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养个弟弟不容易【繁星/中长】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12 20:16:39 |显示全部楼层
艺兴带着小鹿上楼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坐啊!”
吴世勋整个人扔进沙发,翘着腿死死的盯着吴亦凡“有话快说。”
“其实我很好奇,你和小鹿是怎么在一起的?就你这个大尾巴狼的样子。”吴亦凡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看着吴世勋心里略微发毛,阴谋!这家伙绝对有阴谋,每次这么笑,吴亦凡都特别特别喜欢算计别人。
“其实很简单啊,小鹿五年前父母双亡变成了孤儿,爸爸领养了他。”吴世勋说的风轻云淡。
“难怪我说你怎么在国外好好的突然回来做教师,原来目的不单纯。”吴亦凡的手放在膝盖上,手指有节奏的敲打。
“小鹿是爸爸生前领养的,你也知道我爸那个德行,领养孩子和作秀一样,小鹿本来和我一起在国外生活的,后来被我爸爸带回来算是流放吧,可惜他还没有正式抛弃呢,自己就心脏病发走了,我为了小鹿只能回来。”
“公司就这么不接管了?”吴亦凡笑看这他,想不出来这家伙还是满痴情的。
“当然管了,不然我和小鹿喝西北风去啊。”吴世勋容易嘛他,公司学校两头跑,还要时不时担心一下吴亦凡会不会给自己出难题,要知道体谅体谅痴心人啊。
“我说怎么好好的玩起师生恋了。”吴亦凡略带嘲讽的说道,这家伙还是栽在别人手里了,听了别提有多爽了,当初兴兴不回来的时候,这家伙可是不止一次打趣他呢。
“不过你们家兴兴一出现,小鹿的心都挂他身上了,为了张艺兴连我都不要了。”吴世勋表情里透着微微的吃醋。
说完抬起头,看着吴亦凡笑容依旧的看着他“喂喂,你!”
“我什么?”吴亦凡悠哉悠哉的坐在那里,每次这幅慵懒的姿态,都让吴世勋左哲他们恨不得揍一回,可是这个似乎很难实现。
“你不会又想敲诈我?”吴世勋试探的问道,吴亦凡可不是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而是那种视金钱可以让兄弟喝西北风的家伙。
“噢?你不说我都忘了。”吴亦凡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上回你说要多给一百万的。”
吴世勋才知道吴亦凡让他自己挖个坑给自己跳“你这个家伙太阴了吧。”
“是吗?”吴亦凡笑的极度温柔,外人看来就是一个谦谦君子,只有眼前的吴世勋恨不得掐死他!
“不行!瞧你这资本家的德行!”吴世勋脸色一沉,牙齿都快咬碎了,双手环胸,硬是不让自己气场上输给他。
“左哲上次三百万,那几个家伙前前后后说五百万,你最后加起来六百万。”吴亦凡耐心的给他算算“你们不是一心想把我们家兴兴买了吗?”
“……”吴世勋对于这个事情早就抛到八百年前了,没想到吴亦凡这小气劲儿还死急着呢。
“阴谋,你这个小人!真这样小鹿以后不是要和我分了?”吴世勋就知道吴亦凡是故意找借口,这种事情智商大于二十都知道不可能。
“对啊,可是我很生气,人在愤怒中容易失去理智,所以不要和没有理智的人开玩笑,容易内伤。”吴亦凡拿起管家阿姨为他倒的咖啡,想了想,又拿起兴兴喝过柠檬可乐尝了一口“云姨,下次多做做这些饮料吧。”
吴世勋败下阵来,并不是他不够强,而是吴亦凡实在是没地方让他强,他千万般理由然后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足够让他无话可说的话。
放桌上,三个人吃的津津有味,只有吴世勋一个人食之无味“你生病了吗?”小鹿好心提醒道。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12 20:16:53 |显示全部楼层
“小鹿,你和兴兴感情越来越好了。”吴亦凡突然看似随口的问到一句。
“嗯嗯,兴兴是我最好的朋友。”小鹿连连点头,张艺兴也笑意连连的。
“我们家兴兴经常一个人呆在家里,你多来陪陪兴兴如何,一来你们有伴,而来我可以让人带你们到处玩玩,有你陪着我也放心。”
“真的吗?”小鹿被吴亦凡说的眼睛都亮了几度。
“兴兴,你觉得怎么样?”吴亦凡转头又问向张艺兴。
“嗯。”张艺兴其实很开始有人可以陪着他,以前吴亦凡就很够了,但是毕竟吴亦凡自己很忙,他会觉得内疚,小鹿和自己差不多,多个伴也很好。
“你在这里多住几天怎么样?一个月怎么样?”吴亦凡提出了时间条件,余光瞥见吴世勋脸都黑了,可是他脸上笑意越深。
“一个月!”小鹿一脸惊讶。
吴世勋暗笑:我们家小鹿怎么可能同意。
“太长了?”吴亦凡有些为难的看这小鹿。
“不会不会,我很喜欢这里,很喜欢兴兴,也很喜欢哥哥噢。”小鹿摇摇头,脸上都笑出花来了。
“不行!”这个破坏和谐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小鹿是个遇强则强的人,吴世勋的反对让小鹿很不爽。
“你自己有家干嘛寄人篱下啊?”吴世勋特地把“寄人篱下”四个字说得很重。
小鹿一股怒火冲上来“什么寄人篱下,是被邀请,ok!”
