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莫问奴归处【鹿勋/古风/虐/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4:00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景希闻言朝墨雪微微看了一眼,然后笑道:“我自然是什么都能吃,可是哥哥,我今日想
吃些清淡的,你可以再叫厨房多做些来吗?”

鹿晗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便也无所谓地点头吩咐小厮再去厨房传了几道清淡的菜肴来,本想叫
人摆在鹿景希的面前,可是鹿景希却大笑说:“唉唉唉,不要都放我这边嘛,去去,在小嫂
嫂那边也放点儿,他那儿可空着呢,小爷吃东西喜欢地方宽敞,全堆这儿小爷我施展不开。”

小厮们依言恭敬地将饮食放到了吴世勋面前,对于鹿景希这样的举动鹿晗稍稍多看了一眼吴
世勋,只见他任然是眼观鼻鼻观心安静地坐着没有任何举动,只是这鹿景希的举动明显是在
护着吴世勋,这倒是有点儿奇怪了,不过鹿景希素来也这样大咧咧,做出这样的举动也不奇
怪,所以他也就没有什么起疑的了。

吴世勋看着面前摆着的一些个清淡的菜肴,不由得心里对鹿景希很是感激,坐下时他才发现
这桌上的菜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如果不是鹿景希帮他解围,他想今日这一顿晚膳用了,他
必然是这一晚上都别想睡了。

见菜色都以上来,鹿晗便对众人说可以用餐了,吴世勋埋首只慢慢挑着一些面前清淡的菜肴
吃着,他吃的也极慢,大夫曾说过,他吃东西不宜快不宜多,若是吃快了或者吃多了,他的
胃也必然不会饶过他,这都是这些年在楼子里时常饮酒而烙下的毛病,所以若不是逼不得已
,他对自己的饮食是十分注意的。

墨雪看着一旁吴世勋吃的极为缓慢和秀气秀美一敛再松开,含笑问道:“王妃是不喜这些菜
色吗?见王妃食得极慢,不知是不是这些菜不对王妃的胃口。”

吴世勋抬眼对上墨雪含笑的眸子浅笑说:“不,味道很好,只是我肠胃一向不好,大夫嘱咐
我只能慢饮慢食,二位王爷和娘子不必顾忌我。”

墨雪听了稍稍回了一句说:“是吗?可是我曾听闻王妃曾经喝酒从未遇到过敌手,若真是肠
胃不好,又怎会放任自己那般饮酒呢?”

吴世勋的背微微一僵便笑说:“身不由己。”说罢便送了一小口白饭在嘴里,咽下心里的苦涩
,看来今后这位墨雪侧妃是不会让自己好过的了。

鹿晗对于墨雪有些欠妥当的言语并未出声阻挠和责怪,他一向疼惜他,自然是舍不得,而一
边鹿景希闻言却微微蹙了眉头看了低首细嚼慢咽的吴世勋一眼,再看向墨雪说:“小娘子说
这话是也想饮酒么?我这里可是上好的酒,要不我给小娘子也斟一杯?”

墨雪微微撇笑说:“王爷好意自然不能恭却。”于是纤指递上酒杯。

鹿景希为他斟酒,然后端起自己的酒杯对鹿晗及吴世勋说道:“弟弟敬哥哥嫂嫂还有小娘子
白首到老,相敬如宾。”说罢自行一饮而尽,然后对吴世勋说:“嫂嫂不能喝酒便只吃菜便好。”

吴世勋点头微微一笑,他想此时若不是鹿景希再此,今日这一关还不知如何能过,不禁对鹿
景希又是一阵感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4:11 |显示全部楼层
墨雪见了也只是一个极淡的冷笑,与鹿晗同时端上酒杯再一饮而尽说:“宁王爷长居塞外一
定不知道王妃曾经与满京城吧,或许该说誉满全国!


