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养个弟弟不容易【繁星/中长】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0:43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小少爷半夜被抱回来的时候,被凡少爷用风衣包裹住了,安静的在怀里熟睡着,很多人都是等着尽早一赌这个小少爷模样,看上去和凡少爷差的有些大,五官上不是很像,而且身材上,张艺兴的身子骨显得有些小,更加有些因为营养不良而发育不充足的样子。吴亦凡则是更加帅气俊朗,线条分明,一米八九的个子,身材匀称,颇有超级男模的即视感,外人看来有些严肃,却也不是冷漠,兄弟两个一大一小形成的反差不是一星半点。
张艺兴不是个靠着童话故事生存下来的孩子,他极具现实意识,并没有因为佣人们的恭敬有礼而飘飘然,神情如一,让外人无法猜到他内心的想法。
亦凡走到楼梯口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艺兴,他的手轻轻搭在扶手上,看得出来对这里有些不安,“早餐准备好了。”亦凡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余光还是看见艺兴脚步间隔了十几秒才开始迈出。
张艺兴没有推辞什么,只是跟着吴亦凡走着,亦凡时不时撇着,现在站直了看,艺兴真是有点小,现在是发育的年纪,前半段时间的营养跟不上会不会影响他长个,心里开始有点担心。
他自然的坐到了吴亦凡的旁边,也没有惊呼早餐为何如此丰盛,事实上内心还是有些惊讶,神情淡漠,只是定定睛,然后抬起看着吴亦凡,亦凡似乎还在等待着他想要说什么,过来半天缓缓开口“你的早餐容易浪费粮食。”
亦凡突然觉得自己眼前的兴兴原来还是个没心没肺的小东西,难道看不出来是为他准备的吗?“两人份正好。”亦凡反驳了回去,艺兴也没有再次申诉。
事实上的确不多,不过张艺兴从小生活“朴素”,的确是没有吃过一次这样的早餐“糯米块就够了。”张艺兴提起刀叉,想了想叹了一口气,像个小老头一样吐出一句不着头尾的话。
可是结果是,亦凡居然听懂了,微微蹙眉“以前的早餐吗?”
“三年前一块钱,现在一块半,偶尔可以加香肠,味道不错。”张艺兴没有看过去,更加没有投射出什么小狗般可怜兮兮招人怜的小摸样,看起来还是满知足的。
张艺兴没有在家里吃过温馨的家庭早餐,偶尔周六周日自己起来煮煮稀饭,有时候早上太忙了就会不得已抽出一点“私房钱”买个小糯米块当早饭,事实上这个小家伙说挑食也挑,不挑食也好养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0:55 |显示全部楼层
张艺兴虽然第一次吃丰盛的早餐,但是看到上面一两点葱花,还是会小心偷偷的用叉子挑出去,在一个那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居然还是一个葱姜蒜等等之类一概不吃的,即使不得已要吃也会偷偷吐出去,有些菜只有张艺兴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吃过第一口,并不是娇气,只是有些东西让他连吃一口的欲望和勇气都没有。
那个小动作让亦凡看在眼里,心里叹了一口气,张艺兴不知,他挑食的小毛病估计就是五岁之前的美好时光里让他的好哥哥养成的,亦凡不爱吃的也觉得不会让艺兴尝,张艺兴不爱吃的更加不会给他吃,导致最后在张艺兴一个人的身上,同时具备了两个人偏食的程度,想到这里亦凡隐隐的有些心虚。
“你现在好好的养好身体,好好休息。”饭桌上两个人沉默了好久,亦凡率先开了口,他了解了艺兴现在的习性,别人不开口,也休想逼得张艺兴开口。
“读书、工作、交房租,必须的!”张艺兴简短有力的一句话,让吴亦凡不知道如何才能糊弄过去。
“现在试住阶段,免费的可以吗?”亦凡想要讨好他的程度近乎破功了,索性没有外人,不然就凭左哲一个人就能把这个房子笑穿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张艺兴往嘴里送了一小口鸡蛋“和早餐。”
这波澜不惊的语气和态度让亦凡铩羽而归:这是谁说的名言,真想灭了他。
“你帮忙收拾收拾我的房间,先别干其他重活,上学过段时间说。”吴亦凡觉得这是底线了,再不成真的只能把这个小家伙绑到床上让他乖乖睡觉了。
“校规第一章第二十一条,缺勤次数达到一定程度累积,开除学籍!”张艺兴这孩子没有记住哥哥的名字,倒是把那所破学校的校规给背的一清二楚的。
“你要是不照做,那个一折就不算数,自己看着办!”
