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莫问奴归处【鹿勋/古风/虐/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3:09 |显示全部楼层
“妈妈,念吴世勋曾经在你这里,承蒙你照顾,本王不与你多加计较,但若你今日不交出东西来,本王放过你,但是我这个常年在边关镇守的弟弟也定然不会放过你,而且吴世勋在你这儿的日子过得怎么样,你心里有数,本王不想将事情闹大,但是你若要闹大本王也无所谓,到时候看你一个小小花楼的老鸨厉害,还是我们这两位亲王的分量中。”鹿晗放下手中的酒杯就那样面无表情,声音不轻不重的对老鸨说着,可是这样的气势却让老鸨以及周围的人都纷纷压抑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老鸨闻言瞬间就由先前跪直的身子变成了跪坐在了地上,连连叩首说:“王爷息怒,王爷饶命,王妃的东西确实已经不在奴家这里了啊,王爷明察。”他几乎带着哭腔说出来的,看着鹿晗就连连诉出了半真半假的实情:“二位王爷明鉴,奴家是曾在王妃手里搜出了些东西,奴家那时见那些东西都了不得,若是泄露出去不仅王妃不保,就连奴家这苦心经营的畅欢楼也不保啊,所以奴家就收了他的东西,然后寻了个偏僻的地方就将那东西烧了。”他垂着头,双手紧紧扣着膝盖,止不住颤抖。从吴世勋从他这里出去的那一日起,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快。

“什么!烧了?”鹿景希闻言大怒,一脚就踹上了那老鸨的肩上。

在场的人连同姝颜都惊呼地往后一退,老鸨呼痛的抱着肩就倒在了地上。

鹿晗拉着鹿景希坐下,他则是冷眼看向老鸨冷言如利剑一般的说道:“你以为本王会信你的话吗?一句烧掉了就是能将本王打发的?”顿了顿,一声冷笑说:“妈妈,本王真该找人来挖出你的胆来,看看有有多大,竟然敢对我们撒谎。”

老鸨汀兰闻言身子更加止不住抖得厉害了,连滚带爬的又趴在了地上求饶说:“王爷饶命,王爷恕罪,奴家真的没有说谎,说的都是真话啊。”汀兰这时面上已经布满泪痕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3:29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

鹿晗不正眼瞧他,反而看向了一旁静默站着的姝颜冷冷一笑说:“你叫他来说话。”

老鸨顺着鹿晗的眼神瞧去,眼微微闭了闭,像是鹿晗说了这话就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他招来姝颜。

姝颜似乎没有老鸨汀兰那样紧张,他慢慢施礼跪下,仪态从容,俯首对鹿晗和鹿景希行礼:“奴家姝颜见过二位王爷,王爷福安。”

鹿晗和鹿景希都没看他,吴亦凡则是淡淡扫了他一眼但也没有说话,此时还不是他说话的时候。

“你抬起头来。”鹿晗清冷的声音对着他。

姝颜缓缓抬头,细微的动作都带着柔情,浅含柔笑,一双凤眼美眸仿若噙着惹人怜爱的盈盈水光,是个风尘中人的样子,可就是他这样的模样让鹿晗不由得就联想起了吴世勋以前的模样,他想他在对着那些个恩客笑的时候,心里在想着什么,他那样的人必然会有着许多的不甘吧。

“听说你以前伺候过王妃。”鹿晗没有说吴世勋的名讳,而是直接点的身份,目的就是要让他知道如今吴世勋是他的人,他不得对他有丝毫隐瞒。

姝颜闻言柔顺点头说:“是,奴家有幸能在今生伺候过王妃,但姝颜福薄,只伺候了几月。”

鹿晗收回了视线又冷声问道:“那你可知道吴世勋手里的东西被他收哪里去了?”

姝颜低头含笑说:“王爷说笑了,奴家哪里能管得妈妈的去处。”

鹿晗闻言唇角也微微挑起了冷笑说:“是吗?本王却觉得你该知道。”

“王爷抬举奴家了。”姝颜似乎依然很是镇定,甚至大胆地再抬眼看了鹿晗一眼。

鹿晗冷笑看向老鸨汀兰问道:“听说他是怀大将军的人,几乎也只伺候怀大将军?”