吴世勋握着筷子的手稍稍一紧,闭了闭眼然后便又松开了筷子,告诉自己不必在意,这样的
事情早已是人尽皆知,只当是今后少了个朋友而已。

“怎会不知,可那又如何?小嫂嫂风华盖人,身份这样的东西本王才不在乎,再说小嫂嫂才
华横溢我哥哥能娶得他也是福气。”鹿景希丝毫不在意的话语让墨雪一时语塞,也让吴世勋
一惊,眼眶温热,他忙再将头往下垂了垂,心中划过一阵暖流,他以为再不会有人这样看重
他了。

“好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还说这些做什么,我相信我哥哥自然也不是那种只认身份不懂
得识人的人,喝酒吃饭!”鹿景希不想再谈论这样的话题,对于吴世勋的安静他觉得心里有
那么一点儿疼,这个人怎么就不知道反驳一下,好歹对方也只是一个妾,即便再受宠身份也
不如他,但这毕竟是鹿晗的家事,他也说不得多。 ”

接下来墨雪倒也安静了下来,他心中稍稍有些气恼,这个宁王明显在偏袒吴世勋,不过一个
妓而已,值得他为他这样半百袒护吗?看他跟前的那些个清淡的菜,他鲜少动筷子,反倒是
吴世勋吃的稍稍多了些,明显就是为他叫的。

鹿晗与鹿景希二人愉悦喝着酒,畅谈甚欢,吴世勋吃罢后便借着身子不爽快便早早告退了,
心中一默,墨雪何必视他为眼中钉,王爷明明对他丝毫不看重,他更不可能威胁到他,若真
是觉得自己做了这个正妃惹了他的眼,他也大可叫王爷请旨将他逐出王府。

“公子,此次多亏了宁王爷,不然看着那一桌子的辛辣你只怕是要遭罪了。”出了雪梅阁暻秀
才拧着眉头对吴世勋说着。

吴世勋微微一笑说:“是啊,多亏他了。”

“哼,那个墨雪仗着王爷的宠爱竟胡乱奚落公子,实在太过分了。”暻秀又是一阵不平。

吴世勋摇摇头淡然地神情看向暻秀说:“秀儿,不必生气,他说的都是实话不是吗?”

暻秀语塞,可心里就是气愤,谁都没有资格说他家公子,他家公子即便是沦落青楼也比所有
个大家闺秀名门才俊要清白和高洁的多,那些个只知道游玩作乐的千金贵重,谁尝过他家公
子受的一天的苦,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还那样恬不知耻地嘲弄公子,他们真是太可恨了。

“秀儿,扶我到前面亭子里坐一下吧,今日月色尚好我想看看。”吴世勋细声吩咐着。

暻秀闻言便立刻扶着吴世勋朝前方听子走去,在石阶处吴世勋便叫暻秀停了下来,他只为自
己垫了张手帕便坐了下去,像小时候的模样双手撑在膝盖上支着下巴望着天上明月,小时候

父亲早出晚归,他总是坐在石阶上闻着娘做饭菜的香味等着爹从衙门里回来,小时候爹爹回
来后就会立即慈爱地将他抱起来搂紧怀里对他说:“勋儿这么乖,又在等爹爹了是不是?”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4:20 |显示全部楼层
小世勋会高兴地抱着他爹大声说道:“是,勋儿最喜欢爹爹了。”

那个时候一家三口日子虽然过得不富贵,可也不至于清苦,爹爹是个县衙的县令,受百姓爱
戴,是个好官,可是好官却命不好,因为不想和那些个贪官威武,掠夺百姓财物便被陷害入
了狱,在他十五岁那年,他还记得,那时他和母亲一起在家里等了父亲好久,也是这样一个
月圆的晚上,父亲过了平时回家的好几个时辰也没有回来,天亮了忽然家门被官兵撞开,一
团子人围住了他们母子,父亲就被押在其中浑身是伤,当时他就要扑过去,可是却被人一脚
踢开,母亲抱住他直哭,那时的事他一想起便觉得自己心疼的几乎要死掉一般,他们在他家
肆意翻砸,屋子最后还被一把火给烧掉了,父亲因为死也不肯交手里握着他们手里贪赃枉法
的证据而被当场打的半死,母亲因为被他们拿来要挟父亲而被当场杀害。

