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养个弟弟不容易【繁星/中长】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7:42 |显示全部楼层
伍梓麟是一个电脑怪才,现在还在大学里就读,不过已经有好几家大公司看上他,等着他毕业来公司,可惜伍梓麟所想的是想要把家族企业好好的发展成自己理想一部分。
果然那些电视剧都是假的,世界上没有多少人不爱钱,爱好和爱钱有时候也是可以共存,伍梓麟他们没有一个是为了接替家族事业烦恼过的,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为他们自己以后发展提供了很好的资本,这样既可以让父母满意,日后也不妨碍自己的梦想的发展。
刘宇谭是其中唯一一个稍显玩世不恭的,倒也不是刘宇谭个性怪异,而是刘宇谭是一个喜欢看热闹的人,他不热衷做一些万众瞩目的事情,不是觉得哗众取宠,而是他就是喜欢在一旁看着别人的热闹,或许这就是刘宇谭的爱好吧,如果说有什么真正的爱好,那就是刘宇谭,性别男,爱好男。
除了几个哥们,其他人一概不知道他是gay的事情,也交过几个小男朋友,可是都处不长,用刘宇谭的话来说,是因为都不是真爱,弄得大家闹不清他到底喜不喜欢男人,不过他们都知道刘宇谭的身世,知道内心有多寂寞,平时一副二货的样子,其实大家都清楚他只是伪装自己习惯了而已。
“吴少爷,您还知道出现啊?”金钟大一副没有好奇的说道,撇撇他“人呢?”
吴亦凡就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他们,果然是这样,一群人坐在一起你调侃我我调侃你,现在估计都积攒炮力准备一次性炮轰自己吧。
看着他们的眼神就知道找的绝对是自己身后的小家伙,他便好心的笑着让让道“进来吧。”声音比平时温柔几分,让众兄弟们有一种“吴亦凡你药吃了吗?”的感觉。
张艺兴轻轻的抓着吴亦凡的手臂,被吴亦凡带了进去,张艺兴和吴亦凡是明显的对比,身高不说,吴亦凡今天随意的披着一件黑色风衣,里面一件银白色的衬衫,简简单单没有多余的花样,显现的是十足的男人味,可是张艺兴还是停留在少年时期,个子矮矮的,身子骨小小的,他都一度觉得自己真的可以窜上一米八吗?
张艺兴小时候的照片他们都有幸看到过,那是一个漂亮的孩子,尤其是那双眼睛,过目不忘。现在的张艺兴,虽然没有小时候这么活泼,看上去安安静静的,但是还是一样,一样的眼睛。白小柏曾经对他们形容过,张艺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朵小小的花,放在房间里,仔细闻闻你闻不出特别,可是你总能感受到那若有若无散发的香气,淡淡的,并不浓郁,但是却让人无法忽视。
“兴兴好。”左哲识趣的问候了张艺兴,虽然张艺兴对于他的笑容总是持有怀疑态度,还是讨好他比较重要。
“你好。”他是一个讲礼貌的孩子,不过感受到左哲讨好的信息,突然稍稍歪了歪头。
吴亦凡问道“你怎么了坐下吧。”说着拉着张艺兴坐到自己身边。
张艺兴盯着左哲好一会儿“他的笑又有点怪怪的。”他对吴亦凡轻轻的说道“感觉像是大街上骗钱的一样。”
吴亦凡听了艺兴这么一说,是有点像,自从艺兴出现,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吴亦凡和张艺兴“喂,你又在想怎么要回那三百万?”
左哲一听,嘴角微微抽搐“你……怎么知道?”
“兴兴刚才说,你对他笑的像是街上骗钱的,麻烦你收一下那猥琐的笑容。”吴亦凡翘起腿说道,一边又满脸宠溺的揉揉张艺兴的脑袋。
白小柏瞬间觉得都说女人的直觉很准,怎么这个小家伙直觉一个比一个准,上次那句“感觉白小柏看你和老婆一样”。羞得小辛好一会儿。
“兴兴,我对你可以天地良心,你怎么能这么伤我的心呢?总是觉得我不是好人。”左哲突然做到张艺兴身边去想要一个熊抱,可是扑了一个空,张艺兴被吴亦凡一把拉到了另一边,坐在金钟大和吴亦凡的中间。
“其实你挺好的,就是笑起来不好。”张艺兴觉得自己可能伤了他的心,又说了一句,的确,左哲每次的笑容都是这么充满目的性,不能怪张艺兴不喜欢他笑着的样子了。
“你的意思是我不要笑了?”左哲狠狠的瞪了一眼吴亦凡,轻声的问“你教的!”
