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养个弟弟不容易【繁星/中长】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4:28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不好吧。”小辛使劲的吞了吞口水,心里极其的在反抗“我……都送给你了。”
  “噢,那就算了吧。”张艺兴正要收回手,一下子被小辛抓住了“等等,偶尔朋友请的没关系吧。”
  “……”张艺兴觉得一包荷兰豆能够把小辛勾引成这样,真担心有一天小辛就会因为吃的被人拐走一去不回头了。
  “滴……”一阵喇叭响起,张艺兴循声望去,自己也不住的咽了咽口水:这个家伙是鬼吗,阴魂不散。
  白小柏坐在车里看的清清楚楚,甚至都能看见嘴角即将流出的口水,要知道,吃货的本性就是……吃货!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此时吴亦凡的车正缓缓开过来,大老远就看见张艺兴和另一个孩子站在一块,前面不远就听着的是白小柏的车,那明亮的黄色,果然闷骚的境界是正常人无法理解的。
  张艺兴看见吴亦凡的车子出现了,旁边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他也不便插足这两个莫名其妙的世界,抱着零食径直朝着亦凡的车子走去。
  “放学了。”张艺兴看见亦凡走近自己,便先开口说了句话。
  “今天感觉如何?”亦凡揉揉张艺兴的头发,看见他怀里抱着一大袋零食,下意识的皱皱眉头。“这些零食哪里来的?”
  张艺兴看见了吴亦凡那皱眉的瞬间“你不高兴吗?”亦凡是不太高兴张艺兴吃太多零食,很多东西简直是在摧毁他的身体,不过看起来他的心情很好,这一带零食他心里也不是这么介意了,张艺兴盯了一会儿零食,回头看看小辛“小辛送的,白小白要没收。”
  “小辛?白小柏?”吴亦凡抬起头看看不远处的两个人,打情骂俏的格外热乎。
  吴亦凡感觉两个人周边的气氛就不对,看起来……白小柏喜欢这种类型的吗?果然闷骚。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5:28 |显示全部楼层
“兴兴,我们走吧。”说完就帮着张艺兴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等到小辛和白小柏反应回来的时候,只能看到车屁股的。
  张艺兴坐在车上,静静的看着前面,没有说话,一般的孩子不是来到新学校都会很兴奋的讲着一些趣事吗?还是说张艺兴过得不好?张艺兴的性格如此,可是吴亦凡还是不免猜测一些什么。
  “你和小辛做了朋友吗?”吴亦凡率先开口。
  “嗯,他很好。”张艺兴有问必答,点点头,回答道。
  “看得出来,不然也不会送你这么多吃的,下次请他来家里玩吧”吴亦凡想着有空还是要向白小柏了解一下这个“小辛”的基本资料,虽然白小柏看上的人一定不是差劲的人,可是毕竟张艺兴没有朋友,这是第一个,身为哥哥要绝对保证他不能受到这些伤害。
  张艺兴拿出刚才那包荷兰豆递给希律,看见吴亦凡没有再讲话,不太像是他平常的样子,以为心情不好,“吃吗?”
  “不吃了,我在开车,不安全。”吴亦凡温柔笑着拒绝了。
  张艺兴收回荷兰豆,盯着荷兰豆看了半会儿“好吧。”
  吴亦凡以为是自己拒绝了他的好意,使得张艺兴有些受伤了,急忙想着解释什么,就见到张艺兴撕开了荷兰豆,手指从里面捏住了一颗荷兰豆递到吴亦凡嘴边“吃吧。”
  吴亦凡一愣,几秒之后才缓缓起唇咬住了那颗豆。
  张艺兴收回了手,自己也拿了一颗尝尝“味道挺好的。”
  “少吃一点,免得饭吃不下。”吴亦凡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回来,张艺兴以为自己是没办法腾开手才特意喂自己吃或者是……
  吴亦凡一直记得张艺兴小时候也经常这样拿零食亲自喂到自己嘴边,自己吃了第一口然后才自顾自的吃起来,小嘴吧唧吧唧的,有时候还不忘说“好吃。”
  “今天星期二。”张艺兴突然放下零食,看着吴亦凡说道“我做饭。”张艺兴在某些方面十分计较,比如说住了人家房子就要给钱,吃了人家的饭就要帮着洗碗。他不喜欢欠人家太多,毕竟都不是真正的家人,欠人家的总归都是欠。
  “我知道。”吴亦凡淡淡的回应了一声“等会回去做几个小菜就可以了。”
  张艺兴点点头“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张艺兴总是会有一些让吴亦凡心疼的“谢谢”。他的谢谢表达的不是感激,而是感谢给他机会还债,吴亦凡知道张艺兴从小过在一种“欠”的生活里,他的二叔二婶总是告诉张艺兴他欠了那个家多少,他需要还多少,小小的张艺兴,傻傻的听从了这种“欠”,支配了他这么多年的人生。
  想到这里,吴亦凡紧紧捏了一下握着的方向盘,他觉得现在所做的一切真是幼稚,什么“雇主”,什么“房租”?以一种玩家家酒的方式来对这个孩子弥补,却又是继承了他二叔二婶的方式,用一种欠来留住他。
  到家之后,张艺兴依旧抱着零食不知道放在哪里,因为他思考半天,在这里似乎看不到有这种东西的位置,因为吴亦凡的家里从来没有存在过这种东西。
吴亦凡接过张艺兴的零食放到了酒柜的旁边,然后不说话笑着揉揉他的头发,然后推着张艺兴去了厨房“需要佣人帮忙吗?”