“成交!”张艺兴点点头,眼神突然流露出了一种坚定。
亦凡算是看清楚了,艺兴,遇强则呆,遇弱更呆,一呆走遍天下。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1:05 |显示全部楼层
吃完早饭,张艺兴自己慢悠悠的去把餐盘给洗了,顺带站在一边看着吴亦凡,那个小眼神的意思就是说,等你吃完帮你洗。
洗完餐盘又开始一步步走上楼梯,走到了自己房间的隔壁,进去之前还不忘敲门“可以进去吗?”
亦凡打开房门,看起来是要去公司了,但是张艺兴一个人在家里不放心,尤其害怕这个小家伙真的当起清洁工,房间其实非常干净整洁,所以打扫起来应该还是很轻松的吧。
亦凡刚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大叫,声音很快消失不见,吓得亦凡赶紧冲回房间,以为艺兴又出了什么意外“兴兴。”
结果朝着卫生间走去,张艺兴浑身湿透的坐在地上,脸上脑袋上还有一点点的泡沫,跑进去抱住艺兴“你怎么样,摔倒哪里了?”
艺兴突然开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刚才哪里摔疼了?好像不疼。
“不疼,有点滑摔了,手磕到你的外国货,喷出来水又洒出来,变成这样了。”的确是这样,艺兴本来在寻找清洁剂是哪一瓶,结果架子上全都是外国货,一不注意摔倒了,手压到了一个瓶子,就有东西喷了出来,水龙头的开关被磕到结果水喷出来就成了现在这样。
亦凡随手抽了一条浴巾把他抱起来放到了外面的床上,用毛巾把上面的泡沫擦掉“这些东西有需要管家会帮你准备好的,把湿衣服换了,免得再病上加病。”
艺兴此时却一直盯着他,突然伸出有些冰凉的手摸摸吴亦凡的额头,吴亦凡与他对视,艺兴用手把亦凡的额头对着自己的额头“不烧,但是你可能有病。”
“啊?”吴亦凡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说的摸不着头脑。
“我是给你打工的,不是给我打工的。”这句话从他嘴里阴阴柔柔的说出来,让吴亦凡忍俊不禁,最后只能吐出一句话“尊老爱幼。”
张艺兴低头想了一下,点点头“你还挺有道德良心的。”
“嗯,我想也是。”吴亦凡配合的点点头。
张艺兴的头发被吴亦凡用毛巾揉的一团乱,就像是一个鸟窝一样,吴亦凡才发现这孩子头发太长了,没有现在十几岁少年那种去造型店精剪的发型,完全就是这个小家伙自己拿着剪子瞎剪,额前的头发下,大大的眼睛若隐若现,倒是看上去非常灵气。
“等我从公司回来,带你去剪剪头发,这么长不难受吗?”他顺下张艺兴的发丝,去隔壁重新拿了一套衣服给张艺兴换上。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1:20 |显示全部楼层
张艺兴无所谓的甩甩脑袋“剪剪需要四十,太贵了,有剪刀吗?”
“有,但是不是用来剪头发的。”艺兴看了看吴亦凡,也非等闲之辈,以前寝室里的同学看到他用剪刀自己剪头发,个个不是惊得掉了下巴,就是嘲笑他剪得太难看,所以因为头发的原因掩去了张艺兴几分光彩,再加之他很少说话,几乎到了没有朋友的地步,所以很少有人关注到他身上,甚至缺席了都没有人发现。
在帮张艺兴换裤子的时候,才发现刚才是有摔伤了,只是他没有感觉到,小腿似乎磕到哪里了,红了一片,拇指轻轻的揉了两下“疼吗?”
“不疼。”艺兴看起来没有忍住疼痛之类的样子,眨眨眼睛,仔细的感受了一下,然后很诚实的回答一句。
“明天可能这里就淤青了,等会儿拿药给你擦擦。”亦凡自顾自说道。
张艺兴抬起头看看他房间的时钟,然后看着吴亦凡盯着他的小腿看了半天,忍不住伸手指戳戳他的肩膀“不去上班了吗?”