吴亦凡事不关己的摊摊手“不要让别人觉得左大医生你太小气了。”
张艺兴坐到金钟大身边后,时不时的揉揉鼻子,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怎么了?”吴亦凡每当看到张艺兴有什么不舒服,都紧张的不得了,因为出过一次事情,对他来说张艺兴的身子更是脆弱。其实张艺兴的身体很好很强壮,虽然外表看着有点弱,但是耐不住他骨子里还是有爷们般的体质。
张艺兴抬起头看看金钟大“没事,就是好……香!”期间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金钟大下意识的低头闻闻自己的身体,嗅了嗅,“不好意思啊,刚才那个女人似乎在我衣服上喷了香水。”
“我说你就不可以少睡一天女人吗?”伍梓麟无奈的摇摇头,伍梓麟此话一出倒是让张艺兴心里小小的惊了一下,这句话略显犀利。
“女人对我来说如同吃饭,没有差别。”金钟大非常潇洒的回复他,显得风流是有多自豪一般。
张艺兴想了想“有,不吃饭你会死的。”
金钟大“……”
“不,女人玩多也会死的。”吴亦凡将手搭在张艺兴头上习惯性的揉了揉,对着金钟大笑道。
金钟大“……”
“你确定在小孩面前说这样的话合适。”金钟大指了指张艺兴,不是宝贝疙瘩吗?怎么还该这么直白,难道说这方面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可是你身上喷着香水,很臭!”张艺兴有点嫌弃的说了一句,对于那句“小孩”更加的,嫌弃!最后还不忘加上一句“而且你的眼光不好。”
“眼光?”金钟大挑的女人都是校花级别的女人,居然第一次被人说眼光不好。金钟大笑着问道“为什么?”如果这个小家伙说不出来,非狂揍一顿才可以解恨。
“她故意在你衣服上喷香水的行为,和狗狗一样。”张艺兴以一种事不关己,淡定的语气,非常认真的告诉他,人与狗的故事“一般狗狗都会在自己的地盘尿尿。”
金钟大“……”
刘宇谭“……”
白小柏“……”
左哲“……”
伍梓麟“……”
金珉硕“……”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7:52 |显示全部楼层
他看着吴亦凡:你确定你家张艺兴是个省油的灯吗?一般人哪里这么形容的!!!
金珉硕憋笑憋得肚子快要抽筋了,刘宇谭直接毫无形象哈哈大笑“狗狗,她是母狗你是公狗吗?”
吴亦凡一脸看热闹的手放在沙发背上支撑着脑袋,看着金钟大的脸色一下红一下白可是精彩的不得了。
张艺兴看着金钟大的眼神,突然觉得他好像又说了不该说的话,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说话老是不能控制,是因为他说话调侃了吴亦凡的缘故吗?
“对不起。”张艺兴思前想后,又淡淡的说了一声,觉得得罪了人家还是要道歉,何况还是有钱人。
“啊……”这句对不起弄的金钟大更是惭愧,如果就这样的话,他还可以吼两句,可是人家道歉了,他能说什么,在心里暗自流泪,果然这是个小祖宗。
左哲绕过吴亦凡一把搂过“小祖宗。”,非常狗腿的说了一句“这个人和一个女人好就大把大把的钞票往里花,高调奢侈无内涵,那些钱可以让好多好多小朋友吃好多好多肉了。”吴亦凡明显听到张艺兴心里的小算盘又开始噼里啪啦响了,紧接着便看到张艺兴一个鄙视的眼神,最后直接无视了金钟大。
金钟大彻底石化了,自己是被无视了吗?为什么有女人缘会被鄙视?看着左哲那贼嘻嘻的样子,金钟大觉得这个家伙绝对欠揍!
张艺兴略显严肃的问向吴亦凡“你也是这样吗?”
吴亦凡揉揉他的头发“我对那些奶牛场出来的女人不是很感兴趣。”张艺兴半懂半不懂的低头想了想,也就是还是有感兴趣的会这么干的。
“还是白小白比较好。”张艺兴过了好久叹了一口气,看了看不远处的白小柏,对面坐着白小柏和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人,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这边,白小柏听到之后,心里略微高兴,能够听到张艺兴夸自己,而且是在金钟大受伤的情况下,感觉不是一般的好。
“至少他不喜欢女人。”张艺兴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
此话一出,白小柏瞬间成了焦点,刘宇谭略有深意的看着白小柏“小白哥,说说。”
吴亦凡觉得今天兴兴格外的能说话,而且句句对这几个好兄弟都造成了致命伤,别看平时不太主动说话,没想到一说则以,一说惊人,真是一个人间大宝贝!
“咳咳,兴兴,怎么说我也是你老师。”白小柏看着招架不住,搬出了老师的头衔。
艺兴一听,才发现他们之间的师生关系还是赤裸裸存在的,觉得似乎又说错话了,微微低头,一副小学生认错的样子,吴亦凡抱着兴兴“没事,有小辛在他不敢!”
“小辛?你怎么知道?”张艺兴抬起头觉得吴亦凡没有和小辛认识过,怎么就知道这件事情呢?
吴亦凡笑笑没有回答。
原本是一场准备炮轰吴亦凡的战斗,结果被张艺兴成功的转移了阵地,白小柏叫苦连天,就差没有被上刑审讯了,鬼知道张艺兴会无意识的就这么平静的让他不知不觉中出了柜。
吴亦凡,给你五百万,赶快带走这个小祖宗!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8:05 |显示全部楼层
在回家的路上,张艺兴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吴亦凡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怎么了?”
张艺兴还是那极少变化淡淡似水的样子,只是眼眸稍稍的低垂了下来,吴亦凡知道对待兴兴要从细节出发,不然怎么说,细节改变人生呢?