父亲和他一同被压入了当地牢房,每日打刑,最后父亲被生生含冤折磨而死,而他也被判了
妓籍,从此生命里一片黑暗,可他还真切地记得父亲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孩子,好好活
下去,长平湖桂花树下,我为你准备了一坛桂花甜酒,记得去喝。”

在吴世勋十八岁的时候,他已经获得了第一名妓的称号,获得了两天的自由,他那时才能去
取父亲说的桂花甜酒,可是取出却叫他痛哭流涕了整整两天两夜,那是父亲和母亲用命和血
守住的那些个贪官污吏的证据,一叠叠账本就藏在酒坛里,而酒坛的另一边方有一个小坛子
那才是父亲说的桂花甜酒,吴世勋取了账本便将酒坛再深深埋了起来,他要等到为父亲沉冤
得雪地那一天再拿出来喝,以谓父亲和母亲在天之灵。

“公子更深露重的,你身子不好,早些回去吧,着凉了可不好。”暻秀看着吴世勋蹙眉神思他
方,心中又是一抹疼惜,他知道吴世勋只有在思念老爷和夫人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神情出现


吴世勋摇摇头对暻秀说:“不碍,月色很好,我想多呆一会。”

暻秀也不勉强只是对吴世勋说:“公子,我回去为你取件披风来,你在这里等我可好?”

吴世勋淡笑颔首,暻秀便飞快往回跑着。这时鹿景希已经和鹿晗用完膳出来,要出府便要经
过这花园,远远的吴世勋便听到了他们二人交谈的声音,吴世勋忙进了亭子里,不想让二人

看见他,倚着亭子的围栏坐下仰首望着空中圆月,面色沉静,缓缓闭上双眼,梦中爹娘还在
,而他依然懵懂幸福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4:32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公子,公子……”朦胧中听见有人呼唤自己,吴世勋幽幽睁开眼便看见了暻秀手臂上挂着一
件披风对自己蹙眉看着自己,原来是睡着了,这小管家必然在怪自己不懂照顾自己吧。将披
风为吴世勋披上,湖蓝色的绒质披风在月光的银辉上更衬得吴世勋肌肤赛雪,美丽地叫人移
不开视线。


为吴世勋系着束带的暻秀怔忡站在原地呆呆望着吴世勋绝美的脸颊,公子面上的笑容好温柔
,公子身上好香……


“秀儿,你在看什么?”吴世勋看着暻秀难得呆傻的模样轻笑道。


一抹银辉印在吴世勋轻展笑颜的玉面上,暻秀闻声脸孔一阵发热,他赶紧为吴世勋系好束带
侧过身站着说:“没,没什么。”

吴世勋的手揉了揉他的发,秀儿的个子如今也差不多和他一般高了,算算他今年年尾便会满
十八,是个好年纪,只是和他在一起苦了这孩子了,拉着他的手对他说:“秀儿,我们回去
吧。”


暻秀被吴世勋握在手里的手有些紧张,低首跟在吴世勋身后走着,他知道公子从未将他当下
人看过,之前他要跟着他进楼子的时候,他想尽了办法将自己撵走,不是他自己很想留在楼
子里,可是如果他不跟着进去,那公子还会有谁来照顾,老爷和夫人都不在了,公子那么可
怜。


“秀儿,你看天上的月儿又圆了,爹和娘应该是不是正在上面看着我呢?”吴世勋边走边不舍
地望着头顶的圆月。


暻秀闻言眼眶一热忙应道:“嗯,老爷和夫人一定在看着公子的。”


