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莫问奴归处【鹿勋/古风/虐/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59:34 |显示全部楼层
“哼,什么子时不子时的,本王可管不着那些。”还不等鹿晗说话鹿景希就气愤地打断了他的话,他怒目瞪向一些个太医和大夫说:“本王警告你们,嫂嫂只能活着,如果他有个万一,本王一定请旨换上把你们这些平日里只知道吃干饭的家伙全都砍咯。”

“是,是,臣等竭尽全力。”太医们闻言立刻都诚惶诚恐地跪了下去。

鹿晗闻言悲痛地唤了一声:“四弟。”

“哥哥。”鹿景希又看了眼床上躺着的毫无生气的吴世勋,想起那两个自尽的死士就更是一肚子火气难消,最后只好对鹿晗说道:“哥哥,我出去走走,在这里我就怕自己会忍不住杀人。”

鹿晗闻言看了看鹿景希这样焦躁的模样,眼里多了一些心思,再低头看了一眼依然闭着眉目的吴世勋对鹿景希点了点头,鹿景希出屋子时,鹿晗看着他的背影不禁在心里问了声:“四弟,你可是对吴世勋动了真情?”他知道鹿景希性子一向耿直性急,可从来都还是有理智的,即便是遇到什么危急大事,他也是有理智可言的,可是今日他却是一反常态的急躁,甚至还有些慌乱。

太医和大夫们此时都谨慎观察着吴世勋的动静,鹿晗示意他们到外屋候着,这里他亲自陪着便好,秀儿因为伤心过度,鹿晗让子墨陪着他下去休息了,此时屋内便只剩下他和吴世勋二人了。

握住吴世勋有些凉意的手,看着他手上戴着的那副红珊瑚桌子,这才想起他们二人似乎这么些日子以来,还是第一次这样安静独处着,以前要么是秀儿在,要么就是秀儿和鹿景希一同在,这么想来鹿景希自从吴世勋嫁到他府上后就来的更勤了,虽然以往也勤快。

左手轻柔抚上吴世勋姣好柔美的脸颊不由得轻轻笑了笑说:“看来,我四弟是真的对你有了心思。如果他早些遇到你,只怕以他的性子一定会将你娶了捧回家好好呵护着,跟着我倒是苦了你了。”顿了顿:“只是,我今日发现,原来你这般的吸引人,吴亦凡的那句勋儿叫的让我心疼了,你与他是旧识吧。”笑了笑说:“他那句勋儿可以看得出他对你也是有情的,若你以前跟了他,也想必也不会像如今这样受苦了,你嫁给我是不是怪过我。”

“只是你在那样的情况下跟了我,我自然也对你带着几分赌气,可到底是我与皇兄的赌气误了你,你嘴中说不恨,可是我想你怎么不会恨呢?我想你是恨的!当初在宫宴上你一句身不由己,我不是没听到,只是那时我也恨着,不是恨你,是恨我的皇兄。”鹿晗淡淡诉说着,表情柔和,一直没有放开吴世勋的手。“这些日子以来,你什么都不说,只说什么都好,看着笑,我似乎也能开心一些,本以为只是自己想对你好些,你身世可怜。可是你现在这样躺在这里,不笑也不说话,我才知道,我心里已经有你了。你坚强一点知道吗?好好活着,等你身子好了,我会对你好,不再让你受委屈了,好不好?”

鹿晗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吴世勋看着,原本白里透红的一张好看的脸颊,此时没了丝毫血色,他看着揪心。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0:17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

水,水,好渴……夜里,一直昏迷的吴世勋,眉头终于有了动静地紧蹙着,眼睑难受地微微跳动着,他想睁开双眼,可是却怎么也睁不开,喉头好痛,干渴地难受。

“水……水……”微弱地发出本能的渴望,晃动着头似乎显示着主人极致的不安,好难受!