“我说不行就不行!”吴世勋今天就算死都要拖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他脾气有多大的臭小子。
“凭什么?你说不行就不行,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小鹿气的嘴巴都鼓成球了。
张艺兴看着饭桌上火药味渐渐加重“没关系,你跟世勋哥回去吧,凡哥都会陪我的。”
这句话不说则已,一说惊了小鹿那颗脆弱的爱心,“不行!我就要陪兴兴玩,怎么着?有本事赶我出来。”
“你以为我不敢?”吴世勋下意识的反驳一句。
“你……你真敢!”小鹿听到了吴世勋的话,突然意识到什么,整个人都软了,眼里噙着泪瞪着他“你别后悔。”
不出吴亦凡所料,这俩人鞭炮一样的脾气,一点就着,在饭桌上就噼里啪啦的响成这样,看着样子,故意差不多该消消了,张艺兴求助的看向吴亦凡,吴亦凡只是笑着摇摇头,吴亦凡有本事挑起来自然也就有本事消下去,勾勾手指头就有能耐让俩人和好。
“不是……”吴世勋知道自己刚才下意识冲动说出的话,小鹿是孤儿,加上吴爸爸对他流放,本来就对这些很敏感,自己居然还不要命的捅他死穴。
“不吃了。”小鹿转身就往楼上跑了,张艺兴连忙跟上去。
“我说你这个家伙对自己心爱的人说话还是不受控制,如果今天我和兴兴不在,小鹿岂不是立刻走了?”吴亦凡环胸说道“别人哪里痛你还往哪里戳。”
“拜你所赐!”吴世勋没好气的说道。
“需要帮忙吗?”吴亦凡问道。
“不需要!”吴世勋如果连这个都没办法干好,这个老公还做不做了。
“小鹿!”张艺兴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你冷静一点,不要生气了。”
“我不要,既然要赶我走我还不如自己走。”小鹿背着书包就要往门口,张艺兴死命的拉着他“凡哥,世勋哥。”
“小鹿……”吴世勋几步走上前去拉住他“你觉得我真的会这么做?”
“你不是都说了吗?需要重复一遍吗?”小鹿大吼回去“我爸妈出车祸死了,我是孤儿我无所谓,你爸爸流放我我也无所谓,你不要我我更无所谓。”
张艺兴站在旁边听到小鹿的话,浑身一怔,吴亦凡揉揉他的脑袋,拉过小鹿走到花园里。
“你拉我来这里干什么?”小鹿气愤的甩开了吴亦凡的手。
吴亦凡笑着说道“你可不比兴兴诚实,口是心非的小孩。”
“哼。”
“你明明知道他不会不要你,却这么生气,我看你不是气他说出那些话,而是气他爸爸,一肚子气发泄出来感觉如何。”吴亦凡做到了一旁的秋千上,手杵着下巴看着他,夕阳下落,点点洒落他的身上,让小鹿有这么一刻惊艳。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12 20:17:04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么说?”小鹿气的涨红了脸。
“你一开始非常有把握的说了一句‘有本事赶走我’,说明你很清楚吴世勋这个家伙舍不舍得你,只是下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你是生气了,可是这个火气来源于我舅舅,但是发泄在他身上,你只是突然为了大伯所做的事情而委屈而已。”
“越是开心的人,心里的痛苦越是深沉。”吴亦凡这句话轻轻飘入小鹿的耳畔,从此便刻在心骨,小鹿第一次被人剖开清清楚楚的露在别人面前,他以为没有人会知道他心里这块被隐藏的地方。
“我可不是第一个,是他告诉我的。”吴亦凡侧过头去,“我也很明白他的心情。”
“什么意思?”小鹿听不太懂。
“记得我知道他放弃一切回来只是当一个英语老师,我知道他一定是为了一个人才回来的,只是不知道是你。”吴亦凡的笑容很温柔“我问过他,他只告诉我他看到了一个看似开心的人沉默了,就在那个时刻他决定守候。”
“什么意思?”小鹿脸开始微微泛红。
“只有懂得他的沉默,才能懂得他的痛。”吴亦凡说完起身走向小鹿“你知道的,他就是那个唯一懂得你沉默的人。”
“舅舅流放了你,你就要流放吴世勋的心吗?”吴亦凡轻笑“他一直都在等你承认的时候。”
“我需要一点时间,我爱他,可是我更怕最后我失去一切。”小鹿吐了一口气,没想到他知道,那个人更是什么都清楚。
小鹿不肯让其他人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不是害羞,不是害怕异样的眼光,只是存在对于养父的怨恨,还有对那段抛弃的阴影,从一开始千方百计躲着吴世勋,到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他从来不曾给予吴世勋承诺,也从来没有接受,原来这些他都懂。
“住在我这儿一个月,看看吴世勋对你感情上有多依赖?”吴亦凡提议道,小鹿居然真的傻傻的接受了。
当再次走出来的时候,小鹿居然怒气已经全消了,吴世勋有些诧异,这家伙发个脾气不闹一段时间是绝对不会消停的,吴亦凡拉过张艺兴“兴兴,放心了。”
“小鹿!”吴世勋一把抱住了他,小鹿却淡定的拍了拍他“咳咳,有人看着呢。”
“我不管,都让他们见鬼去吧。”吴世勋抓着小鹿的肩膀“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我知道,放心。”小鹿一下子像是长大了一样,居然像模像样的拍拍吴世勋的脑袋。
“真的吗?”吴世勋显然非常想知道吴亦凡究竟是怎么样帮他把小鹿追回来的,不过现在回来了,一切都好办一切都好办。
“嗯,不过我准备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要好好想想一些事情。”小鹿理直气壮的样子看着吴世勋。
“回家想不可以吗?”吴世勋软下语气。
“不可以!”小鹿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其实吴世勋难得软下语气,平时他早该欢呼“逆袭成功!”,可是现在还是大事要紧。
“一个月!”小鹿追加时间“一个月以后我跟你回家!”