吴世勋笑了笑说:“如果他们看不到该多好。”他这个样子实在愧见他们。

“公子不要胡想,老爷和夫人在天之灵一定会为公子您高兴的,如今您不是做了王妃了吗?
该高兴了。“暻秀哽咽地安慰着吴世勋,他知道吴世勋的心思,这个人对于自己经历的一切
心里总是自卑又觉得自己很肮脏,可是他多想告诉他,他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人。
吴世勋不再说话,他只是拉着暻秀快步地走着,再不走眼泪就要掉下来了,这样的东西不值

钱,也不是他流的起的,他该笑,他只能笑,哭泣是罪,楼子里的妈妈曾经这样对他说过,
所以他没哭一次他就会被打一次,后来渐渐地他不哭了,哭是罪。

回到屋里,屋中冷清,小丫头不尽责的连盏灯也没点,看来是连这些个府里的丫头也知道他
是个能不用尽心伺候的住,暻秀见了就打算发作却被吴世勋止了下来,他说:“秀儿,明儿
个就对总管说说退了那些丫头吧,我这里不用人伺候,秀儿,我只要你一个人就够了。”



暻秀闻言眼泪就簌簌落了下来,他点着头说:“好,公子,我明日就退了那些丫头,我一个
人伺候您,省的您看见了心里不舒服。”


“我没有不舒服,只是我不想让你见了动气,我们这样的人浑身也只有身体金贵了,气多了
对身子不好,所以你也要看开些知道吗?”吴世勋伸手,微凉的手指为暻秀抚干了眼泪说:“
不哭,这没什么,以前在楼子里我们什么苦都熬过来了不是吗?”


“嗯,公子我不哭也不气,我去为您烧水,您身子有些凉,沐浴了在歇下吧。”暻秀吞回眼泪
然后就扶着吴世勋坐下,让吴世勋先靠着休息一下。


半个时辰后,暻秀便提来了热水,吴世勋要去帮他,可是被暻秀给制止,他说吴世勋本身就
身子不好,这样的体力活他一个人做就好,吴世勋只能站在一旁心里疼着,这个孩子跟着自
己这样受苦,或许老天还待他不薄,留给了这样一个好的暻秀给他。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4:42 |显示全部楼层
“公子,水温刚好,您先泡着,我去给您取衣裳。”暻秀拭了拭汗对吴世勋露出一个童真的笑
颜说道。


吴世勋点点头,然后就走进了屏风后面褪去了衣裳,无暇白皙光洁的身子就整个没进了水温
适中的浴桶中,盘起的发丝被热气熏湿了几缕缠在脖子上,闭目养神一般地将头枕在浴桶沿
上,脑中放空,这夜里好静,也屋里也不甚明亮,可是真好!没有了夜夜笙歌,没有了酒肉
迷醉,没有了那些个盈盈笑语,他终于获得了这样奢侈的平静,再不用去对千人笑万人好,
他可以活的稍微不那么累了,再等些时候,爹爹的冤屈得雪他就此生无憾了。

握着方巾的手擦拭着自己的身子,水声哗哗安静地在屋里响起,水渐渐变凉时吴世勋才从浴
桶起身,裹了湖蓝色的真丝浴袍才出来,乌黑如绸的长发上被水染湿了一些,这样的他看上
去十分诱人,就如画中勾人的妖精一般,可是又带着几许纯美。


暻秀为他擦拭着头发,他跪坐在铜镜前,一头长发垂下,姝立若斯,只可惜他自己鲜少去照
镜子。


“公子要去歇息了吗?”暻秀为吴世勋擦干了头发问道。

吴世勋轻吟一声站了起来,便穿过多彩琉璃珠帘走向自己的床榻躺下,暻秀为他盖好锦被,
然后便去了外屋的小塌上躺着,夜里只要吴世勋有需要他只稍微唤他一声他便就能醒来。


一夜平静无梦,吴世勋舒逸地睡了一个好觉,许久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安静了。


早晨他才起,暻秀就已经准备好早膳了,素菜清粥和简单的鸡蛋煎饼,几个可口的下饭小菜
,会心一笑,这个孩子总是这样的体贴,门口听到声音,是暻秀端了洗漱用的东西过来,他
将他放置一旁的架子上将竹盐和漱口杯递给吴世勋说:“公子,漱漱口吧,昨夜睡的可好?”


