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莫问奴归处【鹿勋/古风/虐/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7:29 |显示全部楼层
“好啊,小嫂嫂跳舞,那我便为他吹箫助兴吧,不知皇兄和哥哥是否介意呢?”鹿景希握了握一早便准备好的箫站起了身对着满帐篷那些个看戏的神色的人正直笑着,看着中间的人明明心里在哭,可脸上却还在笑,他就恨不得拉着他走出这个帐篷,不愿意可以说不啊,笨蛋!


鹿晗闻言面色没有任何改变,可是心里却又在思杵鹿景希再次维护吴世勋的原因,明明所有人都袖手旁观,可独独他总是对他挺身而出,鹿景希虽然为人正直,可是也是个从来不插手这样让他看似复杂又难缠的事情的人,不禁视线在落在了吴世勋的身上,他在笑,满室异样的眼神可他却笑的云淡风轻,他的那双晶莹剔透的水眸仿佛是在看满室所有的人,可是却又像是谁都没看,只有在看向鹿景希的时候微微露出一些个感谢的神色。

“不必,本王昨日正好得了一支紫玉制成的笛子,若是王妃不嫌弃本王替你伴奏如何?”也不知怎的鹿晗忽然站了起来,他看着吴世勋手里握着的是刚从身上拿出的那紫玉笛。




吴世勋站在原地微微一愣,他从没想过鹿晗会站出来,可是既然站出来了,不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他都感谢他,于是对他微微福身说:“多谢王爷。”




“既然哥哥站出来了,那我便只好收了我的箫了。”说罢他还稍微装作一副可惜的模样悻悻坐
了下去。





鹿晗朝鹿景希淡淡一笑,问向吴世勋:“《爱莲说》如何?”





吴世勋对于这样的鹿晗还是微微有些不习惯,但也还是迅速点了点头,而这一切看在墨雪的
眼里却是十分窝火的,稍稍瞪了一眼吴世勋,却又不敢久瞪,所以他也只好装着大度无事一
副欣赏姿态看向鹿晗和吴世勋。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0:07 |显示全部楼层
笛声婉转,吴世勋跟着节奏舞出绝美的舞姿,让在场所有看戏的人惊艳地睁大了双眼,再无戏谑,鹿景希看着这样的吴世勋,一袭素蓝色衣裳,一支海棠玉簪因舞动而略略松垮下来,青丝飞扬或贴面,柔情万种的动作和笑容,不禁竟痴痴轻喃了一句:“好美。”




后醒悟,看了看四周幸好无人注意他这样的言语,他再次沉醉在吴世勋绝美的舞姿里。

座上鹿钰峰也无一例外痴看着吴世勋,帐内幽香馥郁,而吴世勋一个个柔美温柔的动作,纤细地手臂和手指配合地让若那便是一朵朵莲花绽放在了一座深幽平静的蓝色湖水里,一个眼神足以令人神魂颠倒,风情,温柔,妖中透着纯美,莲一般温柔,兰一般的幽静,脱尘脱俗。一时间忘乎了一切,只要眼前的人还舞着那么便无心再想其他。

一舞毕,吴世勋福身低首等着皇帝鹿钰峰接下来的言语,可是帐内一片寂静,吴世勋依然只是低垂着头,因为舞过,面上便稍稍染了些绯色,白里透红的面色让他看起来更添了几分艳丽。



“皇上,吴世勋已经舞毕是否先让他回座歇息一下。”


此时帐内怕是只有鹿晗与墨雪是清醒的了罢,他不轻不重的语气唤醒了微微有些失态的痴迷地鹿钰峰。

鹿钰峰回神立刻笑赞道:“妙妙妙,绝妙啊,勋王妃绝代佳人,一舞倾城,朕今日可算是长了见识,你且先下去歇息吧,劳累你了。”