“我今天说错了很多话,对不起!”张艺兴的声音软软的,带着几分歉意。
“是吗?可是大家觉得你说的挺在理的。”
估计这也就是吴亦凡一个想的的,因为从那以后,这件事情对金钟大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每次遇上女人都不自觉的要开始去想张艺兴的“狗狗理论”,导致他月泡妞量直线下降。
“真的?”张艺兴反问。
“真的。”
张艺兴略微的感觉到吴亦凡真的非常宠他,这让他觉得幸福来的好突然,又有些担心。
张艺兴在学校已经好一段日子了,渐渐的被大家熟知,一个漂亮的男生在人群中总是会有多多少少的异样光彩,而且他看起来这么静静的,斯斯文文成了好多女孩子心中的那盘菜。
所以出现了一个现象,对于张艺兴来说还带着几分诡异,就是他经常一节体育课下来之后,一摸抽屉可以摸出一些东西。
比如说,情书,巧克力,小礼物……
惹得小辛十分嫉妒“又是那些人送的吗?”小辛随手拿过了一封信,上面的署名他瞬间石化——王大福。
小辛知道他,不就是篮球队的那个高个吗?那不是男的吗?小辛默默无语的看着毫不知情的张艺兴,这个孩子在男人堆里比女人还稀罕,在女人堆里比男人还稀罕,真是够珍稀的。
当然这么想的不止小辛一个,还有包括另一个人,吴亦凡!
亦凡从小就希望能够有一天艺兴回家做作业,他可以坐在一旁陪着他,教教他,这个自然也成了现在经常出现的场景。
一个星期内总有这么几天,亦凡会放下文件去看那些初中生作业本,然后陪着他做作业。
当然既然是做作业,必然离不开书包这个必须物品,张艺兴不知道那些书信礼物巧克力如何处理,扔了觉得太过无情,留着又没有时间去回应,索性先塞在书包里。
可是这也造成了吴亦凡的苦恼,每次帮张艺兴从书包里拿作业本和书本的时候,总是会第一手拿到这些东西,那一封封小情书,小礼物,张艺兴没有看,吴亦凡就先察看了。
几封居然还是男生送的,惹得吴亦凡直接扔进垃圾桶:人家女孩子写情书,你们几个臭男生也跟着写,他们生孩子你们是不是也要跟着生!
“这样不好!”张艺兴看着吴亦凡的行为,觉得是人家辛辛苦苦写的,这样一点也不尊重。
“那你觉得怎么样才对?”吴亦凡压下火气,笑着问道。
“找时间看看,然后回信。”张艺兴把信从垃圾桶里拿出来端端正正的放到桌上,显然还不知道上面所写人的性别。
“这些人不回也没关系,在学校里和小辛他们做做朋友就好了,太多太复杂不适合你。”吴亦凡耐心的劝道“他们不一定是好人。”
“好。”张艺兴每次答应都是这么简简单单一个字,没有多余的问题和话,所以吴亦凡每次都听的非常顺心。
“乖!”
张艺兴看着几盒巧克力,撕开一盒“吃吗?”剥开一粒递给吴亦凡,吴亦凡笑笑咬过巧克力,含在嘴里。
张艺兴自己剥开一颗放到自己嘴里“挺好吃的。”
“以后爱吃巧克力,我买给你,这些不认识人送的,不要收,知道吗?”吴亦凡觉得巧克力是那些心怀不轨的人送的,吃起来都是臭的。
张艺兴点点头“好。”
吴亦凡满意的揉揉他的头发“喜欢吃什么就让管家阿姨买给你就成。”
“嗯。”张艺兴应了一声,似有似无的,不过吴亦凡知道张艺兴不会管别人买什么东西,要也是从自己可怜巴巴的钱包里面拿的。
“凡哥……”过了很久,张艺兴喊了一句,张艺兴一般很少说话加主语,所以这句“凡哥”,吴亦凡倒是格外的稀罕。
“你有你弟弟的消息了吗?”张艺兴犹豫了一下,轻轻的问了一句。
吴亦凡看着张艺兴,想了一会儿,点点头“有了。”
张艺兴听到这个消息,露出一个看似舒心的笑容“太好了。”可是却在低下头写作业的时候,收敛了笑容,心里莫名酸酸的。
说实话,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不是说好会原封不动的换给他的吗?可是竟然有些舍不得,虽然已经抢了好多,可是还是不舍,如果他就是吴亦凡的弟弟那该有多好……
过不久他的弟弟就会回来了,那时候自己真的改走了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借住成了一种依赖,这里有种家的感觉,所有人都会宠着他,他没有再担心会不会有人责骂他,自己下一刻的命运如何,没想到竟然已经舍不得了。
“凡哥……”张艺兴声音更加先的软绵绵,轻飘飘的,他偷偷的看了吴亦凡一眼“你今天睡不着吗?”这个小问题很傻,可是也只有张艺兴才会问,吴亦凡点点头“陪凡哥睡觉好不好?”张艺兴似乎在自己身边睡觉都睡的特别好,不过能有这种发现吴亦凡也是格外的“荣幸”。
“好。”张艺兴的情绪稍稍恢复了一点。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8:16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刚才张艺兴的落寞都一点不落的被吴亦凡看在眼里,那时候吴亦凡意识到张艺兴对这里可能或多或少的产生了依赖和不舍,虽然是一个好的征兆,可是他也看到了张艺兴的担心,似乎在担心自己什么时候就要离开这里,这种不安不禁缠绕着张艺兴,也更加让他心疼。
如果说吴亦凡是一个矛盾的人,那么张艺兴就是他矛盾的根源,除了他,吴亦凡从来不会抉择不断,犹犹豫豫。吴亦凡公事上雷厉风行,可是不代表他冷漠无情,他的柔情统统都放到了一个人的身上,给予别人的似乎永远都无法比给予张艺兴的要多。
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张艺兴乖乖的躺在自己的位置,不敢霸占一分吴亦凡的所在地,被子盖住半张脸,一双眼睛乌溜溜的转着,黑暗当中,不见一点光。
吴亦凡为了让张艺兴睡的环境更好,每当睡觉的时候,把四周遮得一点光都没有。
可是今晚,张艺兴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睡着,虽然房间很暗,但是吴亦凡还是感觉出来了,因为张艺兴睡着之后的睡姿再熟悉不过了,可是今天还是乖乖的躺着,所以他认定这个小家伙还是清醒着的。
“睡不着吗?”过了好久,吴亦凡才轻轻的开口问道。
张艺兴点点头,轻声回应“脑子在想东西停不下来。”
“想什么这么认真?”吴亦凡为张艺兴掖掖被子,把被子从脸上拉下来。
“就是在想一些东西。”确切的说,他想了好多好多东西,包括以后离开有什么打算,自己要干什么,还有二叔二婶那里还要回去吗?等等。张艺兴一件一件慢慢的想过来,可是还是没有想完,他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了他们,毕竟还有养育之恩,虽然只养未育,但是欠了就是欠了,他无法昧着良心逃避,可是他一点也不想回去,那里是他不愿回头的噩梦。
“不想说我不会逼你的,可是不要太着急了。”吴亦凡撩开张艺兴额前的发丝,轻揉了几下。
张艺兴犹豫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吴亦凡“凡哥,你觉得……我恶心吗?”