汀兰跪着答话说:“回王爷,是的,怀将军喜欢我们这里的姝颜,每次来几乎都是姝颜陪的。”

“是吗?那可真是待你不错了,听说你还是个清倌。”金钟仁看向姝颜。

姝颜淡笑说:“妈妈和将军厚爱,姝颜只卖艺不卖身。”他表现的都十分镇定,这让鹿晗和鹿景希还有吴亦凡心里都更加确定,这背后的事情一定与怀远山有关。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3:40 |显示全部楼层
“卖艺不卖身!”这回是鹿景希冷笑了,他看着他,这个人曾经伺候过吴世勋,而吴世勋在这里都不能脱身,若非有人在后面支撑着他,他又如何能做到这样的卖艺不卖身?“你刚刚舞跳的不错,怀将军必然也十分喜欢吧。”鹿景希接着问道。

“谢王爷夸赞,姝颜的舞及不上王妃一分,雕虫小技罢了。”他跪着的身子躬了躬满是谦卑姿态。

鹿景希冷哼,这时吴亦凡却接了话对着姝颜笑的十分亲和说:“姝颜,过来这边坐坐。”

姝颜闻言起身就朝吴亦凡那边走去,坐在了吴亦凡身边,姝颜就为他斟了杯酒说:“吴公子好些日子没来我们这里了,当初……可是常客啊。”本想说吴世勋在的时候,可是看到鹿晗望向这边他立刻聪明的话锋转一转,省略了一些。

“还不是生意忙,当初我见你的时候,你可没如今这般娇俏呢。”吴亦凡喝了他递过来的酒大笑说,看了鹿晗和鹿景希一眼说:“他当初伺候王妃的时候,打扮的着实不起眼,若不是知道他叫姝颜,今日到了这里我想我都认不出他了。”

姝颜闻言瞳孔一紧又立刻赔笑说:“吴公子说笑了,奴家无论何时都及不上王妃的一丝光彩的。”

“唉——不要这般妄自菲薄嘛,你刚刚那一舞天魔就舞的和当初王妃的十分神似啊,想必下了不少功夫吧。”吴亦凡说的不着痕迹。

鹿晗接了话说:“如果不是日日跟着看着,想必这神似也是不可能的吧,姝颜,本王王妃那手里的东西是你告诉你们妈妈的对吗?”眼神犀利冰冷地直直看向姝颜。

姝颜心头一震,立刻垂头说:“奴家不知王爷指的何物。”

鹿晗愤怒地站起,右手重重地拍向桌面,汀兰再次不支的惊倒在地上,而姝颜也立刻跪在了地上俯首,鹿晗握着拳对他们愠怒浮于脸上对他们一字一句地说道:“真真是会说话,滴水不漏,不过本王一个字都不信,汀兰本王最后问你一次,东西真的是没了吗?”

汀兰颤着身子连连叩首说:“回,回王爷,是,的确没了。”

“好,你这句话,本王记着了,本王今日找你要的东西和是王妃遇刺有关,本王自会奏请皇上下旨封楼彻查,到时候如果不管什么该查的不该差的都查了出了,那么汀兰妈妈,你可就不要怪本王不讲情面了,还有姝颜,本王会记得你曾经好好的伺候过王妃的。”鹿晗又重新坐了下去,一双冷眼睥睨着他们二人。

汀兰闻言心中一痛,跌坐在地上望着鹿晗便喊道:“王爷开恩呐。”姝颜则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地低垂着头,可双手撑着膝盖也是攥紧了拳,看来他也是紧张的。

鹿晗站起身便带着鹿景希说:“四弟话也问完了,我们走吧。”再看了看吴亦凡说:“吴公子,如果没有其他事,本王有几个问题正想请教你一二可否?”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3:56 |显示全部楼层
吴亦凡淡笑说:“请教吴某自不敢当,王爷有话要问,吴某自当恭听,知无不言。”说罢也起了身。

三人一行就出了畅欢楼,鹿晗神色凝重,站在门口还回身忘了一眼畅欢楼那三个柳体大字的牌匾,这样的地方是吴世勋曾经待过的,这样的地方充满了哀嚎,是血和泪堆砌起来的欢笑和奢靡。不敢去想象吴世勋是怎样在这里渡过日日夜夜的,又是怎样承欢他人的,他要毁了这里!

