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莫问奴归处【鹿勋/古风/虐/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16:32 |显示全部楼层
夜里,东风凛冽,暻秀在屋子里将炭炉里的火拨弄的旺了些,他伺候吴世勋洗漱后就扶吴世勋上床早早的歇息了,躺在床上的吴世勋并没有立即睡着,睁着双眼望着床顶思绪放空,他并没有想什么事情,可是就是有些睡不着,他觉得父亲的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了,那些人有不少已经进了大狱,现在就只差怀远山和其他一些个比较权重的大臣了,这些年日日夜夜想的最多的就是父亲的冤屈,自己的事情倒是从来都不曾想过,他认为根本没有什么可想的。

无非最后便是如落叶飘零的下场,油尽灯枯的时候也就如一片落叶一样随处被人弃之一边,可怜有可恨的模样。

最后缓缓闭上了双眼,最后彷徨在父亲的冤屈得雪后的漫漫长日该如何度过的愁思中睡下去的,往后心里常年负重的胆子轻了下来,那时的他该如何自处……

就这样吴世勋回府也有一个多月了,日子平静,下人们对他恭恭敬敬,鹿晗时常来他这里坐坐,偶尔会陪他一同用膳,他的伤较之以前又好了许多,太医会每天来未他请脉,说他恢复很好,在今日太医终于是说他可以沾水了,吴世勋便让暻秀准备了热水,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只能是用水擦身子,他浑身十分不自在,这时他想的便是能好好洗个热水澡。

暻秀准备好时便走到吴世勋面前说:“公子,一切都好了。”

吴世勋起了身对浅笑说:“辛苦你了,你出去休息吧,我好了再叫你。”

暻秀福身便退了出去,他知道吴世勋沐浴是不喜有人在身边,待暻秀关上门后他便去了屏风后面的浴桶旁,热气蒸腾的水面让吴世勋看得心里愉悦了不少,放下了发簪,一头乌黑如绸的长发垂落在光洁白皙的腰间,将整个身子没入温热水中,方巾沾了水从自己颈间浇下,美目微闭。

忽然听见了推门的声音,吴世勋没有太在意,只当是暻秀进来为他送东西了,他双眼睁都未睁便轻柔说着:“秀儿,我这里东西都齐了,你又想起了什么东西没备好?”

然而身后却没有声音答他,吴世勋这才微微睁开眼,以为是暻秀在顽皮地和他恶作剧,回过头一看才惊愕发现竟然是鹿晗。连忙有些尴尬地问安:“王爷,怎么是您?”

鹿晗盯着沁在水中的吴世勋,水蒸气弥漫着他的面颊,面上也有层淡淡的水汽,将他娇媚的脸蛋衬得是晶莹剔透,水润的可人,一头长发已经被水染湿,锁骨露在水面之上,几缕发丝盘绕在上面,性感又妖娆,圆睁的双眼带着些纯真的尴尬,一张如擦了胭脂抹了蜜了嘴唇看起来十分诱人。对这样的吴世勋,鹿晗不由得看的有些痴了。

吴世勋待在木桶中看着鹿晗,二人这样的相对让他尴尬地觉得有些进退两难,不禁又唤了句鹿晗:“王爷?”将自己的身子往水里再潜了潜。

鹿晗这才如梦初醒看着吴世勋,不禁面上也有几分燥热的尴尬,他背过身去对吴世勋说:“我来时见你屋子门轻微带着,暻秀也不在房里,我便自己进来找你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17:43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点头,面色也泛着羞赧的酡红,对着鹿晗的背影略微尴尬的说:“不知可否请王爷在外厅等我一下,我很快便好。”

鹿晗背着身子点头便大步朝外厅走去,只觉得经过刚刚那一幕他心跳的极快,那样的吴世勋好美,不似人间才有的模样,喉头微微有些干涩的滚动了一下,他连忙甩头镇定了一下思绪,他今日来只是想对他说该好好准备一下大年三十那天要去皇宫过年的事情。

吴世勋却是如他所言很快就从里屋走了出来,一袭水绿色的棉衫,长发还湿湿的就被一支素玉簪子给随意挽起了,面上还带着些不知是因羞怯还是因为刚刚沐浴时被热气熏的粉红。他走出来对鹿晗施然行礼说:“王爷福安。”

鹿晗示意他快快起来,让他坐下了,屋里此时的炭火燃得更旺了些,鹿晗看着他问道:“今日觉得身子怎么样?”

