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养个弟弟不容易【繁星/中长】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5-7-2 11:02:52 |显示全部楼层
左哲知道吴亦凡因为兴兴的出事失去了理智,他极力的安抚他“凡,对不起,你冷静一下,现在愤怒也救不了兴兴不是吗?”
吴亦凡似乎清醒了一点,他松开了左哲的白大褂,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墙壁上一注鲜血缓缓流下,左哲急忙叫护士过来处理伤口,吴亦凡一拳一拳的打在墙上,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冷静和沉稳,左哲认识他这么多年,似乎每一次吴亦凡的不冷静都是因为一个人——张艺兴。
吴亦凡瘫坐在墙角上,修长白皙的手已经被鲜血掩盖的面目全非,左哲亲自蹲下来处理他手上的伤口“还好没有伤到骨头。”
“哲……我该怎么办?”吴亦凡抓住他的外套,白色上面染上了血红,吴亦凡眼睛里泛红全是血丝“为什么我总是不够强大到可以保护他?为什么总是会让他受伤?”
“凡,你把兴兴照顾的够好了,早就已经找不出比你更爱他更疼他的人了。”左哲包扎好吴亦凡的伤口,轻轻的放下,一向嘻哈的他却露出了那种难得的严肃和认真“每个人在这个世上总是会遇到一些难以避免的事情,受伤在所难免。”
“你知道的,我是医生,我这辈子所做的工作不过就是在别人受伤生病之后,我为他们治疗为他们处理,有些人救得了,有些人救不了,可是每一个人我都是尽过心力的。”
“就像我们一样,我们只能在出事之后才可以挽救,可是无法预知这世上哪个人将来会是自己的病人,去为他预防。”左哲笑笑“你和兴兴也一样,你不是神,怎么会把兴兴保护的滴水不漏,有些事情兴兴现在不遇到将来总会遇到,你可以帮兴兴疗伤,但是没办法帮他躲过。”
“你要相信他可以躲过的,或许这些就是老人家说的劫数,有时候人总是需要受伤才会懂得成长,可以保护自己。”
吴亦凡无力的将头向后撞在墙壁上,眼角涌出一行清泪,“失去了他,我会死的……”
所有人都认为张艺兴一直是把吴亦凡当作信仰倚靠,可是只有吴亦凡自己知道,是他离不开张艺兴,是他的精神一直依附在张艺兴的身上,眼中心中,全部都是张艺兴的一颦一笑,就像是一辈子如此,戒不掉放不开,突然将张艺兴抽离,吴亦凡觉得自己开始在风中漂浮,只要再稍稍用力,他就会被卷去天边海角。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比起三年前那场“离家”,吴亦凡更加心痛更加疯狂了,眼中脑中不断的浮现着张艺兴的笑脸,他的那双充满致命吸引力的双眸,仿佛耳边依旧停留着张艺兴轻轻的一声“哥哥。”
“你要去看看白贤吗?昨天跟着朴灿烈送进来的男孩,我听说他是兴兴的好朋友。”左哲过了好久才出声,却脸色不是很好,吴亦凡平静了许多“那孩子还好吗?”
左哲摇摇头“后脑受到重击,我怕会有影响。”吴亦凡突然起身“会有什么影响?”他知道白贤对张艺兴很重要,张艺兴很少会这么直白的说过要好好保护一个人,白贤就是其中一人,“现在还没醒不确定,但是完全好的话需要很长的时间,还有机率很小。”
“从抢救到现在已经休克了三次了。”左哲将吴亦凡领到加护病房外面,吴亦凡望着里面的白贤,头部被绷带包扎的严严实实的,插满了管子,朴灿烈就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一脸疲惫和颓废,见到吴亦凡来了,他缓缓抬起头,露出一抹苍白的笑容“你来了,兴兴呢?”吴亦凡知道朴灿烈一定是知道白贤的情况,苦苦支撑着自己。
“兴兴……掉进河里,可是却一直都找不到。”在左哲看来,吴亦凡和朴灿烈现在的样子真的好像,强忍着痛意苦苦支撑着自己,他们的无力感左哲深深的感受道了“那个男人却在……刚刚死了。”
“为什么……”朴灿烈的神情显露了几分恍惚“那个男人是谁?”他起身抓住吴亦凡问道“白白和兴兴才十八岁,怎么会的罪他,为什么要伤害他们?”