鹿晗让鹿景希和吴亦凡一同梅园去看吴世勋,而他自己则是直入皇宫找到了鹿钰峰,鹿钰峰听的他陈述并未做过多的询问,只是拟了一道旨意,让刑部和监察司一同配合鹿晗查封畅欢楼的事情,并且全力追查吴世勋被刺的真正缘由。鹿晗稍稍有些讶异鹿钰峰这样爽快的配合,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感激了说了一声:“谢皇上。”在鹿晗退出去时,鹿钰峰叫住了他对他淡淡微笑说了一声:“二弟,为兄错了。”鹿晗面上没有表情,但还是恭敬地躬身再退了出去。

鹿晗握着鹿钰峰给给圣旨才回到王府中,进到雪梅阁的时候,墨雪已经起床用膳了,鹿晗进来时他对他淡淡笑了笑,病态的笑容里参半着少许的落寞,鹿晗心疼地走进他,在他身旁坐了下来,丫鬟添上碗筷,鹿晗却已经吃不下了,他只叫人取了壶酒来。

第一次墨雪和他吃饭的时候这样的静默,墨雪吃的很少,鹿晗也只是喝着酒,待墨雪吃完时,他才关心问道:“可吃饱了?”

墨雪点了点头,鹿晗拉他起来,带他进了里屋,让他坐在软塌上看着他说:“雪儿,你好好养着病,等我忙完了这几日我便好好来陪你好吗?”

墨雪看了他许久,最后淡笑点头说:“我等你。”


鹿晗见他这样似乎终于心宽地笑了出来,在他额头上轻轻印了一吻说:“那我先走了,记得好好吃药,多休息知道吗?”

墨雪依旧淡淡笑着,最后目送着鹿晗又匆匆赶出去的身影,对着他消失的门槛的那边出神,这一次他说会陪他一起用膳,他又食言了,醒来是王海告诉他鹿晗和鹿景希匆匆出府了,他便知道鹿晗再一次食言了。

合上双眼里的哀伤,他的手紧紧抓着榻上的绣墩,心里只一遍遍地悲哀的想着:娘,我不会让自己落得和你一样的下场的……

鹿晗出了王府就去了刑部和监察司,双方都配合的十分积极,不稍半会儿的功夫畅欢楼就在一些个惊慌失措的声音中被查封,连带着汀兰姝颜畅欢楼中一百三十二人都一并进了刑部大牢。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4:08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晗冷眼看着汀兰泪如雨下,姝颜隐忍着眼中薄薄的雾气,他看向鹿晗时眼里迸射出了前所未有的愤恨,鹿晗却也冷眼看了回去。一切的事情他都交由了刑部和监察司的人去跟进,而他自己则再是不停歇地到了景中梅园。

到那里时暻秀守在门口说吴世勋刚睡下,他便点了头就去找鹿景希和吴亦凡了,从畅欢楼急着把吴亦凡带出来是有事找他帮忙,有些事情朝廷不方便明目张胆的做,但是吴亦凡可以,他爷爷虽然是恒国公,可是他吴亦凡却从来不沾他爷爷的光,自己打造了一个富商天下,可这底下有些什么手段,朝廷也是知道的,所以这件事吴亦凡帮忙是最好不过的了。

进到吴亦凡和鹿景希坐在的安逸阁时,鹿景希正和吴亦凡喝茶谈些事情,见他过来,二人也停了谈话便问道:“皇上可允了?”

鹿晗颔首坐下就看向吴亦凡说:“吴公子,有件事我想找你帮下忙?”