吴世勋清浅一笑点头取了些竹盐放在嘴里,在和着水漱了口,暻秀将漱口的东西放好后就立
刻拧了方巾给吴世勋让他擦脸,吴世勋接过对他柔声说道:“秀儿,跟你说过了,你不必这
样手把手的伺候我,这些事情我自己做便好了。”


暻秀摇摇头对吴世勋说:“公子,您就不要说了,为您做这些我才能安心。”接过吴世勋递给
自己方巾才拧了一把递给他含笑说:“公子,今儿您有什么打算?”


吴世勋略微想了一下,想起了昨日答应要给宁王鹿景希做香囊便说:“做个香囊吧,昨日个
答应了宁王要给他的。”


暻秀嘻嘻一笑说:“好,只要公子不得空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吴世勋闻言嗤笑嗔了他一眼道:“就你胡说。”

“秀哪里有胡说,公子本就是只要得空就会胡思乱想。”暻秀佯装不满地回嘴,然后看了一眼
桌上的饭菜对他说:“公子用膳吧,不然凉了吃不好。”


吴世勋颔首便与暻秀一同入了座,吴世勋把暻秀看做是自己的亲人,所以二人在无人的时候
从来都是同桌用餐。


就当二人早膳刚用完时,鹿晗的贴身小厮子墨来到这边对吴世勋说:“见过王妃,王爷说叫
王妃穿一身轻便点儿的衣裳,然后与他还有侧妃一同去赴皇上的约,一行去围场秋猎。


吴世勋闻言便应道说:“好,我即刻就到。”


子墨没有表情地再屈身行了礼便退了出去,暻秀听后便对吴世勋说:“公子,那个墨雪也在
王爷身边,秀儿怕您吃亏。”

吴世勋淡笑安抚他说:“我又不同他说话,而且他和王爷在一起,必然也不会在意我的。”


暻秀仍是不放心,只拉着吴世勋对他说:“不行,公子你一会儿一定在我身边,您去哪儿我
都得跟着,不然我放心。”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4:54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被他紧张的模样逗笑了说:“墨雪又不是豺狼虎豹,又不会吃了我,不要太紧张,不然
别人瞧见了,还以为我这个人矫揉造作呢。”

暻秀撇撇嘴就是担心这个吴世勋,吴世勋无奈只好叫他为他选衣裳,不必娇艳,素一点儿好,
可是暻秀却说:“公子风华正茂,为何总挑些素裳来穿,真是白白浪费了一番美貌。”


吴世勋淡笑不语,他这样也不过是不让人误会罢了,若是自己对暻秀这样说,他定又要簌簌
叨叨了,索性就不说了,暻秀挑了吴世勋最喜欢的湖蓝色的衣裳来穿,简单的海棠印花,看
上出低调又清丽,其实以吴世勋人容貌,即使只穿一身粗布麻衣也是遮掩不了他的光芒的。
穿好衣裳最后只叫暻秀为他用了一只海棠白玉簪绾住了头发便再无装饰。


走到府上前门时,鹿晗和墨雪也恰好同时到达,他施然向鹿晗行礼,各种礼仪他遵行的滴水
不漏,鹿晗牵着几乎盛装打扮的墨雪走向了前面那辆马车,而他和暻秀一同默默上了另外一
辆,跟在鹿晗马车的身后缓缓前行,吴世勋一路安静不语,直到到了围场便由暻秀扶了下去
,走到了鹿晗和墨雪身边,众人只稍一看便知吴世勋的身份便如一个笑话一般,各种戏谑对
他看过来。

而这时只有宁王鹿景希走过来对他笑着问好:“小嫂嫂你今日也好生漂亮。”


