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莫问奴归处【鹿勋/古风/虐/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3:08 |显示全部楼层
鹿晗将吴世勋放在了床上,所有御医便赶紧为他号脉诊治。鹿晗回头对鹿钰峰说道:“还不知
道,只知道他掉入了湖中,被四弟救起。”


鹿钰峰闻言看了看床上昏迷不醒地吴世勋,便问着一旁刚诊完脉的御医:“景王妃情况如何?”


“回皇上的话,景王妃幸得宁王爷救得及时,暂且没有生命之危,只是这天寒,景王妃身子本
就身子虚弱,如今在那冰凉的湖水中一泡又呛了水,必然要好生调养,不然今后王妃的身子必
遭大罪。”老御医拱手恭敬回答。

“不惜任何名贵药物,好好医治景王妃。”鹿钰峰看着那面色苍白的人,想起了昨夜他满含泪水
对自己说出的那样的话,心里不由得抽了一下,怎么好好的一个人会掉入湖中呢。


鹿晗也抿唇盯着床上昏迷不醒地吴世勋看,而这时他们身后都传来了一声娇切地声音:“鹿晗
,怎么回事?”来人是墨雪。


鹿晗回身拉过他对他说:“吴世勋掉入了湖中,御医正在诊治。”语毕后忽而又问道:“你刚刚去
哪里了?”

墨雪闻言浅浅一笑说:“我就在外面随意走了走,回来时就见这里的围满了人。”再看了吴世勋一眼问道:“他怎这么不小心掉入了湖中?”


鹿晗拍了拍他的肩没有说话,紧锁的眉头望着床上躺着的人不省人事,他怎么会掉入湖中,他
还不是那般不小心的人……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3:20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因为吴世勋落湖昏迷不醒,今日的狩猎也已被鹿钰峰下旨取消,因御医说在吴世勋未醒之前他都不宜被移动,所以此时围场的帐营便都还未撤,因为是鹿晗的王妃,所以鹿钰峰便让鹿晗陪在了吴世勋的身边。已经换好衣服重新来到营帐的鹿景希在听了御医的说法后便也一声不吭地出了营帐外,他遇见了端着早膳的墨雪。


“宁王爷安好。”墨雪微微福身。


鹿景希只对他浅浅一笑说:“小娘子不必多礼,小王承受不起。”


墨雪直起了身子对鹿景希微笑问道:“宁王爷这是要去哪儿?”


“去湖边。”鹿景希蹙眉一答看了一眼墨雪又说:“小嫂嫂落湖本王觉得有些蹊跷,他不像个不谨慎的人。”


墨雪闻言瞳孔一缩便笑道:“这可说不好,所谓马有失蹄人有失足,再谨慎的人也总会有不小心的时候。”


鹿景希淡笑回说:“也是,不过本王再去瞧瞧也无碍,小娘子是为我哥哥端的早膳吧,快端进去吧,凉了再送可不好。”

瞪着鹿景希离开的背影,墨雪脚下又是奋力一跺,何以这个人这般护着吴世勋,听到帐外有动静,鹿晗便掀开帐帘出来一看见到是墨雪正端着膳食瞪着空无一人的方向便笑了笑问道:
“是谁又惹到你了。”


见到鹿晗,墨雪负起地将手中端着膳食的托盘就硬塞到鹿晗的手中没好气地道:“还不是你那宝贝弟弟宁王。”


鹿晗闻言只能无奈地笑着,一手端着托盘,一手牵着墨雪的手对他柔声说道:“我弟弟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要太和他计较知道吗?”