“你等等,我这就给你去倒。”温柔的言语让吴世勋有些不安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下来,他安静地不再动弹,静静等着为他倒水的人来。

身子被一个温柔又有力的手臂给小心扶起,一杯温度恰好的水就凑到了他的唇间,干渴让吴世勋大口大口地喝着水,扶着他的人见了只是温言对他说:“慢一点,别呛着。”可是干渴让他怎么也做不到慢一点,一杯水很快就喝完,睁不开眼的他只能再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还要。”然后听到的便是“你再等等。”身子再次被放下去,那温柔的臂弯被抽离。

吴世勋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可是无奈无论怎样努力都还是徒劳,当第二杯水送过来的时候,吴世勋已经不似之前那般的口渴了,这才慢慢一口一口地喝着水,依然是虚弱地紧闭着双眼,喝完才重新被温柔小心服侍躺下,耳畔又响起了一声如刚才一般细腻的轻言细语:“你等等,我去叫御医来。”

是谁这样和他说话,是谁这样待他好……吴世勋在半梦半醒之间搜索着能对他好的人的名字,最后只从嘴里叫出了:“秀儿,秀儿……”是的,只有秀儿了,除了他谁还能对他好。

“秀儿很好,在另一间屋里歇着,我在这里陪着你。”那样温柔的声音又响起了。

不是秀儿吗?那是谁?“亦凡……”艰难地想到还有一个唯一待他不同的人却极少见的人,“亦凡……”

听见了吴世勋唤出来的名字,床边的鹿晗不由得微微苦笑一下问道:“在你心里,除了秀儿便是他了吗?”

“吴,亦凡……救我!”胸口的疼痛让吴世勋似乎想起了有人想杀他的事情,整个人又开始不安起来,右手也抬了起来,不安地想要抓住些什么。

鹿晗忙握住他的手,取了帕子为他轻轻擦拭着额角的细汗沉默地看着吴世勋,太医这时进来,鹿晗示意他不必多礼,太医为吴世勋号脉,少顷后才回鹿晗的话说:“王爷,王妃这一关是熬过来了,往后好生休养服药便好,只是这几日因王妃身子虚弱不便挪动,只怕要在这景中梅园静养几天才可离开了。”

鹿晗闻言微微皱眉看了眼吴世勋,好一会儿才对太医说:“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微臣告退。”太医替了药箱便退了出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0:31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晗在太医走后,眉宇中透着些疲惫,听了太医刚刚说的吴世勋已无大碍的话语他才稍稍松了口气,这才放心下来疲惫就伴随而来,抬眼望了望天色,子时已过,原来已经是这样晚了,重新为吴世勋盖好被褥,鹿晗才稍微靠着床沿睡了下去。

景王府雪梅阁中,墨雪衣裳整齐地立在院子里,他遣走了所有伺候的下人,在这寒天里望着墨色空中里那一弯清冷的月牙,坐在台阶上,身子已经是被寒气沁的冰凉,可是他似乎还是不觉得冷。

呆呆地望着那弯弯月,眼中闪着一丝晶莹的泪花,面容带着些悲哀,不知是为了谁。敞开的院门被冷风吹的咯吱咯吱响,他将目光放在了那上面,嘴角忽然绽放出一抹纯而哀的笑容。

“王爷……”他淡淡低笑唤了一声,可是回答他的只有风声,“娘……”望天对月,他的冷泪滑落,最后他终于站起了身,一步步走回屋子,屋里和暖融融可是却怎么也叫他心里难以温暖和心安。

和衣在床上躺下,他翻了个身,这是成婚以来第一个一个人睡的夜,扯过被褥含泪睡下。

天朦胧亮时,吴世勋终于幽幽转醒,伴随而来地是立刻侵袭过来的胸口上的疼痛,他紧蹙眉头咬了咬牙没有叫出来,在楼子里已经养成这样的习惯,即便是被责罚的再痛也绝不泄露一声。轻轻侧过头,惊讶地看到鹿晗正靠在他的床边睡着了,想撑起身子却发现身子无力,实在是力不从心,只轻轻唤着鹿晗:“王……爷……”因为才转醒,声音里还透着沙哑。

鹿晗闻声立刻惊醒过来,醒来便对上了吴世勋那双如琥珀一双美丽的眼睛,他看着吴世勋笑了出来说:“你醒了。”声音轻柔。

吴世勋点了点头,说话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吃力的。“你等等,秀儿正在厨房煎药,我去看看好了没。”

好熟悉的一句‘你等等……’,吴世勋盯着鹿晗离开的背影,梦里那样温柔的关切细语是他对他说的吗?有那么一丝丝的怔忡。

回来时,鹿晗身后不仅跟了暻秀,还跟了鹿景希和吴亦凡,看到他们吴世勋微微一愣,最后只将视线落到了暻秀身上:“秀儿……”眼里含泪叫了眼前已经泪流满面的暻秀一声,他又让这个孩子为自己担惊受怕了。