“好吧……”吴世勋瞥了一眼吴亦凡,这个家伙真是给一个巴掌揉三揉,存心折磨他嘛。
吴亦凡这家伙还真是算计成功了,不就是在张艺兴面前少儿不宜了一点吗?至于差点让他们小俩口闹分手,又适当的调和收回了感情,最后还“囚禁”了他的小鹿,一个月啊……
吴亦凡心里可是欢喜的不得了,这个家伙不给六百万的下场,吴亦凡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调情是吗?那就干脆在兴兴面前再演一出分手好了,一个月的时间,憋不死你!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12 20:18:10 |显示全部楼层
吴亦凡让管家准备好了一间客房,吴世勋虽然千般不情愿,但是还是要依着小鹿,总不能真的让他一去不回头了吧。
小鹿在客房的大床上滚来滚去,张艺兴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他“床大就是好。”
“世勋哥家里不大吗?”张艺兴笑着问道。
“大,就是吴世勋体积也不小,每天都被他占去一半。”小鹿随口一说,下一刻便脸红透了“兴兴,我是说他不敢一个人睡,经常要我陪所以……”
看着张艺兴的笑容,小鹿更加的害羞了,张艺兴点点头“这样啊,知道了。”
“你不问我点什么吗?”小鹿换做平时巴不得别人别问他秘密,可是兴兴这么自觉,反倒让小鹿心里痒痒。
人就是这样,难过的时候有人安慰你,你什么都不肯说,但是没有人理你的时候,反倒想要找个人诉说安慰,小鹿或许就是这样一个典型,张艺兴点点头“你想告诉我,我听。”
这句话还是真是恰到好处,完全尊重了小鹿的意思,又愿意听小鹿倾诉,张艺兴前几天在吴亦凡的房间里看书,一句话说“最好的朋友就是愿意静静倾听。”
小鹿几句话把他的经历全部告诉了张艺兴,不指望张艺兴可以像小柏他们懂,但是他是好朋友,他愿意倾诉。
“难怪你这么开心。”张艺兴静静的听完小鹿的故事“有本书上说,一个人难过要嘛是关闭自己,要嘛就是隐藏自己。”
“你们都这么说呀。”小鹿侧躺在床上看着张艺兴。
“很羡慕你,至少你选择的是后一种。”张艺兴伸手像是平时吴亦凡揉他头发一样揉揉小鹿的脑袋“而且现在的你很幸福噢,世勋哥看起来很爱你。”
“怎么说你和我一样,你可比我好多了,有哥哥,至少有个家人不是吗?”小鹿瘪了下来,趴在床上“可是你看上去也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小时候和哥哥分开的缘故”
“我吗?”
“你哥哥看起来很疼你。”小鹿不知为何总觉得张艺兴和自己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你可是小少爷呢。”
张艺兴不语,只是笑笑,小鹿未曾发现,张艺兴的眼里闪过一丝落寞,是小鹿比他好多了,至少小鹿的人生可以充满色彩,可以无处不精彩,他不一样,他的生命是单调的,没有任何激情和感动,有小鹿做比较,张艺兴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更加平淡了。
小鹿不知,他何来少爷的命,一切都只是一个借口,他没有哥哥,没有家人,更加没有现在的一切,如果有天离去了,小鹿会为他而伤心吗?
“兴兴,我可是想和你做那种一辈子的好朋友噢。”小鹿手枕着脑袋望着天花板。
张艺兴一愣“嗯?”
“你不想吗?”小鹿疑惑的看着张艺兴。
“第一个朋友,我很喜欢。”张艺兴摇摇头,竖起食指“小鹿。”
小鹿转过去看着张艺兴“我总觉得你和你哥哥不太像,性格还有样子都不像,可是感情这么好。”
“我……”
还未等张艺兴说话,小鹿又自言自语到“也对,世勋说你们是继兄弟,不过感情好的很少见。”
“嗯?”张艺兴对于小鹿的话消化不了。
“对啊,他告诉我,亦凡哥的爸爸妈妈以前离婚了,妈妈改嫁了。”小鹿很认真的回答“我那时候很惊讶,世勋告诉我,你那时候才几个月大,亦凡哥为了你就是不肯回吴家,后来你被人抢走了,亦凡哥就找你找了十年。”
“我知道。”张艺兴点点头,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莫名的哀伤。
张艺兴明白了吴亦凡和他弟弟的故事,原来是继兄弟,吴亦凡寻找的一直是一个和自己并无血缘关系的弟弟,这种感情真是难得,只可惜他的弟弟还不知道身在何方。
“你不会是感动吧。”小鹿揉揉张艺兴的脸蛋。
张艺兴摇摇头“世勋哥不是也漂洋过海的来找你了吗?”