按理说这些都是吴亦凡随口说的,可是张艺兴是认真听的,他很用心的去听,张艺兴觉得吴亦凡可以给他一个偿还的机会,是很幸运的,至少不用出去风吹雨淋。
  “谢谢,不需要。”张艺兴来到厨房很自然的挽起袖子,手臂很细,是太瘦了,感觉这么细细的衣袖都在他身上显得松松的。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5:37 |显示全部楼层
张艺兴切菜炒菜的手法很熟练,没有多久就炒好了几盘菜,炒完之后又很自觉的把锅碗瓢盆洗的干干净净,把厨房灶台擦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懈怠,吴亦凡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那些锅子和铲子他是怎么可以提得这么轻松,在吴亦凡看来那是对张艺兴来说很重的才对,事实上也是,他手上的筋都有些凸出来了。
  等到张艺兴干完之后,他抽出一双筷子,夹了一小块送到嘴里,张艺兴看起来似乎有点期待他的评价,不过看起来对自己的厨艺挺有信心的“好吃吗?”
  吴亦凡放下筷子捏捏他的鼻子“很好吃。”他觉得对于艺兴,这三个字足以表达,只要他乐意干的事情,他知道就足够了。
  张艺兴被这个动作一下子弄的脸蛋微微泛红,他惊异的看着吴亦凡,吴亦凡没有察觉到,品尝着每一道菜。张艺兴自己又摸摸鼻子,这是一种宠溺的动作,虽然张艺兴尚且不知,但是可以感受的出来,吴亦凡对他很好,完全不是对一般人的好,或许他真的把他当作那个弟弟来对待了吧。
  张艺兴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突然有些不舒服,应该开心的感觉可是到他这里居然有种失落。
  吃过晚饭之后,张艺兴就回房间做作业了,可是做到一半他突然很像好好看看这个房间,这几天他没有好好看过这个房间,虽然很好,但是他从来也没有在乎过这些。
  这个房间布置的很精致,甚至很用心,吴亦凡说的似乎没有假,真的是为了他弟弟一年一个样子的布置。
  张艺兴放下手中的笔,开始绕着房间走了几步,才发现有一个精致的柜子,莫城现在才发现,他很好奇这个柜子里摆放着什么,走近之后才看清楚,放着九件礼物,上面的标签已经被吴亦凡收起来了,他知道这些标签一旦被张艺兴看到他也就什么都知道了。
  可是如果现在的张艺兴看到这些标签的话,或许他会知道,吴亦凡是多么爱他这个弟弟,可惜吴亦凡没有勇气去做出这种会让他很可能再次失去张艺兴的风险,张艺兴也没能发现这个秘密。
  张艺兴看着这九件礼物很精致,也很昂贵,张艺兴数了数个数,便已经猜到是吴亦凡弟弟的生日礼物,一年一个,今年可能还没有到那天吧。
  张艺兴忍不住伸手想要摸摸,似乎想要分享一点吴亦凡弟弟的幸福一般,手指轻轻的摸了摸很快收了回来,似乎生怕自己把它摸坏了。
  “你真幸福,即使不在这里,还有一个天天想你念你爱你的哥哥。”张艺兴坐在柜子前面发着呆“我只是借住一下你的房间,不会抢走你的东西的。”张艺兴看着柜子里的礼物,似乎就是吴亦凡的弟弟一样,他对着柜子自言自语到。
  张艺兴记得自己的生日,却从来没有过过生日,因为除了他没有人记得,他从来没有收到过一句生日礼物,甚至是一句“生日快乐。”因为没有得到过,张艺兴从来不奢求什么,只是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羡慕。每年的生日他都会到家附近的一家蛋糕店,趴在玻璃窗前看着那些精美的蛋糕,但是他从来没有吃过。
  因为一个大蛋糕上百块,小蛋糕也至少几十快,对他来说有那些钱都该存起来。
  想到这里,张艺兴从自己的行李袋的夹缝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藏的都是一张张小纸条,纸条不多,每一张都是一句“生日快乐。”
  这是张艺兴自己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就像是还有人记得他一样。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5:47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房间门响了起来,张艺兴回过神来,将盒子藏到了枕头下面,打开房门,却看见是那个医院里的医生“你怎么在这里?”