“你受伤了。”亦凡抬起头对上张艺兴的眼睛,言外之意,受伤了要好好照顾你才对。
张艺兴听了点点头,接着回了一句,“老板会生气的。”
“不怕。”亦凡再次低下头去。
“你是谁?”张艺兴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亦凡本想要糊弄过去,但是无奈他所谓的“雇佣”实在太不像这么一回事了。
“吴亦凡啊。”亦凡非常平稳的接住了第一个质问。
“你是我的谁?”张艺兴再次跑去第二个质问。
“你的雇主。”吴亦凡停顿了一秒,笑着答道。
“你再不说,我去告你非法雇佣童工。”张艺兴皱皱眉头,语气没有平常这么平稳,反倒是有些生气,但是还是看不出太多的情绪,一句话落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张艺兴坐在床边,吴亦凡蹲在床边,将张艺兴放在他大腿上的小腿小心放下来,放下裤腿,然后一笑抬起头来“为什么自杀?”
“你为什么不让我自杀?”张艺兴反问一句。
“你自杀,我会很痛苦。”吴亦凡风轻云淡的说出这么一句话,这回论到张艺兴有些微微的惊讶,还有这么一个人会因为他痛苦吗?
“五天,你痛苦什么?”张艺兴盯着吴亦凡好一会儿才说道,但是看久了吴亦凡,总觉得吴亦凡似曾相识,但是他不记得这么一个人“我不认识你。”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你的房间会布置的这么好?”亦凡反问道,说实话,他并不想和张艺兴重新培养出感情之后再告诉他真相,不知道是不是再一次的欺骗,那时候张艺兴会不会连见面都不肯了。
“你弟弟的,他们说你丢了一个弟弟。”张艺兴之前在医院就听见他手下的人暗地里有说过两三句他的事情,好像是丢了一个和张艺兴差不多年纪的弟弟,找不到了。
“你不好奇吗?”吴亦凡再问。
张艺兴诚实的点点头“我住那里他会生气吗?”
吴亦凡苦笑着“十年了,每个月我都亲自打扫,每一年我就改一次房间的装潢布置,七岁小孩子喜欢什么样的房间,十岁小孩喜欢什么样的房间,十五岁小孩喜欢什么样的房间,你是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的人。”
张艺兴点点头,抬起头看看坐在身边的吴亦凡,伸手摸摸他的脑袋“难怪对我这么好,我不会白住,会好好照顾你的。”
“好。”吴亦凡轻声回应了一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1:44 |显示全部楼层
张艺兴住在这里的第三天,他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矫情不是他的风格,吴亦凡也很庆幸艺兴不是那种别别扭扭的孩子,对于任何事情都非常坦然的接受,他的环境培养不出过分乐观的孩子,所幸也不悲观和人格的扭曲。
其实,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张艺兴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只是吴亦凡不放心,才会让他乖乖呆在家里。
但是有句话已经成了张艺兴早晚饭都必须要提及的“我可以上学去了吗?”,然而吴亦凡的回答往往都是“等你身体完全康复了才可以。”
“我好了。”
“没好。”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1:55 |显示全部楼层
……
这种对话连身边的管家都可以背的出来了,其实吴亦凡不是不知道,也不是过分担心,只是在想着帮张艺兴找个好一点的学校,以前的学校怎么说,同学都一定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他。
于是在第三天的晚饭,张艺兴终于开口了“他们和我不熟,没关系的。”张艺兴多少能够猜到,吴亦凡一定不想让他再回东方中学读书。
吴亦凡坐在旁边想了想,“明天带你去另一间学校,愿意吗?”
“贵吗?”吴亦凡也猜到了这个小管家一定会问这个问题“不贵。”
“真的?”张艺兴总是在钱的事情上很执着,东方中学还是他公费考进去的,要不然也不会在那里读书“原来的地方挺好的,习惯了。”
“可是那里有人会欺负你。”吴亦凡将一颗红烧肉夹到张艺兴的碗里,当然知道这个转校的学费一定又要记在张艺兴的小账本里,可是他忘不了那群孩子欺负张艺兴的样子,脸上都挂彩的程度他可无法忍受第二次。
说道这里,张艺兴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我想下次应该不会了。”张艺兴的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想要露出一个给吴亦凡安心的笑容。
“不要拒绝,你说你不会白住的。”他忍不住伸手捏捏艺兴的脸颊。
张艺兴想起来了,的确说过会像他弟弟一样照顾他,所以如果他比较开心的话……
说实话,如果学费是他自己完全可以负担得起的话,张艺兴也是千百个愿意,可是毕竟他们还是两家人,有一天关系断了,一些都会成为负担,张艺兴宁愿现在多多减少这种负担。
那群人找他麻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那所中学有很多孩子是有钱人,很多看起来还是暴发户出来的样子,张艺兴为了能够赚点钱,经常会有偿帮他们值日,做作业,甚至于考试让他们去抄,他不是什么三观严谨,作风优良的孩子,那些富贵不能淫这类词句只适合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当温饱都成了问题,哪里还能豪情壮志喊着“不为五斗米折腰”?
