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莫问奴归处【鹿勋/古风/虐/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2:56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眨了眨眼重新安坐好,不是不作诗,只是今日他不是主角,所以也不想占了这样的嘘头
,免得遭人闲话。百合时不时朝他投来的目光,多有深意,他十分熟悉那样的目光,可也就当
做没有看到,兵来将挡,他也只是顺其自然等着罢了。

而此时在众人正兴浓平时的时候在远远暗处的一角,正有着几双不怀好意的目光朝吴世勋这边
看过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3:13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百合一首首念着参赛者的诗篇,一边打量着吴世勋,她嘴角挂着娇媚的柔笑,心里讽刺着吴世勋的好命,她今日是收了景王府侧妃墨雪的好处要好好奚落吴世勋,让他当场难堪,同是沦落风尘的人他吴世勋凭艺色嫁到了显贵之家,本来他们这样的身份能在这样的人家里面做个小小的侍妾便就应该知足了,可他却这般命好,不仅嫁了进去,还做的是他们这样的人连做梦都不敢想的正妃。

当最后一首诗念完时,她施然朝众人一笑看向吴世勋屈身行礼当着在座所有人说道:“众人皆知景王妃色艺双绝,文采出众,奴家斗胆可否请景王妃也为我们献诗一首,这里我想曾经也应该有不少人见识过王妃的文采,大家必然也十分怀念吧。”

百合说完底下开始一片沉默,紧接着便是一片低声的悉索,照今日情形来看,外界传言景王爷丝毫不在乎吴世勋这事儿还有待考究,他们都亲眼看见吴世勋自进来就是被景王牵着进来的,二人偶尔笑语交谈,十分亲密,这一点也不像外界的传言景王爷对这位曾经艳名远播的景王妃十分冷淡,如今这样看起来倒还显得十分宠爱,所以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但百合如此点名道姓,他们也都各自暗暗抱着看好戏的心情。

吴世勋闻言却淡淡含笑,面色镇定无丝毫尴尬看向百合说:“百合姑娘近来可好?”

百合微笑屈身礼数倒十分周全回答:“劳王妃挂念,百合一切都好。”

“那便好了,以前你我见面也难得说上几句话,今日你主动来找我,我又怎能拂了你的好意。”吴世勋嘴里笑着,眼里也含着他十分熟悉的笑容,无论从哪一边去看都十分的完美,今日这样端庄打扮的他此时在众人眼里就如今日傲雪枝头的红梅一般灿若明珠,美的不可方物。

“那百合在这里谢王妃赏脸了。”百合径自站起了身柔柔笑着,眼里却不如吴世勋平静。

吴亦凡此时已经叫人准备了笔墨纸砚放到了吴世勋面前,吴世勋朝鹿晗淡笑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可就在这时一支叫人猝不及防的利剑已经朝吴世勋这边射来,见到时已经来不及躲了,好在吴亦凡手快地稍稍推了一下吴世勋,可吴世勋还是中了箭,梅园内立刻一阵慌乱。

吴世勋闷哼了一声,痛楚袭来还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事就倒在了鹿晗的怀里,他胸口的鲜血立刻染湿了他今日穿的樱桃红的衣裳,耳边只听见暻秀还有鹿晗甚至还有吴亦凡的叫他名字的声音。