吴世勋微微颔首柔道:“太医说恢复的不错。”

“那便好了,年三十就快到了,宫里通常有宫宴,我今日来是想要告诉你,你是第一次参加,早些准备好。”鹿晗看着吴世勋柔顺低眉的姿态,葱白细嫩的脖子上还有发丝未干的水珠滑落,一时间他觉得浑身上下有股难言的燥热,他很清楚这是什么样的反应,所以便急急起了身,也不等吴世勋再回话就对他说:“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闻言吴世勋连忙起身就要送他,鹿晗让他不用相送,并嘱咐他先将头发擦干免得着凉。说完就急急走了出去,吴世勋待他走后才重新回了里屋,暻秀这时进来就取了干的方巾来为吴世勋细心擦着他柔顺黑亮的头发。

鹿晗疾步走着,到了小花园才停下,恰好就在这时碰见了来他这里躲难的鹿景希,见了鹿晗,鹿景希立刻爽朗笑着唤他:“哥哥,你怎一个人在此?”

鹿晗面色稍稍正了正看他问道:“你怎么来了?”

鹿景希闻言便呵呵笑了笑说:“莫清兰又堵在了我家门口,我只不过是出去溜了下马,回来见了她,我就往你这里跑了,哥哥难道不喜欢我来?”说罢还装出了一副可怜模样。

鹿晗终于是镇定了心神对他说:“我没有不欢迎你,只是你与她之间的事你总得想个法子解决。”

鹿景希点了点头说:“自然会的,年后我就要回边关了,估计长久也回不来,想她再等些日子年岁大了,自然会对我心思淡了,那时她也该嫁人了。”

鹿晗有些无奈地盯着他问:“这就是你想出的解决的法子?”

鹿景希点头回着:“自然,哥哥难道还有其他的好法子?”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17:52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晗摇了摇头,但是他知道在过年之前鹿景希这样时不时来躲难的日子会很多,不禁回头朝碧春轩的方向看了一眼,鹿景希见了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疑惑问道:“哥哥,那不是嫂嫂住的地方吗?你这是要去他那里码?”

“我刚他那边出来。”淡淡回答着,看向鹿景希又问道:“恒国公查度诺那件冤案,进展如何?”

鹿景希笑了笑说:“老国公出马自然是十分顺利的,如今查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多,那怀远山也一些个他的党羽们也开始急了,他们都知道老国公那条路子都走不通,纷纷都去拜访了吴亦凡。”

鹿晗闻言轻哼了玩笑道:“只怕他们到了吴亦凡手里比要到恒国公手里还要惨些。”

“哥哥真是料事如神。”鹿景希大笑出来,看了看四周对鹿晗皱了皱说:“哥哥,我们一定要站在这里说话吗?去你书房聊吧。”

鹿晗颔首,确实这里当着风口,有些冷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18:01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

一前一后进了书房,鹿景希走到炭炉旁将手靠近烤着火,取下斗篷交给若凡,他对已经坐在椅子上的鹿晗说:“哥哥,你不知道,怀远山虽然还未在吴亦凡那里露面,可是他知道吴亦凡这个人喜好风月便花了大价钱包下了合欢楼里的头牌俊绵送到白府上,吴亦凡将人收下了,但是怀远上让他底下的副将高平去他府上探话的时候,吴亦凡却推了个一干而尽,恍然大悟一般说原来俊绵是怀将军送来的啊,一句话就咽的当时高平半响都说不出话来,谁让怀远山当时只让朴灿烈一个人独自进府呢,怕让人闲话半个怀府的人都没去。”

鹿晗细细品着茶笑了笑说:“怀远山这样作姿作态的看来是急的无路可走了。”

“可不是,送了个人进去,忌讳着老国公也不敢明了人是自己送的,最后也只能是白白便宜了吴亦凡,不过听说吴亦凡倒是和这个朴灿烈挺聊得来的,怀远山只包了朴灿烈七天,七天后朴灿烈是要回楼子的,可是吴亦凡在那天差人再送了银子过去再包了朴灿烈十天。”鹿景希乐呵呵地笑说着,这会儿烤了许久的火,身上也终于暖和了,他便坐到了鹿晗身边椅子上,端着子墨先前上的茶喝了一口问道:“哥哥,里面放了桂花?”

鹿晗点头问他:“喝不惯吗?”