墨雪扁着嘴,眼里满是不甘跟着鹿晗进了营帐,见暻秀正和两个御医一同照顾着昏睡的吴世勋,他满身湿掉的衣裳已经被换下,一头乌黑如绸的秀发也以被擦干散落在红色织锦的枕头上,面色苍白嘴中却还在胡乱呓语着什么,暻秀在一旁听的眼眶又不由得泛了红,可这些话也只能是他听得懂。

吴世勋处于噩梦之中,他不安地拧着眉头,头也因为像是极力要摆脱这些个恐惧一般而左右摇动着,暻秀忙唤了太医说:“大人,我家公子这样该如何是好。”
御医忙忙对暻秀说道:“王妃心神难宁,怕是落水受了惊吓,老夫给他施一针好稍稍让他暂宁心神。”


暻秀连连点头,看着御医一针针施下去吴世勋逐渐安静下来,这才心里舒了口气担忧再问道:“大人,我家公子何时才能醒?”
太医思索了一下才回道:“服了药,王妃大概未时左右便会醒。”
暻秀这才真正放下心来,能醒就好,能醒就好了……

“晗你还未用过早膳,快些吃吧,因为出行在外,也就简单了些。”墨雪看着鹿晗也在仔细听着御医和暻秀的对话,不由得心中一紧拉着鹿晗看向他这边。
鹿晗柔柔一笑说:“我现在还不饿,一会儿再吃吧。”说罢又将注意力放在了那边御医和暻秀的对话上。

“我家公子时常头疼,睡眠也不好,时常失眠便是一整宿,曾经有大夫为他诊治过,大夫嘱咐公子要好好调理,放宽心事才能好,我家公子一直心里有事放不下,药没少吃,只是这心里放不宽也就见不得好了,反倒越来越重。大人,您可一定要帮帮我家公子,帮他好生调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3: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依~羽翼 于 2014-6-19 14:55 编辑

暻秀跪下对那太医恳切求道。
御医连忙扶起暻秀回答:“老夫自当竭尽全力。”

暻秀再次谢过,御医又为吴世勋诊了一次脉再叮嘱道:“王妃脾胃虚弱,平日里饮食也要多注意,少食多餐,细嚼慢咽,切勿记得少食辛辣和油荤,这饮酒也不宜过多,还有王妃畏寒,这样的天日里寒气虽然还不重,可是对于王妃这样的身子已经要开始注意好好保暖了。”
“是,暻秀自当都记下,多谢大人。”太医虽然说的都是曾经大夫说的话,可是暻秀依然感激应下,他没有打断老太医的吩咐也是想让御医的话让鹿晗和墨雪都听到,以免今后他们会在饮食上难为吴世勋,毕竟他还是记得曾经鹿晗宴请宁王时的那满桌子辛辣。

鹿晗听了御医的话,这才回想起那日鹿景希在府上用膳的时候为何硬是要让厨房弄些个清淡小菜,只是那日他们才是第一天见面,何以鹿景希就这样清楚了?

鹿晗回神才开始用着墨雪端来的早点,这会儿已经有些凉了,墨雪说要拿去重新去热一下,但是被鹿晗拒绝了,他只说:“还温着,就不要来来回回的跑累着了。”
墨雪听着鹿晗这样温言关切的话心里才稍稍满足,今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去了吴世勋那边,见着鹿钰峰自他进来后竟然是稍稍看了他一眼便整个精力放在了吴世勋的身上,他心里就不是滋味儿。鹿钰峰出帐时竟还嘱咐待吴世勋醒后便叫人通知他,他怎这般担心他了?
未时左右,吴世勋果然幽幽转醒,而此时鹿景希还有鹿晗、暻秀都在这边,他惶惶睁开眼,身体难受的刺疼,眼珠转了转看着正看向他的三个人,目光落在鹿晗脸上的时候稍稍顿了一下,最后便落在了暻秀身上对他口涩地道:“秀儿,水。”
“公子,您稍等我这就去倒水。”暻秀闻言终于立刻出了笑脸。

“嫂嫂,你可醒了,可把我们都吓坏了。”鹿景希见了也露出了笑脸,当时他见到吴世勋的身子就那样那往下沉就半只手露在了外面,不得不庆幸自己去的早,不然吴世勋就那样沉下去只怕是再找到的时候即便是大罗神仙在世也难救了。
吴世勋闻言虚弱一笑说:“谢谢你救了我。”他眼眸里凝着水光,满是感激。


“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叫御医。”鹿晗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交代了一声便出了营帐。
暻秀捧来水杯便小心扶着吴世勋靠在他肩上喂他喝水,待吴世勋喝了水,鹿景希才蹙眉看向吴世勋问道:“小嫂嫂,你是怎么落入湖中的?”
吴世勋躺下后依然没有什么力气地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我是被人推下去的,可是我没看见是谁推的我。”