“公子……”暻秀将药放下就立刻跪趴在了吴世勋的床边对他哭诉着:“公子,初儿好怕……”

“傻孩子,怕什么,我没事了不是吗?”吴世勋心疼地笑了笑,吃力地将手搁在伏趴在床边的暻秀的发上。

暻秀闻言连连摇头:“公子……,秀儿无能,秀儿没有照顾好公子。”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0:42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微笑着安慰他:“秀儿这样能干,哪里无能了,反倒是我,总让你担惊受怕的,秀儿不哭了,好不好?”

暻秀听完吴世勋的话哭的更厉害了,吴亦凡和鹿景希一旁见他们两主仆这样的对话内心也颇为动容,鼻头也微感酸涩,鹿晗这时端起了暻秀放下的药走到吴世勋的床边对暻秀说:“秀儿,你家公子如今醒了,先让他喝药好不好?”

暻秀闻言连忙擦泪就欲接过鹿晗手里的药碗却被鹿晗阻止,他淡笑对暻秀说:“我来。”

暻秀和吴世勋同时微怔,可暻秀还是移开了脚步,鹿晗先尝了一下药的温度,觉得刚好便对吴世勋又那样柔和地说着:“药不烫了,我喂你喝好不好?”

吴世勋讷讷点头,一口一口喝着鹿晗一勺一勺送过来的药,一碗才想起这苦到极致的药,刚皱起眉头就见眼前鹿晗递上了漱口用的水,他有些无措地看了眼鹿晗说:“王爷……”

“不是一直都怕喝药吗?还快漱口了吃蜜饯?”鹿晗接了吴世勋的话,依然是柔和的笑。

吴世勋还是讷讷地漱了口,吃了颗冰糖蜜饯后嘴里的苦味终于消散了。对于鹿晗突如其来这样的温柔他还是有些惶惑的,只是现在的他无力多想,这才刚醒吃了药他又觉得乏了。

“小嫂嫂,你感觉怎么样?”鹿景希等吴世勋吃完药立刻过来问道。

吴世勋清浅含笑对他说:“我还好。”

鹿景希闻言这才稍稍安心对他一笑说:“那就好,嫂嫂,我和哥哥一定替你抓到凶手为你报仇。”

吴世勋感激颔首,又看了一眼鹿晗说:“多谢王爷和四弟了。”说罢便抬眼看向一旁一直关切看他却未说一句话的吴亦凡,他冲他微微一笑说:“吴公子,叨扰了。”

吴亦凡看他惨白虚弱的面色,心里微微一紧说:“不碍,你康复了才是最重要的。”

鹿晗听着二人的对话,心思微乱,却也只是沉默着。吴世勋与吴亦凡相识在先,他们二人之间即便是有情,他也不能说什么,何况吴世勋也是以那样的方式嫁给他的,他便更无立场对吴亦凡和吴世勋之间的情意有指责了,只是若是以前他可以不在乎,可是如今想叫自己不在乎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王爷,你是照顾我了我一夜吗?”鹿晗走神之际吴世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看着吴世勋那双只含感激不含任何情愫的眼睛,鹿晗心里紧了紧对他微笑说:“应该的。”

吴世勋浅浅柔笑说:“多谢王爷了,烦王爷劳累一夜,吴世勋罪过了,请王爷先回去休息,这里有秀儿照顾便好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1:02 |显示全部楼层
和以往一样谨记身份和有礼客套的话,只是今日在鹿晗听来却似乎有些不是滋味儿,但看吴世勋眉眼噙着淡淡的笑意,他也知道这事也不是一日就能急成的,于是就点了点头对他说:“好,那我将子墨也留下,你现在重伤,让他留在这里和秀儿也有个照应。”

吴世勋颔首感激谢道:“谢王爷。”

鹿晗点了点头就起了身,然后便对鹿景希说:“四弟,你同我一起回去。”

鹿景希知道鹿晗的用意便立刻答应。二人临走前,鹿晗嘱咐了吴亦凡说:“吴公子,烦劳你替本王照顾一下王妃,太医嘱咐他身子虚弱不宜在这时挪动。”

吴亦凡躬身恭敬允诺:“在下必当竭尽全力保护和照顾好王妃,王爷放心。”