“没有,只是觉得一些惊讶,你平日里饮茶从来不喜欢掺这些东西的,口味怎突然就转变了?”鹿景希随意问着,说完再品了口茶又说:“嫂嫂平日里喜欢喝桂花茶,里面会掺些蜂蜜,甘甜馥郁可口。”

鹿晗把玩着自己腰间的玉坠子说:“那日在他那里喝了些桂花茶觉得可口,便叫人掺了些在自己的茶中,觉得味道尚佳,往后便叫人这样做着了。”

鹿景希点头含笑说:“这样啊,那我改日也叫人这样弄一弄,确实味道不错。”

鹿晗笑了笑没有接话,只是转了话题问他:“前些日子我查到那春阳县令郭安的事情,发现他曾今竟是都诺手下的师爷,我朝师爷是不能为官的,而他却离奇地坐上了春阳县令,而近些年来,他与怀玉山也是亲近的,自他上任后那春阳县近些日子竟也出现了饥民,你找些时候再去细细查查他,我觉得当年都诺的冤案和他一定脱不了干系。”

鹿景希闻言正色点头,思杵了片刻说:“吴亦凡曾经说这个郭安很是耳熟,不过我觉得无论他是师爷也好,县令也罢,倒还不至于轻易如得了吴亦凡的耳,看来此人定然也是大有文章的。”

鹿晗颔首说:“仔细的查查,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底细。”

鹿景希也是慎重应下,然后岔开了话题问说:“嫂嫂最近身体恢复的如何?”

鹿晗回着:“太医说恢复的不错。”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18:13 |显示全部楼层
“那便好了。”鹿景希欣慰笑着,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笑说:“哥哥,今儿个我得留在你这里用膳了,不然这会儿回去一定还会见到莫大小姐的。”

鹿晗看着他无语了半响,最后终于点了点头说:“随你吧。”

“谢哥哥了。”鹿景希闻言如获大赦一般。

鹿晗稍稍挑了挑嘴角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也该留心一下喜欢的人了,早些成家,省的皇上天天惦记着你的婚事。”

“这事怎么能急的,如今没有找,不是不留心,只是缘分还没到,哥哥已经有了两房妻妾了,便好生享受着你的美满婚姻,弟弟的事就不用多操心了,时候到了,我便也就娶妻了。”鹿景希讪笑推脱着。

鹿晗也不和他多说,鹿景希心里对事情都是很有主见的。二人再相互聊了许久,鹿晗就被雪梅阁的人请去了。鹿景希闲着无聊就去了吴世勋那边,顺便去看看他的身体恢复的如何。

鹿景希来到碧春轩的时候,松青正在屋外扫地,见他来了就立刻进屋去通报了,被请进屋里时,吴世勋身边的桌案上正放着一个放着针线的芦苇小筐,上面铺着一个绣样,鹿景希看到就说:“嫂嫂在绣什么?”

“给你哥哥绣个香囊。”吴世勋微笑答着,环佩送来了茶给鹿景希。

鹿景希努努嘴说:“哥哥真是好福气,嫂嫂手艺这样好,他往后的香囊带在身上都不会有重样子。”

吴世勋轻笑说他:“你就会说好听的。”

鹿景希呵呵笑着说:“我可说的是真的,嫂嫂不要不信。”

吴世勋淡笑没有接话,鹿景希问他:“嫂嫂身子可好些了?”

吴世勋点头说:“好多了。”看了看鹿景希又问道:“见了你哥哥了吗?”

“见了,刚和他聊了会事情,他被娘子的人请走了,我就来你这边看看你。”鹿景希喝口茶回说。

吴世勋颔首,这时忽然天色也就猛的暗了下来,扯过一道闪电便是雷声滚滚,鹿景希和吴世勋同时抬头看,鹿景希纳闷地说:“来时还是一片晴好的天,这会儿怎就要下雨了?”

吴世勋清浅笑着对他说:“一会儿就要下雨了,你要早些回去吗?”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18:26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景希讪讪一笑说:“我今日是要晚上才回去了,莫小姐又堵在了我家门口。”说完面上有些尴尬。

吴世勋淡笑看着他,一会儿才说:“总听你说莫小姐总是在你府门口等你,一个女子这样大胆也难为她了,你就丁点儿不动心?”