“王爷吩咐便是。”吴亦凡躬身笑道。

“我想请你找人去谈谈怀远山的府邸。”鹿晗看向吴亦凡说的十分轻,但话语却十分清晰。

“哥哥。”一边鹿景希闻言便会意过来唤了声。

而鹿晗稍微抬手制止了鹿景希的说话,他继续看着吴亦凡说:“吴公子的门客中,我知道有不少奇人异士,我想只是一个小小的将军府应该难不倒吴公子吧。”

吴亦凡微微挑笑说:“王爷言重了,吴某收留的门客是有许多,不过都是些三教九流上不得台面,不过王爷既然吩咐了,在下还是愿意想些办法的。”吴亦凡虽然和鹿晗他们都是为一个目的为吴世勋找出真凶,可也不会在此时泄了自己找的门客的底,话说的婉转。

“那本王就谢过吴公子了。”鹿晗淡淡一笑说。

吴亦凡躬了躬身也含着常年不变的浅笑,鹿景希这时看向鹿晗问道:“哥哥是怀疑东西已经到了怀远山的手上?”

鹿晗看了他一眼点头说:“极有可能,账本这样的东西虽然留下来是祸患,但同时也是把柄,相信如果怀远山也在其中的话,那么那账本中记载的东西也不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但是东西在他手里的话,必然成为他手里握着的一张牌。”

鹿景希颔首表示认同,他也看向吴亦凡说:“吴公子,我和哥哥就静候你的佳音了。”

吴亦凡微微颔首一笑,便招来了他的贴身小厮心儿,在他耳畔附耳了几句,心儿就立刻对几人躬身行礼急急出去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4:52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

吴世勋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了,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便轻轻唤了一声:“秀儿。”但是却不料回应他的竟然是鹿晗,他微微一怔随即问道:“王爷,秀儿呢?”

“秀儿说怕你这会儿会醒,便去厨房热些东西了。”鹿晗温柔笑着,吴世勋虽然面色依然苍白,可较之昨天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叫他看着稍微宽慰了许多。

吴世勋讷讷点头看着鹿晗依然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几日的鹿晗很是反常,自他醒来开始就让他有些不知该如何与他相处。

“渴不渴?”鹿晗没有太介怀吴世勋那探究又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他轻柔问着他。

吴世勋摇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似乎他又睡了很长的时间,这样一问确实有些渴了,鹿晗轻笑出来就对他说:“你等等,我给你倒。”

看着鹿晗,吴世勋还是不由得轻声问了句:“王爷不回去陪娘子,此时天色晚了。”

鹿晗倒好水看着吴世勋那样小心问他的神情,心里一紧便笑道:“我对雪儿说过了,这些天会在这里照顾你。”他想他曾经对他真是太委屈了些。

吴世勋愣了愣便回说:“王爷不必如此,吴世勋承受不起,这里有秀儿照顾便已经很好了,何况您也留下了子墨,王爷……”

“不必多说了,我会陪着你的,这是我做你夫君该做的事情。”鹿晗截断了吴世勋想继续说的话。

“夫君?”吴世勋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诧异地望向鹿晗,这是他从不曾过想过的称谓。

鹿晗浅笑颔首,将茶水送到吴世勋的唇边说:“是,你既是本王的王妃,那本王也便是你的夫君了。”

被鹿晗扶起的吴世勋口浅口地喝着水,鹿晗此时靠得太近,他也还未消化鹿晗这句话的含义只能是讷讷一口一口地喝着水,直到一杯见底他也还在讷讷无所觉的喝着,耳边传来鹿晗的低笑说:“还渴?”

吴世勋稍稍侧头看他,却也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他微凉的唇也不小心擦过了鹿晗的脸颊,他蓦地一惊便道:“王爷恕罪,吴世勋不是故意的。”

鹿晗见他这样小心,心里微微有些黯然,但还是笑了笑吻了吻吴世勋的发际对他说:“没事的,对我不必这样小心。”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5:00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紧绷着身体不再去看他,是不敢看他,他不知道鹿晗发生了什么事会突然对他这样好,可是这样的好较之以前的鲜少询问更叫来的忐忑,鹿晗放下他重新去倒水给他,再过来时便又扶着吴世勋讷讷喝了第二杯水,将吴世勋安置好,他便起身对他说道:“我去看看秀儿的膳食弄的怎么样了,你且等等。”