“我知道,所以我给自己时间,想要真正的让自己能够依靠他。”小鹿眼里虽然带着点淡淡的哀伤,但是嘴角却翘起了一抹渗透幸福的笑容。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12 20:18:54 |显示全部楼层
正常版
————————————————————————————————————————
艺兴带着小辛上楼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坐啊!”
白小柏整个人扔进沙发,翘着腿死死的盯着吴亦凡“有话快说。”
“其实我很好奇,你和小辛是怎么在一起的?就你这个大尾巴狼的样子。”吴亦凡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看着白小柏心里略微发毛,阴谋!这家伙绝对有阴谋,每次这么笑,吴亦凡都特别特别喜欢算计别人。
“其实很简单啊,小辛五年前父母双亡变成了孤儿,爸爸领养了他。”白小柏说的风轻云淡。
“难怪我说你怎么在国外好好的突然回来做教师,原来目的不单纯。”吴亦凡的手放在膝盖上,手指有节奏的敲打。
“小辛是爸爸生前领养的,你也知道我爸那个德行,领养孩子和作秀一样,小辛本来和我一起在国外生活的,后来被我爸爸带回来算是流放吧,可惜他还没有正式抛弃呢,自己就心脏病发走了,我为了小辛只能回来。”
“公司就这么不接管了?”吴亦凡笑看这他,想不出来这家伙还是满痴情的。
“当然管了,不然我和小辛喝西北风去啊。”白小柏容易嘛他,公司学校两头跑,还要时不时担心一下吴亦凡会不会给自己出难题,要知道体谅体谅痴心人啊。
“我说怎么好好的玩起师生恋了。”吴亦凡略带嘲讽的说道,这家伙还是栽在别人手里了,听了别提有多爽了,当初兴兴不回来的时候,这家伙可是不止一次打趣他呢。
“不过你们家兴兴一出现,小辛的心都挂他身上了,为了张艺兴连我都不要了。”白小柏表情里透着微微的吃醋。
说完抬起头,看着吴亦凡笑容依旧的看着他“喂喂,你!”
“我什么?”吴亦凡悠哉悠哉的坐在那里,每次这幅慵懒的姿态,都让白小柏左哲他们恨不得揍一回,可是这个似乎很难实现。
“你不会又想敲诈我?”白小柏试探的问道,吴亦凡可不是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而是那种视金钱可以让兄弟喝西北风的家伙。
“噢?你不说我都忘了。”吴亦凡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上回你说要多给一百万的。”
白小柏才知道吴亦凡让他自己挖个坑给自己跳“你这个家伙太阴了吧。”
“是吗?”吴亦凡笑的极度温柔,外人看来就是一个谦谦君子,只有眼前的白小柏恨不得掐死他!
“不行!瞧你这资本家的德行!”白小柏脸色一沉,牙齿都快咬碎了,双手环胸,硬是不让自己气场上输给他。
“左哲上次三百万,那几个家伙前前后后说五百万,你最后加起来六百万。”吴亦凡耐心的给他算算“你们不是一心想把我们家兴兴买了吗?”
“……”白小柏对于这个事情早就抛到八百年前了,没想到吴亦凡这小气劲儿还死急着呢。
“阴谋,你这个小人!真这样小辛以后不是要和我分了?”白小柏就知道吴亦凡是故意找借口,这种事情智商大于二十都知道不可能。
“对啊,可是我很生气,人在愤怒中容易失去理智,所以不要和没有理智的人开玩笑,容易内伤。”吴亦凡拿起管家阿姨为他倒的咖啡,想了想,又拿起兴兴喝过柠檬可乐尝了一口“云姨,下次多做做这些饮料吧。”
白小柏败下阵来,并不是他不够强,而是吴亦凡实在是没地方让他强,他千万般理由然后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足够让他无话可说的话。
放桌上,三个人吃的津津有味,只有白小柏一个人食之无味“你生病了吗?”小辛好心提醒道。
“小辛,你和兴兴感情越来越好了。”吴亦凡突然看似随口的问到一句。
“嗯嗯,兴兴是我最好的朋友。”小辛连连点头,张艺兴也笑意连连的。
“我们家兴兴经常一个人呆在家里,你多来陪陪兴兴如何,一来你们有伴,而来我可以让人带你们到处玩玩,有你陪着我也放心。”
“真的吗?”小辛被吴亦凡说的眼睛都亮了几度。
“兴兴,你觉得怎么样?”吴亦凡转头又问向张艺兴。
“嗯。”张艺兴其实很开始有人可以陪着他,以前吴亦凡就很够了,但是毕竟吴亦凡自己很忙,他会觉得内疚,小辛和自己差不多,多个伴也很好。
“你在这里多住几天怎么样?一个月怎么样?”吴亦凡提出了时间条件,余光瞥见白小柏脸都黑了,可是他脸上笑意越深。
“一个月!”小辛一脸惊讶。
白小柏暗笑:我们家小辛怎么可能同意。
“太长了?”吴亦凡有些为难的看这小鹿。
“不会不会,我很喜欢这里,很喜欢兴兴,也很喜欢哥哥噢。”小辛摇摇头,脸上都笑出花来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12 20:19:03 |显示全部楼层
“不行!”这个破坏和谐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小辛是个遇强则强的人,白小柏的反对让小鹿很不爽。
“你自己有家干嘛寄人篱下啊?”白小柏特地把“寄人篱下”四个字说得很重。
小辛一股怒火冲上来“什么寄人篱下,是被邀请,ok!”