“他是我好朋友左哲,今天来看看你身体恢复的如何。”吴亦凡推开房门走进房间,自然的搂过张艺兴的肩膀走了进去。
  张艺兴走到床边坐下“好多了,谢谢。”
  左哲坐在对面的沙发椅上面,翘着腿笑道,“看上去比刚开始气色要好多了。”
“你是好人吗?”张艺兴好奇的问道。
  吴亦凡在张艺兴身边,张艺兴这么突然起来的一问,逗得身子有些颤动,左哲一脸尴尬的看着吴亦凡“厄……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笑的好奇怪,很奇怪。”张艺兴非常诚实的回答了他。
“我看起来很不安好心吗?”左哲有些挫败,他可是医院里那些小护士的梦中情人,怎么到了张艺兴这里就变成了黄鼠狼的奇怪笑容,这小家伙可以形容的更美妙一点吗?
“说吧,假借探病之名,行偷窥之实?”吴亦凡略带玩意的反问道。
“谁偷窥了,我是正大光明的看。”左哲说完捂住了嘴巴,有点不打自招的意思。
“那几个家伙怎么不自己出来,把你给仍出来了。”吴亦凡大概也猜到了是那几个家伙的注意,肯定就是想要八卦一下张艺兴的事情罢了,吴亦凡没有告诉其他人张艺兴回来的事情,甚至更少,目前只有左哲和白小柏之外,不过他想经过这两人勇猛冲锋陷阵,那些家伙应该不敢招惹张艺兴才对,来一个挫败一个,张艺兴这方面的功力绝对不是盖的。
“什么时候带兴兴出去逛逛,那些家伙缠着我问了好久。”左哲终于说出了实话“你也知道,你这个家伙动不动就收拾他们,结果只能拉我做替死鬼了。”
“你也真敢做!”吴亦凡挑挑眉,完全一副见死不救的样子。
  左哲给张艺兴抛去一个求救的眼神,张艺兴接受到了,可是还没有解读成功,因为他还不知道解码条件“我不知道。”
  左哲咬咬牙,用手招呼张艺兴过来一下,张艺兴乖乖的就过去,他在张艺兴耳边说了一句话,张艺兴立刻点点头“好。”
“你又说了什么?”吴亦凡看着张艺兴想也不想就点头的样子,就知道左哲一定干了什么缺德事。
“他说,只要我同意,他愿意帮我付这里的租金。”张艺兴很喜欢这个交易,毕竟这种可以赚钱的生意他不能错过,吴亦凡免去他的租金这是张艺兴欠他了,可是左哲不一样,张艺兴是有劳动付出的,这只是一种劳动报酬,所以心!安!理!得!
  吴亦凡揪着左哲出了房间,还不忘和张艺兴道一声晚安,房间里一副温柔大哥哥的形象,出了房间就是一副吃人不吐骨头的阴暗鬼。
“大哥,是你们家兴兴答应的。”左哲不忘拿着张艺兴做挡箭牌。
  吴亦凡没有任何行动,双手环胸“我知道,不过租金你别忘了,三百万!”他拍拍左哲的胸就下了楼。
  左哲惊得下巴再次掉地,连忙不服气的追上前去“凭什么一折三百万,你太坑爹了!”
“一折是兴兴的,你需要多加几个零!”其实这个所谓原价一折都是吴亦凡自己胡诌的,象征性就可以了,可是……一切都只是以兴兴为标准。
“兴兴是一折,我这里你就三百万,你这个双重标准也太变态了,动动手就吸走了我的血,你知不知道那是老子的老婆本,你压榨几下,以后光棍节你特么陪我过吗?”左哲大声吼叫。
“你自己说的,我可以没有逼你。”吴亦凡悠哉悠哉的坐在沙发上面,看着左哲。
  左哲经过了强烈的思想斗争:丫的,吴亦凡算你狠!
  他颤颤抖抖的写下了一张支票,咬着牙递过去,吴亦凡要接过来的时候,两个手指还是舍不得放开“你这个资本家就会剥削劳动人民,迟早遭雷劈的。”
“放心,不是剥削,我会带兴兴过去的,但是……”吴亦凡淡淡一笑“通知那几个好兄弟,这是有代价的,虽然不见的和你比如何。”
“我帮你多压榨他们一点,我的那份就算了?”左哲盯着吴亦凡手里玩弄的支票,企图让支票再次回归手中。
吴亦凡看了看支票“你认为呢?”他挑挑眉看着左哲,左哲一看这副死样子就知道没有希望了。
闷气坐在吴亦凡对面,想了好久,正准备起身,大吼一句“吴亦凡你丫的很缺钱吗?”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吴亦凡正巧在发信息回复刚刚来问候他的“好兄弟”,“你可以试试去当午夜牛郎,或许就不那么缺钱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5:56 |显示全部楼层
“……”
午夜牛郎……
吴亦凡你可以想的在龌龊一点……
左哲觉得没劲透了,正准备走,转身又回头问了一句“对了,张艺兴压根就什么都不知道,以后知道你骗了他,你说他会怎么样?”
