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莫问奴归处【鹿勋/古风/虐/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5:42 |显示全部楼层
那群官眷围在一起好不欢乐,偶有几句碎语会落入吴世勋耳中,无非是说他不知是修了几世的福分嫁给了景王爷做王妃,有难听点儿的说他还不知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才得此身份,众人肆意那他取乐,他也不会所动,只是手里握着一根树枝撩拨着面前的火,吹着头微风拂过,一缕发丝散落在左脸颊上,妩媚有清新。这些个官眷的说三道四他听了不少,可是他以前更听过不少,如若要生气,他恐怕早被气死了,也不是不生气,可是生气有什么用,所以时日久了也就只当他们是在说别人了。


暻秀忍着气,心疼地看着垂头拨火的吴世勋,他家公子总是这样息事宁人别人才总会这样欺负他们,从前还未有什么名号的时候,楼子里的那些个人见不得公子好也是处处为难,他们说的一些个话比此时这些人说的话更是难听,可谓是不堪入目,可是公子还是忍了下来,公子说不必为了这些人去生气,可是夜里他总能听见自己公子低低啜泣的声音,从来以为是公子胆小怕事,可是有一次楼子里的人因为迁怒而打了他一把,公子那时便发了火,公子第一次发火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他下厨。


他为了自己不惜和那个人不顾形象不顾身份地厮打,他多心疼公子,那夜公子被妈妈不分青红皂白地关进了楼子里关押那些不听话的人的黑屋子里,他进不去,只听说过很多人都说那里面甚是恐怖,他在外面守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公子被放了出来,他连忙扶住他,之间那时公子面色惨白,身子是止不住的颤抖,可是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是:“秀儿,别哭。”说罢便是在一边呕吐不止,他不知道他家公子在里面遭受了什么,公子只字未提,只是自那天后便足足昏睡了两日,高烧不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5:53 |显示全部楼层
从那以后暻秀便知道自己就算再气也不能够和人家胡乱起冲突,他家公子是忍得了自己任何委屈,可是就见不得他受一分委屈,哪里有这样护着奴才的公子,他家公子真傻。


“够了,你们在胡说些什么东西。”这时一声怒斥打断了那些个官眷越来越放肆的话语。 吴世勋微微一愣抬起头来,原来是鹿景希手里提了一只雪白的野兔回来,他满面怒容地呵斥着那些个官眷,原来是他!吴世勋淡淡一笑,也的确只有他一人能为他说话了,真是难为他了。
“宁王爷福安。”那些个官眷个个面色惊惧地赶紧福身行礼。从来知道宁王爷为人谦和,可是也向来公正严明,最不喜的就是有人人前人后的嚼舌根,常年武将在外,他的性子又极为耿直,有时候连皇上都那他没法子,只要不是太过火,皇上也是会有着他性子的。


“哼,你们个个都好大的胆子,平日里无事可做在自己家里闲言碎语也就罢了,今日在这皇家围场里也敢搬弄是非,你们个个是有几个脑袋,还是要本王叫人一个个把你们的嘴都缝上好让你们知道这世上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还有,我哥哥景王爷还没死呢,这会子你们就开始踩着他的头顶欺负起他的王妃了,你们是嫌命太长还是活活的不耐烦了,我哥哥不在这里,你们当我也死了吗?”


“妾身不敢,王爷恕罪。”官眷们个个惶恐模样低首,心里也是鼓鼓作响,也纷纷心中不平起来,那吴世勋凭什么让王爷这般护着他,不由得心底所想也越加的难听了,只不过都不敢说出来。


“滚,都给本王滚的远远的,再敢给本王嚼舌根,本王可就不顾什么你们夫家的面子,通通拖去拔了你们的舌头。”鹿景希再是一声怒喝,众官眷便纷纷走远。


鹿景希再次瞪了他们许久才走到吴世勋身边将手里地兔子递给他说:“小嫂嫂,他们这么说你,你怎么就不知道骂骂他们。”


吴世勋接过兔子,摸了摸它的耳朵笑对着金景希说:“四弟,下次猎了兔子如果想要活的千万不要再提他们的耳朵,兔子最脆弱的地方就是耳朵了,捏坏了兔子可就要遭罪了。”没有去答鹿景希的话,他有为他出头的这份心他就满足了。