可是上回张艺兴考试的时候,其中一个带头的人看错抄错了几个字,结果全班有二分之一的人都写错了,这下麻烦可大了,当然麻烦最大的还是张艺兴,他便是那些人眼里的“罪恶之源”,成了老师眼中的“害群之马”。
星期天放假的时候,所有人都兴冲冲的离开学校,只有张艺兴拿起书包就往外冲,结果还是被一群人堵在路上,本来都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只是可惜又要浪费那些涂抹伤口的药了。
“害怕又被欺负?”吴亦凡看着张艺兴低头想什么东西想了半天。
“我想这个是不是要和二叔二婶他们说一下,毕竟他们是我的监护人。”虽然一直也不怎么管,相信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死后重生的消息。
吴亦凡点点头“我会找人通知他们的,我想他们也不会反对什么。”吴亦凡没有戳破,毕竟还是不知道张艺兴心中对他们的感情如何,倘若他知道他的二叔二婶是为了当初的几百万才带走他,勉强抚养他的,会不会很受打击,在亦凡心里,艺兴不是个脆弱的人,但是看起来实在是不忍心告诉他那些真相,包括他和他之间的事情。
“嗯。”艺兴夹起亦凡夹给他的肉放到嘴边咬一口,独自呢喃着“谢谢……”虽然很小声,但是亦凡还是听到了,艺兴不知道是说给亦凡听的还是自己听的。
第二天,亦凡亲自带着张艺兴开车去学校,原来他是早就联系好学校,只是还要征求张艺兴的意见,张艺兴同意之后第二天早上就送来了一套校服,亲自帮他穿戴整齐之后便开始去报道了。
“动作真快。”艺兴很天真的以为是昨晚之后才有的计划“谢谢。”
“我把你交给熟人,比较放心。”吴亦凡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或者直接打电话找我。”
“他是谁?”张艺兴有一点是吴亦凡非常喜欢的,就是从来不会把话憋到让别人无处可知的地步,他很诚实,没有添加任何修饰。
“是我表哥,他刚从国外回来,在你的学校教英语,会呆上一段时间。”亦凡看到艺兴每个问题都问的认真,他也慢慢的在艺兴面前一字一句都交代的很详细。“我们经常联系感情很好。”
突然放在车上的手机响了,发来一则短信,短信直接跳出来,张艺兴帮忙递过去的时候看见“他就是我表哥。”随意瞄了一眼“脾气一点就着,当然对学生还是很好的。”
张艺兴看着短信半天,眼睛扑闪扑闪的“你们是一对儿吗?”
“啊?”这句话吓得吴亦凡一个紧急刹车,半天说不出话来看着张艺兴。
张艺兴不以为然,呆呆的看着他“上面说,你十分钟之内再不到,这辈子都别见他了。”
吴亦凡拿过手机关掉“这怎么了?”