“灿烈你现在体力不好别激动了。”左哲扶过言勋重新坐了回去“那个男人我有印象,是王氏的总裁王天福,为人风流,一直都有传他喜欢小男生,可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看上兴兴了,不做调查就绑架了他。”
“王天福……”吴亦凡和朴灿烈同时念着这个让他们恨得咬牙切齿的名字。
“死了?”朴灿烈冷笑一声“不要以为死了一了百了,我要让他死不瞑目,让他好好看看自己干的混账事付出的代价。”
不出几日,吴亦凡还在不断的搜寻张艺兴的下落,但是吴亦凡和却没有忘记那个王天福干的好事,短短几日,王氏企业遭到了朴家和吴家同时打压,外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小小的王家是如何惹上了这样两个大人物,只是等他们回神的时候,王大福的家人子女早就 已经撑不下去了,王家破产,公司被朴灿烈收购,甚至王家的大宅都被收走,王大福的妻子儿女纷纷被驱逐出门。
圈子里都知道王家惹了朴家和吴家,也不敢插手什么,以前和王家有关系的现在统统撇清了,谁也不敢招惹吴亦凡他们。
吴亦凡彻底对那条河死心了,连日来不管怎么找,没有张艺兴的半点踪影,搜查的范围不断的扩大,可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就在他快绝望的时候,医院却传来了白贤苏醒的消息,吴亦凡赶忙驱车驶去,但是等他到了医院的时候,却又是一个晴天霹雳——白贤并没有彻底苏醒。
吴亦凡站在病房中望着床上的少年,朴灿烈紧紧抓着他的手“白白,你看看哥哥,你不记得哥哥了吗?”
“哥哥?”白白微弱的声音中,失去了往日的桀骜反而奶声奶气十分稚气的喊着,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床边这个奇怪的哥哥。
“怎么回事?”吴亦凡走进白贤,白贤转头看着吴亦凡,他的眼神十分陌生“白贤,白贤!”
没有应他,只是一直俏皮的笑着,左哲站在一边叹了一口气“我检查过了,白贤虽然后脑受到撞击,但是我预见的并没有这种现象,最多只是可能会出现昏迷和晕厥。”
“那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看起来不但不记得我们,而且……”朴灿烈紧紧握着白贤的手,白贤却被握着的生疼“哥哥……疼!”双眼蒙上了雾气,这样的白贤让吴亦凡和朴灿烈纷纷一愣,随之在几秒钟之后,白贤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疼!”哭声响彻整个病房。
朴灿烈急忙抱住白贤“白白,对不起对不起。”他连连道歉,可是白贤哭的越来越猛,可怜兮兮的样子“疼!”白贤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我和精神科的刘医生检查过,白贤很大可能是因为受到刺激才会变成这样,封闭自己。”左哲看向吴亦凡,吴亦凡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白贤”,转身急忙问道“什么时候才会好?”现在一个孩子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智力消褪,一个孩子如今不见踪影,吴亦凡突然希望自己是在做梦,一觉醒来张艺兴还在,白贤依旧好好的。
“白白不哭,白白不哭。”朴灿烈不断的安慰着怀中的白贤,可是朴灿烈越是说白贤越是哭得厉害“哥哥……抱抱……”他张开双臂,满脸泪痕,糯糯的说道。
吴亦凡望着病床上的白贤,头一阵疼痛退了几步撞在了墙上,左哲扶住他“亦凡,你还好吗?”