鹿景希拧着的眉头越来越紧,而暻秀则是心疼地叫了一声吴世勋:“公子。”
吴世勋对他摇了摇头说:“秀儿,没事了,我不是被四弟救了吗?”
暻秀跪在了吴世勋的榻前握着他的手对他更心疼的说:“公子,这次多亏了宁王爷。本以为出了楼子公子便可不用顾忌那些个暗算勾心斗角,可是谁想却还是不得清闲。”
听了暻秀的话,鹿景希心又一紧,只站起来发誓一般地说着:“嫂嫂放心,我必然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还嫂嫂一个公道。”


吴世勋含笑点头对他说:“难为你这般为我【操】心了。”

“嫂嫂说的什么话,幸好嫂嫂没事,不然我必然要将那丧心病狂的人碎尸万段。”鹿景希心里恨恨,这些个在他面前耍手段玩阴谋的人最让他看不过眼。

“谢谢你,四弟,咳咳。”说罢一阵咳嗽便让吴世勋苍白的脸显出了几份异常的绯色。

“这怎么又咳嗽上了,一定是落入湖中受凉了。”暻秀见状忙为吴世勋再掖了下被子。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3: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依~羽翼 于 2014-6-19 14:55 编辑

时御医已经被鹿晗请了进来。

太医为吴世勋诊脉,对鹿晗说道:“王妃已无大碍,只是因为落水而受了凉,我再加几味药,
王妃服下好生调养身子,便会逐渐康复的。”

鹿晗颔首,再看向吴世勋对他说:“你再好好歇息一下,晚些时候我便会告诉皇上,你以无碍
,我们便可回府了。”


吴世勋点头,再对鹿晗说道:“谢谢王爷。”


鹿晗不再看他,只对暻秀说了一句:“好生照顾你家主子。”


“是。”暻秀起身微微福身答道。

鹿景希见鹿晗也出去,这处他不便久留便也起身对吴世勋告辞说:“嫂嫂,我不便久留,如若有事叫暻秀知会我一声便可。”


“嗯,去吧。”吴世勋微笑。


鹿景希走后,吴世勋便再次感到乏力地入了睡。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4:13 |显示全部楼层
【九】

大约申时过后,日落时分,鹿钰峰才下旨回朝,鹿晗这回便是为了吴世勋舒坦一些让墨雪去了后面之前吴世勋来坐的那辆马车,让人将吴世勋抬上了他的马车,软被铺了好几层,吴世勋上车时他只叮嘱他好生歇息,不用说话。



吴世勋力乏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因为受凉浑身忽冷忽热的,他浑身也疼的厉害,太医开的药力有安眠的成分,他也就随着马车的摇摇晃晃再睡了下去。
到了地方时他也未醒,醒来时天已黑,他也已经安睡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屋子里只燃了两只蜡烛,暻秀就靠在他的床边浅眠着,额上覆着的是暻秀为给他散热交替敷着的冷毛巾,睡了一觉身体里倒是没有那么疼了,他推了推睡着的暻秀,看他一脸疲惫心疼地唤他:“秀儿,秀儿……”


暻秀闻声猛的睁眼,看见吴世勋醒了便忙关切问道:“公子,怎么醒了,是渴了吗?”
吴世勋见他慌张模样拉住了他对要摇头微笑说:“不,秀儿,我是想说我感觉好些了,你去榻上歇着吧。”


暻秀摇摇头说:“不行,公子你还未好,我不放心。”


吴世勋却安慰说着:“秀儿,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也总不能为了照顾我把你自个儿身子累垮了吧,不然到时候你我都病着了可怎么办?”