吴世勋低首浅笑对他回道:“宁王爷过奖。”


闻言鹿景希便不依地皱着眉头说:“小嫂嫂好生见外,我昨日不就是说了我们是一家人,你
随我哥哥一样叫我四弟便好。”说罢眉目往周围环视了一遍,仿佛是在警告众人谁也不许欺
负吴世勋一般。


吴世勋再次感激地回以他一个微笑说:“多谢四弟。”
“走吧,皇上还等着我们去觐见呢。”一旁沉默的鹿晗此时发了话,他看了一眼鹿景希和吴世
勋。


吴世勋轻声答了声是便跟着鹿晗朝鹿钰峰坐着的地方走去跪拜,然后便与鹿晗一同入席,本
应是吴世勋要坐在鹿晗身边的,可是吴世勋主动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墨雪,他说自己不太舒
服便移向了后座,鹿晗也没说话便是默许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5:03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席上鹿钰峰坐于正位之上,他朝鹿晗与墨雪坐的地方扫了一眼,眼神微微暗淡些许,他和鹿晗是同胞兄弟,自小喜好几乎相同,最后就连喜欢的人也喜欢上了相同的,他和鹿晗爱的都是墨雪,可是墨雪爱的却是鹿晗,他说哪怕自己做妾他也愿意嫁给鹿晗,所以鹿钰峰一怒之下就下旨将吴世勋这当朝名妓赐给了鹿晗做正妃,可是做后他才发现自己并未开心,他其实并不想让墨雪难过,可是金口玉言他收回来也不成了。


吴世勋在后发只是安静地吃些水果,酒是丁点儿都未碰,这时鹿钰峰站了起来,一袭戎装,取了他的弓箭,然后对着自己的众兄弟和众大臣及家眷说:“今明两日秋猎,围场中不分君臣,不分男女,不分尊卑,猎物多着朕厚赏!”


君者风范举起自己的弓箭便携着众兄弟和大臣朝外面走去,此时兵卒已将马匹准备好,鹿钰峰率先骑上自己的御马风驰,然后众臣子及家眷便也纷纷翻身上马,只有吴世勋一人与暻秀一同站在一边,吴世勋不会骑马,所以他婉拒了与这些个王公大臣的涉猎,其实这场射猎他参不参与并无多大关系,若是以往想是怕会有人来缠他,可是他如今是鹿晗的王妃,虽有名无实,可毕竟身份再次,令一些个人也不敢唐突贸然上前。


坐在一旁树荫的吴世勋缩了缩肩上的披风,他受不得太多的寒气,这样的天对平常人来说还不算太凉,可是对他来说却已经凉起来了,他的瑟缩让暻秀看到了,立刻去一边找了些干柴对他说:“公子,我生些火让你能暖和点儿。”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5:14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点头,他也确实不想让自己受冻而生病,看着暻秀生活的身影,吴世勋嘴角不由得再次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爽朗熟悉的笑声说:“小嫂嫂,你好悠闲啊。”


吴世勋回头便笑了出来对他说:“四弟,你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在打猎吗?”


鹿景希闻言笑答道:“年年都狩猎,可却从未这样清闲地在这里坐过,所以今年想试试这样的滋味儿。”看着暻秀生起的火不禁问道:“嫂嫂冷吗?”


吴世勋点头回答:“嗯,我怕寒。”


鹿景希看了吴世勋一眼,稍微有些唐突地右手食指与中指搭在了吴世勋的手腕上,吴世勋的手往后一缩却被鹿景希制止说:“嫂嫂莫慌,我在边疆呆的久了,常年征战受伤难免也就自学了些医术,我只是想为你号号脉而已。”


吴世勋看着鹿景希,心里又是一阵暖流划过,低首轻道了一声:“谢谢。”


鹿景希微笑然后闭目精心号脉,时间越久眉头便拧的越紧,许久才睁开眼看向吴世勋,眼中流露出一些个不忍和心疼来,他问着吴世勋:“嫂嫂是否一直睡眠不好,畏寒,时常头疼?”