鹿晗抿唇点头,走时还不深深看了一眼吴世勋才走。鹿晗和鹿景希一同走后,吴亦凡也告别了吴世勋,亲自带上门的那一刻,吴亦凡就微微叹息了一声,他知道,此生他和吴世勋便就是即使相见也只能是点头含笑,彼此认识而已了。

他第一次认识吴世勋,是他穿着一袭寇色宽袖衣裳在那红珊瑚珠帘后翩翩起舞,巧柔媚笑,一颦一笑都是那样的勾人和美丽,那时他眼中分明含的是笑,可是他从他眼中看到的分明是泪,那一天他便出了千两黄金包了他十天,他被一鸾花轿抬到了他的府里,打扮精致,笑容精致,仪态举止也更为精致。

他用扇骨挑起他的下颚,他倩笑移开,檀口微张含了口酒便地上他如花儿一般柔软的唇唤他:“公子。”声音娇柔蚀骨,透着妩媚。可也就是这一声他便打消了要侵占他的念头,那十天里他与他谈酒论诗,听歌赏舞,吴世勋画的一手好画,弹得一手好琴,棋艺也十分精湛。在十天期满时,他说他为他赎身,可是被吴世勋拒绝了,他不知道吴世勋为何要拒绝他,可是也正因为如此,他便更忘不了他。

他不知道吴世勋在忍耐些什么,送走了吴世勋,他也因为生意要忙并不能常去关照吴世勋,但是只要他在京城,吴世勋必然是会被接到他府上的,他给他最大的尊重和宠爱,直到他最后一次从黄安经商回来,才听到吴世勋已经被一纸圣旨赐给了景王爷鹿晗做王妃。

听到时,他心里是痛的,可是最后又释然了一些,或许那样对吴世勋才是好的,他就该是个那样身份的人,他不该活的那样的卑贱。

“主人,这会儿是要去哪里?”身边小厮心儿小心问着吴亦凡,吴亦凡对吴世勋的情意他是知道的。

吴亦凡微微一笑说:“畅欢楼。”这是吴世勋曾经所在楼子的楼名。

“是。”心儿躬身跟在吴亦凡身后走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1:15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

鹿晗与鹿景希一同回到府里,前脚才刚踏进门槛就见到了王海焦急迎了上来说:“王爷,娘子,娘子病的严重啊。”

鹿晗闻言立刻就朝雪梅阁快步走去,回头只叮嘱了鹿景希一声:“四弟,你先歇息,我回头找你。”

鹿景希颔首就朝他现在住着的玉兰轩走去。鹿晗匆匆就来到了雪梅阁,到了屋里几个丫鬟和小厮都跪在地上求着墨雪让他们为他请大夫瞧瞧,可是墨雪却依然侧着身子朝里睡着一声不吭。

众人见鹿晗来才稍稍松了口气,鹿晗挥了挥手让他们都出去,他自己则是坐在了墨雪的床边,温热的手掌探向墨雪的额头,滚烫的吓人,他立刻关心责备道:“雪儿,你怎么这么不乖,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叫王海他们过来请大夫。”

墨雪身子紧绷着,紧紧咬着唇,流了一夜的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他不看鹿晗,鹿晗无奈将他的身子扳过来,顺便吩咐了王海:“赶紧请大夫来。”

王海一刻不敢耽误地就出了府。鹿晗将墨雪搂在怀里,对他温言问道:“你可是在怪我?”看着墨雪一定是哭了一夜的红肿的厉害的双眼,他的心狠狠揪了一下,抱着他说:“吴世勋受了重伤,在景中梅园不能动弹,我必须留在那里陪他。”

墨雪终于抬眼看他,整个人受伤一般地蜷缩进他的怀里对他说:“我知道,他是王妃,他受伤你该陪着他,可是心里还是难受……”其实他这会儿更想说,我其实不是在乎你陪他,而是你已经对他上了心。

鹿晗轻柔抚着他的脊背说:“雪儿,无论如何我心里都是在乎你的,你对我很重要知道吗?所以不要让自己病着了。”

