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查看: 62073|回复: 243

[转载小说] 养个弟弟不容易【繁星/中长】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45: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依~羽翼 于 2014-3-8 13:16 编辑

授权图:
QQ截图20140308122840.png



原作者:kica心泪
改编者:爱上鱼讨厌猫

原文链接:http://tieba.baidu.com/p/2893475154?see_lz=1&pn=1
找了两天了,终于找到能在站子空间里播放出来的亦凡版《时间煮雨》~\(≧▽≦)/~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45:35 |显示全部楼层
文案:
一、呆萌单纯受:
对张艺兴来说,人生够苦了,自杀希望挑一个舒服一点的,死得快一点的,所以他找过很多方法。服毒,这个太苦了,他不喜欢吃药,而且吃了之后要痛苦很久才会死去,pass!割脉,这个需要专业技术,一般业余人员割错了,不止浪费血液而且还死不了,pass!上吊可惜树都长在外面,没吊呢就要被人抬进心里诊所了,森林里又嫌路太远,最重要自己个子不够高,没这么低的房梁和又粗又低的树杈,pass!
删除到最后,就剩下跳楼和跳河,说实话,张艺兴虽然人生态度不乐观,但是也不悲观,对于死亡还是蛮淡定的,不然一般人那里会因为怎么去死考虑三天之久,不过对于张艺兴来说,怎么也是人生最后一次重大决定,死的好,圆满,死得不好,痛苦了,所以减少痛苦,仔细斟酌!
二、
“你能告诉我,我是哪座城么?”
当张艺兴问完这句话的时候,吴亦凡的嘴角轻轻勾起,一滴泪水流入张艺兴的脖颈“是护城的城,我要做永远保护你的城。”
吴亦凡的颈间被泪水湿润了,他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小家伙,今生唯一的护城,一生一世,一心一意对待的人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46:29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说两条平行线是没有交集的一刻,即使相交了,交集之后还是会朝着各自的方向远去,甚至消失在彼此的视线里。
这种定律在现代中已经牢牢的扎根下来,有缘无份叫做平行线,有份无缘叫做相交线,在这两种境遇的情况下,总是有些存在执念的人,将平行线平移成了,将相交线转换角度,费尽心思只为了两线重合。
或许吴亦凡就是这样一个具有可怕执念的人,不知道这个执念扎根了多少年,一年,五年还是十五年,他为了一个人,将这个执念永远的扎根到了自己的心里。
他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却又是一个豪门的独子。
父亲是吴氏集团的董事长,可惜他却不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记忆成长,对他来说,五岁那年父母的离婚是他永生铭记的一件事情,也是那件事情改变了他原本的人生轨迹……
当然,父母的离婚,改变的不是吴亦凡的性情,没有造成他有了那些烂大街桥段的愤世嫉俗,抑或是阴暗冷漠的可怕后遗症,相反却让他学会了柔情。
而那个让他学会柔情和爱人的却是一个刚刚满两个月的婴儿,那个叫做艺兴的孩子。
吴亦凡的父亲吴宇洵是一个商业界的精英,白手起家的吴氏集团也是赫赫有名,这样一个男人不嫖不找小三,却偏偏和结婚多年的妻子离了婚,这是一个谜。因为倘若男方没有问题,那必然是女方存在缺陷。
可是细看之下,吴亦凡的母亲文雅也是一个知书识礼的温婉女子,性情温和,恪守妇道,对其他男人也从来都是保持距离,然而其中的真相对于年幼的吴亦凡却一直牢记在心,离婚如此平静,没有任何争执,没有任何波澜。长大后的吴亦凡才渐渐明白,父母离异只是因为两个字,不懂!
