在下颚然后落在了地板上。

“王爷还是不要问了,秀儿不打紧。”暻秀听了立刻又要走。

“不许走,本王说了,这事不说清楚,你哪儿都不许去。”鹿景希用力拉住了暻秀的手腕,让他丝毫不能动弹。

暻秀无奈只好扑通一下跪下,连连对鹿景希和鹿晗叩首哭着说:“秀儿求求王爷不要再问了,秀儿没事,秀儿只不过是个下人,不值得二位王爷过问。”

见他如此鹿景希便不由得更加气愤,头一转便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吴世勋对他问道:“小嫂嫂,秀儿不说,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7:35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咬着唇已是满眼满脸的泪,抬起头看向鹿景希和鹿晗一步步走向跪在地上直哭的暻秀,将他小心扶起来对他们二人忍着哽咽说:“王爷,四弟,此事不必再提,多提无益,我与秀儿只求安宁渡过此生,若二位王爷怜惜初儿便请为秀儿寻一位好的大夫来看看便可。”

“可是……”鹿景希见了还想再说,看见吴世勋那满脸泪痕委屈的模样,他的心也跟着一紧。

“四弟,我知道你是真心当我你嫂嫂,我很感激,所以若你真的对我好,便不要再提此事。”吴
世勋别过头对金景希再次劝道。

一直沉默的鹿晗这时发了话,对身后的子墨说:“子墨,去请大夫。”

“哥哥,难道这事就这样算了吗?”鹿景希闻言内心十分不平。

鹿晗却说:“此事我自会去查。”说罢他再看向暻秀问道:“你今日可还能做膳食?”

暻秀点头。鹿晗颔首便说道:“那为宁王去做些早点。”

“是,二位王爷稍等。”暻秀恭敬行礼便出了屋子。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7:55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精致的糕点膳食和汤粥,暻秀很快准备好了,一一摆上时就让鹿景希大叹:“秀儿,你这样的手艺怎不去宫里做御厨。”

暻秀腼腆一笑回到:“王爷说笑了,秀儿雕虫小技,怎能和宫里的御厨相提并论。”

鹿景希只笑了笑说:“你可不用谦虚,御厨的东西本王可都之过,可就及不上你做的东西味道好。”

暻秀微微一笑躬身对鹿晗和鹿景希说:“秀儿告退,请二位王爷用膳。”

鹿晗颔首便看了一眼在一旁的吴世勋说道:“你可用过了。”

吴世勋回着:“用过了,奴家不宜多食,不能陪二位王爷用膳了,还望恕罪。”

“小嫂嫂在自己家里何必这样拘谨,哥哥不会怪你的。”鹿景希对吴世勋含笑说道,他觉得吴世勋就是太过守规矩,这规矩守的太疏离。

鹿晗略微颔首,吴世勋浅淡一笑走过来为鹿晗和鹿景希二人盛粥看了眼桌上的膳食说道:“王爷可先尝尝秀儿做的珍妃鱼糕和汤包,这些都是他拿手的。”将盛好的粥一一摆放在鹿晗和鹿景希的面前,手纤细而修长,皮肤润白如玉透,鹿晗稍稍瞟了一眼便对身边的另一小厮说道:“取库房中一对红珊瑚手镯来。”

“是。”小厮恭敬应道便去了库房去取。

鹿景希闻言含笑饮了一口粥便说:“真是清爽可口,哥哥福气真好,娶了个娇美王妃。”

鹿晗夹了一小块珍妃鱼糕对他淡笑说:“你若觉得好,也可去娶一房妻妾,也就不用日日在这里眼馋我了。”

鹿景希大笑说:“哥哥你还是不要取笑我了,我这样一介粗莽武将,谁想嫁我?”

鹿晗淡笑回着:“我可闻得尚书之女莫清兰可是对于钦慕已久。”

鹿景希讪笑忙又一个汤包放进了嘴里,连连低头尴尬不已,好不容易吃完才说:“哥哥,莫提,莫提。”那莫清兰倒也容貌清秀,可就是性子彪悍,十足的母老虎,却偏偏对他一副非君不嫁的模样,他真是惹不起躲得起啊。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8:07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晗嗤笑,便不再说话,每年宫中大事官员凡可带家眷入宫,那莫清兰必然会缠着他爹莫尚书一定带着他,那时只要鹿景希在,她便就死缠烂打一般的缠着鹿景希,让鹿景希头大不已。

“奴才给二位王爷王妃请安。”这时屋外有小厮过来请安。

“何事?”鹿晗放下手中的青花瓷镶嵌的银筷问道。

“回王爷,娘子吩咐厨房送来一盅热汤来给王妃用下,娘子听闻王妃脾胃不好,便说多饮些热汤有好处。”门外小厮恭敬答着,手里端着的是一盅热汤。

鹿晗闻言看了一眼吴世勋便对那小厮说道:“端进来吧。”

“是。”小厮恭敬进来,将热汤放好便要出去,鹿晗看了一眼便问道:“你不是侧妃身边的人?”

“回王爷,奴才是厨房的人。”小厮躬身答着。

鹿晗挥手说:“下去吧。”

“是。”小厮退下。

鹿晗示意吴世勋坐下对他说:“既然墨雪有心,你便坐下喝些吧。“

吴世勋微微颔首,面色无常坐了下来,暻秀过来打开那热盅,大惊,面色顿时惨白,而吴世勋则已经失了礼数忙夺门而出扶住了院中的一株桂树脸色泛白止不住的呕吐,盛着树干的手指用力地掐着树干,玉儿!心中一痛,果然是遭了毒手了。

“公子。”秀儿紧跟了出来,他扶住吴世勋心疼唤了一声。

吴世勋猛地蹲在了地上依然做着干呕,面色甚是难看,鹿晗和鹿景希也连忙出来问道:“怎么回事?”