吴亦凡被这句话弄懵了,恶心?这要从何说来?虽然看不清张艺兴的脸色,但是听着语气,大概也可以想像得到“为什么这么问?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没事,随便问问。”张艺兴转过身去背对着吴亦凡,可是吴亦凡也愣在一旁。
当一个人用“没事”去回答,说明他没有勇气去说出真相。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张艺兴敷衍他,没有对他说实话,猜得到可能和以前有关,可是查不到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
吴亦凡伸手想要摸摸莫城的头,可是半路又收回来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知道他的难受从何而来,只是伸手抱着他的身体“安心睡觉吧,放心有我在。”
吴亦凡一直在调查张艺兴的过去,虽然很多事情都知道,唯独一件事情始终查不出来,或者说很有可能知情人只有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张艺兴为什么自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概不知,张艺兴也根本不提一句话,他很心痛,可是无能为力。
张艺兴的手抓着身边的被子,背对着吴亦凡,一只手枕在头上,紧抿着嘴唇不肯发出声音,他微睁双眼,一些晶莹的液体溢在狭窄的眼眶之中,可是又非常固执的没有溢出。
“相信我。”他的大手盖在张艺兴的眼睛上,轻轻柔柔的遮住了那一双含泪的眼睛,手心感受到微微的湿润,他的唇轻轻的碰触了一下张艺兴的发丝,感受着他头发上的清香,张艺兴缓缓松开了抓着床单的手,比吴亦凡略小几分的手轻轻的敷在吴亦凡的手上,轻轻的抓着,就这么静静的,一动不动。
过了好久,吴亦凡将张艺兴轻轻的搂在了怀里,帮张艺兴寻找一个更加舒适的位置,手轻轻的放下,艺兴的手还紧紧的握着吴亦凡的手。
是的,他睡着了,睫毛上还带着一点泪水留下的湿度,吴亦凡不禁更加楼了楼怀里的他,这个孩子变化大的有些让亦凡无法承受。
十年的空白,他还停留在当初,小艺兴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的无声忍着泪水,那时的他,只要难过了,就会跌跌撞撞的跑到他的身边,糯糯的喊了一声“哥哥……”紧接着便钻进吴亦凡怀里泣不成声,每次一哭小鼻子小眉毛便都红起来了。
又是一夜未眠,吴亦凡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怀里的兴兴熟睡着,不知不觉便天亮了,除了张艺兴相信没有其他人可以让吴亦凡这样看着一整个晚上。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8:38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好。”张艺兴时间一到便醒了,似醒未醒的抬起头看着抱着自己的吴亦凡,没有任何排斥的感觉。
吴亦凡习惯性撩了撩张艺兴额前的发丝”兴兴,睡醒了?”比起以前,吴亦凡对张艺兴显得亲近一些,不止于“早上好”之类的话语,更多了几分宠爱。
“睡醒了。”张艺兴点点头,吴亦凡先一步起床拿过了昨晚准备好的衣服帮兴兴换上。兴兴不止一次感到奇怪,便道他自己会穿衣服的,可是吴亦凡还是会帮他穿上,张艺兴感觉自己就像是变回到了小孩子的年纪,需要家人帮忙穿衣服抱在怀里的那个时候。
张艺兴吃完早饭,准备拿起书包去上学的时候,突然停下来“凡哥,我可以自己去上学的。”昨晚过后,张艺兴叫“凡哥”的频率似乎多了一些,以前说话不带主语,现在至少带上了。
吴亦凡知道张艺兴是觉得给自己添了麻烦,接送上学本来是挺麻烦的,在张艺兴看来更加麻烦了,虽然他不知吴亦凡乐在其中“那以后我让司机老王送你去好吗?”
“嗯……好吧。”张艺兴想了想,总比吴亦凡亲自送要好,至少这是司机的工作,但是吴亦凡自己还要做事的。
张艺兴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吴亦凡笑了“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不想上学。”
“不是。”张艺兴连忙摇摇头“我可以参加运动会吗?”张艺兴知道吴亦凡因为自己的身体,对于这些事情一直都很重视,运动会还是要征求一下现在养着自己的人的同意才好。
“你准备参加什么项目?”吴亦凡喝了一口咖啡,认真的问道。
“好多项目都被同学抢光名额了,我挑了一个跳高和三千米。”张艺兴如实汇报,差点没有让吴亦凡一口咖啡喷出来。
“等等。”吴亦凡一口打住“你确定吗?”