“小嫂嫂,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得学会反击知道吗?不然别人会以为你好欺负。”鹿景希皱着眉看着这个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人都不爱听那些个难听的话,他就不信这个人真的无所谓。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6:01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再次微笑说:“反击就能让他们从此不说我了吗?不会的,反击了只会让他们越说越厉害,若是不理会,时日久了他们自会觉得无趣。”抚摸了一下兔子的毛茸茸的小脑袋他再对鹿景希说道:“只是你今日为我这般严厉地对待他们,我虽不懂朝廷中的事情,但是也深知一点这人情之说……”


“这不打紧,本王向来有话直说,他们也清楚,如若觉得本王说的不对了,本王也大欢迎他们带着自己的夫家来本王这里讨个理说。”吴世勋话还未说完,鹿景希就打断了吴世勋的话,心中有些无奈。看着吴世勋总是微笑逗弄兔子便也更是在心里叹息了,他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己活得真正为自己着想一下。岔开话题鹿景希又问道:“小嫂嫂怎知兔子的耳朵提不得?”


“小时候我养过两只兔子,我爹那时候告诉我兔子的耳朵是它们用来散热的,如果捏坏了,它们可能会死,那时我还小,不懂更深的缘故,只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么可爱的小兔子死掉就记住了爹爹说的兔子的耳朵不能提的话。”吴世勋随意在身边掐了一颗青草放在兔子的面前,可是兔子不吃,它们通常在自己不熟悉的环境下警惕心都是十分强的,将兔子递给了暻秀对鹿景希继续说着:“四弟,谢谢你,兔子我很喜欢。”


鹿景希挠挠后脑勺笑了笑说:“你喜欢就好。”


吴世勋站起了身将披风还给了鹿景希说:“天色不早了,想他们狩猎也该回来了,披风还给你。”如果待所有人回来见他披着鹿景希的披风说不定还会有更多难听的话出来,他倒无妨,只是如今他的身份是景王妃,他便不可让人连带着景王也一起说进去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6:14 |显示全部楼层
【五】


第一个回来的是皇帝鹿钰峰和他的贴身侍卫祁冥,眉宇间含着显而易见的愉悦,从他侍卫手
中替他拿着的猎物来看收获颇多,而他这时走到了鹿景希和吴世勋身边,鹿景希和吴世勋还
有暻秀忙忙行礼。


“皇上圣安。”三人一行行礼。

鹿钰峰面上仰着笑对三人说:“平身。”再看向鹿景希笑道:“四弟,以往的狩猎你可是永远都
跑第一的那个,今日怎么倒安静坐下来了。”


鹿景希闻言爽朗一笑回道:“皇兄说哪里话,我臣弟今日运气不好,就猎了只兔子回来,有
些累了才想先回来歇息一下。”说罢指了指暻秀怀里正抱着的兔子。


鹿钰峰闻言依然含笑,目光便转向了一旁静默地吴世勋,这个人可真一点儿也不像传言那般
,这般沉默,低眉顺首的模样,若不是清楚底细,只怕他会认为他美丽到出尘脱俗的仙子一
般,问向吴世勋:“王妃只坐在这里等我们,必然让你觉得有些枯燥了吧。”


吴世勋微微施礼答话说:“皇上言重了,奴家并不觉得枯燥,秋高气爽的天气,这里风景也
极好,奴家怎会无聊。”

鹿钰峰浅笑道:“既是这样那边好,朕还怕叫你一同过来让你埋怨了呢。”说罢便大笑了两声。
吴世勋恭敬回答:“奴家不敢。”


“听闻景王妃舞艺冠绝天下,不知晚宴时分朕可有幸得见?”鹿钰峰话锋一转,深含笑意的眼
凝视着吴世勋,真是个举世无双的美人,精致的脸孔,曼妙的身段,即便是打扮未曾精雕细
琢也别有一番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的韵味。

鹿景希想要阻止,皇兄怎可有着这般轻佻的举动,而吴世勋却微微屈膝抢在他之前允诺了:
“皇上不弃,只要皇上吩咐,奴家做什么都可以。”看见了鹿景希的举动,都暻秀才忙忙应下
,不想他为自己去忤逆皇帝的意思。


鹿钰峰大笑说:“好,朕之幸也。”说罢便与侍卫祁冥离开。


吴世勋几人施然行礼,皇帝刚走鹿景希便看向他说:“你为何要答应,如今你大可不必做这
样的事情。”

“四弟,不过是支舞而已,我知你是真心将我当作你嫂嫂看待,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愿
意你因为我去忤逆皇上。”吴世勋淡淡而笑继续说着:“放心,我没事。”


鹿景希看他一副无谓的模样又是一阵心疼,这个人总是为别人着想,那他人又有没有为他着
想呢?皇兄明知道哥哥对吴世勋已经颇有成见,如今再要他当着文武百官亲王献舞岂不今后
让哥哥对他的成见越来越深?