然而暻秀却闭着唇不敢说话,而吴世勋则是抬起泪眼看向鹿晗颤着唇许久才说道:“没事!”福了福身对鹿晗和鹿景希。“王爷恕罪,奴家身体不舒服不能侍奉二位王爷用膳了,娘子美意,奴家暂不能消受了。”说罢便对秀儿说:“秀儿,你且在这里服侍二位王爷用膳,我回屋里歇一歇。”

暻秀颔首,眼里却是满满地担忧,跟着鹿晗和鹿景希回到了屋内,这时取手镯的小厮已经过来将东西呈给了鹿晗,鹿晗取了便递给暻秀说:“这个一会儿替本王给你家主子。”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8:38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多谢王爷。”暻秀双手接过便屈身行礼。

“秀儿,嫂嫂何以这样,他身子不是已经好些了吗?”鹿景希想起刚刚吴世勋那模样,那行泪水倒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一般。

“回王爷,王妃身子确实是已经好多了。”暻秀恭敬答着。

“那何以还会这样?”鹿景希疑惑问着。

暻秀闻言沉默垂眼不再多说一句话,只是目光稍稍瞟了一眼鹿晗又连忙垂下了头沉默不语。

“你照实说。”鹿晗面无表情命令道。

暻秀闻言便跪了下去对鹿晗据实回道:“回王爷,这盅热汤是兔肉汤。”说罢便又是一阵缄默。

鹿景希闻言眉头一挑又问道:“怎的?嫂嫂食不得的兔肉?”

暻秀闻言立刻摇头再看了一眼鹿晗越发深沉的脸道:“不是,只是这只兔子是王爷您送与王妃的那只,白玉。”

“什么!”鹿景希闻言惊怒一喝腾地一下站起了身,手掌一拍桌子都有些摇摇晃晃的了。

暻秀面色一白,而鹿晗则是看了暻秀许久,然后再拉下鹿景希说:“四弟,你先坐下。”

鹿景希眉头蹙的死死地看向鹿晗怒道:“哥哥……”

“我自会处理,你不必多言。”鹿晗阻断了鹿景希的话,站起了身对暻秀说道:“好生照顾你家主子。”然后便出了碧春轩。

鹿景希怒气未消,尤其是在他又看到暻秀被人打的红肿的脸颊的时候,他走到暻秀面前对他问着:“你告诉本王,你这脸上的上是不是也是那边给打的。”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9:34 |显示全部楼层
暻秀低头不语。鹿景希见了更是怒声哼了一声,这时子墨已经带着大夫来了,他对鹿景希行了礼,便开始让大夫为暻秀瞧伤,而当鹿景希听到暻秀胸口上还有伤时,他便气的就差一掌劈了那已经摇摇欲坠的木桌了,“欺人太甚!”

大夫开了药,再多嘱咐了几句,子墨去送大夫出去,鹿景希瞪着暻秀问道:“这还是我和哥哥今日能看见的,我和哥哥看不见的,这欺负你们受了多少?”

暻秀低头摇头,再抬起头时对鹿景希说道:“王爷不必动怒了,我家公子没事才好。”

“哼,你们倒是好心性,人家都爬到你们头上撒野了,你们也能忍,是不是哪日他叫人杀了你们,你们到了阎罗殿也跟阎王爷说也忍了?”鹿景希生平最见不惯这样的恃强凌弱,尊卑不分的事情。

暻秀缄言,而鹿景希则是气地在屋里不能自制地到处走来走去,最后他恍然只对暻秀说了一句:“本王再去那个地方看看,你好好照顾你家主子,还有若再受这样的欺负,别怕他,直接告诉我哥哥,再不济告诉本王也行,本王可不管这是不是哥哥的家事,本王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尊卑不分。”说罢就飞一般地冲了出去。

暻秀屈身行礼送着鹿景希,然后就朝吴世勋睡的屋里走去。

鹿晗一路直奔到雪梅阁,正见墨雪在院中独自弹琴,鹿晗看着他一袭碧绿如水的衣衫,姣好的容貌,那似有若无的唇角柔笑,淡淡叹了口气便走过去唤道:“雪儿。”

墨雪抬起头来,却是眼泪盈盈,鹿晗一见忙上前问道:“怎么了这是?”

墨雪却只是低头垂泪,鹿晗将他圈在怀里低声柔问道:“怎么了,何人惹你伤心了?”

墨雪抬头便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之相说道:“厨房的人今日送来一些兔肉汤,我吃了觉得味道甚好,那日又听闻御医说吴世勋他气血不好,而兔肉又有补中益气的功效,我便差人叫厨房也给吴世勋去送一碗,可是我却不知那是他养的兔子,晗,我……”

“好了,此事不怪你,都是厨房的那些个下人糊涂,我自会处置,不要再哭了好不好?”鹿晗闻言便立刻闻言安慰,听了墨雪的言语,他再紧紧拥他入怀,心里也有少少的安慰,原来只是误会一场。然又想起暻秀脸颊上的伤,他便再问道:“雪儿,吴世勋身边小厮暻秀脸上的伤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墨雪闻言一阵错愕看向鹿晗问道:“他的脸怎么了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1-21 09:54 , Processed in 0.016083 second(s), 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