“嗯”张艺兴点点头。
“你可以比如跳远啊,跳绳这些不可以吗?”吴亦凡笑着问道,可是心里已经开始反对了,三千米这种长跑万一张艺兴吃不消怎么办?虽然都是男生,可是不是每个男生都可以接受的,吴亦凡对于大学那年一个男生长跑闹出的笑话记忆犹新。
那个男生是他同班同学,平时一副运动阳光的样子,嘴巴大大咧咧,可是那次真的赌气的选了三千米长跑,结果那天运动会跑到一半就躺倒地上不跑了,大声喊了一句“老子不跑了,比生孩子还痛苦!”结果从那以后,这个笑话成了这个学校出了名的历史性笑话。
虽然是个笑话,但是足够反应,三千米跑下来有些人真的受不了,张艺兴这样的身体可以支撑吗?万一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万一那时候掉水里的时候还没有恢复又复发了怎么办?
“你不希望吗?”张艺兴看得出来吴亦凡听到的那一刻就有些被吓到了,的确对于吴亦凡他是绝对不会为自己选择这个项目的。
“这个也不是,你受得了吗?”吴亦凡反问张艺兴,张艺兴摇摇头“我不知道,可是想试试。”
过了好一会儿,吴亦凡吐了一口气“去吧,好好练习,凡哥可以陪你练。”
这句话一出口,张艺兴眼睛突然一亮,他万万没想到吴亦凡会答应,吴亦凡很注重张艺兴身体状况,即使平时再怎么宠他,一旦遇到喝牛奶这些小细节就坚持到底,何况是三千米,可是没想到吴亦凡答应了,还这么支持他。“好。”
自从吴亦凡答应了之后,学校操场每天都能看到张艺兴跑步的身影,小辛说好要和张艺兴一起练跑步的,可是小辛是一个大懒虫,而且被某个人疼惯了,根本没有这么大的毅力和动力,看着张艺兴已经跑了很久了,可是小辛都不知道歇了几回了。
“你吃的比人家多,怎么体力一点都不如人家?”身后传来了白小柏的声音,转头一看,依旧潇洒姿态的白小柏就站在小辛的后面,小辛懒得回击,这种白氏语言攻击对他来说已经没用了,直接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兴兴看起来状态不错。”旁边一个声音略带低沉磁性从小辛头顶传下来,小辛一个激灵抬起头看着白小柏身边的人,眼冒桃花“哥哥好!”
“……”
白小柏看着小辛一副狗腿样“你有点出息可以吗?”
吴亦凡也觉得这个孩子过于热情了,张艺兴都没有叫过一句哥哥呢,倒是小辛,见到第一次就眼冒小星星。“小辛好啊。”
“凡哥……”张艺兴停下来,脸上布满了汗水,额前发丝都已经打湿了,吴亦凡走到书包旁边,拿起张艺兴准备好的毛巾走过去,伸手帮他逝去了一部分汗水“累不累。”张艺兴的嘴角轻轻翘起“还好。”
张艺兴对于吴亦凡这么支持他,非常开心,至少眼前这个男人会尊重他,会疼爱他,虽然不管这一切是属于谁的。
“兴兴真好,哥哥这么疼他。”小辛一脸羡慕的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却另一个人抱住了,白小柏破例在学校这样对他,小辛却被吓个半死“你干吗?”
白小柏在耳边轻轻的吐着气“我对你不好吗?”
“这里是学校!”小辛气的快要炸毛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9:08 |显示全部楼层
白小柏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暧昧“他是哥哥,我可是老公。”
小辛气的灵魂都出窍了,你这是调戏未成年人,是调戏自己的学生,师生恋不对的,不对的!
“咦?”张艺兴停下了擦汗的动作看着对面两个极其不纯洁的人,还有那个极其不纯洁的动作。
“咳咳。”吴亦凡一转头,瞬间石化了,这两个人调情调的太光明正大了。
张艺兴的毛巾掉到了地上,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看着,虽然知道他们两个是在一起的,但是第一次看见他们如此亲密,只是……
吴亦凡看见张艺兴的反应“兴兴,我们先回家吧。”这个反应显然是不太对劲,还是远离案发现场比较好。
张艺兴傻傻的看着他们两个,连地上的毛巾都忘记捡,就拉着吴亦凡拿过书包就跑着离开了。小辛看着张艺兴离去的身影,连一句再见都没能说,狠狠的瞪了一眼白小柏“你把我家兴兴吓着了。”
张艺兴今天走路的速度出奇的快,节奏太快了,当做到副驾驶座上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吴亦凡想要说什么,可是却也不好解释什么。
“兴兴,你不开心?”吴亦凡试探的问道。
张艺兴没有回答,但是神情已经和平时不太一样了。
“是因为小柏和小辛的事情吗?”吴亦凡觉得张艺兴的反应有些怪怪的,难道是无法接受男人之间的感情吗?可是不像,他一早就知道了?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场面?