鹿景希抿了口茶对吴世勋说:“嫂嫂说笑了,她是个好姑娘,可是我真的对她生不出那份情谊来。”

吴世勋点头说:“既是如此,你该好生和她说清楚的,女子的年华比不得男子,耽误不得。”

鹿景希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莫清兰的胡搅蛮缠他实在是吃不消,无奈对吴世勋说着:“我对她已经说的够多了,可是她还是执拗的一根肠子通到底,我也十分为难。”

吴世勋淡淡笑了笑说:“这样啊,要不这样,四弟你若不嫌弃,哪天带她过来,我和她聊聊如何?”

“真的?”鹿景希闻言双瞳一亮立刻说道:“嫂嫂愿意帮我劝劝她是再好不过的了。”

吴世勋依然是微微含笑,对于鹿景希口中的莫清兰他倒是生了几分好奇来,这样执着又敢爱敢为的女子实在很是少见。

屋外的于此时已经哗啦落下,听声音着实不小,鹿景希因着雨大也没有立刻离开吴世勋这边,暻秀从厨房端了些现做的糕点来,鹿景希满足地吃着偶尔和吴世勋说说话,吴世勋低头慢慢仔细地绣着香囊,屋内的炭火偶尔蹦出一个火星子,暖融融的,清香的桂花蜂蜜茶伴着清甜的青梅糕,屋里只有鹿景希、吴世勋还有暻秀三人,这样温馨的场景让鹿景希心里微微有些满胀,看着吴世勋认真绣着香囊的木有,额前一缕发丝顽皮地垂在吴世勋的眼睑前面,风情又温柔。

鹿景希吃着手里的青梅糕,眼睛时不时往吴世勋看去,这时他的眼里有着他一直不敢露出来的温柔,在吴世勋要抬头时他立刻低头,一整块青梅糕就慌张地塞进了嘴里,立时就有些被噎到,难受的立刻端着茶大口大口地喝着,一旁的暻秀见了,噗嗤就笑了出来。

吴世勋见状也有些哭笑不得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起了身走到他旁边为他再倒了杯水递给他说:“这么大人了吃东西也还不小心着。”

鹿景希再灌了口茶尴尬笑着说:“意外,意外。”

吴世勋被他逗得也轻笑出声说:“你若是喜欢吃这糕点,下次让秀儿再为你多做点儿。”

鹿景希点了点头笑看着吴世勋,吴世勋又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坐处,这时外面的雨听着似乎是小些了,这时已经是下午酉时,子墨过来这边传话说鹿晗今日会在这边来用餐。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19:04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景希听后立刻就再大笑了起来说:“这下我又可以尝到秀儿的好手艺了。”

暻秀在一旁委屈对他回着说:“感情王爷每次来看公子,都是为了将秀儿当厨子使唤。”

鹿景希闻言笑看向吴世勋说:“嫂嫂,秀儿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吴世勋淡笑,看着暻秀,眼中是宠溺的神情对鹿景希回着:“谁叫你每次来叨念的最多的就是他做的饭菜了。”

鹿景希摸了摸了鼻头笑道:“这样看来,秀儿说的也不错了。”说罢爽朗笑看着暻秀。

暻秀朝他调皮地皱了皱鼻,和鹿景希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暻秀偶尔也会和鹿景希开开玩笑,鹿景希从不会介意,反而还会开怀大笑。

吴世勋见了不由得总会在这个时候严厉说他一句:“秀儿,不得无礼。”

暻秀努努嘴就出了屋子,鹿景希还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对吴世勋对他说:“不碍的,秀儿这样才可爱呢。”

吴世勋浅浅无奈笑着,二人说着话的时候,鹿晗这时就进了屋子,进来时见鹿景希正和吴世勋说的开心,便问他们说:“说的什么,这么开心。”

吴世勋见他来便起了身对他福了福身招呼着:“王爷。”

鹿晗扶他起来说:“身子还未好就不要这么多礼数了。”

吴世勋颔首,与鹿晗一同坐下,翠珠立刻就机灵地送上了热茶,鹿晗喝了口,这天越来越冷,今日下雨了愈发的冷了,他问着吴世勋:“屋里可还暖和,厚衣裳够不够?”