墨雪轻轻点头,许久抬头看向鹿晗问道:“那吴世勋呢?”他望着鹿晗的眼睛充满了小心翼翼和期盼。

鹿晗闻言心里一滞,望着墨雪那样渴切的眼神一时间他竟一句话也不敢说了,他对吴世勋却是有了心思。

墨雪见状眼神黯淡了下来,他垂下头嘴角露出一个哀叹的笑容说着鹿晗有些说不懂的话:“我知道结局会是这样。”又看向鹿晗退出了他的怀抱,重新回到自己的被窝里,侧过身子背对着金钟仁说:“王爷,你先去歇息吧,劳累了一晚上您也累了。”

看着墨雪那样蜷缩侧着的身影鹿晗心里如一颗青色的柠檬哽在喉间一般,酸涩的不是滋味,他连忙又抱住了墨雪说:“雪儿,我在这里陪着你。”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1:24 |显示全部楼层
墨雪只稍微挪了一下身子,没有说话,也没有再看向鹿晗。这时王海请的大夫来了,鹿晗连忙让大夫为墨雪诊治,大夫号完脉便说:“启禀王爷,娘子只是感染了风寒,寒气入体才会这样,草民开个方子,娘子服下药悉心照料便可痊愈。”

鹿晗闻言点了点头,就对王海说:“王海,你去跟大夫一起去抓药,再煎好药就送过来。”

王海送着大夫出去,鹿晗就躺在了墨雪的身侧,而墨雪却离他睡的远远的,鹿晗叹了口气对他说:“雪儿,吴世勋他很可怜,我想对他好些。”

墨雪没有说话,只是睁着双眼不知在想些什么,而鹿晗的声音又响起了:“他或许比我们知道的要好很多,毕竟是嫁进了府里,我还是不想太亏待了他。”

墨雪还是没有答话,他只是紧紧用手抓住了被褥,闭着眼不想再让自己听下去,当真是有情也似无情!

鹿晗见墨雪不答话便知道他是生气了,可是他自己这样的心思他不想瞒着墨雪,他确实对吴世勋有了心思,瞒得了谁也瞒不了他自己,更何况他也是真心在乎墨雪,所以就更不想瞒着他了。

“晗,你可还记得我进府前一天你对我说过的话?”墨雪幽幽问了一句。

鹿晗身子猛的一僵,他记得!这辈子只为一待他一人。握了握拳又松开,是他食言了,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不看重他了,他伸手揽过墨雪说:“记得,可是不想瞒你,我对吴世勋确实有了心思,是我食言对不住你,往后我会待你更好的。”

墨雪轻笑一声微微有些冷意,他靠在鹿晗的胸膛说:“我爹曾经对我娘说过一句话,他说‘蝶儿啊,我心里虽然最爱的不是你,但是你对我来说终究是最重要的’,那时我娘信了他,那时我爹有了正妻,我娘也甘心做了他的妾,她心里只想着,她全心全意爱着的这个男人,只有有那么一点儿爱他,他就觉得值得了。进府的时候,我爹确实待她十分好,后来有了我,我爹还很高兴,后来我爹的官位也慢慢越做越高,最后成了你和皇上的老师。可是不知道是不官做的高了,奉承他的人多了,他的心也就慢慢的散了,姨娘越来越多,我娘等他的日子也越来越多,他来我娘屋里坐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话也说不了几句了。后来我娘终于不甘这样的苦等,扔下了我独自寻了解脱。晗,你说你会待我更好是吗?可是时间是个最磨人的东西,也是最历练人的东西,我希望你说的这话经得住时间的洗练。”说罢他便闭上了眼睛,不让鹿晗再说话,他也不想再听。