张艺兴还是没有回答,脸色还是逐渐苍白,嘴唇出现了微微颤抖的样子。
吴亦凡握着方向盘,手指已经握的发白了,把所有的责任归咎在那个发情的男人,白小柏的身上,这个家伙家里房子不够大吗?居然跑到这里调情了。
一回家里之后,张艺兴还是有礼貌的向管家问好,但是平时不紧不慢的,现在居然一下子就回了房间,抱着双膝坐在大床中间。
双手紧紧捏着自己的手肘,脸快要埋进臂弯里了“兴兴!”,吴亦凡第一次没有敲门便推开了,房间里没有开灯,看见小小的身影坐在床中间,背影看上去是这么的忧伤。
他的眼里渗着泪水,可是泪水却依旧固执的没有流出来。
“兴兴!”吴亦凡走进房间,坐在床上,伸手揉揉他柔软的发丝“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艺兴依旧不说话,吴亦凡伸手摸摸他的脖子后面,汗干了好多,再不洗澡这么放着很容易生病的“先去洗澡好不好?”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9:23 |显示全部楼层
张艺兴只是紧紧的抱着他自己,一点反应都没有。
吴亦凡走进浴室,放了一缸的热水,从衣柜里拿出了睡衣,做完了这些,张艺兴还是一动都不动的坐在那里,就像是变成了一尊雕塑一般。
吴亦凡回到张艺兴身边,揉揉他的发丝“我带你先洗澡好不好。”
吴亦凡小心翼翼的松开张艺兴紧紧互抓的双手,将张艺兴打横抱到床边,一点点的拉开衣链子,一件一件的脱掉他的衣服,最后一次帮他洗澡也是他五岁的时候,现在十五岁了,还是有些生疏。
将衣服脱光之后,张艺兴的双手被放在他的脖子上,绕住了吴亦凡的脖子,被抱进了浴缸里。
坐在浴缸里后,张艺兴不知不觉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缩在浴缸里,吴亦凡帮着洗头洗澡,张艺兴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光溜溜的抱成一团。
水打湿了张艺兴的头发,吴亦凡撩上额头,将他的脑袋轻轻的板过一点,稍稍搂近一点,声音由上而下传来,温热的气息吐在张艺兴的额上“怎么了?”
可是张艺兴却反常的浑身抖了一下,这个小动作吴亦凡怎能感觉不到,他觉得异常过大,可是却又不知道如何才能打开他的心房“不怕。”,但是他知道,张艺兴在害怕,他感到无助,所以才会把自己紧紧的抱成一团。
“二叔二婶他们会找来吗?”就这样两个人僵持了很久,张艺兴在他的怀里缓缓的开了口。
“想他们了吗?”不,至少吴亦凡给自己的答案不是这样的。
“他们知道我在这里。”张艺兴离开了吴亦凡的怀抱,自顾自的说这话,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吴亦凡重新搂进怀里“害怕他们找到了?”
张艺兴不语,再次离开,手舀着水胡乱的拨着自己的头发。
帮张艺兴擦干身体,换上衣服,重新抱回到了床上,躺在床上好久,看着床边的吴亦凡,脸开始慢慢的泛红,有些害羞的把被子拉上来,吴亦凡看见这个小举动才稍微的放下心来,张艺兴是个小男生了,被人抱着带去洗澡,怎么想都是该害羞的。
“有没有不舒服,我把饭送上来给你吃点。”吴亦凡揉揉张艺兴刚刚洗完的柔顺的发丝。
张艺兴听到,立刻摇摇头“不用了,我不饿。”
“那怎么行?”吴亦凡微微蹙眉“我陪你吃点好吗?”吴亦凡真是对张艺兴做到了每一刻的温柔,他把柔情全部留给了这个小家伙,或许只是差一个正当的理由了。
“凡哥……”吴亦凡刚刚要起身下楼,张艺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嗯?”
吴亦凡看得出张艺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他非常平静的问出一句“你爸爸爱你吗?”
吴亦凡顿了一下,然后淡笑点头。
“天下的爸爸都一样吗?”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吴亦凡在张艺兴的眼里看到了不一样的光彩,不再是平淡似水,而是看到一种渴望。
“想爸爸了吗?”吴亦凡问道,虽然嘴上极度保持平静,可是吴亦凡的心还是忍不住揪了一下,张艺兴爸爸是否爱他,吴亦凡相信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只是他们的缘分太少,爸爸来不及看着张艺兴长大。
“我希望他还活着。”张艺兴的脑袋看上去一下子无力的软下来陷在枕头上,张艺兴看电视的时候,经常看到有些人大家都以为死了,可是过了好多年突然又回来了,家里人有的激动,有的为难,有的伤心。张艺兴多希望这样的情节可以发生在他身上,他多希望有一天开门回家的时候,可以看见自己的爸爸。“我希望爸爸妈妈都活着。”
吴亦凡想要开口,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不管生死,他们爱的都是你。”吴亦凡能够告诉他,其实他的生母还活着吗?告诉他,他的妈妈是抛弃他的吗?或者带他去见他的妈妈吗?