吴世勋点头说:“一切都足够了。”

鹿晗闻言安心的沉吟了一声,看向鹿景希面前的糕点盘子几乎所剩无几,便知道他在这里待了一会儿了,进来之前他听见屋里有笑声,而他进来后吴世勋嘴上虽然还挂着笑容,可是还是显得拘谨,看来他对景希远比对自己要来的放松,无奈默然。

三人再聊了些家常,暻秀就利落的领着百来他们端了晚膳过来,落了座,鹿晗体贴地为吴世勋盛了汤,他知道吴世勋习惯在饭前喝些汤。

接过碗,吴世勋微微低首说:“谢王爷。”

鹿晗对吴世勋这样的礼数周到颇有些无奈,不是没对他说过不必拘礼的话,可是吴世勋应下后在第二次见他的时候总还是会老样子这样照做不误,时日久了,鹿晗也就不太和他说这些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19:12 |显示全部楼层
“快些吃吧,不然凉了就不好了。”鹿晗柔声说着,准备拿起碗筷自己也开始吃的时候却见面前忽然被送来了一只空碗,他愣了愣看向正对他坏笑的鹿景希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哥哥不能偏心,我也要哥哥亲自盛的汤。”鹿景希眼里对着使坏的笑容。

鹿晗微微瞪了一眼,看了眼已经面色绯红低头喝汤的吴世勋对鹿景希轻斥道:“吃饭都不规矩,看下次我还收留你。”

鹿景希佯装委屈地啧啧嘴看向一旁的暻秀说:“秀儿,快过来帮小爷成一碗汤,可怜小爷没人疼,哥哥有了嫂嫂忘了弟弟。”

暻秀一边忍着笑一边乖巧为鹿景希盛汤,而吴世勋被鹿景希的玩笑逗的面红耳赤地连头都不敢抬,鹿晗则更是瞪大了双眼,他毫无压力地笑嘻嘻地接过暻秀给盛好的汤喝了口说:“秀儿的手艺果真是越来越好了。”

鹿晗则是再瞪了他一眼说:“好好吃饭。”

鹿景希冲鹿晗顽皮抱拳说了一句:“遵命。”余光扫了一眼还是羞窘的吴世勋,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如今见鹿晗这样呵护他,他也便放心了,明年去了边关,他也走的安心。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19:26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

时近年关,天气愈发的冷了起来,吴世勋怕冷便只躲在屋里,一步都不外出,暻秀总是将他裹得严严实实对他玩笑说:“公子,今年冬天您倒是越发的懒了起来。”

吴世勋对他难得也回以玩笑说:“无事可做,冬日里动物们都要冬眠,我也想学学。”

暻秀噗嗤一笑回他:“公子怎学起那些东西来了,它们可比不上您一丝一毫。”

吴世勋笑了笑端起一杯暖暖的桂花蜜茶,指了指他昨日刚绣好的湖绿色的丝绣圆形的香囊对暻秀说:“秀儿,一会儿王爷下朝回来,你将那个香囊给他送去。”

暻秀看了下便笑着应下了,这时百来进来了,他对吴世勋说:“王妃,吴亦凡吴公子府上差人来,为王妃您送了一件东西过来,说是这是您以前的东西,今日还给您。”

吴世勋闻言稍稍疑惑了一下,但还是叫了百来请人进来,来人是吴亦凡身边的小厮心儿,他见了吴世勋规矩地行礼说:“王妃福安。”

吴世勋连忙叫他起来说:“心儿,你不必如此多礼。”

心儿微微一笑说:“公子如今是王妃了,这礼心儿并不觉得多。”

吴世勋淡淡笑了笑就对暻秀说:“秀儿,去给心儿倒杯茶。”然后再对心儿说:“心儿,你坐吧。”

心儿再躬了躬身笑答:“谢王妃。”

吴世勋见他礼数这样周到也不多什么了,就问他:“你家公子可好?”

“公子一切都好,王妃放心。”心儿浅浅笑答着。

吴世勋颔首,此时暻秀已经将茶奉上,心儿接过时看了眼暻秀对他微微一笑,暻秀也淡笑看他了他一眼,以前吴世勋常去白府的时候,吴亦凡和吴世勋在屋里品诗论画,他们二人便在不远处也能聊上几句,时日久了也就熟了起来。

心儿喝了口茶便对吴世勋说:“王妃,我家公子叫我送了公子最喜欢的玉琴问天来,他说这琴以前就是送了王妃的,王妃一直不记得取回,今日就特地差我给王妃送来。”