吴世勋依然低首福身道:“谢皇上。”然后便轻步回了自己的座位。



鹿晗同时也坐了下来,墨雪看着他,他便含笑握着他的手仿佛懂他一般的说道:“我只在乎你。”微微一笑安抚起了这个似乎吃味一般的人。
墨雪颔首一笑,也是一片柔情,他对他说:“你要记得你今日说的话。”鹿晗虽是这样保证,可是他内心还是难安。
鹿晗点头轻笑,再与他喝了一杯酒,墨雪夺过了他的紫玉笛对他撒娇一般地说道:“这支笛子很漂亮,送给我可好?”
“你喜欢便是你的。”鹿晗宠溺地看着墨雪微微骄纵的表情,他就喜欢这样的他,偶尔温顺,偶尔刁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0:30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坐下去后便接过了暻秀递上的果奶,抬眼看了他一眼,暻秀满眼都是心疼,吴世勋微微
一笑拍了拍他的手背以示安慰,喝了口果奶便放下杯子,他今日喝的有些多了,虽然味道极好
,可他不能贪口,不然便要遭罪了。




鹿钰峰宴中偶尔会将眼神飘向吴世勋这边,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似乎一直都这么沉默,连抬头的
次数也是少之又少,仿佛是将自己缩进了一个小小的牢笼里,别人进不去,他自己也出不来。
真是个奇怪的人,他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大家这样封闭自己的人,可是这样的他又怎样得到
那样的艳名的呢?在青楼的他是不是也总是这样沉默?

宴席结束时,已经是繁天满星,而今日狩猎的头名也已经揭晓了结果,是景王爷鹿晗,皇上御
赐了一把精致的七彩石匕首,这是邻国进贡,乃世上罕见七种不同颜色宝石镶嵌而制成,刀锋
锋利,削铁如泥。鹿晗谢恩接下了匕首,转眼便送给了墨雪,只要是他想要的,鹿晗都会给他
,毫不吝啬。





出了宴会的帐篷,吴世勋让暻秀陪他一同在附近走走,星辰极美,他寻了个空旷的草坪坐下,出神地望着天空,心思飘远,没人能看的出他在想什么,他眼神空洞。
然在不远处,鹿晗与墨雪也一同到了另一边,墨雪娇柔地靠在鹿晗的怀里,鹿晗搂着他轻问着:“怎么了,不高兴吗?”



墨雪摇摇头对鹿晗说道:“晗,我有点害怕。”



“怕什么?”鹿晗浅笑。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0:42 |显示全部楼层
“怕你有一天会不再属于我。”墨雪再将头抵在鹿晗的肩上,鼻息中透出浓浓的委屈的意味。


“不会的,我只爱你。”鹿晗搂紧了他柔柔笑着,此生他只爱墨雪,为了得到他不惜与他最尊敬的皇兄几乎反目,他此生定然不负他。



“那你今日为何要为吴世勋伴奏?”墨雪眼里已经挤满了委屈的泪水,他以为鹿晗一定不会对吴世勋施以任何援手。

“那是权宜,若当时真让四弟为他伴奏了,而我却在一旁袖手旁观,今后遭人笑话的不是他,反倒是我们了。”鹿晗笑声安慰,他就知道他一定会不饶他地和他算账的。


墨雪闻言终于笑了出来,他对他说:“原来是这样,不过鹿晗,以后你可不要再帮他了,我会难过的。”



鹿晗揉了揉他的发点头说:“没有以后了。”

“回去吧,天有点儿凉了。”心中的郁结得到了纾解,墨雪便也能心安的与鹿晗一同回去了,他当初拒绝了皇帝的册封硬是要求嫁给鹿晗,为的就是不愿与宫里那些个莺莺燕燕争风吃醋,不惜为妾也只愿嫁给鹿晗,因为他知道鹿晗娶他后必然不会再娶,吴世勋虽然颇具盛名,但是鹿晗不是个以色视人的人。

他们走后,吴世勋的眼依然望着那漫天的繁星,不悲不喜,只有暻秀却瞪着那空了许久的地方,那个墨雪着实可恶。因为吴世勋所在的地方有一丛小小的灌木挡住了他们的身影,所以鹿晗没有察觉到他们,可是他们的对话却让他一句不漏的听在了耳里,不是故意要听,而是若是当时起身就走的话,反倒惹人说个偷听的嫌疑。



“景王妃何以这般好的雅兴在此观星?”身后传来细琐的脚步声和温和的声音。



吴世勋闻声赶忙起身回身行礼对来人金峰玉请安:“皇上圣安,奴家只是因为有些睡不着才出来散散心。”



鹿钰峰闻言笑了笑说:“王妃心情不好吗?”