“好吧,你跳舞也行,反正到时候我也在场,必然不会让你吃亏。”鹿景希想了想只好顺着吴
世勋。


吴世勋微笑说:“多谢四弟。”

“又来了,嫂嫂,你若再对我说谢谢,便要再送我一个香囊咯。”鹿景希不喜欢听到吴世勋口
中的谢谢。


吴世勋噗嗤一笑说:“好。”看了看他又玩笑说道:“你要那么多香囊做什么,既不能耍着玩,
又不能当做食物。”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6:26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景希努努嘴道:“我拿去卖啊,嫂嫂的手艺必然天下无双,月俸一月不多,我多多开辟财
路才能养活一家老小。”

暻秀在一旁听得也笑着跟着说:“王爷可真是慧眼,我家公子做的香囊绝对是世间仅有的好
手艺,别人千金难求。”


“哦——那我可更得多讨些了。”鹿景希闻言嬉笑看着吴世勋没个正经。


吴世勋佯怒嗔了他一眼说:“真没个正经,你哥哥可一点儿都没把你说错。”


鹿景希却笑了出来说:“嫂嫂这么快就站在我哥哥一边了。

吴世勋闻言面上一红,只轻斥了一声:“胡说。”


“哪有胡说,嫂嫂本就是哥哥的王妃,自然就站在哥哥一边了,可怜我一个孤家寡人,唉—
—没人疼的。”鹿景希耍着无赖笑。


而这时身后却传来了刚回来的鹿晗的声音,他身边跟着墨雪:“你只要早些订下婚事,自然
有人来疼你。”


吴世勋和暻秀一见鹿晗回来连忙福身请安:“王爷福安。”

鹿晗淡淡睨了一眼吴世勋说:“起来吧。”


“谢王爷。”吴世勋与暻秀一同起了身,而一旁鹿景希却看不下去了就看着鹿晗嚷着:“哥哥,
你有必要弄的这样隆重吗?一家人而已,礼数这样周到,到时候我可不敢再去你府上了。”
眼神再飘过墨雪说:“小娘子今日这身打扮可真是美艳动人啊。”


墨雪闻言掩嘴浅笑说:“王爷谬赞了,只是寻常打扮而已。”


鹿景希扬扬眉毛做出一恍然大悟地模样笑说:“噢————寻常打扮,这寻常打扮也可算是
精益求精了吧。”

吴世勋站在一边听了这话倒是没有任何反应,而暻秀毕竟还小,他站在吴世勋身后只敢低着
头,拼命忍着笑,着宁王真是说话太损了。


墨雪面色微微一滞,随即讪笑道:“王爷说笑了。”目光不着痕迹地瞟了一眼吴世勋,心中不
免妒忌,还不是因为这个人的美貌在他之上,他虽心知鹿晗心思全在他身上,可是指不定就
会被这样美丽的吴世勋给勾去,而且在那样地方待过的人,勾人的功夫也不能小觑。


鹿景希只是淡淡一笑再没理会墨雪,反而是看向鹿晗和吴世勋说:“哥哥嫂嫂,小弟就不打
扰了,先告辞。”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6:34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晗颔首,吴世勋对他微笑行礼,再面向鹿晗的时候,吴世勋便也对鹿晗行礼说:“奴家不打
扰王爷了,先行告退。”