吴世勋点头,看着鹿景希关切的神情笑说:“四弟不必担忧,我无大碍,时日久了也习惯了,好生注意就好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5:24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景希蹙起眉头说道:“秀儿,明日射猎结束后,你便去我府上,我开个方子到时候你去给你家主子抓药按我说的让他服下,好生照料休养一年身体便会稍稍好转,他的病看似不打紧,可若不注意,自己不爱惜,常此下去便会酿成大患。”


暻秀闻言忙喜颜感激地对鹿景希行礼回到:“是,王爷。”他真心感激这位王爷,在这些个王宫贵胄中,只有他对公子毫无偏见,处处照顾。


“嫂嫂,你脾胃虚弱这样不好,时常要多为自己弄些滋补的,身体要好好养着知道吗?”鹿景希对听话的暻秀微微一笑,然后便再将目光看向吴世勋,他闻言嘱咐着,这个人一身的毛病,怎么自己还不知道好好惜着,还说什么习惯了的胡话。


除了暻秀近些年来再无谁对他说过这样关切的话语,吴世勋别过头,眼眶微微有些湿润,他点点头强忍着哽咽对鹿景希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四弟。”


鹿景希只是浅浅微笑,看着吴世勋的侧脸,这样美好的人,怎就有着那样一个叫人疼惜的命运呢?于是解下了怎就的披风搭在了吴世勋的身上对他说:“看你烤着火,面色都被冻的这样难看,这个就披着吧。”



一阵暖意顿时袭遍周身,吴世勋双手拉着披风仰头望着站起来俯视着自己的鹿景希,他点点头再次说了一声:“谢谢。”


鹿景希耸耸肩对吴世勋说:“嫂嫂你不要总对我说谢谢好不好,我脸皮虽然厚,可就是经不得人对我说谢谢。”


吴世勋被他逗的笑了出来只对他说:“好,不说谢谢,那明儿个回去了我就开始给你做香囊,让它早些到你手里也算是表达谢意了。”


闻言鹿景希朗朗一笑回道:“这个好,嫂嫂若是得空多做几个给我,我换着花样带。”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5:33 |显示全部楼层
“就如你所说。”吴世勋眯着眼第一次展露了毫无顾忌的欢颜。


鹿景希被吴世勋这样的笑容给惊艳到了,本就知道他美,可不想这样笑出来却叫他有一种惊为天人的美丽,心不由得失了几拍,转过身别开脸,有几分心虚地不敢去看他。吴世勋对鹿景希突然别过身慌张的举动显得有些疑惑,不禁问道:“怎么了吗?”


“不,不,没什么,小嫂嫂,我去那边看看,你先坐会儿,我顺便去给你猎只兔子回来。”鹿景希离开时的模样简直能用落荒而逃来形容,


吴世勋这时还没开口,暻秀倒是疑惑地嘟囔了出来说:“王爷这是怎么了,公子?”


吴世勋摇摇头,拉紧了披风安静的坐着看着远方,湛蓝的天空,碧蓝如洗,有些光秃的树枝大有直冲天空的意思,看上去壮观又有些萧条,一行大雁南飞而过,成群结队的好不欢乐,吴世勋微眯着眼然后将头枕在了坐在他身旁的暻秀的肩上,他说:“秀儿,我有些困了,来人了叫我。”


暻秀闻言嗯了一声,吴世勋便闭上了双眼。


当鹿景希回来的时候,吴世勋这边已经有不少官眷也来这里休息了,这些人多半都是些高官位重的人家的子女,他们离吴世勋站得比较远,眼神偶尔会飘向吴世勋这边眼露不屑,吴世勋揉揉眉心,被打搅睡眠而醒他头有些疼,秀儿见了本要为他揉一揉被他阻止了,这样的场合他若显得太娇气又会招人笑话,何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7-5 18:38 , Processed in 0.016267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