吴世勋浅笑回答:“回皇上话,奴家没有心情不好,只是看今晚星辰明亮,很是美丽便起了兴致。”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1:05 |显示全部楼层
鹿钰峰颔首站到了吴世勋的身边,吴世勋便稍稍往后退了一步不与他并肩而站,于理不合。鹿
钰峰看了却笑说:“景王妃可是在怕朕?”



“是,皇上贵为天子,必然是敬惧圣威的。”吴世勋如实回答。

“好个敬惧圣威。”鹿钰峰闻言大笑。吴世勋垂首恭敬立在他的后方,与他保持着距离,而这
时鹿钰峰却伸出右手食指挑起了吴世勋的下颚,让他不得不同他对视着,看着眼前眼里闪过
一丝惊惧的吴世勋,他微笑着说:“真是一张艳丽脱俗的脸,倾城的容貌,倾城的身姿,世
人称你为雪芙蓉可真是一点儿都不为过,朕觉得你较之那雪芙蓉更加的美丽动人。”



吴世勋慌张再次退后了几步,忙福身低首对鹿钰峰说道:“奴家惶恐,皇上请自重。”


“自重?”鹿钰峰淡淡一笑,他走到吴世勋身边却没有再次动手,只说着:“你艳名在外,声名
远播,朕好奇以你这般待人冷漠的态度,如何能让你艳名远播的,还是你在那里面并不是现
在这个样子,那时的你是个什么样子呢?”

吴世勋垂着头,紧紧咬着嘴唇,鹿钰峰的问话让他心里扎着疼,何以这些人都能这般轻贱他
,就因为他是一个众人口中的妓吗?他缓缓抬起头,即便再隐忍也忍不住那眼中泛起的薄雾
,那忍不住的泪在眼眶里打转,可是他霍然地盯着鹿钰峰对他一字一声清晰地答道:“以前
的我放荡,对千人笑万人好,为生计为保命以色事人以媚惑人,皇上可否满意这样的答案。


”一直告诉自己不在意,一直告诉自己凡事忍忍便好,可是今日却怎么也忍不下去。





眼前的人一道圣旨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他没有任何抱怨反倒是有点感激他,虽然只是他与别


人之间一番赌气,他不过是这场赌气的牺牲品,可是他仍然抱有感激,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
得以脱离妓籍。可是纵然千般感恩,万般感激,心中依然会有一根芒刺扎心,他的一生就如
那不值钱的落叶,随风摆弄。谁心里没有那么点儿傲气,可是他可以有吗?有了又能如何?
何苦再这样作贱于他?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1:21 |显示全部楼层
一滴泪没有忍住就那样生生迅速滑落没入草丛中,吴世勋睁大了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鹿钰峰,
鹿钰峰被吴世勋这样的一滴泪生生震得退了一步,那双泛红的眼眶里迸射出了无尽的恨意,可
是又有种错觉,那恨不全是指向自己,他的心里到底在恨些什么?平时为何丝毫都感受不到,
而这恨这泪竟让他有种心疼的感觉。





不禁咽下一口唾液,鹿钰峰看着他问道:“吴世勋,你可是在恨朕,恨朕为你赐婚?”