吴亦凡扶着头,神情痛苦的样子“那我的兴兴的,兴兴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手臂撑着墙壁,额头贴在手臂上,一只手不断的捶着墙壁。
就在病房里的人因为白贤和张艺兴而痛苦不已的时候,门口却一直站着一个人,戴着一顶鸭舌帽,身着一身黑衣的人站在病房外,把病房里的话一字不落的听进去了,手紧紧的抓着门框,似乎再用力那么一点点门框就要被抓裂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5-7-2 11:03:14 |显示全部楼层
鸭舌帽下的他,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手指被门框上的刺扎的流了血,却全然感受不到疼痛,阴影下的双眼里不住的泛红,泪水死死抓住眼眶,却依旧一行落下,滴落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
望着病房里的情景,他含着泪转身迈步离开了,手指划过雪白的墙壁,留下了一条细微的血痕,清瘦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走廊里。
鹿晗几日来从医院和河边不断的往来,他依旧没有告诉回到C市的爸妈张艺兴的情况,为了寻找张艺兴已经连课都没有去上了,他接到白贤苏醒的消息赶紧赶到了医院。
就在住院楼门口的时候,无意间撞上了一个带着鸭舌帽的黑衣少年,鹿晗站稳了身子转过身来想要道歉,可是却下意识的望向了那个被自己撞的人,两个人对视的一瞬间,鹿晗全身仿佛被定住了一般。
那双熟悉的眼睛,熟悉的面容,就在几秒过后,对方压了压自己的帽子,转身就离开了,等到鹿晗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了“兴兴!”
他不会看错的,那个黑衣少年是张艺兴,是他们找了几天的张艺兴“兴兴!”鹿晗无法顾及的连撞了好几个人追上去,可是张艺兴已经消失了。
“兴兴!你见到兴兴了!”吴亦凡急忙抓住鹿晗,不断的重复问道“他刚才在医院里!”
鹿晗连连点头“我不会看错的,我撞的那个人就是兴兴,可是他装作不认识我立刻就消失了。”
“我去调出住院部大门口的监控。”左哲第一反应就是要确认一下。
结果就是录像上的确有鹿晗所说的那个黑衣少年,可是因为帽子和少年一直低着头走,一点也看不见他的面容。
“你快把白贤病房附近的录像调出来,兴兴来医院一定是为了白贤。”吴亦凡紧紧盯着画面,深怕一个不小心就错过了张艺兴的影子,就在他整颗心都被揪上顶点的时候,在白贤的病房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即使隔着录像他也可以清晰的辨认出——张艺兴。
吴亦凡爱张艺兴爱到了骨子里,只要听到张艺兴的气息就可以知道他是哭是笑,只要听到脚步声就可以知道张艺兴来了,张艺兴走路的样子,走路的步伐,他全部都牢牢的记在心里,那个小小的身影就这么扒在门框旁偷偷望着里面。
吴亦凡的情绪顿时激动了不少,恨不得现在直接钻进去抱住那个小家伙,张艺兴出现的时间正好就是他们全部在病房里的时间,他懊悔不已,自己为什么当时不多看外面一眼,如果有一点点感觉,当时张艺兴就跑不掉了,他自责的一拳捶在桌子上。
可是转眼一想,张艺兴为什么不出现,他既然好好的为什么不回来,这个孩子难道不知道哥哥在担心着急吗?
“亦凡,你看城城在看着监控呢。”左哲惊呼指着画面,吴亦凡猛地一抬头,却见张艺兴正对着监控这个角度,虽然戴着帽子的他看不清楚,但是这个角度只能是看着监控,沉默了几秒之后,只见张艺兴举起手臂,手轻轻的上下扇动,紧接着压了压帽檐就离开了。
“这是什么意思?”左哲十分不解,“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个动作。”
“等。”吴亦凡缓缓吐出一个字眼,左哲恍然大悟“看起来似乎就是这个意思。”
吴亦凡在看到那个手势的时候就明白了,他自己都不记得,张艺兴却清晰的记住了而且用它和自己对话。
这个是吴亦凡经常做的一个手势,有时候非常忙,或者是有重要的电话要接,但是身边有人找他,一般对方都是张艺兴,张艺兴心细,见到吴亦凡繁忙总是会选择先出去,但是吴亦凡一边接着电话,做出这个手势示意张艺兴等一下。
久而久之,对于一些动作,张艺兴习惯性的全部记住了,如若今天没有看到,吴亦凡恐怕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有这个小动作。
“也就是兴兴并没有躲着我们,他让我们等等他。”左哲细细想来“也就是他害怕你为他担心,现在是在告诉你他好好的,但是还不能回来,让你耐心等等?”