吴世勋颔首,鹿晗出了屋子以后他便一直怔怔睁着双眼,鹿晗这样待他,他心里是有些受宠若惊的,可是也就是惊罢了,旁的心思丝毫没有,他不知道鹿晗为何这样快就转变了,而他自然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在他眼里富贵人家的心思一向瞬息万变,曾经见得多了,如今这个人贵为王爷,他自然也不会想着他这样对他是真心看上他了。他太清楚和谨记自己的身份了,他这样的人鹿晗能娶他,是迫于无奈,而他嫁他也是命不由他,他只不过是个任人摆布的风尘中人罢了,随人摆弄的玩意,高兴了哄哄他,不高兴了,丢在一边任打任骂都可以。

再次有人进来,吴世勋看到是暻秀,他手里端着的是装着一些清淡菜色的饭菜,进来见吴世勋醒了就立刻快步笑着走过去说:“公子,我做了些你喜欢吃的清淡的菜色,今日你睡得多,吃的东西也少,这会儿可要多吃点儿。”

鹿晗就站在暻秀的身后,暻秀将饭菜放下,便搬了一旁炕上的小木茶几来放到吴世勋床上,鹿晗则是轻柔小心地将靠枕垫在他的身后,然后扶他做起来。吴世勋对此还是恭敬地对他说了一句:“多谢王爷。”

鹿晗闻言却蹙了蹙眉说:“我不是说过不必对我这样小心翼翼吗?”

吴世勋听他说这话以为是他不高兴了,便轻轻答着:“是。”低垂着眼,吴世勋表现的极温顺,他不想惹鹿晗不高兴,他只想求得平稳平静度日。他这样不代表他没有骨气,只是骨气这样的东西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有时候是及奢侈的东西。

鹿晗听了吴世勋乖顺的回答才重新笑了出来,拿过一边的粥对他柔柔说着:“你现在还不太能动弹,我来喂你可好?”

吴世勋稍稍看了他一眼轻轻颔首,鹿晗柔笑舀了小勺粥送进吴世勋嘴里,然后又用精致的银筷为他夹了一小点秀儿特意做的手撕鸡,吴世勋平时吃东西就已经很慢了,可这会儿因为受了重伤身上元气大伤,嚼着东西就更加的慢了,可是鹿晗却极有耐心,他每次都是等吴世勋下咽后才喂第二口。

暻秀见到鹿晗这样温柔照顾着吴世勋,心里似乎带着些安慰便默默地退出了房间,他想既然吴世勋嫁给了鹿晗,鹿晗这样待他好,他应该是为他家公子高兴的吧。

吴世勋默默地吃着东西,也没有发现暻秀已经退出去了,他这回确实要比先前吃的东西稍微多些了,可也就多那么一两口,当他对鹿晗说够了的时候,鹿晗看着手里还剩多半碗的粥便稍稍拧了拧眉问道:“真的不要了吗?你吃的并不多。”

吴世勋摇摇头说:“我真的吃不下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5:08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晗看了看,也没多勉强,见鹿晗自己在为他撤着小木几忙说道:“王爷,这些事让秀儿过来便好了。”稍稍侧头看着屋里,却发现暻秀早已经不见了。见此不禁有些尴尬地红了脸颊低下了头。

鹿晗瞧见了他尴尬泛红的脸颊笑说:“没什么,我做也是一样的。”

吴世勋没有答话,鹿晗将东西收拾好时他才抬头对他说:“王爷,时候不早了,您还是先回去歇息吧。”

鹿晗走近他笑说:“不碍,我再陪你坐会儿,你刚吃了东西,立刻躺下对身体不好。”说罢便坐在了床沿与吴世勋面对面。

吴世勋低着头,一缕发丝垂在了脸颊上,鹿晗见了便抬手为他温柔挂在了耳后说:“勋儿?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吴世勋闻言又是一怔,抬眼看鹿晗,在对上他那柔和的笑后又迅速低下头说:“王爷喜欢便好。”

鹿晗满意含笑,拉过他手,见那副红珊瑚手镯子还带在他白皙如玉的手腕上时便对他柔笑说:“你的手很漂亮,这样色泽的手镯子带在你的手腕上更漂亮了。”

吴世勋任由鹿晗将自己的手握着,他的心鼓鼓跳动着,不是因为动了心,而是因为忐忑,“王爷,何以这样待我这样好?”忍了许久还是没能忍住问鹿晗,若不清楚原因,他只怕会日夜难安。

鹿晗闻言轻笑出来对他说:“你是我的王妃,我不能对你好吗?”