“我说不行就不行!”白小柏今天就算死都要拖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他脾气有多大的臭小子。
“凭什么?你说不行就不行,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小辛气的嘴巴都鼓成球了。
张艺兴看着饭桌上火药味渐渐加重“没关系,你跟小白哥回去吧,凡哥都会陪我的。”
这句话不说则已,一说惊了小辛那颗脆弱的爱心,“不行!我就要陪兴兴玩,怎么着?有本事赶我出来。”
“你以为我不敢?”白小柏下意识的反驳一句。
“你……你真敢!”小辛听到了白小柏的话,突然意识到什么,整个人都软了,眼里噙着泪瞪着他“你别后悔。”
不出吴亦凡所料,这俩人鞭炮一样的脾气,一点就着,在饭桌上就噼里啪啦的响成这样,看着样子,故意差不多该消消了,张艺兴求助的看向吴亦凡,吴亦凡只是笑着摇摇头,吴亦凡有本事挑起来自然也就有本事消下去,勾勾手指头就有能耐让俩人和好。
“不是……”白小柏知道自己刚才下意识冲动说出的话,小辛是孤儿,加上白爸爸对他流放,本来就对这些很敏感,自己居然还不要命的捅他死穴。
“不吃了。”小辛转身就往楼上跑了,张艺兴连忙跟上去。
“我说你这个家伙对自己心爱的人说话还是不受控制,如果今天我和兴兴不在,小辛岂不是立刻走了?”吴亦凡环胸说道“别人哪里痛你还往哪里戳。”
“拜你所赐!”白小柏没好气的说道。
“需要帮忙吗?”吴亦凡问道。
“不需要!”白小柏如果连这个都没办法干好,这个老公还做不做了。
“小辛!”张艺兴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你冷静一点,不要生气了。”
“我不要,既然要赶我走我还不如自己走。”小辛背着书包就要往门口,张艺兴死命的拉着他“凡哥,小白哥。”
“小辛……”白小柏几步走上前去拉住他“你觉得我真的会这么做?”
“你不是都说了吗?需要重复一遍吗?”小辛大吼回去“我爸妈出车祸死了,我是孤儿我无所谓,你爸爸流放我我也无所谓,你不要我我更无所谓。”
张艺兴站在旁边听到小辛的话,浑身一怔,吴亦凡揉揉他的脑袋,拉过小辛走到花园里。
“你拉我来这里干什么?”小辛气愤的甩开了吴亦凡的手。
吴亦凡笑着说道“你可不比兴兴诚实,口是心非的小孩。”
“哼。”
“你明明知道他不会不要你,却这么生气,我看你不是气他说出那些话,而是气他爸爸,一肚子气发泄出来感觉如何。”吴亦凡做到了一旁的秋千上,手杵着下巴看着他,夕阳下落,点点洒落他的身上,让小辛有这么一刻惊艳。
“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么说?”小辛气的涨红了脸。
“你一开始非常有把握的说了一句‘有本事赶走我’,说明你很清楚白小柏这个家伙舍不舍得你,只是下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你是生气了,可是这个火气来源于我舅舅,但是发泄在他身上,你只是突然为了大伯所做的事情而委屈而已。”
“越是开心的人,心里的痛苦越是深沉。”吴亦凡这句话轻轻飘入小辛的耳畔,从此便刻在心骨,小辛第一次被人剖开清清楚楚的露在别人面前,他以为没有人会知道他心里这块被隐藏的地方。
“我可不是第一个,是他告诉我的。”吴亦凡侧过头去,“我也很明白他的心情。”
“什么意思?”小辛听不太懂。
“记得我知道他放弃一切回来只是当一个英语老师,我知道他一定是为了一个人才回来的,只是不知道是你。”吴亦凡的笑容很温柔“我问过他,他只告诉我他看到了一个看似开心的人沉默了,就在那个时刻他决定守候。”
“什么意思?”小辛脸开始微微泛红。
“只有懂得他的沉默,才能懂得他的痛。”吴亦凡说完起身走向小辛“你知道的,他就是那个唯一懂得你沉默的人。”
“舅舅流放了你,你就要流放白小柏的心吗?”吴亦凡轻笑“他一直都在等你承认的时候。”
“我需要一点时间,我爱他,可是我更怕最后我失去一切。”小辛吐了一口气,没想到他知道,那个人更是什么都清楚。
小辛不肯让其他人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不是害羞,不是害怕异样的眼光,只是存在对于养父的怨恨,还有对那段抛弃的阴影,从一开始千方百计躲着白小柏,到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他从来不曾给予白小柏承诺,也从来没有接受,原来这些他都懂。
“住在我这儿一个月,看看白小柏对你感情上有多依赖?”吴亦凡提议道,小辛居然真的傻傻的接受了。
当再次走出来的时候,小辛居然怒气已经全消了,白小柏有些诧异,这家伙发个脾气不闹一段时间是绝对不会消停的,吴亦凡拉过张艺兴“兴兴,放心了。”
“小辛!”白小柏一把抱住了他,小辛却淡定的拍了拍他“咳咳,有人看着呢。”
“我不管,都让他们见鬼去吧。”白小柏抓着小辛的肩膀“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我知道,放心。”小辛一下子像是长大了一样,居然像模像样的拍拍白小柏的脑袋。
“真的吗?”白小柏显然非常想知道吴亦凡究竟是怎么样帮他把小辛追回来的,不过现在回来了,一切都好办一切都好办。
“嗯,不过我准备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要好好想想一些事情。”小辛理直气壮的样子看着白小柏。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12 20:19:2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想不可以吗?”白小柏软下语气。
“不可以!”小辛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其实白小柏难得软下语气,平时他早该欢呼“逆袭成功!”,可是现在还是大事要紧。
“一个月!”小辛追加时间“一个月以后我跟你回家!”