鹿晗睁着眼睛也不说话了,墨雪的事情他从来都知道,也因为如此他给他最多的宠爱甚至是纵容,墨雪性子倔还傲气,让他也能接受吴世勋的事情他知道也不是这一两天就能说通的。但即便是如此,事情已经是这样了,他也会好好的劝说,毕竟吴世勋跟了他也是一辈子的事情。
陪着墨雪睡了一会儿,王海就端了药进来,他叫醒墨雪让他喝药了再睡,看墨雪那样听话一口气喝药的模样不禁就想起了吴世勋那日也是一口气不停的喝药的模样,细想来他们二人这个样子倒还有些相似,给墨雪送了漱口的东西,弄完墨雪就迫不及待地吃了颗蜜饯,这皱着的眉头才纾解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1:35 |显示全部楼层
“很苦是吗?”鹿晗笑了笑看他。
墨雪心里还在赌气,没有好脸色地点头,鹿晗也不恼,他知道这气必须得让墨雪顺下来才好,看着他又说:“才喝了药,就先睡会儿吧。一会儿我叫厨房做些清淡的东西来,我陪你吃一些。”
墨雪也依然只是点点头,鹿晗拉着他的手说:“我不会像你爹一样的,在我心里你始终是那个我最喜欢的雪儿。”
墨雪颔首对他说:“我知道你还有事,你去忙吧。”
鹿晗叹了叹最后说:“好,我一会儿来陪你用膳。”
点头送走了鹿晗,墨雪重新躺下,闭上眼睛就让自己尽量什么都不想的睡了下去。
吴世勋这边在景中梅园睡了小会儿再睡不着了,找来暻秀对他说:“秀儿,那些账本我想我该要回来了。”
暻秀点点头说:“公子,您放心,我会去帮你拿的。”
吴世勋点点头说:“秀儿,去的时候去找一下宁王爷陪着你一起去,我不想劳烦他的,只是要是去妈妈那里拿东西,如果没有宁王的身份,她想必也不会给你。”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找宁王帮忙了,不是不想去找鹿晗,只是他想鹿晗毕竟是不待见他的,虽然这几日是稍微好了些,但若是要他帮这个忙,他心里还是担心着他不会帮,这样还是找宁王鹿景希保险一些。
暻秀明白的点了点头。子墨这会儿又端了药进来,他面上似乎对谁都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也没有不恭敬的样子,走近对吴世勋说:“王妃,这药已经放凉了,可以喝了,请喝药吧。”
吴世勋对他微微一笑说:“好,谢谢你。”
子墨依然没有表情,暻秀接过药一勺一勺地喂给吴世勋,如今吴世勋还是不能动弹,所以只能是由暻秀喂了,喝一口面色就苦一层,好不容易喝完,暻秀就立刻给吴世勋漱口,送上冰糖梅子。
吴世勋吃进嘴里就立刻笑了出来说:“是冰糖梅子?”
暻秀含笑答着:“是,是吴公子特意吩咐下人们送来的,说是让公子喝药后吃的。”
吴世勋浅浅一笑对暻秀说:“难为他还记得。”

暻秀答着:“吴公子确实细心。”见子墨又在便也收了下面的话,他其实还想说吴亦凡对他公子的心思也确实不错,若当初他家公子肯让吴亦凡为他赎身,说不定他的日子要比现在好过多了,只是他家公子不肯。当初他问他为何要拒绝时,正因为吴亦凡待他真心,他便更不能答应了,他这样的身份不值得他为他这样。暻秀听这话是心是揪着的,可是也无可奈何。
鹿晗离开了雪梅阁就去了鹿景希的玉兰轩,他进去时鹿景希正好在用膳,他叫人添了副碗筷,为自己斟了一杯酒就一饮而尽。

鹿景希见他这幅模样就笑了笑说:“哥哥,是在娘子那里受气了吧。”
鹿晗摇摇头说:“没有,只是我心里有些不好过。”
鹿景希也喝了杯酒问道:“哥哥喜欢嫂嫂吗?”
“吴世勋吗?”鹿晗微微一愣。
鹿景希点了点头看向鹿晗,鹿晗吃了一口菜垂眼问道:“你为何这样问?”

“就随口问问,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想让哥哥好好待他,他是一个值得真心相待的人。”鹿景希笑的爽快,说的是真心话,他虽心里喜欢吴世勋,可是他已经是他嫂嫂了,他也断不会让自己对他有非分之想,旁人也就罢了,可眼前的是他最敬重的哥哥,所以即便对吴世勋有些微妙的心思,他也只会当他是嫂嫂。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1:49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晗点头说:“我会的,我对他会用心的。”

鹿景希闻言便放心再喝了口,正色对鹿晗说:“哥哥,这次刺杀嫂嫂的人是朝廷的人,他们用的朝廷所有的箭。”

鹿晗眉头一拧看向鹿景希问:“可有头绪?”