暻秀用手探了下吴世勋的额头,发热是退下去了,吴世勋说的也不无道理,眼下这里只有他一人在吴世勋身边伺候,若他也病倒了,到时候他们两人都无可依托之人,他倒不打紧,可公子若因此而遭罪是万万不可的。“公子,那我听你的,但若是有什么事您必然得叫我一声。”暻秀放下手里握着的刚取下的方巾对吴世勋叮嘱道。


“嗯,我知道,去睡吧。”吴世勋浅笑应着。
暻秀将方巾放好,才去了自己的小塌上和衣睡上,若是吴世勋有事叫他,他也好能迅速起来。但一想到这里又有人又存心想害吴世勋,他心里就难免担忧,眉头紧锁地在榻上翻转了好久才睡下去。


吴世勋或许是因白天睡了太多,到了这时他便怎么也睡不着了,只是睁着眼巴巴望着床顶,每一次的眨眼便是一段往事在目,一晃时光荏苒,他已年二十,父亲和母亲去世已经五年之久,而他也做了五年的妓,心事却还未了,那满满记录着那些陷害他父亲官员的贪赃枉法的证据在去年不小心落入了楼子里妈妈的手中,他一直无法取回,他知道那是她握着的要挟他的筹码,她那样一个精打细算的人就算在他出嫁的时候也未将那个东西还给他,是料定他不得宠,还是料定了他以后还会回楼子里任她鱼肉呢?


这些先不提,只是今日有人推他入水,是谁呢?谁要害他?闭上双眼,一抹哀痛被掩盖,为何他总要深陷于这些个阴谋算计之中,他不过只是长着一颗平常心,渴望着平常人平淡的生活罢了。

斜月已低至半窗,夜已经深了,吴世勋深深一声叹息,再次闭上了眼眸,辗转许久才得以再次浅眠睡去,想要有个好梦得到安慰,却发现梦是梦到了,却不是个好梦,楼子里的笙歌艳舞,那些个荒唐又叫人笑也带泪的岁月竟又回到了自己的梦中,惊醒,才发现是虚惊一场,他如今已出了楼子,在了景王府,恍若如梦。


“秀儿,秀儿。”心悸地连连唤了两声,才惊觉刚刚的一梦已经让自己遍身冷汗涔涔。
“公子,怎么了。”暻秀闻声立刻醒来鞋都未穿好就来到了吴世勋的身边。


吴世勋拉着他的手问他:“秀儿,我可是真的出了楼子了?”


闻言暻秀心一紧,看着满额是汗的吴世勋心疼地点头说:“是,公子,如今您已经真的出了楼子了。”取了一旁熏了香的帕子为吴世勋轻柔擦拭着额上的冷汗怜惜地问道:“公子,可又是做噩梦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5:05 |显示全部楼层
吴世勋点头,握着暻秀的手对他说:“秀儿,我真的很高兴我自己能出了那里,可是秀儿我还是忘不了那里,那里是我的劫难。”
暻秀听后只好搂着吴世勋对他一遍遍说:“公子,不要再想那里了,如今您已经是景王妃了,那里再不敢对你怎样了。”

吴世勋点头眼里却带着泪说:“是啊,怎么说都是有了个可以见人的身份了,出去了即便再让人笑话,别人也只敢戳着我的脊梁骨笑我,却不敢再如往常一样一些个银子砸下来,叫我笑便笑,叫我哭便要哭了。”


“公子,何以这样说,谁也不敢取笑您了。”暻秀知道今日吴世勋是伤了心才会说出这些个平日里闷在心里的话,出了楼子里还有人要害自己,明明就只期待着有着平静的生活,可是一次次还是破灭了幻想,怎么能不伤心。
“秀儿,不必安慰我,外面的那些人怎样看,我还是知道的,我没事,只是做了个不好的梦,心里堵的想找你说会儿话,这些话也从来只能说给你听。”吴世勋松开了暻秀对他安慰一笑。


暻秀有些难过地看着吴世勋,这些年来,吴世勋睡眠的时候几乎都是噩梦连连,这也是他睡眠不好的原因,每次见他这样辛苦,他都恨不得自己替了他。
“秀儿,天色还早,你再去睡会吧,我又扰了你睡眠了。”吴世勋轻轻抚摸着暻秀的头,眼神温柔。


暻秀颔首,便再扶吴世勋躺下对吴世勋安慰道:“公子,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挂在心上了,往后您是断然再不会回去的了,安下心来,御医也说要让您放宽心思,这样您的身子才能好。”