他们彼此不懂,从结婚开始感情就是淡如水,这样一个平静的家庭,他们都不曾想要去了解,或许从开始他们都是彼此无奈的选择。
于是他们毅然决然的结束了这种无奈的因而种下无奈的果。
吴亦凡坐在床沿上,看着那个熟睡的孩子,薄唇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抚摸了一下他额前的发丝,头发,身体,面容,无不显现出这个孩子的营养不良,缩在一团静静的睡着,这种极具不安全感的睡姿让他无可奈何。
“他们结束了他们的果,却开启了我的因。”半晌,亦凡才起唇轻轻的说出了这么句话。
他细看孩子的面容,还显现着稚嫩,他有着一双大眼睛,却总是没有全开,并没有像小时候一样冲着他扑闪扑闪水灵灵的,经常是有些畏缩的半垂着眼眸,温静如水。不了解的人觉得这个孩子无欲无求,了解才知晓他无处可求。
吴亦凡从五岁起便和这个孩子结下了缘,见到第一面也是像刚才那样在额头上亲了一下,但是那时的他更像是亲一个娃娃一样,他叫张艺兴。
他的父亲和亦凡的母亲是青梅竹马,可惜两个人有缘无份,缘份不可求,母亲懂,他的父亲也懂,只是最后还是把两个人拉到了一起。
那时候,张艺兴的母亲生下了张艺兴之后就匆匆离开了,据说是因为不想受婚姻的束缚,这是一个任性的母亲,还好张艺兴父亲张择的心里一直都留有文雅这个初恋的影子,两个人当初隐忍的感情在彼此自由之后绽开了。
亦凡从开始就不讨厌这个男人,因为他没有放弃自己手中的孩子,他是一个好爸爸,至少对他的孩子来说。
张艺兴这个名字是他取的,母亲告诉他,那时候他们刚刚到莫家,亦凡已经不在是小少爷了,但是他还是不习惯住在这个小房子里,因为从小他的房子都是有足够的空间让他到处跑跑跳跳的,这里没有玩具,对他来说唯一的玩具就是那两个月的宝宝。
“宝宝叫什么名字?”文雅问道。
张择苦笑着摇摇头“我不知道该给这个孩子取什么名字,从他母亲离开后,我也不知道未来可以给这个孩子一些什么?”
“兴!”小希律突然蹦出一个字,然后固执的喊着“艺兴”,小眉毛皱在一起,宣示着宝宝的名字是这个,固执的要叫宝宝“艺兴”。
多年后,亦凡回想起,便感慨说道“没有取错,张艺兴,是我用一生,一心一意对待的人,是我的一座城,把我一生的爱都困在了这座城里,无法逃脱!”
从此宝宝便取名张艺兴,宝宝惹人怜,极度惹亦凡怜,希律几乎将艺兴当作自己生活的重心,其他孩子都是跟着妈妈睡觉吃饭,可是艺兴是跟着哥哥,他并没有成为“小跟屁虫”的角色,而是成为“裤腰带”的角色,被哥哥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亦凡很喜欢兴宝宝身上的奶气,虽然自己年纪这么小,但是却有一种看着“儿子”长大的心态,艺兴会走路了,艺兴会自己吃饭了,艺兴会叫人了,他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如果再大个十几来岁,在他人看来俨然就是一个目前普遍存在在社会上的“小爸爸”问题了。
“哥哥……”口齿不清的一声,却让正在帮艺兴搭玩具的亦凡听到了,艺兴一边玩着玩具,一边喊着,喊得极为自然,让亦凡兴奋的几天都睡不好觉,也正是张艺兴这人生第一句话,让吴亦凡彻底沦陷成了弟控。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46:43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说说张艺兴吧,这个小家伙是一个思想极度单纯的孩子,无论是一岁还是五岁还是今后十五二十岁,他永远都是以自己思想方式去走完后面的路,以至于生活方面艺兴跟着亦凡走,思想方面,想要继续跟着,吴亦凡也要有门才可以!