“好吧……”白小柏瞥了一眼吴亦凡,这个家伙真是给一个巴掌揉三揉,存心折磨他嘛。
吴亦凡这家伙还真是算计成功了,不就是在张艺兴面前少儿不宜了一点吗?至于差点让他们小俩口闹分手,又适当的调和收回了感情,最后还“囚禁”了他的小辛,一个月啊……
吴亦凡心里可是欢喜的不得了,这个家伙不给六百万的下场,吴亦凡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调情是吗?那就干脆在兴兴面前再演一出分手好了,一个月的时间,憋不死你!
吴亦凡让管家准备好了一间客房,白小柏虽然千般不情愿,但是还是要依着小辛,总不能真的让他一去不回头了吧。
小辛在客房的大床上滚来滚去,张艺兴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他“床大就是好。”
“小白哥家里不大吗?”张艺兴笑着问道。
“大,就是白小柏体积也不小,每天都被他占去一半。”小辛随口一说,下一刻便脸红透了“兴兴,我是说他不敢一个人睡,经常要我陪所以……”
看着张艺兴的笑容,小辛更加的害羞了,张艺兴点点头“这样啊,知道了。”
“你不问我点什么吗?”小辛换做平时巴不得别人别问他秘密,可是兴兴这么自觉,反倒让小辛心里痒痒。
人就是这样,难过的时候有人安慰你,你什么都不肯说,但是没有人理你的时候,反倒想要找个人诉说安慰,小辛或许就是这样一个典型,张艺兴点点头“你想告诉我,我听。”
这句话还是真是恰到好处,完全尊重了小辛的意思,又愿意听小辛倾诉,张艺兴前几天在吴亦凡的房间里看书,一句话说“最好的朋友就是愿意静静倾听。”
小辛几句话把他的经历全部告诉了张艺兴,不指望张艺兴可以像 小柏他们懂,但是他是好朋友,他愿意倾诉。
“难怪你这么开心。”张艺兴静静的听完小辛的故事“有本书上说,一个人难过要嘛是关闭自己,要嘛就是隐藏自己。”
“你们都这么说呀。”小辛侧躺在床上看着张艺兴。
“很羡慕你,至少你选择的是后一种。”张艺兴伸手像是平时吴亦凡揉他头发一样揉揉小辛的脑袋“而且现在的你很幸福噢,小白哥看起来很爱你。”
“怎么说你和我一样,你可比我好多了,有哥哥,至少有个家人不是吗?”小辛瘪了下来,趴在床上“可是你看上去也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小时候和哥哥分开的缘故”
“我吗?”
“你哥哥看起来很疼你。”小辛不知为何总觉得张艺兴和自己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你可是小少爷呢。”
张艺兴不语,只是笑笑,小辛未曾发现,张艺兴的眼里闪过一丝落寞,是小辛比他好多了,至少小辛的人生可以充满色彩,可以无处不精彩,他不一样,他的生命是单调的,没有任何激情和感动,有小辛做比较,张艺兴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更加平淡了。
小辛不知,他何来少爷的命,一切都只是一个借口,他没有哥哥,没有家人,更加没有现在的一切,如果有天离去了,小辛会为他而伤心吗?
“兴兴,我可是想和你做那种一辈子的好朋友噢。”小辛手枕着脑袋望着天花板。
张艺兴一愣“嗯?”
“你不想吗?”小辛疑惑的看着张艺兴。
“第一个朋友,我很喜欢。”张艺兴摇摇头,竖起食指“小辛。”
小辛转过去看着张艺兴“我总觉得你和你哥哥不太像,性格还有样子都不像,可是感情这么好。”
“我……”
还未等张艺兴说话,小辛又自言自语到“也对,小柏说你们是继兄弟,不过感情好的很少见。”
“嗯?”张艺兴对于小辛的话消化不了。
“对啊,他告诉我,亦凡哥的爸爸妈妈以前离婚了,妈妈改嫁了。”小辛很认真的回答“我那时候很惊讶,小柏告诉我,你那时候才几个月大,亦凡哥为了你就是不肯回吴家,后来你被人抢走了,亦凡哥就找你找了十年。”
“我知道。”张艺兴点点头,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莫名的哀伤。
张艺兴明白了吴亦凡和他弟弟的故事,原来是继兄弟,吴亦凡寻找的一直是一个和自己并无血缘关系的弟弟,这种感情真是难得,只可惜他的弟弟还不知道身在何方。
“你不会是感动吧。”小辛揉揉张艺兴的脸蛋。
张艺兴摇摇头“小白哥不是也漂洋过海的来找你了吗?”