“究竟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兴兴在外面漂着?”吴亦凡怒吼一声,看着画面上出现过的小家伙,吴亦凡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办法把那个小家伙拎回来。
吴亦凡坐在沙发上,揉着眉眼细细分析,张艺兴还好好的,并且没有躲着任何人,可是却又着暂时不回来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突然想起了监控位于白贤的病房门外,难道是为了白贤?按照张艺兴的个性,他第一时间回来找的一定是白贤,他看到了白贤的现状会怎么办?
“如果我是兴兴,我要做什么?”吴亦凡自语道,他努力的站在张艺兴的角度想问题,“报仇……”吴亦凡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字眼,在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人受到伤害的时候,愤怒仇恨汇聚成的最后就是——报仇!
“报仇?可是王家现在都已经家破人亡,虽然表面上是因为企业产品出现大的问题从而资不抵债破产,但是朴家和吴家联手对付,外人不清楚,兴兴若是知道了一定明白的。”左哲完全想不到张艺兴要找谁报仇。
“这几天这些事情报纸上都有登报,兴兴如果已经知道绑架他们的人是谁,也一定会知道这些消息。”吴亦凡静下心来继续往深处想着“兴兴这么了解我,一定知道我不会袖手旁观的,也就是说他报仇的对象不是王大福他们,另有其人,是我们尚且不知道的人。”
“什么?可是调出结果显示,绑架他们的的确是王大福的主意。”左哲越绕越乱,难道幕后凶手是别人?什么样的大人物可以躲过吴亦凡和朴灿烈的调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5-7-2 11:03:24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不一定是那个人计划的,但是这件事情一定和那个人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有很大的关系,不会让兴兴不回家也要找他算帐。”吴亦凡摇摇头“兴兴要算帐的这个人,不禁不是什么大人物,很可能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小到都被我们忽略了,却被兴兴知道。”
“那兴兴岂不是很危险,对方一定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兴兴从小又没什么心机,单纯的白纸一张,我怕到头来被算计的是兴兴。”左哲明吴亦凡的想法,也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如果整件事情只是王大福一个人的邪念所造成的,他怎么说也是一个公司的老总,看上张艺兴想要得到他,必定会调查他,可是吴亦凡虽然对外隐瞒了张艺兴的身份,只是不让张艺兴露在大众镜头前,倘若是调查,王大福必然会知道张艺兴的身份,他这个人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为了张艺兴而葬送自己的一切。
这么想来,吴亦凡没错的,王大福必然是不知道张艺兴的身份,恐怕知道的只是张艺兴学校手机号码,最最简单的信息,然而为什么王大福收到的信息是不完整的?显然是有人刻意隐瞒了,或者提供信息的人筛选了最重要的隐藏起来,这样就可以说通为什么王大福会有这次举动。
吴亦凡和左哲都想到这个点上,一步步想下来,也就是说王大福也只是遭人摆布,是有人想要接着王大福的手来一招“借刀杀人”。但是纵向分析下来,却不难发现,这个人没有背景没有任何实力,否则也不会摆布王大福,完全可以有更好更紧密的计划,让吴亦凡更难找到张艺兴。
吴亦凡得到了几点:
一、他憎恨张艺兴,甚至想要毁掉张艺兴的一生。
二、他只是一个小人物,无权无势,差不多没有任何背景,力量薄弱。
三、他可以亲近王大福,很贴近王大福的私生活。
四、他对张艺兴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吴亦凡在纸上写下了自己推理出的几个观点,让人把王大福资料更加详细的传过来,王大福喜好十几岁的男孩,私生活糜烂,这么说来这个人很有可能是王大福私生活里的一员。
资料上显示了几处王大福以前经常去的“夜店”,全部都是牛郎店,然后吴亦凡找到了王大福最近光顾频率最高的一家,他想着既然可以说动王大福打张艺兴的主意,他应该和王大福不是单单的“一夜情”的关系,很有可能就是王大福某个特别宠爱的长期床伴之类的人。
MINIKISS
这家夜店是吴亦凡最后删选出的,王大福近期一直光顾这家夜店,而且找的都是同一个人,也就是那个人十分得宠,资料上说这个牛郎的名字叫做“sam”
Sam?吴亦凡想着大概是假名吧,现在对上自己列出的四点里,牛郎这一职业的确是小人物,不然有一点钱有一点势的也不会来干这个行业,的确王大福一直光顾同一个人,很得宠,也就是这个sam很亲近王大福,关系很亲密,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唆使王大福。
剩下的就是这个sam是谁?