留下这么一句欠揍的话,手指甩着车钥匙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吴家。
吴亦凡停下了正在发信息的手指,整个人僵了半分钟,眼眸突然半垂,左哲虽然很欠揍,但是说的没有错,万一兴兴生气了怎么办?万一他又离开了怎么办?
张艺兴没有安全感,他比谁都清楚,可是现在告诉他,他会信吗?他追问当年的事情了怎么办?如果让张艺兴知道是自己的父亲自私的卖了他,他还会接受这个家吗?按照张艺兴的性格,多半就是在没有人发现的时候,拉着小行李偷偷的离开吧。
这个问题吴亦凡每天都在想,可是做不出决定,这不是商业上一纸合同就可以决定的,万一违反了合同赔的不是违约款,而是整个张艺兴和他十年的努力。
吴亦凡洗完澡后,坐在阳台的沙发椅上,整整呆了一个小时候,抽完了整整一包烟,一包烟过后,整个人反而清醒了很多,他捻了念头,看了看隔壁的房间,张艺兴应该睡着了,明天!明天起来他就会知道整个真相。
想到这里,吴亦凡的手不禁颤了一下“你不会离开的,对吗?”
思绪突然被一阵拉门声收回,吴亦凡下意识看向隔壁的阳台,阳台门被拉开小小的距离,一只脚踏了出来,一双光脚丫占地阳台上“兴兴?”
张艺兴睡眼惺忪的循声望去,揉揉眼睛“凡哥。”小声的喊了一句。
吴亦凡本来想要起来,却被这一句“凡哥”喊得浑身一怔,稍稍的楞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他是没有睡清醒吧。
吴亦凡走过去手伸过栏杆,摸摸站在那头的兴兴“怎么半夜出来了?”
“睡到一半醒了。”张艺兴稍稍清醒了一点,不过眼睛还是半睁着,睫毛有一搭没一搭的半合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6:06 |显示全部楼层
吴亦凡皱皱眉头,张艺兴的睡眠质量很不好,可以说很容易被“惊醒”。记得那时候在医院里,吴亦凡经常半夜还守在病房,有一回看着张艺兴明明睡的很熟,结果自己只是在门边上训斥了一句医院里护士对张艺兴护理太不用心了,张艺兴浑身一颤,立刻就醒了,就像是受了惊讶的样子。
“睡不着了是吗?”这个孩子真的很难受入睡,半夜醒来对他来说挺痛苦的,几次吴亦凡看见张艺兴一个小时前就安静的躺在床上,结果一个多小时后才睡过去,他不像是一半孩子需要玩玩手机看看书,所以吴亦凡开始并没有察觉,以为张艺兴是装睡,结果是这个孩子的习惯,总是要闭着眼睛一个多小时才能够睡过去。
“兴兴,过来。”吴亦凡让张艺兴到他房间里来“过来一下。”
过了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张艺兴光着脚丫站在门口,等着吴亦凡示意,吴亦凡已经坐在房间里,手招招让兴兴来他旁边。
张艺兴很有礼貌的把门关上,不紧不慢的走过去,吴亦凡把艺兴拉到床边坐下,“拖鞋呢?这样光着脚容易生病。”
“我知道,只是刚醒来下床下错方向,就忘记穿了。”张艺兴这方面实在是不可爱,他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撒撒娇这三个字,一般的人来说,至少会露出不好意思的模样,张艺兴只是这样瘪瘪的说了一句,不过吴亦凡回头想想,他养的是弟弟不是妹妹,小男生哪里会撒娇什么的,自己也从来不会这样。
“带你洗洗。”亦凡领着艺兴进了浴室,张艺兴坐到浴缸边上,浴缸里放了浅浅的一层热水,吴亦凡伸手碰到他的脚的时候,张艺兴下意识反射缩了回去“我自己可以。”,他很好的保持了镇定,不过心里在刚才却是被吓到了。
“没关系,泡泡脚可以睡的好一点。”吴亦凡抓住张艺兴的脚揉了一下,他的脚很冰,可能是没有穿鞋子的缘故,揉了两下才暖和回来。
张艺兴低头看了看吴亦凡蹲下来伸手进浴缸帮自己洗脚的样子,这个哥哥长的很好看,对于张艺兴来说很少见的,以前在学校里,那些女生间流传着什么帅哥学长,自己偶尔会遇到,可是感觉一点也不好看,其中以后染了头发,衣服花里胡哨的细看五官,却是平平无奇,还有一些是很男人味,可是太粗犷了,也许打球的时候会帅一点,可是平时看着,张艺兴的感觉只是自己真的反差很大,看着那些人太自卑了。