“慢着,你就在这里,一会儿官员们回来你要与本王一同入席今晚的晚宴。”鹿晗冷冷叫住了吴
世勋。


吴世勋闻言便福身说了声是,便站在原地不语了。



墨雪站在一旁拉着鹿晗说话,鹿晗柔颜笑语,吴世勋也只是视线在别处,对于这里的亲昵他丝
毫没有别人所想的嫉妒与不平。






臣子们携着家眷也都一一回来,手里也可真提着自己的猎物,但是也有空手而归的,一些个武
将在此时要比文臣笑的更欢了一些,这些可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经过鹿晗身边时他们都一一
行礼问安,而此时一些个为晚上休息和娱乐的帐篷也已经在逐个搭建起了,鹿晗携着吴世勋与
墨雪与官员们一同进入到了帐内,同时鹿钰峰也进来了,所有人都跪拜圣安。






在一行人入座后,鹿钰峰便传了酒席,然后再命人计算着各位官员的猎物的数量,好计算奖赏
。他端起面前的一杯酒对着在场所有人说道:“朕今日十分开心,吾臣子个个骁勇,实乃我国
之幸也,朕之福也,朕敬各位一杯。”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6:43 |显示全部楼层
“谢皇上。”重臣皆举杯,因为是皇帝的敬酒,所以吴世勋也不得不端起酒杯将其喝下,喝下后便立刻帐内都弥染了他身上的香味,朝中有些大臣自然知道这是何缘故,有些竟还那样直直朝吴世勋看去,可是吴世勋一直都低着头,这样的香味让他的心微微有些沉重,这就仿佛是用一把刻刀在他身上雕刻出的血肉模糊的不可磨灭的他曾经是妓的印记。漠然地面对种种视线,他的手却在袖子里钻地紧紧的,难看他也会有,他也会觉得,只是从不会有人当回事,他便也只好不当回事。

“好香啊,皇上您可是吩咐人在这帐内洒了香粉?”坐在鹿晗身边的墨雪闻得这样的香味心底一声冷笑,面上却笑地十分懵懂看向坐于上座的鹿钰峰。



吴世勋心一紧,他几乎已经能听到一些个嘲笑的声音入了他的耳里,深深呼了一口气,他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然后面上立刻又是一片淡然。鹿钰峰闻言却笑了出来看向吴世勋对墨雪说:“我怎会有这样精细的心思,这香是景王妃身上传出的,据说王妃喝的久越多这香味便会越浓。”

墨雪闻言恍然看向吴世勋笑问:“原来王妃身上还有这等奇事,我倒是不知,真羡慕王妃,我们都要往自己身上洒香了还不见得有这样的效果,我们难得才能办到的事情,王妃只稍喝少许酒便可解决,真是令人羡慕。”



吴世勋静静听着墨雪的话,抬起头时带着浅笑回说:“娘子言重。”
墨雪轻笑一声对着身边的鹿晗说:“王爷,王妃身子这般神奇,想是今后我们真个王府都可以免去熏香了。”





暻秀站在吴世勋的身边,心里只想生出一把刀子来刺烂那墨雪的嘴,他竟然这般轻贱他家公子,看着自家公子泛白的脸色,他心里就疼的想哭,看了一眼四周,宁王鹿景希不在此,也不知他去了哪里,此时他不在,这里也无一人为他公子说话,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禁对鹿晗也生了不少埋怨,这个王爷真是太无情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6:54 |显示全部楼层
"小娘子说的哪里话,偌大的王府怎可不用熏香,小娘子不见得这般小气为省王府开支而想
让我小嫂嫂去负责这熏香的事儿吧,再说了,这王府开支用度似乎小娘子也无权来管吧。”
这时帐外就见鹿景希抱了两坛酒进来,面上带着笑可眼里却无丝毫笑容盯着墨雪说道,与墨
雪对视时眼里闪过一丝讽刺,真不知他哥哥和皇兄怎都会看上这个人,明明一无是处。


“皇兄,为了晚上的晚宴,我去取我的两坛好酒,对不住我来晚了,皇兄不会怪罪于我吧。”鹿景希嬉笑看向鹿钰峰问道。

“四弟说笑了,朕又不是不知你脾性,不过当今也只有你敢在朕的宴会上迟到早退,罢了,又不是第一次了,朕要怪你的话,你这板子都不知道挨了多少回了。”鹿钰峰玩笑斥着他。




暻秀对于鹿景希的及时赶到内心充满了感激,果真是只有他才会真正关心他家公子,有时候他会想为何公子下嫁的人不是宁王爷,而是这个无情的景王爷。


“嗯——好香啊,嫂嫂你不仅国色天香,还清香馥郁,我哥哥可真有福气。”坐下后鹿景希为自己斟了一杯酒对着吴世勋含笑说着,面色柔和,再看向鹿晗对他又玩笑说着:“哥哥,这么好的王妃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鹿晗闻言只是淡笑算作是他的回答了,他心里其实也有些疑惑,鹿景希虽然为人随和,可从不这样亲近和体贴一个刚认识的人,可是他却对吴世勋百般维护。