原本这样的一对兄弟真是平行线,就算在大马路上相遇也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可是一场离婚却硬生生的平移了他们,两个人彻底的重合在一起,甭管回头还是前看,他们都是一条线上的。
可是这样一种幸福知足的日子,上天只给了吴亦凡五年的时间去享受,艺兴五年前失去了一个妈妈,五年后老天却又如此不给面子的失去第二个,还有自己唯一的爸爸。
张择和文雅死于一场重大车祸,七车追尾,可是就两个人死亡,就是他们,对于懵懂的张艺兴来说,他还不了解死亡为何,只知道死亡来了,哥哥会一直抱着他,直到他疼了。
那时候,十岁的吴亦凡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不是不想念自己的爸爸,只是他无法割舍这个“弟弟”,他鼓足了勇气做好了和艺兴相依为命的决定。
第二天,吴亦凡就不再哭泣,不再落泪,只是用一种很平静的方式告诉艺兴,爸爸和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但是还有哥哥。
童话和现实从来不会并存,那时候的他已经很清楚,艺兴不能去抱着期望长大,接受唯一的哥哥,然后大胆的依靠哥哥,一起走下去。
可是作为吴家的独子,吴宇洵是不会让亦凡流浪太久,没有母亲的他,父亲是唯一的选择。
张艺兴可能不知道,那时候他们兄弟处在一个风口浪尖上,张家的其他亲戚在张择死后纷纷站出来,说要收养张艺兴,说吴亦凡觊觎他们家的房子,亦凡没有讲话只是静静的抱着张艺兴回了屋里。
可是张艺兴全部看在眼里,他听不懂什么房产,但是他知道每次那些人出现,哥哥的眼神总是没有光芒,抱着他生疼,每当这个时候,张艺兴变成了一直小老虎,想要赶走那些欺负哥哥的人。
吴宇洵上门找到亦凡的时候,亦凡还是没有放开抱着张艺兴的双手,他很聪明他知道爸爸是不会喜欢张艺兴的,所以他从来没有心软,保持着最后的防线。
那天父亲和张艺兴的二叔上门撞见了,两个人离开的时候视线上的交流无意间都落在了亦凡的眼里,聪明如他,怎么会不知道那种预感是真的,于是在他们走后,亦凡立刻收拾了东西,带走了他们家庭相册,在晚上匆匆的离开了房子。
可是刚刚走到小区里,四周车灯大开,亦凡下意识的护住了身边的艺兴,艺兴只是抓着亦凡的衣角“哥哥,怕!”
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上前来“凡回家,不用担心你们会分开,以后还是可以去他二叔那里看这个孩子。”
“不准过来!”一大一小父子俩长的很相像,尤其是现在。
吴亦凡准备带着艺兴冲破这“围城”的时候,却突然眼前一黑,随即失去了知觉。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躺在了一个曾经十分熟悉的地方,他五岁前的房间里,吴宇洵站在落地窗前略有所思,吴亦凡醒来第一句话变成唤着艺兴的名字。
“他被他二叔带走了。”吴宇洵没有多做解释,他承认这件事情会让自己的儿子承受不小的打击,可是那个孩子对于亦凡来说太过重要,他最怕的是有一天会为了那个孩子而献出自己的生命。
吴亦凡没有想象中那种大喊大叫,小小年纪的他只是愣在那里,眼泪溢在眼眶里,却无力让它落出来。
吴宇洵走进亦凡,坐在床边抚摸着吴亦凡的头发“孩子,他只是你的风景,你和他原本就没有交集,五年的只是一个意外。”
说完他将儿子拥入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吴亦凡的后脑,可是吴亦凡却狠狠的咬了父亲肩膀一口推开吴宇洵,眼泪不住的掉落,像是一只疯狂的小狗“可是我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他捶着盖在腿上的被子,看起来是一种无处发泄的痛苦。
“没有风景,就是沙漠了!”他对着父亲大吼着,很难想像一个十岁的孩子会对着父亲说出这么一句来,是的,张艺兴是他永远的风景,没有了他,生命就是沙漠了。
“以后还会有很多风景的。”吴宇洵不得不的承认他很心疼亦凡的那句话,心疼失去张艺兴他的变成了一个沙漠。
“他是我的,你怎么可以让别人抢走我弟弟。”亦凡抓着吴宇洵大声责骂,吴宇洵也任其发泄“他不会回来了。”留下这么一句话,吴宇洵就走了,也彻底将亦凡的痛苦闷在了心底。
吴亦凡难过却又很理智,他知道那个所谓二叔才是真正觊觎房子的人,他也猜到父亲应该给了一笔可观的“抚养费”,可是他又很清楚,他们不爱他的宝贝,不爱他的艺兴,找不到更怕艺兴会忘掉甚至会憎恨“为什么丢了他?”