“我知道,所以我给自己时间,想要真正的让自己能够依靠他。”小辛眼里虽然带着点淡淡的哀伤,但是嘴角却翘起了一抹渗透幸福的笑容。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12 20:19:41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夜,张艺兴无眠,他也不再去找吴亦凡,虽然躺在他身边很安心,但是他害怕自己太过依赖,小辛真的和自己不一样,他是害怕自己不能完全依靠小柏,自己害怕太过依赖……这个家。
继兄弟,十年,几个字眼让张艺兴莫名心烦,他应该像小辛说的感动,因为吴亦凡如此柔情,但是他却越发感觉自己人生的惨淡。
他很少为自己而悲哀,不喜欢,不热情,只是以一种淡然的姿态去接受,去等待,甚至死亡对他来说都只是一种转折,面对那些噩梦,张艺兴选择逃避,只是逃避,一直的逃避。
可是自从来到了这里,他却开始无法控制自己,喜怒哀乐,他不再能够用从前的淡然去接受一切,他无法等待,甚至有时想要抓牢不放弃,虽然很清楚,一切都不是自己的,可是他就是舍不得。
吴亦凡对张艺兴来说真的很特别,原来这就是哥哥的感觉吗?未免太过美好了一点,如果有一天他的弟弟回来了,张艺兴也不过只是一个陌生人,继续过着从前的生活,自己还能够回到从前吗?这个人改变了自己的轨迹,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态度,甚至……希望他能够改变自己的未来。
张艺兴觉得自己的自私和贪心都开始显现,想要压制,可是却不由自主的涌出,如同破裂地面涌上的泉水,越来越高,越来越猛。
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更加不喜欢从前的自己,太过被动的人生不想去选择,取代他人的人生他更加无奈,躲在被窝里,只能轻轻的叹一口气
第二天,一夜未眠的张艺兴未免显得有些精神不振,衣服的纽扣都扣错了位置,一双原本清澈漂亮的眼睛,都开始耷拉下来,似醒未醒的。
“怎么了?生病了?”吴亦凡的伸手穿过张艺兴额前发丝,碰上额头。
“兴兴,你没有胃口吗?早餐可只吃了一点点。”小辛面前的餐盘早就舔干净了,可是张艺兴可是满满一盘。
张艺兴摇摇头“昨晚思考了一宿,没睡好。”说完叉子不经意的在餐盘里插了几下,吴亦凡看在眼里,张艺兴果然有心事,而且想了一宿。
“你思考什么?”小辛好奇的问道。
“思考以后干什么。”张艺兴声调轻轻的,一听就感觉精气神不足,插了一小块火腿放到嘴里。
“我以后要当作家,你以后要当什么?”
“做梦家。”张艺兴随口一答,笑的小辛捂着肚子喊抽抽。
“做梦?做什么梦?”吴亦凡用纸巾帮着他擦去了嘴角的残渍。
“白日梦。”张艺兴的情绪显现了微微的低落,不过很快就被掩盖了过去。
因为张艺兴的一句“白日梦”,让吴亦凡一天都在想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连文件都没有看进去几个,于是打电话给老王让他不用去接张艺兴和小辛,自己拿起车钥匙就出去了。
张艺兴和小辛站在门口,见不到老王,“老王叔平时都该来了。”
“兴兴吗?”身后一个女人叫住了他和小辛。
“是你?”张艺兴点点头“我是张艺兴。”
“还记得我吗?”她上前,满脸笑容的问道。
张艺兴又点点头“记得,凡哥的前女友。”
“啊?”小辛惊呼“前女友怎么来找你了?”
张艺兴同样表示不解,摇摇头。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12 20:19:53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我们找个地方说说话好吗?”罗飞飞又有意思尴尬,不知为什么,每次见到这个男孩都会被弄的很尴尬。
“司机要来接我们,找不到会着急的。”张艺兴很诚实的却有不留情面的回绝了。
“不会的,到时候我送你们回家好吗?”罗飞飞一脸真诚的再次邀请。
“好吧,我们到时候自己慢慢回去吧。”张艺兴看着她的样子,转身对小辛说道“你要先回家吗?”
“我和你一起吧。”小辛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总觉得兴兴会被拐走一样的,必须要跟好,跟丢了不好和吴亦凡交代。
张艺兴和小辛跟着罗飞飞来到了一家较为高档的甜品店,罗飞飞为他们点了两杯饮料“说吧,太晚回去不好。”张艺兴看着罗飞飞的样子,就像是上台演讲还要准备准备似得。
“好吧,明天的聚餐你可以让你哥哥来吗?”罗飞飞开门见山的说道。
“不能。”张艺兴想也不想回答了“凡哥自己不想去,我不能逼他去。”
“可是你哥哥说是因为要照顾你才说不去的。”罗飞飞不放弃的说道“我想只要你说一句话,你哥哥就一定会同意的。”
“你真笨,看不出来亦凡哥是拿这个做借口拒绝你吗?还跑到这里来纠结这个问题。”小辛都快为罗飞飞的智商着急了。
罗飞飞着急了,羞得脸都红了。“那就请你帮帮忙好不好?”