不,吴亦凡一个都做不到,他不忍心自己亲手磨一把刀去把现实剖开放在张艺兴的面前,告诉他,现实比他想象的还要残忍。
“咚咚”敲门声响起,得到吴亦凡的允许,管家阿姨端着一碗面走进来“凡少爷,艺兴少爷。”
吴亦凡点点头,管家阿姨便将面放在了张艺兴的床头,然后默默的退了出去。
管家阿姨每次都叫张艺兴叫做“艺兴少爷”,张艺兴来到这里不久就发现,吴亦凡比他想象中还要有钱,其实他不必配合着自己,这种行为在他们那种身份的人来说就像是过家家酒一样,可是张艺兴不一样,他需要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理由,所以吴亦凡就为他编造了这样的理由,可惜这个“少爷”是冒牌的,除了吴亦凡这个家没有人知道他们家“小少爷”其实没有回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9:33 |显示全部楼层
“吃一点吧。”吴亦凡非常有耐心的端过面条,张艺兴撑起身子,伸手想要接过来“谢谢。”
“明天请假一天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吴亦凡抽了一张纸,为张艺兴擦拭嘴角的汤水。
“去哪里?”张艺兴鼓着嘴巴,看着他。
吴亦凡今晚放下一切事情就陪着张艺兴,直到他熟睡。当然,金珉硕都说了他是睚眦必报的男人,自然今天的罪魁祸首不会幸免——白小柏。
“白小柏,你是不是禁欲太久了,在操场上就开始发情!”回到房间,吴亦凡对着电话那头的白小柏一阵狂吼。
虽然他没有睡觉,可是白小柏那边已经早早的躺在了床上,那头的粗喘声实在是很不合这个愤怒的气息,白小柏无语,自己的好事被吴亦凡的电话搅了不说,而且还是一顿大骂。
“是哥哥吗?”那头突然传来小辛的声音。
“你就不会叫吴亦凡吗?哥哥?别叫的这么肉麻!”白小柏显然又开始吃醋了。
吴亦凡无语,这家伙该不会在……
“你家伙发什么疯,大半夜的干吗呢?”白小柏一顿乱吼。
“都是因为你,兴兴回家到现在心情比上坟还要沉重,你就不知道克制一下吗?”吴亦凡理由充足,把白小柏反驳的瞬间脸白,该不会是被吓到了吧。
“我就说你这个家伙发情,你把兴兴还给我!要是兴兴不和我玩了,你这辈子都别碰我!”小辛在那头一阵乱闹,让白小柏悔的肠子都青了,不就是挑逗了一下啊?果然害人害己啊。
“很好,白小柏。”那头传来“哼”的一声,不屑的笑了一下便挂断了电话。
白小柏盯着电话,果然自己没好日子过了。
吴亦凡的笑非常诡异,可以有以下几个分类:
如果吴亦凡看着一个人莫名其妙的笑着,看似阳光,其实那个人里狂风暴雨不远了,因为吴亦凡笑的越是人畜无害,表明他越是会暗算对方,特别是身边亲友,极度防范,每当此时,没有人敢撞枪口上让他消遣。
如果吴亦凡非常不屑的一笑,表明眼前这个人做了非常蠢的事情,让吴亦凡十分嫌弃。
如果吴亦凡哼的一下,嘴角微微拉上,邪魅的一笑,说明……离死不远了,表明对方已经惹到了他,需要出手教训一下,至于什么时候,做什么,完全处于未知状态,所以每一个接受过这种讯号的人,都会非常自觉的处在“自动等死”状态。
很好,白小柏同学成功的来了一出“杠上开花”,接受到了两种信息,第一他非常蠢,第二他死定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9:5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吴亦凡一大早就带着张艺兴出门了“今天去哪儿?”
张艺兴看着两个人穿着风格差不多的衣服,平时吴亦凡不是衬衫风衣就是西装,很少穿上这个阳光系便装,而且还带了一个鸭舌帽。
张艺兴今天早上一起穿就看见吴亦凡在自己房间里,任由着吴亦凡给自己穿衣服,也同样戴上了一顶鸭舌帽背上准备好的背包就出门了。
“带你去一个我一直很想去的地方。”吴亦凡开着车,张艺兴看着他的侧面,再看看他,他觉得吴亦凡真的是穿什么衣服,都能穿出不一样的感觉,天生的衣架子。
“可是不在家里吃早饭吗?”张艺兴又问了一句,张艺兴其实肚子饿了,因为住在这里,肚子从来没有饿过,现在一饿还不习惯。
“想吃一点不一样的吗?”吴亦凡问道。
“想。”张艺兴笑着回答,深深的酒窝就了出来。
吴亦凡刚才听到了张艺兴的话,张艺兴讲了家,说明他把这里当成家,这是一个好的征兆。
车子停在了一处地方,吴亦凡就拿起背包帮张艺兴开车门,两个人手牵手继续走着,张艺兴觉得吴亦凡今天很特别,有种贵公子变平凡的感觉,不仅和他一样走路,而且还单肩背着背包,有种哥哥拉着弟弟出门的感觉。
吴亦凡带着张艺兴穿过弯弯曲曲的小巷,来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店里,可是小店外面却站着好多学生和买早点的妇人,张艺兴有些意外,吴亦凡也喜欢来这里吃东西。
他抬头一样,这是一家卖锅贴的“你也喜欢吃锅贴吗?”
吴亦凡笑着,但是没有回答。
两个人吸引了各种在买早点的人,尤其是那些小女生,头都快转一百八十度了“快看快看,他们长的好帅啊!”
“弟弟感觉小小的,好可爱好漂亮啊!”