“不,我不敢,同时还感激着您,这一道婚书虽然是您和王爷赌气而赐,可是却让我从此摆脱
了妓籍,我不恨您。”说这话时吴世勋的表情又以恢复了平静,眼中的那恨意和心痛的神色也
已经消失不见,不等鹿钰峰再说什么,他便已经福身对鹿钰峰说:“皇上,恕奴家无力,奴家
先行告退。”




说罢便带着暻秀一同快步离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1:47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夜色和着星光璀璨,鹿晗在帐内与墨雪共枕而眠,身边墨雪已经是睡得沁香,他却缓缓睁开了眼,也不知怎的,闭上眼便是那一片湖蓝灿若莲花,有些郁躁便小心掀被起了身披了件衣裳出了帐外,却见星光璀璨之下独独站了那湖蓝色的身影,双手合于胸前,闭目像是虔诚在许着什么心愿,那般虔诚稍稍仰头的姿态,一头青丝无一丝点缀,风吹过便飞扬于夜色之中。过了许久那双仿佛凝了水的眸子才缓缓睁开,他回身时见了鹿晗,微微一怔便迅速福下身去请安道:


“王爷福安。”



鹿晗走近他对他说:“起来吧。”

“谢王爷。”吴世勋垂眼恭敬站在了一旁。



鹿晗看着他这样想起了他和鹿景希有说有笑的情景不禁笑了笑说:“看来你只和四弟谈的来。”

吴世勋闻言稍显怔忡看了鹿晗一眼,那嘴角浅淡的笑容让他有些愕然,但是也并未做多想他只低头答话:“宁王爷人好,常与奴家来交谈,王爷若是不喜欢,奴家自会在以后多回避一些。”





“不,本王没有这个意思,四弟虽然性子和善,却也极少与人亲近,他待你不同,便是与你投缘,不必回避。”鹿晗双手背于背后淡淡说着。
“是。”简单答了一字,吴世勋便再次沉默。





鹿晗看了看吴世勋,见他始终低首一副恭敬有礼的模样,心里一阵索然,便想果然是个无味之
人,“时候不早了,夜凉露重,你早些回去歇息。”



“是。”吴世勋屈了屈身再说道:“奴家告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2:31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晗摆了摆手,忽而脚下蹿出了一团雪白的东西,而吴世勋在走之前却恰好看到,心中一惊
忙弯腰要去将地上那雪白的东西抱住,鹿晗定睛一看,原来是指雪白的兔子,可是兔子狡猾
,在吴世勋弯下身前就又已经蹿到别处了,而这时暻秀也跟着跑了出来,没有注意到鹿晗只
叫唤着吴世勋:“公子,公子,白玉刚刚不听话跑了出来。”话刚落下就见了鹿晗忙惊愕福身
心里:“王爷福安。”

鹿晗挑了挑眉对他说:“起来吧。白玉?”疑惑地补了一句。



“回王爷话,是今日宁王爷猎来的送与公子的白兔。”暻秀答着话,可眼珠却滴溜溜地瞅着四
周,看见吴世勋正在追着兔子跑的身影便再对鹿晗屈了屈身:“王爷恕罪,小人得去帮公子
捉兔子,公子身子不好,不能走得太急。”说罢也不管鹿晗的反应,便直直朝吴世勋跑了过
去。





瞪着那一前一后围着那只叫白玉的兔子的两主仆,鹿晗站在原地动也忘记动了,忽而只听得
温柔一声叫唤着:“玉儿,乖,不要乱跑,若是被抓了你可就会被人当做明日的早膳的。”见
那湖蓝色的身影已经温柔蜷缩着那只小兔的身子,再见他嘴角那柔和的笑容,笑面桃花也不
过如此


吴世勋抱着兔子走了回来,却见鹿晗还在,挂在嘴边的笑容便立刻消了下去,眼底浮动着意思尴尬和无措,他以为他已经走了,所以才那般大胆地四处追着兔子跑,鹿晗见他笑容消下,心底闪过一丝遗憾,他该多笑笑,他笑起来很美,看了一眼他手里抱着的兔子问道:“为何取名白玉?”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2:45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低首看了看手中的白兔回答:“只是随意取的罢了,它皮毛胜雪,又仿若有玉的光泽便
取了这名字。”


鹿晗点了点头说:“倒也雅致。”

吴世勋微微一笑便再是沉默,鹿晗看了看天便说:“时候不早了,你和暻秀早些去歇息吧,明日还需早起。”