可是吴亦凡不一样,长得很高,五官也很好看,感觉就像是杂志里的男模一样,简简单单的衣服都可以穿的很有感觉。
张艺兴盯着吴亦凡好一会儿,看着吴亦凡的手臂上下动弹,忍不住伸手去捏捏,看看他的肌肉是不是很硬很结实,“干嘛呢?”吴亦凡对于张艺兴这个小动作感到有些好笑。
抬头一看,张艺兴露着一个大大的笑容,两个小酒窝清清楚楚的露了出来,见到张艺兴这么多天,还从来没有见到这个笑容,他会笑,但是笑的很温和很平淡,这么孩子气的笑容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你是锻炼很多久才长这么高这么好的吗?”捏了第一次,张艺兴又伸手去捏捏第二次。
“以前经常锻炼,男生到后来都会长的很快的。”吴亦凡说着拿过一旁的毛巾为他擦脚,张艺兴双脚悬空的走在浴缸边边上,本来是想直接把兴兴抱到床上就算了,可是想想小男生了怎么会喜欢被人抱呢?吴亦凡洗完手之后拿了一双拖鞋帮张艺兴穿上。“现在你只不过没有张开而已。”
“可是我不高,也没有这么硬的肌肉。”张艺兴捏捏自己的手臂,别说肌肉,还是多吃点“鸡肉”吧。
“所以好好吃饭,以后我带你多运动运动就有了。”吴亦凡习惯性的揉揉张艺兴的头发,拉着他出了浴室“今晚在这里陪我睡好不好。”
“谢谢。”吴亦凡为张艺兴盖上被子的时候,听见他轻轻的说了一声。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6:49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说谢谢了。”吴亦凡躺倒张艺兴的旁边,斜躺着看着身边的张艺兴“你很好,要接受别人对你的关心才是。”
“可是你是第一个帮我洗脚的人,也是第一个接我放学上学的人。”张艺兴沉默了一下,抬头说了一理由,对他来说一切的好都是需要找找理由的。
“以前过的很不好对吗?”吴亦凡的撑着手臂微微侧躺俯看兴兴,兴兴转了转眼珠子“还好,就是不喜欢。”
“介意告诉我吗?”吴亦凡其实一直很想听听张艺兴的过去,至少知道张艺兴对于自己过去的感觉。
“爸爸妈妈去世后我就跟着二叔二婶,一般对我都挺好,就是不太喜欢他们经常半夜吵架,吵着吵着就把我拉起来,那时候生气了就问二叔为什么把我带回来。虽然我不太喜欢这样的生活,也不知道二叔二婶他们为什么不喜欢我还要养我,但是至少他们带我回去,我不会去住孤儿院了。”
吴亦凡静静的听着,他很享受张艺兴说话的声音,虽然内容很心疼,但是兴兴很少说这么多话,“你知道他们不爱你?”
张艺兴很淡定的点点头“知道,没有人会喜欢给家庭带来负担的外人。”张艺兴完全接受这样一种解释,或者说这样一种理解方式,以自己的亏欠来掩盖伤害。
吴亦凡终于知道为什么张艺兴睡的不好,因为小时候常常熟睡的时候被他的二叔二婶拉起来一顿痛骂,那时候他该有多难过,或许现在的他只是麻木了而已。
“你……”吴亦凡有些犹豫,不过还是问出了口“就是因为这样才跳下去的吗?”
张艺兴沉默了一下,缓缓开口“不是。”紧接着又是一阵无声。
吴亦凡听到了张艺兴的否定,他知道是真的不是,张艺兴不会撒谎,至少现在为止张艺兴永远都很诚实,那么是什么事情让他连活下去的信念都不存在了?
“那是为什么?”吴亦凡紧接着问下去。
张艺兴将小半张脸都遮到被子下面去了,摇摇头“我不想骗你,但是不想说。”
对于张艺兴,那样的环境对他来说都只是一句“还好,就是不喜欢。”那么是什么事情让他会做出这么激烈的反应,看得出来会去寻死的人,不管表面上多么平静,痛苦永远不是别人所能想想。
“抱歉,如果不想说,我不问了。”吴亦凡替张艺兴盖好被子,笑着说道,这也让张艺兴眼里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情绪“不准说谢谢。”
张艺兴此刻欲言又止“你……你让我过来是有话要说吗?”
吴亦凡一愣,转眼又平静的一笑“你睡不着,我也睡不着过来陪陪我可以吗?”