“我们班女孩子很喜欢讨论这些,听到一些。”张艺兴以前班上的腐女可以说是一抓一大把,天天讨论小攻小受同志类的问题,偏偏张艺兴前面的两个女生接近骨灰级的了,耳濡目染这四个字也不是说说而已,经常有人讨论那些bl小说里面的情节,什么炸毛受,什么傲娇受,虽然不理解这些专业名词,但是从某种讨论过程中,他还是可以举一反三,比如那个短信,经常有女生说到小说之类的,为说这句话的人定义属性是炸毛受。
“女孩子都说这种人叫……炸毛受”张艺兴非常淡定的说道,可能是他自己还不理解其中隐藏的信息量对于别人来说是非常无语的。
“那些东西不要了解,没什么用,我们只是兄弟而已。”吴亦凡一边开车一边烦恼着,看来以后要和那个家伙划清界线,不然兴兴等会举一反三更多东西。
“噢”张艺兴很乖,让他不要了解他就不了解,不过余光瞥向吴亦凡的时候,感觉眼前的吴亦凡似乎被自己的一句话弄的有些怪怪的。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2:08 |显示全部楼层
在十一分钟后,他们的车终于停在了学校的大门口。
圣西中学
一个身着白色风衣,头发修剪的整整齐齐的英俊男人一脸不耐烦的在门口等着,身高看过去就比吴亦凡矮了一点点,不过脾气一看就知道挺大的,因为当他看见吴亦凡的时候,那个神情恨不得揍他一顿。
“白小柏,看起来脾气怎么比出国前更加大了。”吴亦凡不紧不慢的帮张艺兴开了车门,牵起他的手向着白小柏走去。
白小柏看上去二十五,实际上的确二十五,带着一个黑框眼睛,没有什么斯斯文文的感觉,然而感觉和他比起来吴亦凡更加像个老师一样,张艺兴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白色风衣男子,手不自觉的紧握了一下吴亦凡的手。
白小柏看见了亦凡旁边的少年,才开始收敛了带着怒气的面容,略微低下头“你就是张艺兴?”
“你好!”张艺兴认真且严肃向他问好。
“我是你们班的英语老师,也是亦凡的表哥。”白小柏自我介绍起来“我叫白小柏。”
“白小白?”张艺兴咀嚼了半天这个名字,又抬起头看看吴亦凡,淡淡的说了一句“好奇怪的名字。”
白小柏这是出生二十五年中第n次因为这个名字备受打击,吴亦凡曾经还很欠揍的说了一句“你的名字怎么咋一听,从左边或右边念过来都一样的,真够白痴的。”
吴亦凡拉着张艺兴和白小柏一同走进这个学校,这个学校此时还在上课,所以校园很安静,白小柏觉得眼前这个男孩子很有趣,虽然知道张艺兴这个名字很多年,但是没想到是这么一个静静的少年,是一个无论是眼神,还是说话语气,他的举止都淡淡似水的男生。
走到教学楼下面,白小柏主动搂过张艺兴的肩膀“送到这里吧,这孩子我帮你照顾着不会饿着冻着的。”吴亦凡交代过不准学校里任何人欺负他,所以白小柏还担负起了免费保镖的身份。
亦凡弯下腰,伸手捋捋前几天刚刚帮张艺兴精剪过的头发“晚上来接你。”
“我刚才认清楚路线了,自己可以做公车回去的。”张艺兴习惯性拒绝还是让人很受伤的,看看吴亦凡的样子,以为是吴亦凡尴尬了“还是等认熟公车路线吧。”
白小柏其实才是真正在忍笑的人,吴亦凡是吃不得亏的人,所以在他们转身走进教学楼的时候,吴亦凡非常适当的狠踹了小腿,一阵疼痛,白小柏还要死憋着。
张艺兴看着白小柏抽搐了一下,脚软了一下,顺道扶住了他“缺钙记得多晒太阳,还可以长高。”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2:56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句话让白小柏再次吃瘪,“我记住了。”
白小柏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张艺兴,心理压力颇大,这个孩子说话思维总是显得有些不同,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他觉得还不如被明着揍一顿好,冷汗不住直冒。
当张艺兴跟着白小柏走到教室的时候,正值上课时间,所有的学生都安静的坐在教室里,张艺兴一眼就浏览了整个教室,后头还有几个高个的学生趴在桌上睡得正香,口水都差点留下来了。
  白小柏是这个学校里的明星老师,年轻帅气,正是这十几岁孩子心中白马王子的优秀人选,所以每当白小柏出现,总是会让讲课老师压力颇大,因为想想,一个是三四十岁的叔叔阿姨,一个是帅气大哥哥形象的老师,所以学生们的视线总是选择跟着白小柏走。