“是,奴家告退。”吴世勋屈身便带着暻秀一同回到了自己的帐内,叫暻秀取了个早些时候向御厨那边讨来的挑菜用的竹筐将白玉反扣在了里面,顺便再放了些采摘的青草进去,兔子一般夜间吃东西要比白天多,他记得他爹曾经说过,兔子一般都是在夜间活动。
安置好白玉后,吴世勋这才在暻秀的服侍下睡下。鹿晗在吴世勋离开后也回了帐篷之内,躺在床上也来了睡意便也睡了过去。




清晨天不过朦胧亮,吴世勋便再睡不着,起了床自己穿了衣裳,不想扰了暻秀的睡眠便轻轻出了帐外,刚出帐外迎面一股沁凉,吴世勋缩了缩身上的披风,可风中浮动的着的自然的清新让他又舍不得缩回帐内。往远处走了走,他来到了一出湖边,四下无人他看着逐渐泛黄的树叶飘落在湖中,一支树枝在手蹲下身去搅着一湖安静的湖水,湖面清晰倒映的他秀美的脸颊也被拨弄的层层涟漪打散。



身后忽然传来有树叶被人踩的咯吱轻响的声音,吴世勋还来不及回头细看便已经被人猝不及防地推入了湖中,他惊恐地连连扑腾呼救,而他推他的人已经不知所踪,他不会水,四下无人,心中陡然一片冰凉,可每当要要放弃的时候,只要想起自己的爹爹沉冤未雪他便不敢让自己放弃,只得大呼:“救命——”声音越来越弱,力气就就快消失殆尽,顾不上被水呛得肺和头都刺疼的疼痛,他眼中流出了不甘的泪,他一家终究要这样永远含冤而去吗?




再无一丝力气,身子已经越来越沉,最后只得放弃,放任自己被湖水吞没,身子越来越冷,如寒冰在刺,谁也不会来救他……他不过是个妓而已,花得起钱便可叫他笑,叫他哭,任人摆弄……谁会愿意救他这样一个人。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2:58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一股强硬地力道将他猛的拉起,耳畔传来了一声声担忧和隐隐哭泣的声音:


“嫂嫂,嫂嫂……”


“公子,公子……”


声音好生熟悉,是秀儿吗?对的是秀儿,秀儿别哭,别哭……可是还有一个声音,他是谁?为何也会如此担忧他,他是谁?嫂嫂又是在唤谁?

是呢,他好像奉旨嫁给了景王鹿晗,景王有个弟弟是宁王,宁王是这里除了秀儿以外对他最好的人,总是帮他,总是为他解围,他很感激他,自从家变后除了秀儿还从未有谁对他这样好过。


“怎么回事?”这边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鹿晗闻讯也立即赶来,看见鹿景希抱在怀里的人面色苍白,浑身湿漉漉地不省人事,不由得就拧紧了眉头。

“王爷,我醒来时没见到我家公子,我便四处寻他,可是怎么都寻不到,最后见到了正在练
武的宁王,他便与我一同来找,幸好是他来了,不然我家公子肯定肯定就……”暻秀抽咽着
说不下去了,如果不是宁王轻功到处寻找,他家公子肯定就已经沉入湖中了,后果不堪设想。


鹿晗闻言立刻将自己肩上的披风取下来裹在了昏迷不醒却在浑身发抖的吴世勋身上,然后将
他抱起对鹿景希说道:“四弟,谢谢你,你也去换身衣裳吧,这里交给我便好。”说罢回头又
对自己的随从子墨说道:“子墨,你去请旨皇上叫御医在帐篷里候着,本王马上就到。”说罢
便立即抱着吴世勋朝营帐走去。

所有人都匆匆跟随鹿晗回到营帐,然这湖边待一行人离开后,一个黑色的身影便从书上飘然
而下,他愤怒的美眸怒瞪着众人离去的方向,恨恨在地上跺了一脚便也纵身离开,吴世勋被
鹿晗抱入营帐的时候,皇帝鹿钰峰也和御医一同等在了帐篷之内,众人见了便要问安却被鹿
钰峰阻止,他直直朝鹿晗那边走去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可怜的吴世勋便蹙眉问道:“怎么回
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1-21 09:40 , Processed in 0.021189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