“公子——”暻秀立刻就红了眼眶,几乎晕倒,一声公子唤的哀戚,憾痛人心。

“吴世勋——”鹿晗紧紧接住吴世勋,抱他在怀里,那胸口迅速染开的一抹触目惊心的嫣红,叫他心惊又慌乱,一口吴世勋叫的也失了往日镇定的方寸。

“勋儿——”吴亦凡大惊,面色一白他看着就这样生生往下倒的人儿,悲痛万分,然又立刻吩咐园内侍卫:“立刻封住所有出口,在园中的人都不可外出。”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3:47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声声急切又焦躁和心慌的声音吴世勋似乎都听不见了,他只能用最大的力气想着谁要害他,他怎么能死,爹娘冤屈未得雪,他这个时候死又怎么能瞑目。嘴里吐着鲜血,晕眩眼黑的疼痛侵蚀着四肢百骸直达骨髓,他带着珊瑚手镯的手因为用力紧紧抓着鹿晗衣服更加显得白净,看的却越叫人心慌,他艰难地对着鹿晗唤道:“秀,秀儿……”他的眼前已经模糊成一片,看不见任何东西,他不能就这样死去,即便是要死也要将未了的事情交托给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暻秀闻言立刻跪倒了他的身边抓住了吴世勋的手,泪如雨下回道:“公子,我在这儿,公子你不会有事的……”他心里悔恨心疼交加,为什么刚刚中箭的不是他,为什么?为什么?

“秀儿……账本,证……证据……在,在妈妈那里,记,记得替我……替我伸冤。”吴世勋的话说的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身上疼还是心疼了,熬了这么多年,没有想到最后他自己是这样的结局,飘零一生,忍辱一生,偷生得来的还是这样的结局,悲凉一滴滴侵入骨髓,绝望又觉得自己此生可笑的狠,苍天负他!一行含恨的就就生生滑落,滚烫灼心,恨不得为父母早日沉冤得雪,如今这般田地他又如何能面见九泉之下死不瞑目的父母。

“吴世勋,不要说话,我们立刻医治,吴亦凡已经去请大夫了。秀儿和子墨取了本王的令牌赶紧进宫去请御医,把所有的御医都带出来。”鹿晗看着这样孱弱苍白的吴世勋,他的心感觉像是在受凌迟一般,疼到不能自抑,他要救他,这是他此时唯一的信念,忽而发现自己对吴世勋似乎已经动了心,他不想就这样失去他!

暻秀、子墨闻言也立刻一刻都不敢耽误,二人驾着来时的马车就直奔皇宫,暻秀泪眼模糊驾不了车,子墨就让他在车里坐着,到了皇宫子墨也是量了令牌就往宫里冲,直奔太医院,而暻秀则是去向皇帝请旨,二人合作迅速,到达宫门口时,皇帝的口谕也拿到了,不敢多耽误又直接去了景中梅园吴亦凡的别院中。

景王府雪梅阁中,墨雪坐在软榻上,王海这边兴冲冲地跑进来就对他说:“娘子娘子,大喜啊!”

墨雪眉眼微抬问道:“何喜之有?

“娘子,真是天助您啊,吴世勋遭人暗杀,生命垂危啊。”王海面上堆着喜悦的笑容。

而墨雪闻言立刻腾的一下惊愕站起叫道:“什么?”瞪着王海,眼神一时之间叫人捉摸不透,震惊和悲伤。

“娘子,吴世勋生命垂危……”王海见墨雪面上无丝毫喜色不由得忐忑回道。

“闭嘴!”墨雪厉声叱道,心中微微有些慌乱,许久后他有重新跌坐回了软塌,左手死死捏着绣墩的一角喃喃道:“这样也好,也好……”眼神迷蒙哀戚,闭了闭眼,哀声一叹后便挥退了王海和屋里所有的人对他们说:“你们都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4:09 |显示全部楼层
众人依言退下后,墨雪眼神微微有些呆滞,盯着被关上的红漆雕花木门,心思不知,只有一行眼泪默默的从眼眶中流淌出来,他重新安睡在小塌上,心里想着,这样的结局或许也是好的,就这样吧,从此山水不相逢。

这边景中梅园中,京城最好的大夫和御医都齐齐聚在了这里,吴世勋躺在床上,嘴里鲜血一直吐个不停,此时的他已经面色苍白,满头大汗,若不是他凭着自己的一股精神力撑着,或许早已经魂归西方了,嘴里只是一遍遍的喊着梦语叫着他的爹娘:“爹,娘……”一次次就要陷入黑暗,可是一次次都硬忍了过来,他不想死,也不能死,他死了,都家的冤屈这一辈子就得要背着生生世世了,若真是如此结局,当初还不如在被逼为娼的时候就选择一头撞死,何必要苦苦挨到现在。“秀儿,秀儿……”焦急又虚弱地叫着暻秀,他今生唯一还能指靠的人。