吴世勋颔首对他浅柔一笑,便闭上了双眼,暻秀再为他掖好了被子,然后便再香炉里燃了佩兰(又名:薰衣草)熏香,好助吴世勋安眠凝神,妥当后才又何以睡上。


次日清晨醒来,秋阳才刚刚崭露头角,吴世勋身子还未愈,力乏便只得安躺在床榻之上,暻秀服侍了他简单洗漱便去了小厨房去做早膳,在走之前怕吴世勋多想便应吴世勋所要求为他去了一本书来看,吴世勋坐靠在床上,手握书卷,面色还泛着病态的白,偏着头正对着书本出神,全然未发现鹿晗已经进了这屋里。


他看着吴世勋病态娇弱,而着屋里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便不由得蹙了蹙眉头,疑惑着这里怎一个人都没有,于是轻咳了两声好提醒吴世勋这里来了人。
吴世勋闻声立刻侧头望去,一见竟是鹿晗他不由得想慌忙放下书卷起身请安,鹿晗见了阻止他说:“你身子未愈就不必多礼了。”


“是,多谢王爷。”闻得如此,吴世勋还是在坐在床上微微躬了躬身,然后便不再说话。
室内一时沉默,鹿晗便问道:“这里怎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就连他平日的贴身小厮暻秀也不见。
“秀儿去做早膳了,所以才没人,王爷莫怪。”吴世勋歉意说道。
“府里未遣人过来吗?”鹿晗再次问道。
吴世勋浅浅一笑含着虚弱道:“有的,只是我喜清净,所以便回了总管,除了秀儿便不再用什么人了。”
鹿晗闻言便没再说什么,看了看吴世勋又说道:“皇上吩咐了太医说是每日为你请脉,直到你康复为止。”
微微一怔,吴世勋便再次躬身回说:“多谢皇上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5: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依~羽翼 于 2014-6-19 14:59 编辑

“你且先休息,本王就先走了。”说罢鹿晗便转身离开。

吴世勋对着他背影说道:“恭送王爷。”


鹿晗出了吴世勋的碧春轩,在屋子待了一会儿他这才想起屋里的冷清,便吩咐了身后的子墨:“子墨,一会儿叫秦顺为吴世勋屋里多送些银碳去,他身子畏寒,还有多送些厚一点儿的锦被和衣裳。”


“是。”子墨恭敬回道。


“你去吧,办完后去雪梅阁找本王即可。”鹿晗挥了挥手便大步朝雪梅阁墨雪那边走去。
进到雪梅阁,扑鼻便迎来一股子熟悉的梅香,墨雪最喜爱的香,集冬日初雪后绽放的梅花所制,会心一笑便叫人免了通传他进到屋内时墨雪已经起床梳洗打扮了,轻轻挥退了正为墨雪梳头的丫鬟,鹿晗接过了她手里握着的白象牙制成的梳子轻柔地为他梳着头,看着铜镜里墨雪那柔柔浅浅的笑容鹿晗就对他说:“雪儿的头发越发的乌亮好看了,柔软的跟丝绸一般。”


“你就知道哄我。”一声纤柔的娇嗔,墨雪面上的笑容笑的愈发娇灿。


鹿晗从他的梳妆盒中为他选了一支金累丝衔珠蝶形簪别于发髻之上问他:“可喜欢?”


墨雪垂首低笑点头,然后站起身看向他说:“你今日早晨去了哪里,我起来就不见你了。”


鹿晗拉着他的手往外走,外厅已经布好了早膳对他笑说:“去看了一下吴世勋。”


闻言墨雪便皱眉看着他对他说:“晗,我不喜欢你去看他。”


鹿晗见状也不生气,只对他笑着轻捏了一下他的鼻头宠溺地道:“吃醋了?”