他从来没有放弃寻找过张艺兴,父亲开始阻挠过,可是最后还是因为那股扎根的执念而投降,可是他依旧找不到张艺兴,他的二叔那到那笔钱立刻卖掉房子就带着一家人匆匆离开了,因为吴宇洵告诫过他,不要告诉他张艺兴的下落,因为他怕有一天会心软,让张艺兴因为自己而再次出现,吴亦凡没有恨父亲,虽然这个男人让他丢了张艺兴,可是他只是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虽然极度不理解他对张艺兴那种依赖和无法割舍的感情,他很听话,父亲希望他优秀他便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只有寻找张艺兴这一件事情上,因为执念太重,任何人都无法让他改变。
吴亦凡自从十岁这年的变故之后,他不再去学校,老师曾经非常看好他,完全可以跳级,但是从那以后无级可跳,吴宇洵便开始请老师来家里在家学习。
十年的时间里,吴亦凡过的很空虚又很忙碌,他学会了很多,憋足了劲儿来完成他的学业,还有身手,还有厨艺等等各方面,让旁人难以置信,有人说这个孩子是个天才,可是只有他知道不是的,他只是不知道缺少张艺兴的这十年还有什么可以令他去分心的,甚至所学的每一个东西都源于心中对于艺兴的那份执念。
从小他就很希望有那么一个场景,在艺兴长大开始读书的时候,他可以每天坐在他的旁边教小家伙做功课,他勤练身手,因为他的心中一直存在一个如果“如果当年自己够强大,或许他就不会消失不见。”
于是,一切的一切在他十八岁那年又开始发生了变化,这个故事原来才真正开始。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47:34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张艺兴消失不见的第八个年头,吴亦凡开始去父亲那里准备接班,因为吴宇洵患上了肝癌,已经是晚期了,吴亦凡他们父子间从来没有什么安慰虚假的话语,他只是在父亲的病床前留下一句“我会好好接班的。”
吴亦凡永远记得父亲临终前的那个眼神和最后的一句话“我后悔了……如果他还在你的身边……”吴宇洵没有说完这句话便撒手人寰了,可是吴亦凡知道后半句:如果他还在你身边,至少有他陪着你。
有了这句话,吴亦凡不知为何突然原谅了父亲当初所做的一切,至少他现如今认同了艺兴对他来说不止是风景。
转眼想着,那又如何,十年了,小家伙还是没能出现在身边。
吴亦凡的房间里,有一个精美的小柜子,里面陈列了各式各样的礼物,上面还有标签贴着年份和一句话。
兴兴五岁生日,离开哥哥已经三个月零五天,哥哥丢了你……
兴兴六岁生日,生日快乐,离开哥哥一年多了,你会不会想哥哥?
兴兴七岁生日,宝贝,生日快乐,今年的礼物你还是没有收到。
……
兴兴十三岁生日,你快小学毕业了吧,哥哥却不能看着成长。
八年了,每年艺兴的生日他记得比什么都清楚,牢固,八个生日礼物却还是静静的摆放着落了灰尘,每当伤心之际,他总是会半夜起来小心的,慢慢的擦拭着这些属于张艺兴的礼物。
父亲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这座豪宅又失去了一份薄薄的人气,隔壁的房间一直紧闭着,是这个房子里不允许任何人踏进的地方,一个禁地。
这个房间对于吴亦凡是一个希望,这么多年一直小心翼翼的布置着为艺兴准备好的房间,每个月都会亲自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每一年都会重新布置,因为对他来说艺兴很有可能在某一天某一年某一岁的时候会住进来。
亦凡没有因为十岁的变故而冷漠无情,与世隔绝,相反他有了他的挚友和伙伴,从来不会展现因为没有张艺兴而特有的消极,对他来说他和张艺兴的故事,没有分享权!