“公子,您忍忍,太医来了。”这里已经乱作一团,太医和大夫们都纷纷聚在一起看着吴世勋分析他的伤势,最后屋里只留下了太医和鹿晗,吴亦凡在房外也焦急地走来走去,心里一直怨恨着自己,他就知道当初自己就该狠下心将他带出那楼子的,可是吴世勋不肯接受他的好意,他也就勉强不得了,如今这时他可真真是后悔莫及。

“啊——”一声惨烈的叫声,叫疼了鹿晗的心,也让暻秀差点儿就惊吓到昏迷过去地摔倒在了地上。

御医下了狠心为吴世勋拔箭,麻服散等不上去煎了,伤在那样的地方,箭多留一分便多一分危险,所以在鹿晗咬牙闭眼的允许下他们就这样硬生生拔了箭,止血上药,厨房煎药,房内进进出出的人众多,吴亦凡不方便入内只得在外面等着干着急。

鹿晗在里面紧紧抱着吴世勋,一边紧紧握着他的手,一边对他安慰打气说:“吴世勋,你要坚持住,知道吗?”

恍恍惚惚吴世勋已经完全意识不清了,连叫秀儿都没有了力气,可是那细微的声音中却还是能听到那令人心疼的呻吟:“救救我,我不能死……”闭着的双眼里顺着眼窝流淌着微凉的泪,他不能死啊,至少现在不要让他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4:22 |显示全部楼层
秀儿已经哭成了泪人,而鹿晗听得也心疼的泛红了眼眶,那一句救救我他想他是不是曾经咬牙呼唤了无数次,可每次喊出来的声音都是这样微弱的。“本王一定会救你的,吴世勋,你不要睡知道吗?”鹿晗用力握着吴世勋的手,这双手今天才带上他送的红珊瑚手镯,还那么好看,他希望今后他能常带着给他看。

“王,王爷,求求你,我爹,我爹是,是被,被冤枉的……”仿佛又恢复了些意识,吴世勋抓着鹿晗,睁开的眼里含着最后的渴求和希望。

“你说什么?”鹿晗有些没有听清,吴世勋的声音太过虚弱。

“王妃请您先不要说话,保存气力。”这时宫中资历最深的张太医轻声嘱咐着。

鹿晗闻言立刻也让吴世勋听话:“吴世勋,先不要说话,一切等你好了再说,好不好。”



“不,王爷,我爹,我爹是被冤枉的,求您为他伸冤,伸冤……不然,不然我,我死不瞑目啊!”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吴世勋的话语刚一说完就立刻晕了过去。

鹿晗一慌忙叫道:“张太医,吴世勋他……”

“王爷放心,王妃只是晕过去了,我们已经用药护住了心脉,只要王妃意志够坚定,想是能挺过这一关的。”张太医立刻安慰,他年迈的脸颊上也已经是布满了细汗,为吴世勋施针下药。

时间在这样的时刻过得分外的慢,鹿晗一步也没离开过吴世勋,房内房外的人进进出出,鹿景希听到消息立刻赶来,看到这满室的人进人出,那一盆盆被鲜血染红的水看的他是心惊胆战的,进了屋,鹿晗坐在床边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吴世勋看着,而暻秀已经是伤心地哭不出声了,他急的只得忙抓住一个人问:“王妃怎样了?”

“王爷,王妃经医治尚在昏迷之中。”那人战战兢兢地回答。

鹿景希闻言立刻就走到了鹿晗身边,看到吴世勋时他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奄奄一息,又惊又怒地问道:“何人这么大胆。”

鹿晗看向他说“四弟,吴亦凡已经将这梅园封锁起来了,原本在园内的人一个都没能出去,你去好好地查查,务必找到真凶。”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7:54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景希看着吴世勋心疼不已,这个人为何总是这样多磨难,他拱手抱拳就急急走了出去,找了吴亦凡他们就一行去了暂留那些园内人的地方,到那时所有人都惊慌不已,有人甚至站起就喊道要出去,他们不能这样关押他们。

鹿景希被嚷的烦不胜烦,一声威严喝止:“都给本王闭嘴!”