“可是王爷曾经说过我……”他抿了抿唇看着鹿晗皱着的眉头便禁了声。

鹿晗换了位置坐下将他拥在怀里柔声说:“什么都不是是吗?”他的声音在吴世勋的头顶响起,吴世勋有些紧张地倚靠在他的怀里点头。

鹿晗叹了口气再安慰他说:“忘了那句话吧,如今你是我的王妃,我会待你好的,再不会亏待你。”

吴世勋这下便是真的不知该说什么话了,他不能动弹便只能倚靠着鹿晗,沉默了许久再抬头看他时,才发现鹿晗这时已经搂着他靠着睡着了,吴世勋咬了咬唇看着鹿晗有些显露疲惫的睡颜,心里是稍微有些感动和感激的,他知道从昨天到今天鹿晗都一直在照顾他,几乎是未合过眼。

暻秀再进来准备端走碗筷时便见到鹿晗已经搂着吴世勋睡着的样子,他也是微微一怔,走近时吴世勋便对他说:“秀儿,我还动不得,你帮我扶王爷躺下吧。”

暻秀稍稍有些犹疑看向吴世勋,吴世勋却淡淡一笑宽慰他说:“无碍了,我虽是奉旨嫁他的,可毕竟也是已经嫁他了,这两日也确实难为他了,扶着睡下吧。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5:17 |显示全部楼层
暻秀点头便尽量放轻了手上的动作,好不容易才扶鹿晗在吴世勋身边躺好,暻秀从一边再抱来一床被褥为鹿晗细心盖好,将吴世勋的被子也重新盖好他才微微屈身对吴世勋说:“公子,我就在外屋,您有事唤我便是。”吴世勋点头,暻秀放下了帷帐便走了出去。

鹿晗睡觉的时候呼吸并不如一般男人来的粗重,反而很轻,吴世勋躺在他的身侧只能闻得很轻的呼吸声,他睡的很沉,看来是这两天来他真的累了,感激的浅笑了一下,自己也便闭上了双眼,似乎受了伤的身子确实要比平时更容易疲乏。

次日清晨朝阳升起的时候,静好的鹅黄色的阳光洒在吴世勋此时住的屋子由暻秀撑起的窗子里面,形成一个明亮的小方格的光块,这时吴世勋也已经醒了,只是鹿晗还睡着他便没有叫暻秀,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后,鹿晗也幽幽醒来,这一觉他觉得自己睡的很是舒逸,侧头看了一眼,吴世勋此时也醒了正对着他微笑,他微微一怔才想起自己昨夜似乎搂着吴世勋说话时睡着了,第一次和他共枕而眠,鹿晗微微笑了笑,似乎感觉也挺好。

“王爷,叫秀儿进来为您准备洗漱吧。”吴世勋对他轻言说道。

鹿晗掀开被褥坐起身点了点头问他:“今天感觉好些吗?”

吴世勋清浅一笑说:“好些了,胸口不似昨日那样疼了。”

鹿晗颔首,欣慰看着吴世勋对他说:“你好好养伤,旁的事就不要多想了,你爹的事情我会帮你的。”

吴世勋听到鹿晗说这番话连忙激动地看向他,眼中似有泪水凝聚问道:“真的吗?王爷会帮我为我爹伸冤?”