所以他的哥们们也仅仅是知道他丢了他的宝贝,关于其他一切也没有多问。
吴亦凡拉回了思绪,在黑暗中照样看着小家伙的脸庞出了神,他回想了过去的一切,原来上天对他还是存在恩赐的,两年后的今天他终于找回了这个小家伙,此时此刻正静静的躺在他为他布置了十年的房间里熟睡着,这个房间也终于在十年后等来了他的小主人。
小家伙 一点也没有十五岁小男孩的样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身子骨有点小,一副小学生摸样,一看便知他受了很多苦,不够高,脸色不够红润,从第一次见面起脸色就不曾出现过红润,一直是一种病态的苍白。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48:57 |显示全部楼层
张艺兴十年后第一次出现,至今回想起来都让吴亦凡心疼。
因为张艺兴,吴亦凡有时候会莫名的去关注街上那些上下学和张艺兴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那时候正巧路过一个巷口的时候,见到一群男生在群殴一个男生,倒在地上的男生没有哭,脸上显露出异于常人的倔强,可惜脸上还有裸露出的皮肤都泛红甚至出血了。
吴亦凡下意识出去想要救他,身边的司机赶走了那群小孩,他蹲下身来要把孩子扶起来,可是那个孩子却本能的退缩了,眼神中闪过一瞬间的对施救者的好奇,但是很快又低垂下来,一声不吭的起来,拍拍尘土,拿起身边已经很旧的书包轻声的说了一句谢谢,转身便走了。
希律只是觉得这个孩子眼熟,但是一时间并没有认出这就是他的兴兴,毕竟五岁和十五岁的孩子长相还是有点差别的。
可是他的校徽却遗落在白希律吴亦凡的脚边,吴亦凡捡起校徽的一刹那,心中便波涛汹涌,急忙追上前去,可是张艺兴已经消失不见了,人流之中吴亦凡找不到张艺兴,可是却紧握着手心中的校徽,暗自说道“绝不弄丢第二次!”
有了校徽自然很快就找到了张艺兴所在的学校和班级,吴亦凡特地找上课的时间去,就是害怕艺兴又消失不见。
可是当去了学校之后,那个班级里学生都在上课,唯独少了张艺兴的身影,老师居然不知道他的去向,惹得吴亦凡一阵大怒。
结果有同学大喊起来“快看,有人在天台,要跳楼了。”
吴亦凡心里一紧,这里唯独缺少的是他的艺兴,难道……他不敢抬头去看,结果当向天台看去的时候,坐在边边上的正是那天路边的孩子,是他的张艺兴。
张艺兴的眼神很静,看不出他的视线所指何方,可是却让亦凡害怕,以至于以后每当他出现这个眼神的时候,亦凡都会心悸。
那双腿一直在天台外边晃啊晃,他没有发现世界上最爱他的那个人正在看着他,亦凡立刻冲上天台,一边跑一边看着天台边上的张艺兴,他发现张艺兴的嘴角边慢慢的向上翘,那种笑容不应该是他拥有的,是一种对生命最后的回应,他来过这个世界,这是一种意味着结束这段人生旅途的笑容。
他的双眼缓缓的闭上,风吹过他额前的发丝,阳光经过他苍白的脸颊折射出来显得不太真实了,身子微微向前倾,身子瞬间便离开了天台的边缘下坠,亦凡停下脚步,只听得到一阵巨大的水声。
所幸的是,那幢楼下,张艺兴坐的那一面下面是一个池塘,所以张艺兴没有就此离开了吴亦凡所在的世界。
吴亦凡曾经问过张艺兴“你简直就是为了吓我而跳的吧,三面都是地,一面池塘。”
张艺兴回答的风轻云淡却让吴亦凡一阵冷汗“自杀前三天,我考虑过各种死法,删选后就是跳河和跳楼,可是第一次去死不好一个一个尝试,所以想两个都试试……”他的声音很轻,亦凡也听的毛骨悚然“你还想有第二次?”