可以确定,吴亦凡自己又一次扔掉了机会,张艺兴的以前所受远远不止嘴里所说的那样,一定还有更多更多,吴亦凡不确定张艺兴承受的底线在哪里,不知道那个底线什么时候会露出水面,什么都不敢保证,甚至希望他能够安稳平静生活一天,快乐一天就足够了,至于以后是否会怨恨,是否会排斥,他一定会用尽全力保护好这个孩子。
“你不上学吗?”张艺兴看着吴亦凡的样子,突然开始数数,数到最后,脑袋有点打结“你应该上大学。”
“你好奇吗?”吴亦凡捏捏张艺兴的鼻子“上过了。”
“骗人,年纪对不上,难道你还是中国的比尔盖茨?”张艺兴努努嘴一副不受信任的样子。
吴亦凡不禁想要上去抱抱那个露在被子外面的小脑袋,“我可以没有他这么有本事,只是以前没有去学校上过学罢了。”
“你……”张艺兴抬起头对上吴亦凡的眼睛“你不是挺有钱的吗?”
“大学以前因为不想去学校,所以是在家请老师上课,那时候因为不知道干什么,所以恨不得把一天二十四小时填满,甚至比一般人学的都要快都要长,后来大学毕业爸爸也在那年去世了,只能把接他的班。”吴亦凡耐心的解释道。
张艺兴笑笑“我还以为你是个天才,就是那种不用学习都可以上很好的大学。”
“小时候需要带着那个小家伙,时间少的不够用,后来小家伙不在了我又多的不知道干什么……”吴亦凡说着说着便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张艺兴听着吴亦凡的话语,不禁又开始羡慕起来,他的羡慕的很平静,没有让任何人发觉,不知道他在哪里?张艺兴有种现在一切的好都是源于希律的弟弟的感觉,觉得自己似乎抢占了属于他的东西“他会回来的,相信我。”淡淡的一句话让吴亦凡安心了不少。
吴亦凡多希望张艺兴可以想起他的小时候,可以想起那个小家伙是他,可惜那种幼儿时期的记忆,怎么可能长存,就算还记着,那也是模模糊糊,和梦又有什么差别。
“晚安。”吴亦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张艺兴的嘴角微微翘起“晚安。”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6:5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一早,张艺兴还在沉睡着,吴亦凡醒来的时候,他还静静的躺在自己的怀里,又是身体拱起来的睡姿,脸蛋快要贴到自己的胸膛了。
快六点了,张艺兴的生物钟一向准时,可是今天却没有按时醒过来,呼吸非常平稳,看来是难得睡得很好,本来害怕他迟到,转眼一想今天原来是星期六,昨天报道的时候已经是星期五了,所幸让他多睡一会儿。
吴亦凡已经醒了,可是不敢动弹,害怕吵到身边这个孩子,就一直静静的躺着。
不过即使睡的再沉,该醒的还是不会拖久,六点一刻张艺兴便开始有了醒来的迹象。
“迟到了!”张艺兴睁开眼睛,突然感觉不太对劲,说了一句。
说完之后,张艺兴感觉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这个房间……他转头一看,面对着是吴亦凡的脸孔,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昨晚半夜睡到了这里来了“早上好!”
“早上好!”吴亦凡也同样的回应了一声“今天星期六,多睡一会儿没关系。”
“醒了。”张艺兴睡不着了,更加不可能在吴亦凡的房间多睡一会儿。
“饿了吗?”吴亦凡起身对着张艺兴说道“我去你房间拿衣服给你。”说着揉揉他的头发“多躺一下,清醒好了刷牙洗脸下去吃饭。”
“好。”张艺兴点点头。
吴亦凡拿来一套衣服,张艺兴看了看推给吴亦凡“我自己回去拿吧。”
“怎么了?”吴亦凡不解。
“前天的新衣服已经干了,可以穿,这个是新的。”张艺兴从来的那天起就发现衣柜里有好多衣服,基本上都是他合适的尺码,虽然上面没有吊牌也有洗过的香气,可是看得出来这些都是新衣服,更加不知道有多贵。
“那个新衣服,这个也是,为什么不穿这个?”张艺兴的每一件衣服都是吴亦凡亲自去挑的,甚至会亲自去帮他配好,他觉得张艺兴穿着应该很合适才对。
“那两件可以先穿,这些以后慢慢穿。”张艺兴这么一说,吴亦凡立刻明白了,那一大柜子的衣服可以让张艺兴起码两个星期不带重样的,可是这样对他来说是一种奢侈的表现,衣服合适够穿,花样和数量真的不是他标准以内的。
“那些衣服都是为你买的,你不穿这里没有人会穿,没有人可以穿的。”吴亦凡把衣服递上前去笑着说道“不用担心,那些衣服不是名贵的衣服,最好的不一样是最合适的,我懂!”
张艺兴听见吴亦凡这么说,无言以对,说这些衣服贵,可是吴亦凡那句话已经摆在那里了,说太多了,可是的确这些尺寸只有他可以穿,估计这里没有什么人可以穿的下了,暗示这些都是心意,不是亏欠。
“好。”张艺兴心里的小算盘每次打的噼里啪啦响的时候,吴亦凡都是一阵担心,但是摸透了之后,对付起来也颇为得心应手。
吃早饭的时候,吴亦凡才把手机打开,里面几十条电话短信,如果不是关机,估计他们昨晚是睡不好的了“你有急事先去吧。”
吴亦凡放下手机笑道“没事,只是昨天来见你的左哲那般人无聊而已。”
张艺兴想了想“是因为我的事情吗?”