墨雪扁嘴诚实地点头,他双手拉着鹿晗的双手与他面对面地说着:“嗯,你是我的,只能看着我。”


“都依你。”鹿晗宠溺笑了笑便在带着他去了已经摆好精致早膳的桌前坐下,亲自为他撑了一碗早上他吩咐厨房做的燕窝粥对他说:“昨日见你气色不太好,我便吩咐了厨房今早为你炖些燕窝粥吃,这里还特意做了你最爱的玉面虾饺,还有这里的青梅糕……”


墨雪看着一桌子精心准备的早膳不由得拉着鹿晗倩笑道:“晗,你对我真好。”


鹿晗则是微微一笑说:“这世上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5:28 |显示全部楼层
二人尽兴用着早膳,一边子墨也已经吩咐完秦顺这个总管为吴世勋那边按照鹿晗的吩咐去送
银碳和锦被了,衣裳也已经派了人去量尺寸,要临时制作便要还需再等上几日。


吴世勋与暻秀见到秦顺的时候,他是第一次见到府里的人对他恭恭敬敬地叫声王妃,往他们
身后一看才看见了子墨,他是鹿晗身边的贴身随从,听明了秦顺的来意,吴世勋便明了这恐
怕是鹿晗吩咐下去的,心里微微有些感激,秦顺走时他叫暻秀送人离开,他自己也微微对走
在最后的子墨坐在床上微微欠身说:“替我谢谢王爷。”


子墨微微点头,躬了躬身便离开了。


暻秀回来时,身后跟着鹿景希,见鹿景希手里提了一大堆东西冲他笑,他便也回以了他一个清浅的笑容说:“四弟,你怎来了?”


鹿景希将东西递给暻秀说:“我自然是来探望小嫂嫂了,我在我府里挑了些皇上那时赏的一些个名贵药材,那些可都对你的身子有用,而且你也知道那些东西对我这样的身体反倒是害,我还不如送给小嫂嫂呢。” 鹿景希坐下接过暻秀递过来的茶再笑问着吴世勋说:“小嫂嫂,今日身子觉得怎么样?”


吴世勋微微颔首说:“较之昨日好多了。”


“那就好,小嫂嫂,你且宽心养着,我必然会为你抓到害你的凶手的。”鹿景希闻言安心地再喝了一口茶道。


“有王爷这句话,我家公子便能安心睡下了,昨夜里或许是因为白天的惊吓做了一宿的噩梦。”一旁暻秀接了话,再接过鹿景希的茶杯再为他换了杯茶。
鹿景希闻言便蹙眉看向吴世勋说道:“小嫂嫂莫怕,我必然会早些找到那人,还你一个清静。”


“多谢四弟了。”吴世勋感激一笑。
鹿景希摆手说不用,看了看吴世勋这番可怜病态的模样便转了话题,以免再惹他伤心,便笑着岔开了话题:“小嫂嫂如今身子不爽快,只怕我那被许诺过的香囊也是一时是得不到了。”
吴世勋见他一副可惜的模样轻笑了出来说:“你这般着急,我虽躺在床上无力下床,可是拿针线的力气还是有的,你若不嫌我慢,我停停歇歇倒是可以给你绣一绣的。”


“哈哈。不急,我说笑呢,嫂嫂安心养好身子才是,不然为了我的香囊小嫂嫂再病了可就是我的罪过了。”鹿景希闻言大笑。


吴世勋点点头,便问道:“你来这里可先见过你哥哥了?”


“听下人说哥哥还在用膳,我来时已经用过就想先不打扰他了,我便先来看嫂嫂了。”说罢再问了一下旁人时辰,闻得便对吴世勋说:“我到时是辰时,现辰时以过了两刻,我想哥哥他们也应该用完膳了,那我先告辞了,嫂嫂你好生歇息。”


吴世勋微笑颔首目送他出去,说了多会儿话,他身子却是也有些乏了,便再躺下去小憩一会儿。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5:37 |显示全部楼层
【十】

日子平淡而过,转眼便是吴世勋落水后的七日后了,一样是个秋阳高照的天气,吴世勋的身子得意皇帝派来的御医精心照料也逐渐好转,今日见天气好便叫暻秀在藤椅在上面铺了软被搬到了院中,闻着甜腻地桂花香味,他闭着双眼沐浴在阳光之下,暖暖的,手里握着的是暻秀给准备的手炉,睁开眼是见脚下有动静,一看才发现是鹿景希送的白兔白玉,这些日子它已经和他混熟,吴世勋只要将手指伸到它面前它便会细致热情地舔着,兔子是个通人性地可人动物,你只稍对它好,它便会对你喜欢,无分贵贱。