对张艺兴来说,人生够苦了,自杀希望挑一个舒服一点的,死得快一点的,所以他找过很多方法。服毒,这个太苦了,他不喜欢吃药,而且吃了之后要痛苦很久才会死去,pass!割脉,这个需要专业技术,一般业余人员割错了,不止浪费血液而且还死不了,pass!上吊可惜树都长在外面,没吊呢就要被人抬进心里诊所了,森林里又嫌路太远,最重要自己个子不够高,没这么低的房梁和又粗又低的树杈,pass!
删除到最后,就剩下跳楼和跳河,说实话,张艺兴虽然人生态度不乐观,但是也不悲观,对于死亡还是蛮淡定的,不然一般人那里会因为怎么去死考虑三天之久,不过对于张艺兴来说,怎么也是人生最后一次重大决定,死的好,圆满,死得不好,痛苦了,所以减少痛苦,仔细斟酌!
张艺兴被吴亦凡救上来之后送进了医院,好友左哲是这间医院的总医师被吴亦凡拉来亲自负责艺兴。
张艺兴几度休克,吴亦凡急的大骂左哲“你的医术都被狗给啃了吗?”左哲差点被掐的在张艺兴 病床前交代了。
三天之后, 张艺兴醒来看到自己身处在医院里,身边坐着一个男子,似曾相识,可是记不起来他是谁?
他发现张艺兴醒了,激动的差点要在他脸蛋上亲上几口,可惜还是理智占着上风。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49:08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检查,已经确认张艺兴没有事情之后,吴亦凡的心才彻底放下,一个护士好心的说道“是凡少爷救了你噢,不然你很难再醒过来了。”
张艺兴听了她的话之后,微微偏头躺在病床上看着吴亦凡,左哲以为他知道吴亦凡,正要说什么,就听见张艺兴柔柔的一声“要你多管闲事!”这句话彻底的破坏了气氛,左哲的下巴快要惊得掉在地上了。
“不是……他……”左哲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的好友,可怜的亦凡的心情了。
亦凡的心瞬间凉了一半,没想到十年后和艺兴见面,第一句是这个表情下“谢谢”,第二句还是这个表情“要你多管闲事。”第三句会不会就是“能滚远点吗?”
但是艺兴两个字还是战胜了一切,他说什么都是对的“乖乖的等着身体康复,这个闲事我是管定了的。”
看起来张艺兴并没有认出眼前这个人就是他的“哥哥”,或许五岁的记忆对他来说已经封锁起来,吴亦凡用拇指轻轻揉了揉他的眼睑,张艺兴的眼睛和小时候一样,很漂亮很清澈,或许是因为生病的关系,光芒渐退了许多,眼神很静,似乎从来没有变过。
自从张艺兴说出那句“要你多管闲事”之后,吴亦凡不但无法生气,反而心疼了一下,难道救活他成了一种罪过吗?是他活的太过痛苦才选择这样一条极端的路?