常年边关训练士兵,鹿景希的威严厉声立刻就叫在场的人个个都颤抖禁了声,他们惶恐站在一边,再不敢那样熙攘吵闹。

“你们最好给本王好好配合,如敢有丝毫隐瞒,本王就下令当场杖毙!”鹿景希想起吴世勋那副苍白到令他心惊的面孔喝道。怒眼扫视了在场所有的人,严厉且冰寒,周身散发着一股浓烈叫人胆寒的肃杀之气,即便是镇定如吴亦凡见此也不免心颤了几下。“是谁要谋害景王妃,又是谁放的箭,你们若识相,就给本王自己站出来,本王倒可考虑留你们一个全尸,若是叫本王将你们给揪出来,本王保证将你们凌迟了去喂狼。”此话一出便吓得一些个文弱书生当场就跌倒在地上,连连说:“王爷,不关,不关我的事啊。”

“关不关你们的事,本王自会查清楚,不过你们也放心,本王只想找出凶手,无关之人本王自然也不会牵连。”鹿景希只淡淡扫了一眼那懦弱到底求饶的书生严厉说着。

吴亦凡的小厮将刚刚从吴世勋身上拔出来的箭取来,吴亦凡将它递给鹿景希说:“王爷,这是王妃所中之箭。”

鹿景希接过握在手里一看,眉头不由得一紧,这箭的制法出自朝廷!狐疑尖锐的目光不由得再次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抿着唇不发一言,最后他将箭重新给了吴亦凡说:“好好收好,本王一定将这幕后的主谋和凶手一并擒获。”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8:05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

鹿景希命人搬了椅子过来,他就那样面色严肃冷然地坐在那大门口,他还招来了骁骑营兵马将这个屋子围得水泄不通,所有士兵都表情严肃,不怒而威,右手个个都搭在左侧腰间的刀柄上,仿佛随时都会出鞘斩下人的头颅一般。

而在这里进来的几乎都是文人和富家千金,小也只小到小家碧玉和温柔书生,自小来个个都是娇生惯养,众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立刻就有人扛不住让身边的丫头和小厮扶着都有些站不稳,个个都害怕地低着头任谁也不敢对上宁王那双透着冷冽杀气的眼睛。

吴亦凡如墨的双眼也仔细地扫视着这屋里所有的人,期间还问着身边的人:“确定是所有人都在这里了是吗?”

小厮点头恭敬答道:“都按主人的吩咐,王妃中箭后就立刻封锁了所有出口,即便那人长了翅膀,也是难以逃走的。”小厮说这话一点都没说大,吴亦凡在京中身份虽无品级,可是因着是首富和家中爷爷的身份他身边也是养了一些高手的,今日也怪他疏漏,本想都是些文弱书生和千金小姐,这防卫的措施便没做的那么仔细。

时间一分一分的流逝着,屋内鸦雀无声,鹿景希最后干脆好整以暇地坐下和吴亦凡攀谈着:“吴公子贵为恒国公的孙子,想必也听过我朝不少逼供的方式吧。”

吴亦凡闻言淡淡挑笑,一双锐利的丹凤眼就那样轻轻飘过所有人的身上说:“王爷说笑了,爷爷从未对在下说过这样的事情,不过王爷既然提起了,那么在下倒愿意洗耳恭听一番。”

鹿景希一声冷笑看向众人,众人几乎人人瑟缩,低垂着头更加不敢发出声音,鹿景希唤来身边的跟班若凡说:“凡儿,去刑部取刑具过来,我来一一为吴公子和众位好好讲解一番!”