吴亦凡诚实的点点头“那群家伙千方百计想要八卦我的事情,目前你是最受瞩目的。”
“他昨天的算数吗?”张艺兴这个小机灵鬼可是没有忘记这么重要的债务问题“他会反悔吗?”
“你愿意帮他的忙?”吴亦凡反问道,他很清楚张艺兴小算盘珠子又开始响了,那个小账本上估计很无情的给左哲记上一笔大帐。
“没兴趣,可是我们之间有交易。”张艺兴喝了一口牛奶,皱皱眉头,又默默的把牛奶推远了一点。
吴亦凡又默默的把牛奶推回来“为什么他可以帮你付租金,我不可以?”其实答案很明了,可是吴亦凡就是喜欢看这个小家伙算帐的样子。
“因为你是吴亦凡,所以你知道,明知故问。”张艺兴又手指悄悄的推过去了一点。
吴亦凡笑着把牛奶杯拿到手里“真聪明,不过牛奶必须要喝早晚一杯。”
“有点多。”张艺兴没有想出什么别的借口,直截了当的回应“而且不习惯。”
“牛奶对身体好,而且可以补钙,你不是想要长高个吗?”吴亦凡这点不容许改变,毕竟营养对现在的张艺兴来说,是所要做的大事。
“晒太阳一样可以补钙长个。”张艺兴对于食物还是存在一种执着,不喜欢的是绝对不会有尝试的念头的,以前在二叔二婶家,就算饭桌上都是他讨厌的食物,他不会说,但是不会多吃甚至是吃,宁愿把白米饭全部干吃,也不会就着吃。
“不行,这个是必须的。”吴亦凡突然严肃了几分,倒是让张艺兴有些诧异。
吴亦凡清楚的知道,宠不能溺的道理,这种做法都是目光短浅的表现。
张艺兴勉勉强强的一口气喝下整杯牛奶,腮帮子被牛奶充的鼓鼓的,半天瘪不下去,吴亦凡满意的揉揉他的头发“乖。”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7:15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刚才发短信的都是那几个所谓的好兄弟,他的大学同学金珉硕,还有几个从小到大的死党,基本上那群死党都是一群赶都赶不走,心理素质超强的小强。

金珉硕:凡,听过你们白吴家的小宝贝归来了,能不能带出来见识见识,据说很好很强大。
伍梓麟:听说左哲在你那里吃了你家宝贝的大亏,而且损失了三百万,可不可以带出来溜溜?
刘宇谭:左哲为了带你们家兴兴出来损失三百万,我再出一百万你带他出来让我们认识认识,好好玩玩。
白小柏:原来还有人比我更惨,他出三百万,我再出两百万如何,带出来让其他人瞧瞧!
左哲:我刚才和他们一说,他们居然嫌弃我损失的少,我让他们也出出血,你看钱比我多了,就放了我那可怜的三百万吧。
金钟大:哥们,听说你们家张艺兴很好玩,左哲他们都出了,我出五百万送我吧。
……
如此云云,当吴亦凡看到这些短信的时候,牙齿都快咬碎了:你们拿我们家兴兴当什么,狐狸萨摩哈士奇吗?带出来溜溜?迟早你们脖子上一个人栓一个狗链子。每个人比谁出价高吗?当他是牛郎还是故宫展览品,迟早把你们几个卖了给兴兴数钱玩!!!
“兴兴,我带你去见几个哥哥吧。”吴亦凡心情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笑着对艺兴说道,左哲和白小柏这俩家伙是嫌吃瘪吃的不够多吗?我弄不死你们。
“好。”艺兴乖巧的答应了。
平时这几个大爷一样的人物,总是比谁更大爷,结果今天个顶个的早到,这个会所几乎都快是他们专用的了,他们有事的时候,会所一律不接待外人。
可是这几位大爷伸长了脖子等的都是那位吴大爷和张小爷,虽然听白小柏和左哲说起过,但是无奈觉得吴亦凡养到一半的孩子是怎么样的?