左哲见过太多自杀送进医院里的人,有过醒来之后哭哭啼啼依旧想死的人,还有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不吃不喝的,但是张艺兴还是第一次见。
从他醒来之后,眼神里面没有绝望,也没有任何希望,很平静,有问必答,实话实说,没有哭泣,没有自暴自弃,一天三顿有饭就乖乖吃光,有觉就安心一觉到天亮,左哲实在看不出来一个死后重生的孩子,怎么能够过的如此平静。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49:47 |显示全部楼层
张艺兴出事后第三天,病房外一阵骚动,亦凡派来站在门外的保镖示意亦凡有情况发生,他看着熟睡的张艺兴,替他掖了掖被角,便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已经来过两次但是都被拒之门外的校领导,第一次是害怕对方家长所要赔偿,甚至将责任推卸到校方,第二次是来关心慰问,因为这个孩子背景和资料上显示完全不是一个样子,然而这次,是负责通知张艺兴的家长,因为有人想要见他们。
吴亦凡一出门,就看见了一个女人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身边坐着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子,吴亦凡径直走向两个人所坐的地方,女人率先说话了“校长打个电话来,说张艺兴自杀是你救了他,”
女人说话声音不大,虽然打扮很素,但是看不出有多少柔情,吴亦凡还没有开口说话,她便再次说道“我们没有钱还你的医药费,我们养了他这么多年,他想死就死吧,救他是你自找的。”
一句话结束,情绪没有多少起伏,可是其中却足见他们对张艺兴的冷漠,身边的男人附和道“对对对,所以要还医药费,你找他自己要,我们可没有责任去还。”
吴亦凡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坐在走廊椅子上,翘起一条腿,眼神若有若无的看着他们,周围的空气却让人感觉快要沉淀,张家夫妇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那种眼神不知道里面蕴藏着的是什么样的情绪,他静静坐着一言不发,听着张家夫妇说话一直说道无话可说,让人不知道他究竟要怎么做,人类总是存在对未知的恐惧,就像是张家夫妇现在对于眼前男子存在的恐惧。
过了两分钟,他终于开了口,声音很平静,“当年那套房子和吴董事长给你们的两百万不够他这几年的生活费吗?”
这句话出来对于张家夫妇如同晴天霹雳“你……”
“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么就开门见山,张艺兴从今以后跟着我,至于你们……”吴亦凡故意放慢了语速,但是却让张家夫妇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们不是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那个把张艺兴疼到骨子里的“哥哥”,当初被他们几个亲戚一句一个杂种的骂着的人,现在可以算是新仇旧恨一并算了。“你们的账,我也会一并记着的,慢慢算。”
吴亦凡的确很想让这对夫妇十倍奉还,但是其中所受的苦,只有张艺兴才能知晓,对他来说不急,毕竟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的还回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0:23 |显示全部楼层
想到这里,吴亦凡回神过来才知道自己一夜未眠,居然在张艺兴的房间里呆了一夜,想了过去十五年的事情。
天已经蒙蒙亮了,他看着床头上的闹钟,还有十五分钟这个孩子差不多就该醒了,张艺兴的生物钟很准时,一到五点四十五左右就差不多醒了,所以他也不介意再多坐一会儿等他醒过来。
这个孩子对于这个床倒是适应的很快,但是对于这个新生活就没有这么容易了,毕竟这是张艺兴在吴家的第一个夜晚,睡了一觉以后,吴亦凡和张艺兴所要面对的都是一个新的生活,所以亦凡很不安,才会坐在他的身边整整一晚上。
当分针走到数字“9”的时候,张艺兴微微动了动眼皮,皱了皱眉毛,手脚开始不安分的动弹起来,慢慢的睁开双眼,手指轻轻的揉了一下,便整个人死死的把身体撑起来坐在床上。
过了好久,他才发现身边做了一个人,手指从眼睛上放下,露出那对清澈的眼睛,柔柔的将视线转移到白希律身上,一般人大清早看到有个人坐在自己身边,正常反应都是一声大叫,再不然也是吓了一跳,可是张艺兴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早上好。”他没有多问什么,甚至也没有说一句“呆了多久。”
吴亦凡揉揉他的头发“早上好。”张艺兴没有抵触也没有惊讶,眼神依旧不变,只是有些低垂,他坐在床上做了好一会儿,缓缓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吴亦凡听了他的问话,突然觉得哭笑不得,难道他们相处快五天了,居然不知道救自己的人的名字,张艺兴突然又补上了一句“你姓吴,他们叫你凡少爷,可是我不知道你是叫吴凡还是吴某某凡。”
亦凡早就该习惯艺兴这种独特的思维和讲话方式才对“吴亦凡。”
“张艺兴。”张艺兴自我介绍的非常简短。
“我知道。”亦凡把艺兴的新衣服放到他的面前“换下衣服,需要让人把早餐送上来吗?”