“小姐——”鹿景希说完立刻就闻得一声惊呼,原来是有柳家小姐经不住惊吓昏倒了。

吴亦凡看了一眼就吩咐说:“来啊,送柳小姐下去休息,找人好好看着,大夫现成的也有,好好照顾,不要有任何怠慢。”

众人一见这样的阵势,心里都明白,看来是今天揪不出真凶谁都别想从这里出去了。可是这好大一会儿时间都过去了,真凶也还未出现,这里鹿景希还去了刑部请刑具,不由得个个内心都惶然不安起来,额上和脊背上在这大冷的天气里都不由得冷汗涔涔。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8:32 |显示全部楼层
亦凡行事很快,刑部的东西大部分好拿的不好拿的他都叫人给弄过来了,那些个狰狞有冰冷的刑具就那样硬生生哗啦啦地被扔到了地板上,那金属碰撞的声音仿佛都如一个个索命勾魂的利器一般叫人心惊胆颤的,众人看着地上的东西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不支惊吓的已经摇摇欲坠,最后吴亦凡索性每人给他们弄了一张椅子坐下。鹿景希也不急,直直冷眼扫过那地上的棍、夹、鞭、铁刷、刀、锥……各种可怖的刑具,拣了其中的铁刷对吴亦凡笑了笑说:“吴公子可只这是何物?”

吴亦凡眼中也是噙着冷笑对鹿景希淡淡一笑说:“不知,还请王爷赐教。”冷眼仔细睨着座下的人,不放过他们一丝一毫的举动,稍有破绽他就能将他们给逮出来。

“铁质的铁刷,可是这东西的行刑却有个雅致的名,叫梳洗。”顿了顿利眼扫视着下面那些个面色已经惨白的人,往后一望,其中两个人的眼睛里噙着的似乎不是懵懂的恐惧,而是一种了然的惊惧,见鹿景希利眼正望着他们便立刻慌乱的低下了头。

鹿景希和吴亦凡相视一眼,残忍一笑,吴亦凡也是发现了那两个人的,立刻就端起了茶杯眉眼也不抬的吹着杯面的茶叶对身边的小厮心儿说:“心儿,你今日这差可当的真不好。”语气平淡,却慑人的威力十足。

心儿一旁立刻就慌张跪了下去回答:“主人恕罪,心儿疏忽大意。”

吴亦凡放下茶盏冷笑就看向那已经慌慌颤抖的两人又对心儿说:“心儿起来,主人我在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将那两个眼生的刺给挑出来。”

“是,谢主人。”心儿赶忙起身也是带着几分犀利就朝众人锐眼扫去,果真就眼尖的看到了两幅生面孔,今日赏梅大会打的虽是来人不拒的旗号,可是能来这里的人又怎会不是眼熟的人,所以生面孔只稍一眼他们这些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至于为什么没有在王妃遇害前被发现,必然是他们早有预谋的隐藏。使了眼色,身后的人立刻就将那两个人拖了出来,众人一见此时有人被拖出来,各自心里都沉沉舒了一口气,可看二人惶恐模样立刻也都不由得将心再次提了起来。

这次倒不用鹿景希再说话了,吴亦凡是这里的主办人,这事儿也是出在他的地界上,自然得由他来管。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9:12 |显示全部楼层
“吴少爷,吴少爷恕罪啊,小人是冤枉的啊。”两人被连拖带拽地牵了出来,连连叩首求饶。


吴亦凡却是眉毛都不抬,他们这样的人,虽然无官无职,可是也不是发不了狠的,家里坐着一位太爷,自身也是个招摇的首富身份,什么没见过,见得光的,见不得光的,也不是没做过,也不是什么乡下来的土财主,随便两句冤枉落两滴眼泪就忍不下心了。“冤枉不冤枉,少爷我问过了才知道。”吴亦凡想起如今还生死未卜躺在床上的吴世勋,心里就不禁恨得牙痒痒。