“我觉得哥哥更帅诶,哥哥好像小说里走出来的一样。”
正在煎锅贴的老板抬起头,看着在人群中十分耀眼的两个人“亦凡,你来了,好久没来了。”
吴亦凡握着张艺兴的手放在腰间,然后走进店里,这个店有点小,有点矮,吴亦凡的个子看起来就离天花板不远了。
“这个孩子是……”老板娘一脸和蔼的看着张艺兴,“我弟弟。”
老板和老板娘恍然大悟“看我这脑子,瞧瞧这孩子长的这么漂亮。”
“今天带着弟弟来,终于不是你一个人了。”老板娘瞧着张艺兴越瞧越喜欢的样子,“你好”,张艺兴虽然被夸得脸蛋有些泛红,但是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
“噢……那今天多给几个?”吴亦凡接过碗筷,摆好,对着老板娘说道。
“没问题!”老板大喊了一声。
“没想到你这么有钱还要占便宜?”张艺兴笑着说道。
“因为好吃啊,这家店很有名,每次做的都来不及卖,就算想吃一锅老板都不答应。”吴亦凡为张艺兴倒上醋“虽然早上你不适合吃这么油腻的,可是我还是想要带你来吃吃。”
没有多久,老板便偏心的端上一大盘,旁边的人虽然都看见了,可是也没说什么,这样两个赏心悦目的男生,也生不了气。
“我一直以为你们这些有身份的有钱的,都是去那种看起来很高很大的酒店饭店里,你也喜欢来这样的地方。”张艺兴一下子就觉得他们之间的差距小了,有种莫名的安心。
“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来这里吃了,和他们都很熟。”吴亦凡夹一个锅贴放在张艺兴的碗里“这里面馅儿很好,味不会很重。”这里面是韭菜味的,张艺兴和他一样不是很喜欢韭菜的气味,可是这里的除外。
张艺兴咬了一口,并没有说什么,或者是阳光一笑说“好吃。”,只是看看里面的馅儿,然后吞下半个,又夹起一个。
吴亦凡知道张艺兴喜欢,欣慰的笑了笑“多吃点。”
吃完早点之后,张艺兴摸摸自己的肚子,有些撑得慌“吃太多了。”吴亦凡稍微弯下点腰摸摸他的肚子“难受吗?不舒服记得说出来。”
张艺兴点点头“这个很好吃,虽然很饱,但是还是很想吃。”
“以后想吃我买回家给你吃。”吴亦凡拉起他的手继续走着。
那句话让张艺兴心里突然暖了一下,吴亦凡没有说“下次带你来。”而是“买回家”,这是家人才有的感觉,吴亦凡把张艺兴当成自己家人一样,才会这么对待,不自觉的握紧了他的手。
“我们走着过去吧。”吴亦凡看着两个人都撑到了,提议道。
张艺兴点点头。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3:00:04 |显示全部楼层
来到目的地,此时已经非常热闹了,原来吴亦凡带着张艺兴是来游乐园“你想来的是游乐园。”
“你来过吗?”吴亦凡问道。
“没有。”张艺兴摇摇头,一脸羡慕的看着里面玩耍的孩子们。
“最想玩什么?”吴亦凡用手搭过张艺兴的肩膀,让张艺兴贴在自己的身边。
“跳楼机,还有海盗船,过山车!”张艺兴提起这些,孩子气一下子全都涌出来了。
“哇,你真的喜欢刺激的。”吴亦凡拉着张艺兴跑了进去。
张艺兴的眼睛看着离他最近的跳楼机,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吴亦凡带着张艺兴要去排队,本来张艺兴兴致勃勃的,可是当排队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拉着吴亦凡说了一句“凡哥,你和我一起上去吧。”
吴亦凡知道,张艺兴离得远还不能完全感觉到刺激,现在心里不止是兴奋,而且还开始有点紧张“当然了。”
张艺兴坐在吴亦凡的旁边,当坐上去的时候,他拉着吴亦凡的手“凡哥,我心跳的好快。”
“没事,有我在。”
“凡哥,我会不会掉下去的时候被甩出去。”张艺兴开始不断的浮想各种足以让他惨死的情况。
“我会拉着你。”
“凡哥,我的鞋子会不会飞出去砸死别人。”
“我和你一起脱掉。”
……
终于开始启动了,机器一下子窜了上去,张艺兴紧张的握着手把,感觉自己随时随地都要飞出去了。
跳楼机在最高的地方停了下来,张艺兴才慢慢的睁开眼睛,自己已经离地几十米“兴兴,不怕!”
可是张艺兴却不受控制的对于地面上一览无遗的情况大声的说了一句“怕!”
话音未落,突然掉了下去,四周都是叫声,可是吴亦凡却听不到张艺兴的大喊,事实上,张艺兴的确想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喊都喊不出来,声音全部卡在嗓子里了。
机器掉到最低下,张艺兴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歇一下,一下子又窜了上去,掉在比刚才低一点的地方,就挂在了半空中,张艺兴心里已经开始挠了,为什么还不下去!
机器一下子连续几个上去来回,张艺兴终于喊了出来“凡哥,怕!”
吴亦凡所幸,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听见了,虽然感觉很刺激,但是嘴角还是露出了笑意。
等到落地的时候,张艺兴呆呆的坐在位置上,吴亦凡打开安全带“怎么,吓傻了?”他把张艺兴的小脑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下次还玩吗?”
张艺兴摇摇头“不要了。”
张艺兴在跳楼机一旁,被吴亦凡抱着,吴亦凡揉揉他的发丝“没事了,你可是男孩子。”
“哇……那个哥哥对弟弟好好啊。”
“对啊对啊。”
……
张艺兴刚刚要离开,却被围观的人,羞红了脸又躲了进去“他们都笑话我们了。”,声音轻轻的飘上来。
“哪有,他们都在羡慕。”吴亦凡捏捏他的鼻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0-11-26 09:04 , Processed in 0.016160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