“多少钱?”张艺兴沉默了一会儿,让亦凡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抬起头对着亦凡问道。
“不要钱。”他以为张艺兴说的是医药费,可是结果却出乎意料“你这个房间租金多少?”
亦凡愣了一会儿“不租。”
张艺兴没有表现出多少失落,只是理所当然的应了一声“我想租!”,他没有顾及亦凡那不寻常的反应,他预想到小家伙会计较医药费的事情,但是这个房间……
“张艺兴,十五岁,o型血,没有工作,会做饭洗衣服擦地板,如果你不介意租金给我打个五折我可以还得起,在东方中学读书,赖账可以上那里逮我。”张艺兴自顾自的给自己打起了广告,或许是没有地方去了吧。
亦凡看着艺兴的样子,开始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哪根神经失去了正常工作的能力,为什么对他来说,喜怒哀乐都是这么一个样子,静静的,柔柔的。这个找了十年的孩子,亦凡以前不止一次回想过两个人见面的场景,但是如今却不太受他的控制。
张艺兴静静的等待着吴亦凡的答复,可是吴亦凡却讲出了一句他自认为这辈子打死不会再将第二句的话“你笑一个我给你打一折。”
说出这句话,张艺兴看起来没什么反应,还是静静的看着他,吴亦凡心里却已经是恨不得时光倒流,怎么对着他的张艺兴讲出了这么一句像是嫖客才会说的话,他的兴兴是卖笑的吗?
可是当接下来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吴亦凡自认为二十年来严谨的三观彻底崩塌,张艺兴直直的看着他,亦凡等着艺兴大喊一句“不要!”
可是张艺兴的眼眸突然全睁,对着亦凡露出了一个见面以来第一个笑容,看起来是尽可能的想要灿烂一点,一,二,三,三秒过后笑容就收敛起来了,就好像刚才一切是幻觉一样“一折,你说的。”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3-8 12:50: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依~羽翼 于 2014-3-8 13:20 编辑

吴亦凡的三观里,纯洁的孩子一般都会义正言辞的大喊一声“你当我是什么人,卖笑的吗?”可是为什么到了张艺兴这里三观瞬间逆转,果然笑一笑就能打一折,的确不吃亏。
“每个星期一三五我帮你洗衣服,二四六帮你做饭,星期六星期天帮你打扫房子,但是所有工作时间只能在上学以外的时间里。”
“你未满十六周岁,我是非法雇佣童工。”吴亦凡“好心”提醒了一下。
“你确定不雇佣我吗?”张艺兴再次抬起头认真的问道,语调稍微上升了一点点“我吃得少。”
“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那么我只能对外宣称你是我弟弟,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做家务活,我给你的只是生活费。”吴亦凡真的很想告诉他,他什么都不用干,他就是这个家的小主人,可惜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吓到他的张艺兴,张艺兴会不会因为不理解哪天晚上又从屋顶上玩个“自由落体运动”,他们别墅里面的游泳池想要接住还是有点距离的。
“随便。”亦凡起身笑着揉揉他的发丝,无奈的笑笑,张艺兴不知是不是理解错了,又叫住了吴亦凡“喂,我真的吃的不多。”
张艺兴穿上新衣服,随便捋捋头发就下楼了,因为很少剪头发的原因,张艺兴的额前的发丝都快要遮住他的眼睛了,经常不经意间甩甩脑袋,把发丝甩开一点点,实在太长就自己动手把头发给剪了,大多数情况下剪得还是不太理想。
一下楼,在打扫的女佣人就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小少爷”。这句话对于张艺兴的威力有些大,“少爷”这个称呼实在是和他差的有些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地下工作者”?
张艺兴尴尬的扯一下嘴角,又微微收拢,表情之间的变化不多,佣人们其实都很好奇这个小少爷的来历,吴亦凡不是吴家的独子吗?怎么突然多出了一个弟弟,而且住在少爷房间隔壁那个“禁地”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0-11-26 09:43 , Processed in 0.016954 second(s), 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