鹿晗见着吴世勋眼里的泪水不由得疼惜地点头说:“会的,你放心,我已经在开始查此事了,不久便会给你一个答复。”

吴世勋听后立刻想撑起身子对鹿晗叩首致谢,可被鹿晗连忙阻止说:“不要动,你胸口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牵动了再加重就不好了。”

吴世勋噙着泪点头,看着鹿晗哽咽说道:“谢王爷。”眼泪止不住流着,他忍耐了这么多年,他苦候了这么多年,他爹的冤屈终于可以看到些得雪的曙光了,盯着鹿晗的眼,一眨都不敢眨,深怕这是梦一般,只有眼泪睡着眼窝一直止不住的流着,咬紧的唇尽量压抑着激动和这些年委屈的情绪。

鹿晗看着这样的,心疼的用袖口为他拭泪轻柔地说:“哭什么,若真要谢我,便好好的养好伤知道吗?”

吴世勋哽咽地点着头,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眼泪,鹿晗自行挂起了帷帐下了床,这时是子墨连忙进来送上了洗漱用的东西,吴世勋望着鹿晗,充满着感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5:05: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依~羽翼 于 2014-4-8 15:06 编辑

【二十五】

鹿晗早上是陪着吴世勋一同用膳并喂他吃药的,因为吴世勋受了重伤,皇帝鹿钰峰让鹿晗不用上朝可以多陪他几天,吴世勋对于皇帝这样的恩旨并没有十分的受宠若惊,反而是几分惶惑,这些人为什么都一夕之间对他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鹿晗和吴世勋一同用完早膳便去找了吴亦凡,而鹿景希此时也已经下朝回来,他看了吴世勋后也去了吴亦凡和鹿晗那边。一进门就在那里气嚷嚷地冲两人说道:“哼,那个怀远山果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说哥哥查封畅欢楼是无理取闹。”

鹿晗闻言笑了笑并不恼对他说:“他这话是当着皇上的面说的?”

鹿景希摇了摇头说:“那倒不是,他还不至于那么蠢,明知道圣旨是皇上亲下的,若他那样去说,不是自己找死吗?”

鹿晗又问道:“那他是对你说的?”

鹿景希点头喝了口茶说:“他今日似乎有些不对劲,听说昨天他的书房被翻了个稀巴烂,连家里的库房都被被火烧了一半,吴亦凡是不是你做的?”坏笑地朝吴亦凡望去。

吴亦凡喝了口茶轻咳了两声温雅笑着说:“王爷莫要太抬举在下,在下又不会飞檐走壁,如何进得了将军府。”

鹿景希微哼了一声投给了他一个白眼说:“不要以为本王书念的不好,就给本王玩文字游戏,本王知道你手底下有个外号娃娃的姜俊英,虽然不至于通天遁地,但是闹得将军府鸡犬不宁的本是他还是有的。”

吴亦凡挑了挑眉看他说:“娃娃性子向来顽劣,但也还是懂规矩的。”

鹿景希大笑出来说:“是是,太懂规矩了,这规矩懂的好啊,你们是不知道,今天早上怀远山那张老脸皱的跟霜打的茄子的一样,嘿嘿,你们不知道我看的有多过瘾,哥哥,你这是不在,你在的话,我怕我会在朝堂上笑出来。”

鹿晗挑眉问他:“我在你怎就能笑出来了?”

“你不是知情人之一吗,我看见你再看见怀远山,我能不乐吗?”鹿景希说罢又大笑起来,看来他这次真的是十分开心了,让他更痛快的是,怀远山的库房旁边便是他们家的宗祠,差点也被烧了。

鹿晗看他轻轻摇了摇头看向吴亦凡问道:“娃娃昨天可有收获?”

吴亦凡面色一正摇头说:“看来他是个谨慎的人,要不是没有找到东西,娃娃也不会这样一气之下烧了他的库房。”说罢他面色微微有些尴尬。
吴世勋温顺地点头说:“这些日子劳累王爷了,也叨扰了吴公子,吴世勋实在过意不去。”

“不是说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吗?你是本王的王妃,我照顾你自是应当,何况我并不觉得照顾你劳累。”鹿晗喝了口茶说道。

吴世勋没有答话,鹿晗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亲自承认他是他王妃的身份了,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想过要完全当真,这样的话他觉得就好想曾经他在楼子里对他说会为他赎身的人一样,他从没抱过期望,也从没认真对待过,但是唯独一人的诚恳让他觉得感动,却不敢答应,那个人就是吴亦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8-15 21:35 , Processed in 0.033071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