“你说张艺兴是不是和吴亦凡很像啊?”金珉硕一句话招来众人白眼,金珉硕看起来才将将二十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已经排行老二,就比白小柏小一点点,第二老二就是老二,无论何时何地都这么的“二”。
“张艺兴和吴亦凡又不是亲兄弟,你当张艺兴是吴亦凡的儿子吗?”白小柏无语道。
“哎呦喂,看起来你很紧张。”伍梓麟调侃他“是不是张艺兴戳到你小心肝了,现在这么怕他。”白小柏直接给了一个白眼,那可不是,认识张艺兴不过一天不到的功夫,辛栎冰那个家伙,一直张艺兴长张艺兴短,恨不得晚上睡觉都希望张艺兴可以睡旁边,零食上更是无法无天,总之一句“张艺兴爱吃,送他的。”自己无可奈何,以前让他给自己吃一口,都犹犹豫豫,深怕多咬一点似得,现在送张艺兴一袋一袋的准备,还时不时的问问他的口味。
“你们几个怎么报销我的那笔账,三百万,老子的老婆本。”左哲不住的怒吼着。
金钟大安慰道“淡定点,你的老婆本在你娶到老婆前会赚回来的。”
看着他们的对话,刘宇谭已经笑的肚子快抽筋,白小柏和左哲心里同时说道“笑吧笑吧,看吴亦凡来了,有你们哭的时候。”
当然这几个嚣张的家伙自然有嚣张的本钱。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7:27 |显示全部楼层
金珉硕算是和吴亦凡算是意外的相识,当时他一姐们喜欢上那时候还处于“弟弟”级别的吴亦凡,别看年纪不大,个头不小,于是那个姐们想要轰轰烈烈的谈一场姐弟恋,谁知道被吴亦凡一个无视就擦肩而过,伤心痛哭了好久。
此事当传到林亚允耳朵里的时候,觉得这个家伙格外的嚣张,不教训不足以平他自己的愤。可是当看到吴亦凡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子,他便觉得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金珉硕心里所描绘的白希律应该是一个拽的二五八万的臭小子,骄傲不得了的人才对。可是他找到吴亦凡电话,打电话约他出来的时候,吴亦凡电话里只是应了一句。
当来到湖边的时候,就见到吴亦凡坐在长凳上,手里拿着手机,穿着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痞子的味道,他们都说吴亦凡不苟言笑,可是自己第一眼看到的却是这么温柔。
“喂……”金珉硕喊了一声,吴亦凡听到了只是抬起头看了他一下,又低下头看什么东西。
金珉硕瞥了一眼他手里的,是夹在钱包里的一张照片“你是吴亦凡?”
“是?”吴亦凡淡淡的回应了一声,“说吧。”看来吴亦凡知道为什么约出来,可是他的神情很淡定,似乎根本没有这回事情一样。
“我……”吴亦凡想着这个家伙如果嚣张一点他还可以教训,可是现在这样温温和和的样子,他突然觉得有些理亏。
“我不喜欢你朋友,勉强不来。”吴亦凡很坦白,见到张艺兴之后金珉硕他们都有一个发现,是吴亦凡所不知道的,就是那时的吴亦凡和现在的张艺兴很像。
“你在看什么?”金珉硕不知不觉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钱包上,上面有一张照片,可是没有看清。
可是一提到这个的时候,吴亦凡的笑容突然更加柔和了“这是我弟弟,可爱吗?”
“厄……嗯。”金珉硕被突如其来的一问给吓了一跳,傻傻的应了一声,阳光淡淡的洒落在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上,修长的身子更是显现的如同一尊完美的雕塑,金珉硕这才明白那个姐们为什么明知道吴亦凡小她几岁还是要倒追。他总是很容易将人吸引住,不知是长相还是他所散发的气质,只知道这样看着阳光下的他,像是在欣赏一副完美的画作一般。
金珉硕细看了一下照片,照片里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子,奶白奶白的皮肤,五官很漂亮很精致,尤其是那双眼睛,灵动活泼,比女孩子还要好看几分“你弟弟……很漂亮。”
金珉硕看见吴亦凡听见自己的夸赞之后,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手指在照片上面轻轻的蹭蹭“嗯。”
后来两个人都忘记了是怎么变成好兄弟的,只知道从那以后他一直都关注着那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生,再后来认识了他的朋友,现在他的死党。
不过有一点金珉硕还是觉得是自己看走眼的,一开始以为吴亦凡是一个温柔,犹豫的少年,谁曾想这个看法却被后来的兄弟们狠狠的调侃了一番“吴亦凡不整你算是客气了,你还指望他温柔?”
的确,从那以后很少见到这样的吴亦凡,每次的吴亦凡都是非常自信的往人堆里一扎也能认出来的主儿,往兄弟堆儿里一戳,那就是每一个人必须要承受一次的噩梦。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极为优秀完美的男人,可是也同样是个睚眦必报的男人,要是招惹到他的死穴,不好意思,麻烦洗好脖子,等着他啃的骨头都不剩吧。
他们已经等了一个小时候了,金钟大已经快要崩溃了,他绝对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这个人身边总是女人环绕,总是女人等他,还从来没有他等过谁,不过谁让这次吴亦凡又一次装大爷成功了“怎么?有女人在等你?”伍梓麟问向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0-11-26 15:41 , Processed in 0.015171 second(s), 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