二人噤声,听了这话也许是心知此次逃不过了,但谁不想活着,嘴硬的就是不敢承认,可是事情已经败露,即便是回去那也是死,那边的正主也不见得比这边好,说不定更加残忍,说不定连家小妻儿也会连累,不由得心里一片沁凉,最后干脆也只好不约而同的互相看了一眼,怜悯着对方,这一生他们也只能是这样的命,狠心一咬,牙缝中一直藏着的药丸就那样破裂了,这毒那边正主说,会给他们一个痛快,果真!连想的心思都没有,二人就立刻毙命了,七孔流血十分恐怖,一些个丫鬟小厮立刻护住的用身子挡住了那恐怖景象。




吴亦凡和鹿景希一见立刻眉头蹙紧,然后就命人将这两个人抬了出去,鹿景希这时站了起来对在座的所有人拱手,面无表情透着慑人的威严对在座所有人说道:“各位公子小姐,本王今日如此也是迫不得已,各位受惊了,小王再次给各位赔个不是,但谋害王妃,此事兹事体大,本王不得不如此谨慎行事,在这天子脚下就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谋杀王妃,本王若不严办,朝廷如何能以天威震天下,皇上何安,百姓何安。”

“今日二人畏罪服毒自尽,本王知道这其中定然还大有文章,但凶手已经自尽,各位也自是清白,小王这就让吴公子放行各位回家,诸位也请早早回家,今日之事不得妄论,皇上自会明断。”鹿景希威目扫过众人。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9:20 |显示全部楼层
“是,王爷英明。”众人闻得鹿景希如此一说便都纷纷松了口气,这才敢慢慢去体会鹿景希的一番话,谋害王妃,确实兹事体大,还是在这样公然的场合,要么是深仇大恨不要命了,要么就是公然挑衅皇权,依然是个不要命的做法。可是鹿景希明言叮嘱了,不得妄论,他们也都只能各自将今日事藏在心里,朝廷自会给个交代。

“王爷劳累此番,接下来的事便交给吴某吧。”吴亦凡这时也站了起来,拱手对鹿景希说道。

鹿景希微微颔首,吴亦凡便带着浅笑对众人说:“各位,今日赏梅大会便就此结束,让各位受惊实属吴某安排欠妥,这里给各位赔罪了,吴某这就遣人护送各位回家。”

众人闻言便纷纷行礼就急急出去了,一刻都不敢再多待,今日赏梅大会就差赏去了他们各自的半条命,这今日受的惊吓还不知道需要多少日子才能平复,素来只知道宁王是武将,虽不同景王风雅可景王严厉不苟言笑,可是却不想这宁王手段也这般厉害,市井流言说宁王随和不拘小节,可今日这样这样的流言到底有几分可信他们回去还真得仔细斟酌。

而那吴亦凡吴公子,从来也只知风雅玩乐,虽然经商是一把好手,可平日里与谁都笑笑嘻嘻的亲切模样,今日也没想到这样离开,可真真也当得起他白玉笑面虎这名号了。

鹿景希与吴亦凡送走了这群公子小姐便立刻去了那边自尽的二人那里,鹿景希叫人剥了他们的衣裳,右边臂膀上果然有个青狼的标志,都是些死士,可偏偏这样死士要查头,就十分难查,他们不过都是收人钱财为人卖命而已,死了就是真的死无对证了。

鹿景希咬牙负气不由得重重捶了一下墙面怒道:“可恶!”

吴亦凡见此也是暗暗气到不行,何人要这样费尽心力的杀害吴世勋,这次的谋害显然是针对吴世勋而来,若真是要挑衅朝廷,一箭射中鹿晗岂不是更好,他贵为亲王,又是当今皇帝同母所生的胞弟。

鹿景希最后不甘地重新回到了鹿晗陪着吴世勋的地方,虽然一切救治用药都已经弄妥,可是太医在一旁仍然不甘怠慢,而鹿晗坐在床边是自开始起就一动没动地陪着。

鹿景希进到屋里便关切地问了鹿晗:“哥哥,嫂嫂如何?”

鹿晗摇摇头说:“太医说,如果子时能醒便是好的,如果子时不能醒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7-5 18:04 , Processed in 0.019419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