吴世勋闻言便将目光放在了与心儿一同进来手里捧着一只长的锦盒的小童手上,小童伶俐地将锦盒盖翻开,那里面立刻就是一架光泽温润通透的玉琴呈现在吴世勋的眼前,心里一动,吴世勋站起了身就走到那琴边,暻秀连忙捧下,吴世勋纤长细嫩的手指缓缓抚摸着琴身,那熟悉的触感便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曾经每次去吴府的时候,坐在吴亦凡的身旁看着温柔笑着的吴亦凡抚琴,如今想来,那也不过是晃眼般的光景,却往事已经不再,不可否认,每次去吴府是他在楼子里最放松的时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20:21 |显示全部楼层
暻秀捧着琴放到了一旁的琴架上,吴世勋坐下微笑着对心儿说:“心儿,替我谢谢公子。”琴他收下了,他知道吴亦凡的心思,他想断了那份相思,问天,问天便是那此情须问天,如今天也不能作答了。

心儿躬身答:“王妃放心。心儿一定转达到。”

吴世勋垂眼颔首,目光一直未离开亲身,纤手拨弄,挑弦成音,一曲满含情意的《锦瑟》便倾泻而出,一曲弹完后,吴世勋起身对心儿说:“心儿,替我向公子说,往后要好生照顾自己,愿他能娶个好人家。”

心儿站起了身拱手对吴世勋作揖道:“是。王妃,心儿出来好一会儿了,该回去了,王妃也好生保重,公子说若往后王妃有难处还可去找他。”

吴世勋微笑点头说:“谢过公子了,我会好好保重自己的。”

“那心儿就告辞了,王妃不必相送。”心儿再次抱拳躬身便领着小童出了吴世勋的碧春轩。

暻秀还是将心儿送到了门口,心儿走时对他也笑了笑说:“你也好生保重。”

暻秀颔首说:“你也是。”

心儿点头便再不回头的走了,暻秀也打算折回屋子,却不想再经过花园时便碰上了雪梅阁墨雪身边的王海,他看了暻秀一眼便嘴角讥笑说:“哟,这不是碧春轩的秀掌事吗?”

暻秀不看他一眼便说:“是,王掌事请让开,王妃此时该喝药了,我得去伺候着。”

“是啊?王妃那副千金娇贵的身子一定得好好看着啊,不然指不定那日就不小心……”最后几个字王海讪笑噤了声。

暻秀气的面色骤变,他厉声呵斥着王海说:“王海小心的措辞,一个小小的掌事便可如此非议王妃,小心王爷治了你的罪。”

“呵——如今主子稍稍得了势你就横起来了。当初也不知是哪个小王八羔子跪在这里一声也不敢吭的……”王海笑的狰狞。

暻秀闻言只对他一声冷笑说:“王掌事,若我是你我便会收了声,为自己的这张嘴积点德,免得日后横祸,今日之事我且先不和你计较,但是你枉论我家王妃身体的事情,我也定会告诉王爷,让他做主。”

王海放声一笑说:“告诉王妃!秀掌事可真是会说笑,你当真王爷如今是真心疼爱你家主子,他不过是可怜他罢了,要说真心疼爱,王爷心里更看重的还是娘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说吧还狠狠啐了口。

都暻秀颔首,此时夏初已经将茶奉上,心儿接过时看了眼夏初对他微微一笑,夏初也淡笑看他了他一眼,以前都暻秀常去白府的时候,吴世勋和都暻秀在屋里品诗论画,他们二人便在不远处也能聊上几句,时日久了也就熟了起来。

心儿喝了口茶便对都暻秀说:“王妃,我家公子叫我送了公子最喜欢的玉琴问天来,他说这琴以前就是送了王妃的,王妃一直不记得取回,今日就特地差我给王妃送来。”

都暻秀闻言便将目光放在了与心儿一同进来手里捧着一只长的锦盒的小童手上,小童伶俐地将锦盒盖翻开,那里面立刻就是一架光泽温润通透的玉琴呈现在都暻秀的眼前,心里一动,都暻秀站起了身就走到那琴边,夏初连忙捧下,都暻秀纤长细嫩的手指缓缓抚摸着琴身,那熟悉的触感便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曾经每次去吴府的时候,坐在吴世勋的身旁看着温柔笑着的吴世勋抚琴,如今想来,那也不过是晃眼般的光景,却往事已经不再,不可否认,每次去吴府是他在楼子里最放松的时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8-15 21:42 , Processed in 0.021796 second(s), 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