鹿景希端起一杯酒敬向吴世勋说:“嫂嫂我敬你一杯,不过你身体不宜饮酒,便以果奶待之吧。”




说罢他又看向鹿钰峰笑问道:“皇兄,嫂嫂身体不宜饮酒,臣弟可否命人将他的酒换成果奶?”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7:07 |显示全部楼层
鹿钰峰点头应允便命人将吴世勋跟前的酒壶和酒杯撤走换上了只有皇家之人才能饮的果奶,他
看向吴世勋问道:“景王妃身子不好不宜饮酒怎不和朕说,这会让四弟说出来,倒让朕显得有
些招待不周了。”



吴世勋闻言忙屈身答话说:“奴家惶恐,奴家身体不宜饮酒,小饮几口还是可以的,所以也就
没有早些禀报皇上了,还望皇上恕罪。”





鹿钰峰见吴世勋紧张模样立刻大笑出来说:“王妃莫紧张,朕说笑而已,快请入座。”







吴世勋福身再次入座,暻秀已经为他斟上了果奶,闻着果味又混着牛奶的沁香他心头一热,朝
鹿景希看去,只见他也正对着只见笑,吴世勋低下头喝了一口,满嘴香甜,这样的味道一喝便
让他喜欢上了,不禁多喝了两口。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27:20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墨雪坐在鹿晗身侧有些闷闷不乐,鹿晗在一旁给他倒了一杯酒轻声问道:“怎么了?”墨雪睨
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但眼里却盛满了委屈。


鹿晗微微一笑握了握他的手说:“别放在心上,四弟就是这样心直口快的人,我知道你的好便好了。”

闻言墨雪点了点头,心里仍是觉得十分委屈,鹿景希明显偏心吴世勋,此番奚落不算的话,
他对吴世勋袒护也不止这一次了,可他就想不明白了,那个吴世勋有什么好,除了空有一副
美貌之外,无丝毫个性,胆小,怕事,总是沉沉默默的怪样子,不过也就是因为他这个样子
,他才不担心鹿晗被他抢去,鹿晗最不喜欢的就是像他这样唯唯诺诺,毫无个性之人。




“鹿晗,一会儿宴席结束后陪我去外面走走好不好?”墨雪拉着鹿晗甜美笑着。




鹿晗轻笑颔首往他面前的瓷碟里夹了一小块香辣羊肉对他说:“多吃点儿,这是你最爱吃的
香辣羊肉。”



墨雪低首浅笑点头,柔情万种,二人的你侬我侬让座上的鹿钰峰看在眼里极为不是滋味儿,
但是也别无他法,他已经答应将墨雪嫁给鹿晗了,于是他眼神放在他们身后的吴世勋身上,
便带着深意的笑容对他说道:“勋王妃,朕素问你舞艺冠压群芳,是否可以在此地为朕和众
臣们表演一番呢?”说罢便看向鹿晗笑问着:“不知二弟可否愿意让王妃献舞呢?”




鹿晗闻言面色微微一凛,看向鹿钰峰时却笑了起来说:“皇兄言重了,只要皇兄高兴,有何
不可。”



握着筷子的手狠狠一紧,这话听过无数次了,只要某某大人大爷高兴,有何不可……是没有
什么不可,更何况这次是跳舞给皇上还有一些个王爷们看,比之前那些个人至少身份要高贵
的多,不在意地走出了席位,吴世勋对众人施然一笑,百媚众生的说法说此时的他一点儿都
不为过,可是只有暻秀和鹿景希看到他这样的笑容心里咯噔一下的疼,暻秀索性闭上了眼,
他家公子在出嫁的那一天曾经对他说过:“秀儿,从今以后我便可以不再对人以色示好,以
媚惑人了对不对?我可以想笑便笑,想哭便哭了对不对?”可是今日,他不想想下去,他家
公子的心此时有多么的悲凉和酸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1-21 10:43 , Processed in 0.017515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