吴亦凡又开始继续往深处分析,王大福喜爱十几岁的男孩,就是这个sam年纪可能也不大,大约十几岁,认识张艺兴,憎恨张艺兴,有一定程度了解。
“十几岁……和兴兴有过恩怨。”吴亦凡脑海中不断搜索着,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张艺宇!”
“张艺宇?就是 你提过那个兴兴的堂哥?”左哲望着纸上密密麻麻的一大串线索“他吗?”
“我一直都忘了他,张艺宇被鹿家赶出去之后,他已经无家可归了。”吴亦凡终于将那些乱成一团的线一根根扯开了“张艺宇一无是处,什么都不会,而且长得清秀很可能最后去当了牛郎,这仅仅只是我的猜测,但是没有人比他更恨兴兴了吧,他顶替兴兴进了鹿家,最后又被赶了出来,从小到大他习惯性的就会把怨气出在兴兴身上。”
“这样一来,张艺宇很可能是唯一一个全部符合条件的,他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和王大福在一起遇上了兴兴,知道王大福看上了兴兴,他希望可以借王大福的手报仇,自己落魄却看见兴兴衣着光鲜,想必心里已经扭曲不平衡了,兴兴的信息一定也是他提供的,倘若王大福知道了兴兴是吴家的少爷,想必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动了,然而张艺宇要的只是兴兴出事,他也 不会多管王大福死活。”
“张艺宇自己大概也清楚,自己只不过是王大福上过床的众多牛郎里面的一个,我们怎么调查也不会把注意放在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牛郎身上,这样他不仅没事,而且目的也达到了。”
“也就是,兴兴很有可能去找张艺宇报仇,虽然我们都不知道兴兴是怎么知道的。他现在回去的地方就是MINIKISS这家店。”
“不过兴兴会怎么做?”左哲细想道“总不能大闹夜店吧,兴兴是一个心思细腻周道的孩子,应该不会这么鲁莽,这样一来自己可能会受伤,张艺宇也收不到任何影响,他才十八岁。”
“兴兴做事一向都是走一步想好后面的十几步,想得太远是兴兴一向的习惯。”吴亦凡嘴角轻轻翘起了一抹多日未见的笑容“他如果下定决定报仇,一定会在张艺宇和自己力量差不多的时候,甚至比自己更加薄弱的时候出手,他会静下心来好好观察,计划好时间,在张艺宇最不设防的时候给他一击!”
“最薄弱的时候?”左哲轻语呢喃“也就是兴兴不会在夜店里出手,在张艺宇一个人的时候,甚至等到他力量小道可能无法反抗”
“只要跟踪到张艺宇,大概就可以找到兴兴了,这次想要这么简单的带兴兴回来恐怕不可能了。”吴亦凡最终还是妥协了,一向温和的张艺兴现在却向一只小老虎,默默的蹲守在暗处,等待着敌人出现,然后将自己积聚十几年未爆发的仇恨一口统统撕碎。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5-7-2 11:04:05 |显示全部楼层
------------------封-------------
原楼主暂更至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0-11-26 09:37 , Processed in 0.012745 second(s), 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