鹿景希摇了摇头说:“没有,过来的都是死士,而且已经自尽,但是我想应该和嫂嫂对你说的他爹的死有关。”

鹿晗颔首说:“吴世勋那时对暻秀说什么账本在妈妈那里。”

鹿景希挑眉放下筷子说:“哥哥,我们去趟嫂嫂以前待过的那个地方,将东西取过来一看便会知道。”

鹿晗同意地也放下了筷子说:“我们这就去吧,免得夜长梦多。”

鹿景希站了起来,擦了擦嘴就对自己的跟班若黎说:“黎儿去牵两匹马去。”若黎领了命就走了出去,鹿晗和鹿景希一同走出府外,那里若黎已经牵了马过来了。

二人上了马也不再多说什么,就立刻到了畅欢楼,进到那里时二人都是一愣,没有想到吴亦凡先了他们一步已经到了那里,他正在听歌赏曲,见他们二人来了,吴亦凡笑着拱手恭迎对他们二人说:“二位王爷也来了。”

鹿晗和鹿景希二人虽贵为皇亲,却极少来这样的地方,所以这里的老鸨对他们是眼生的,可是听到吴亦凡叫他们二人王爷,立刻就堆笑迎了上来:“原来是二位王爷啊,快请进,汀兰这厢有礼了。”

鹿晗和鹿景希皆面无表情地踏进了门,跟着吴亦凡一同入座看台上歌舞,挥走了又要热情靠上来了老鸨,吴亦凡才开始和他们说话。

“二位王爷怎也有这样的雅兴来这里,不过这里的歌舞是出了名的好。”吴亦凡淡淡含笑,温文尔雅。

鹿晗单刀直入地回答:“今日我和四弟来,只为了找吴世勋留在这里的东西。”

吴亦凡笑了笑说:“王爷不要急,先看完这个歌舞再要也不迟。”

鹿晗和鹿景希也都没有再多问,便听了吴亦凡的话欣赏歌舞。

“台上的人是如今畅欢楼继吴世勋之后的头牌,名叫姝颜,二位王爷觉得他如何?”吴亦凡的淡笑一直挂在面上。

“容貌确实出众,舞姿也十分柔美,就连歌喉也漂亮。”鹿景希直言不讳。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2:27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微笑看他说:“王爷慧眼。恕在下唐突,他如今的一颦一笑都像极了如今的景王妃,他虽容貌美丽,却及不上王妃的清丽,在下听说他曾经是伺候过吴世勋的人,后来不知因为什么便被老鸨带走暗中培养,王妃嫁给王爷后的一个月他便以一舞天魔坐上了这畅欢楼的头牌位置。”

鹿晗闻言眯了眯眼神直直看向台上正在柔媚巧笑的姝颜。“听说我们的大将军怀远山对他很是青睐。”

“怀远山?”鹿景希闻言面色立刻不太好看,他和怀远山素来不对盘,怀远山这人虽带兵强悍,可是此人心思难以琢磨。

吴亦凡点了点头又说:“而姝颜似乎也很巴结这位怀将军,还有,他与吴世勋当初唯一的不同是,他不用卖身!”这话说的鹿晗和鹿景希各自瞳孔紧锁,怒气腾然而起,但还是各自压抑了下去。

鹿晗和鹿景希相视一眼,似乎也都各自有了主意。吴亦凡见人二人这样便知道他们也定是明白了他的用意,于是就叫来了老鸨汀兰说:“妈妈,这位是景王爷。”为他介绍着鹿晗,然后看向鹿景希说:“这位便是宁王爷了。”

老鸨一听景王爷的名号脸色稍稍一顿,但还是很快又恢复,毕竟是个什么场面都见过的人,喜怒不形于色也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了。

“奴家见过二位王爷,王爷福安。”汀兰恭笑施礼。

鹿晗冷着面色对他说:“你起吧,本王今日来只是为本王的王妃取他落在这里的东西,你去取来。”

老鸨汀兰闻言神色微微一变赔笑道:“王爷恕罪,奴家愚钝,不知王妃落了什么东西在奴家这儿。”

“哼,少给本王装糊涂,本王和哥哥知道在你这儿,识相的交出来便好,如果耍什么把戏,本王今天就叫人封了你这楼子,全抓到刑部拷问。”鹿景希扮着黑脸用力一掌就拍的桌子摇摇欲坠。

老鸨一见这情势立刻就吓得跪倒在了地上,连忙求饶,而姝颜的歌舞也停了下来,吴亦凡依然是淡笑喝着手中的酒。

“王爷息怒,奴家手里确实没有王妃的东西啊,有的话奴家还能不交吗?”汀兰焦急又为难的模样十分诚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7-5 18:07 , Processed in 0.020593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