“理由!”
“好吧……”罗飞飞看起来似乎是做了好大的心理斗争,可是架不住张艺兴不心软,没办法了“当初我和你哥哥还是男女朋友,后来分手了,我也没有去了,现在他们要我们一起去,我不想让人知道我们分手了,毕竟里面一些女的也爱慕你哥哥,他们都等着看我笑话。”
“虚伪。”张艺兴和小辛一口同声“你再找一个不就可以咯,就算说你甩了亦凡哥,我相信也没什么。”
“拜托了。”罗飞飞哀求道,双手合上求救于张艺兴。
“你可以自己和他说,如果他谅解你的苦衷,自然会和你一起去的。”张艺兴想了想,还是不想答应,至少他没有经过吴亦凡的同意。
另一边,吴亦凡到了学校之后,等着学生都走光了还是没有见到张艺兴和小辛,保安却说学生都已经离开了,吴亦凡心里一紧,这是没有过的事情,张艺兴从来没有自己离开不打招呼过,想着拨出了白小柏的号码“小柏,你告诉我小辛的电话,我没有接到他们两个。”
“你不是在学校吗?怎么也没见到?”吴亦凡清楚小柏,学校是小柏和小辛最好的接触时间,怎么会不知道小辛他们的去向呢?
“我被校长主任拉去开会了,他们应该都已经放学了。”白小柏顾不得会议还开不开,直接拿着电话冲了出去“我马上到。”
白小柏挂断之后立刻拨了小辛的手机,小辛却告诉他他们在甜品屋,气的小柏一下子火冒三丈“我和亦凡都快急死了,你们在甜品屋怎么也不说一声。”
小辛没有细说,只是告诉了店名,等到吴亦凡和白小柏到达的时候,就看见张艺兴小辛还有那个罗飞飞“兴兴!”
当看见张艺兴平安无事的坐在那里的时候,吴亦凡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张艺兴站起来看着吴亦凡“抱歉,本来想一下子就好了,让你担心了。”张艺兴道歉的时候表情很认真,看起来就像是犯了大错道歉一样。
“以后去哪里记得告诉我知道吗?”吴亦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揉揉张艺兴的脑袋,转而问向罗飞飞,去掉了几分温柔的声音,让罗飞飞有些心惊“你来找兴兴做什么?”
“我……”罗飞飞支支吾吾半天,张艺兴摇摇头转向吴亦凡“她想让你参加明天的聚会,因为那些人不知道你们分手了,害怕被嘲笑。”
“还是一样,你来找兴兴做什么?”吴亦凡把张艺兴拉到自己身边“关他什么事?”
“你那天不是说因为要照顾兴兴才……”罗飞飞的脸开始涨红“我想说征求了一下兴兴的意见。”
吴亦凡听完之后,低头问张艺兴“你的意见什么?”
张艺兴摇摇头“我没意见,因为不关我的事。”
“是,这种事情不用把你扯上。”吴亦凡笑道,转而对罗飞飞说道“听到了,这就是答案,我自己就是不想去而已。”
“而且到底是为了哪些人还说不准吧。”白小柏嘲讽的一笑,他虽然不知道吴亦凡和这个罗飞飞交往历史,但是这个女人不够聪明,想要复合,虽然看中了张艺兴是吴亦凡的软肋,但是她还是戳错了,要知道对一个人好,和讨好一个人差别是很大的,而且她什么都没做直接开始求情利用,这种选择的下场,要么就是被无视,要么就是死的很凄惨。
“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吗?”罗飞飞憋了很久的心里话终于问出来了。
吴亦凡认真的看着她,然后拉着张艺兴重新坐下“过去当你是朋友,现在什么都不是。”
“朋友?什么都不是?”罗飞飞重复了这几个字眼。
“是。”吴亦凡语气很肯定,不带一份犹豫的回答。
“可是亦凡……怎么说我们也……”罗飞飞开始不停的解释,希望只是吴亦凡一时间没有想明白而已。
“我们交往,虽然只有一个月但是我不否认,那时候之所以同意和你交往,开始之初对你是有好感,可是到后来……”吴亦凡还没说完,罗飞飞截断“后来你不应该也喜欢我吗?”
“是讨厌,因为我不喜欢一个想要随随便便控制我生活的女人。”吴亦凡似有似无的看着她,眼神轻淡,却让罗飞飞感到了极大的失落。
“我?我不是。”
“交往的时候,你不许别的女生靠近我,哪怕是女性朋友,稍稍和我扯上一点关系会都被你打击报复对吗?包括那次登山。”
“我……我没有。”罗飞飞拼命的摇头。
“我还记得那对人里面有一个女孩叫……余子琼,她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吴亦凡见到罗飞飞如此死缠烂打,索性把话摊开放在桌面说。
“她?”罗飞飞一惊。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12 20:21:42 |显示全部楼层
=====暂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0-11-26 09:16 , Processed in 0.014793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