  今天不同,白小柏身边还领着一个男孩子站在教室门口,所有学生一片唏嘘,张艺兴一直是把自己当成一个透明人一样的存在,包括对待身边的人,能不说话则不说话,以前长长的头发让他漂亮的眼睛都遮挡的失去了一半的光芒,一种阴暗的气息若隐若现,让人感觉冰冰冷冷的。
  或许吴亦凡就是感受到这样的气息,所以他在给张艺兴买的新衣服里面极少出现黑色,最多也是灰色,吴亦凡最喜欢给张艺兴搭配的就是白色系的衣服,他觉得艺兴是个漂亮的男孩,黑色却笼罩了他的光彩,他要做的就是为他的艺兴驱散黑暗。
  这个干净漂亮的男孩引起了同学的注意“是转学生吗?很帅诶。”女生窃窃私语道,目光还是离不开这两人。
  台上的班主任干咳了一声“安静安静。”随后走到教室门口问道“这个就是今天要来的那个转学生吧。”
  白小柏温和有礼的点点头“苏老师,这个孩子叫张艺兴,是新来的转学生,我负责带过来。”他把张艺兴推到了前面,张艺兴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起码四十以上的女老师“您好。”
  苏老师摸摸张艺兴的脑袋,张艺兴在她的眼里,第一印象就是很乖很静。
  白小柏知道苏老师应该对张艺兴的印象不错,老师都有一个通病,都喜欢乖巧安静爱学习的孩子,在好学生与坏学生之间总是会不知不觉偏心好学生,张艺兴看上去就非常静,不是那种调皮鬼。
  苏老师把张艺兴领进教室,张艺兴从始至终都是这样一副样子,新学校似乎没有带给他很多新奇,张艺兴做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张艺兴,以后请多指教。”老师似乎还等着张艺兴说一点话,可是张艺兴说完之后完全不存在继续说下去的自觉,苏老师颇为尴尬。
  白小柏仔细数数,自我介绍十三个字,带在台上不超过十五秒,这个孩子颇为个性。、
  小女生都等着这个小帅哥可以降临自己的座位,有幸和他擦出一点点小火花,老师在看着要把张艺兴安排在什么位置好,教室里有三个空位置,两个女生和一个男生的,看起来两个女生都很欢迎,那个男生……更加热烈。
  “喂,张艺兴,坐我这里!”一个非常热情的声音在教室里大声的响起,张艺兴寻声望去,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男生,一脸期待的看着,希望自己可以做到他旁边的位置上。
  “喂,辛栎冰,你一个大男生和女孩子抢,好意思吗?”另一个女生不开心了,难得来一个新同学还是个小帅哥,凭什么被这个家伙给抢过去了。
  “我是为了保护新同学不被你们争的一根骨头都不剩。”说完辛栎冰使劲的招手“来啊来啊。”
  张艺兴盯着他看了几秒钟,背着书包径直走到他的座位旁边,放下书包,轻轻的坐下。
  辛栎冰看见张艺兴如他心愿的坐在了身边,不住的往他身边凑过去,张艺兴也没有怕生什么的躲开,很自然的转过头去“张艺兴。”
  “辛栎冰。”辛栎冰反应很快,下一秒就自报了性命。
  “月饼?”张艺兴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很怪。”
  辛栎冰有些挫败的低下头“你不是第一个叫我月饼的了,都怪我爸妈给我取得名字,真是个好名字。”
  “和白小白一样奇怪。”张艺兴紧接着说出一句。
  “白小白?”辛栎冰忍不住捂嘴偷笑“那个家伙和我命运相同,不过他叫白小柏,不叫小白,人还是蛮聪明的。”
  “噢……”张艺兴听了之后回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3:33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可以叫我小辛,我怎么叫你,连名带姓似乎很生疏。”小辛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以前在哪里读书的?怎么会半路转过来?你家住哪里?”
  “我叫张艺兴,叫我张艺兴。”张艺兴这句话说的小辛有点绕。
  小辛抓抓头发“你没有昵称,像是朋友父母怎么叫你的?”
  “我没有叫过朋友。”张艺兴仔细的抬头想了想,摇了摇头“爸妈不在了,大家都叫我张艺兴。”
  张艺兴随意的一说,小辛可不随意的一听,突然觉得张艺兴成了一个可怜宝宝,那双漂亮的眼睛瞬间变成了惹人怜的有效工具“张艺兴,你不要说了,我都想哭了。”
  这回论到张艺兴反应不过来了,他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从来也没有比较过什么,没有料想过还有什么对此会有这个反应“你为什么哭?”“从来都没有人叫过你特别的称呼吗?”