吴世勋弯腰将它抱在了身上,轻轻抚着它的柔软的白毛,白玉温顺地缩在吴世勋的怀中,柔顺地一动不动地懒洋洋地任吴世勋给它最温柔的抚摸,暻秀给吴世勋端了茶出来就见到吴世勋这样悠闲逗着兔子的样子,欣慰地嘴角浮笑走到吴世勋身边放下茶盏还有一盘新准备的桂花糕对他说道:“公子,我准备些您喜欢的桂花糕,您要不要尝些。”

吴世勋摸了摸白玉对暻秀笑说:“嗯,我一会儿再吃,今日太阳好,你陪我在这里坐会儿吧。”

暻秀依言在一旁地凳子上坐下,伸手要去抱吴世勋手里的白玉,却只见那小家伙机灵的蹿着跳出了吴世勋的怀抱逃到了一边去,暻秀见了直撇嘴对吴世勋酸酸地说:“这小家伙可真没良心,昨日只稍稍骂了它几句,这会儿就不和我亲了。”

吴世勋微笑说他:“你昨日那骂它的气势它可是记在心里了。”

暻秀委屈地扁嘴道:“可谁叫它不知轻重地竟在公子身上方便了,这般放肆。”

吴世勋嗤笑说:“它不过是只兔子,吃喝拉撒都随性。”

“可是也不能这样唐突了公子。”暻秀还是不依,也就他家公子心性好。

吴世勋再柔柔笑了笑对他说:“好了,秀儿不必再计较了,你再和它这样计较下去,它必然这辈子都见了你就躲。”

暻秀微微哼了一声,往四周环视了一边却不见了白玉的身影忙问道:“公子,玉儿似乎不在这院子里了,我去各屋里转转找找它,以免它又到处撒野了。”

吴世勋点头应允。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8 14:36:11 |显示全部楼层
府小花园中,各色菊花团簇,桂花香味扑鼻,墨雪在婢女小厮地簇拥下在花园里独自赏花,他着一身石青弹墨藤纹云锦大袖衣衫,衬得他肌肤赛雪,容貌俏丽又不失端庄。微微俯身鼻尖落在一蹙菊花上对身边说:“取把剪子来。”

“娘子好眼光,这花开的极好,将它放在屋里等王爷回来瞧见也一定喜欢。”身边雪梅阁掌事王海对墨雪谄媚讨好地说着。

墨雪闻言淡笑说:“王爷喜爱雅致的东西,这秋日里也没什么可人的东西,也就只有这满园的菊花了,桂香虽肆意,可甜腻的很,远远不及冬日的梅花来的清新雅致。”

“娘子说得极是。”王海堆着笑附和。

采了些娇艳的菊花,墨雪再四处悠闲地走着,只见脚下忽然蹿出一个雪白的东西惊得墨雪差点就摔倒,幸得王海扶得快,他恼意一斥:“刚刚那是什么?”

身后有人朝那边定睛一看便立刻回道:“回娘子,那是王妃养的白兔白玉。”

“是吗?难怪了。”轻蔑地哼了一声朝前走去,而身后的王海却对身边的两个小厮使了眼色,那二人意会便默默朝白玉的蹿走的方向走去。

“秀儿,玉儿可找到了?”见暻秀出来,吴世勋便稍稍坐起了身问道。

暻秀面色有些焦急对吴世勋说:“公子,各屋都找了白玉都不见影子,怕是趁我们不注意蹿到外面出了。”

吴世勋闻言便紧紧蹙了眉头忙站了起来对暻秀说:“去了外面,外面的人见了它可就不好了,秀儿你去外面找找,记得小心些。”

暻秀颔首,昨儿个虽然因白玉撒野而斥了它,可终究还是喜欢它的,对吴世勋屈了屈身就往外面急急走去了,边走边四处寻着还唤着它的名儿:“玉儿,玉儿……”

这一路走得急,暻秀也只顾着低头寻找,便没注意到前方走近的墨雪,他一下子不小心撞到了,墨雪一声怒斥惊得他连连往后一退忙跪下对墨雪请罪:“暻秀无心,娘子恕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1-21 11:02 , Processed in 0.016247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