  张艺兴又仔细的想了想,微微的眨了眨眼睛“有一个人叫我兴兴,算吗?”他从来都不知道有人可以为一个昵称纠结这么久,当然从来没有可以说说话的朋友的张艺兴,对于这种新世界还是很陌生。
  吴亦凡曾经说过,张艺兴就是一滩沙子,往里面不住的倒水,就不停的吸收,似乎在他体内容量很大,很多即使以前没有接触的事物,在张艺兴身上也极少出现排斥反应。
  “那我以后叫你兴兴好不好?”小辛凑近张艺兴说道,张艺兴回过头去,仔细的看了看他,小辛是一个非常清秀的男孩子,他看起来似乎对待一切事物都充满热情和期待,非常阳光,像是身上挂着一个小太阳,连张艺兴这样略微慢半拍的人来说都能很快感受到。
  “朋友吗?”小辛听了张艺兴的疑问,嘴巴咧到嘴角不住的点点头,然后想了想又问“兴兴你刚才说没有朋友,……那我是你的第一个好朋友吗?”
  张艺兴沉思了一下“朋友……算!”
小辛一接收到这样答案,心里不住的感动和激动“兴兴的第一次是我的了!”他挽住张艺兴的手臂那颗小心脏已经跃动的快要跳出来了,张艺兴看着旁边的人这么激动,有些尴尬和不知所措,最后考虑了半天,伸手摸摸小辛的脑袋,像摸以前邻居家小狗一样“乖。”
张艺兴觉得小辛和女孩子似的,有着女孩子独有的热情,从前见到的男生都打打架,吵吵闹闹的,从来没有像小辛这般,让艺兴有说不出的感觉,对艺兴来说一般都是看人家女孩子间才这样的,是吗?
  小辛过了好久松开张艺兴的手臂“作为第一次的见面礼,我把我珍藏的宝贝都给你噢。”
  他半弯身子,伸着手从抽屉里翻出了好多零食推到莫城的怀里“吃吧吃吧,饿了还有,我可是背着那个混蛋藏了好久的。”张艺兴的怀里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他真的怀疑小辛是不是把整个超市都搬到他的抽屉里来了。
  小辛非常自豪的展示了成果,结果抬头就看见张艺兴头转到窗户那边看着什么,小辛跟着转过去一看,浑身吓得一个激灵恨不得直接摔到地上。
  一转过去就看见白小柏略有意味的笑着看向他们这边,视线停留在那堆零食和小辛的身上,小辛尴尬的笑笑,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超市塑料袋,又一个一个的把零食放回到袋子里,放到一边,最后可怜兮兮的看着张艺兴。
  张艺兴总觉得白小柏那个样子怪怪的,但是他也不知道这俩人存在什么猫腻,“你还好吧。”
  张艺兴看着已经痛苦的趴在桌上的小辛,小辛非常坚强又痛苦的点点头“还好还好。”看着他的样子就差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了擦张艺兴身上了,张艺兴看着身边那一大袋零食,都是零食惹的祸,又叹了一口气“祸从口出,以后少吃点。”
  这句话说完,小辛恨不得整个人扑上去大哭一场“我死了之后,你一定要拼了命的保护我的遗产,这些东西都给你继承。”小辛指了指身边的零食。
  “嗯,好。”张艺兴郑重的点了点头。
  终于等到了下课,小辛趁着那群女生还没有围过来的时候,左手拉着张艺兴右手提着零食跑出了教室,左拐右拐的拐进了一个办公室,他深吸了一口气,手指在门上晃了半天都没有敢敲下去。
  张艺兴看着小辛不敢敲,就非常好心的替他敲了下去,里面响起一声“进来!”
  小辛听见里面的允许,就如同听到了死神的召唤一样“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他就似临终托孤的感觉,张艺兴好长一段时间觉得小辛不去电影学院上学真是非常屈才。
  小辛拉着张艺兴走进办公室“老师……”他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白小柏翘着腿看着他们俩,那种笑容依旧挂在嘴角边“你们俩要好的挺快的。”
  “嗯。”张艺兴回应了一声,随后又是一整冷风吹过的安静。
  “交上来吧,这回怎么处置。”小辛提着零食的手颤颤抖抖的伸出来,泪水都快在眼眶里转了,白小柏玩转着手里的手机看着小辛。
  小辛把零食放到白小柏面前,白小柏接着说了一个字“说!”
  “未经允许不得私自买零食,吃零食。”小辛嘴巴几乎快要瘪下去了,看着那一带即将要离他远去的零食,小辛的心都碎的渣渣都不剩了。
  张艺兴呆呆的站在旁边,看着他们俩人之间的对话,梳理了半天,却没有理出头绪,说不出他们之间这样字的理由。
  “这回你违反家规,我回去之后再惩罚你,在艺兴这里给你留点面子。”白小柏收敛了笑容,非常严肃的说道。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4:18 |显示全部楼层
说着,白小柏就要伸手没收眼前那一大袋零食,就在快要得手的时候,身边的张艺兴看着小辛泪水都快掉下来了,记得小辛之前说过,就算死也要保护好他的遗产,小辛是他的第一个朋友,是第一个请求,必须要帮他完成。
  张艺兴这么果断的决定了,点点头,一把的把一大袋零食放在自己的怀里,死死的盯着白小柏。
  白小柏有些诧异,“怎么了?”
  张艺兴想了想,平静的回应他“小辛的东西,不能抢,他会哭的。”
  小辛先是惊讶,再是感激,最后眼神里充满激动:我真是人品大爆发,捡了一个人间大宝贝,以后零食有着落了。
  白小柏先是盯着张艺兴看了好会儿,再是盯着小辛好一会儿:你这个家伙真会找朋友,以后有他护着,又有理由对抗我了。
  张艺兴也没有估计白小柏是什么反应,就把零食塞给了小辛“给你!”
  小辛一脸感激的结果零食,小辛觉得这一带零食不能收回来,因为有张艺兴在以后还会有好多好多吃的在远方和他招手,做人眼光要长远一些,他把零食塞回去给张艺兴“兴兴,送给你,以后我还会买好多好多给你噢。”还有给自己吃的。
  白小柏最了解辛栎冰这个家伙,就连头上几根头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清楚以后所谓的“送零食”基本上都是送进自己的嘴里。
  “不用,人家张艺兴不用你送吃的,他哥哥有的是钱。”白小柏没好气的说道。
  “哥哥?”小辛好奇的问道“兴兴有哥哥吗?你认识?”
  “有空介绍你认识。”顺便和那个家伙算算账,坏我家规。
  “要上课了。”张艺兴好心提醒他。
  “你们先回去吧,晚上再说。”小辛点点头,此时心情好的不得了,只有吃的抱住了,管他什么惩罚,吃了再说。
  张艺兴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转过身来“对了,刚才你说的家规,你们是一家人吗?”
  这句话让白小柏一阵干咳,小辛瞬间小脸煞红“这个……这个……我……寄宿在他家里,嗯,对!”
  “噢……”张艺兴听了点点头“感觉白小柏看你就跟看老婆一样。”
  这句话在小辛脑海里炸开了,瞬间炸毛“兴兴,你应该说看我跟看老公一样!”
  张艺兴不解,歪歪头看着他“嗯?”
  白小柏知道小辛这个家伙沉不住气,但是觉得张艺兴眼睛还蛮尖的“行了,你们先回去,艺兴放学了跟着小辛来我这里,希律等会会来接你的。”白小柏对于张艺兴的好感度瞬间又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放学之后,艺兴非常听话的跟着小辛下了楼,艺兴站着和小辛一比,还是差了几厘米,其实应该算是小辛吃得多,长得高。
  几节课的相处,张艺兴已经大概了解了小辛,这家伙总归一句话“是一个正宗的吃货”,把吃当成是自己人生第一大事,看着那一袋零食交代的和个遗产托付一样,张艺兴微微有些无语,这样的人也颇有几分“二”。
  小辛看着张艺兴怀里抱着的是自己的宝贝,虽然说已经决定要交给张艺兴当见面礼,但是无奈好吃在前,他胃里的虫子总是兴风作浪的,让他盯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张艺兴看着小辛,瞥一两次可以不在意,但是小辛这种十秒一次的频率让张艺兴觉得怀里的“宝贝”十分烫手。他想了几秒,从袋子里掏出一包荷兰豆递给小辛,在他眼前晃悠一下,小辛似乎依稀闻到了荷兰豆的香气,鼻子嗅了嗅。
  “吃吧,他不在。”张艺兴非常尽职作为朋友的义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0-11-26 08:53 , Processed in 0.016296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