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查看: 295700|回复: 152

[改编小说] 君宠【灿白/古风/虐/HE】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2 17:22: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依~羽翼 于 2014-4-2 21:24 编辑

授权图:


QQ截图20140402171901.png

QQ截图20140402171922.png

作者:云妆依依.jpg


原作者:

云妆依依


原文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717166401?see_lz=1
找了两天了,终于找到能在站子空间里播放出来的亦凡版《时间煮雨》~\(≧▽≦)/~

Rank: 6Rank: 6

星座
处女座
居住地
江门市
生日
2001 年 8 月 27 日
性别
积分
6749
阅读权限
90
威望
0
金币
9066
UID
42771
发表于 2014-4-2 19:36:51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赞!很虐心呢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2 20:54:04 |显示全部楼层
逝去的寂寞™ 发表于 2014-4-2 19:36
好赞!很虐心呢

我文还没发呢……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2 21:00:02 |显示全部楼层




是龙亦是凤
九死困一生
前世累累怨
今生徐徐还
命中紫气胜
却如秋叶薄
若能清心欲
涅槃破云霄

传言这是当今皇帝的命格,传言为皇帝算命的道长被赐了毒酒一杯,传言知道此事的人皆数被处死……

一.

永昌十年。

青鸾国金銮殿上,卞白贤明黄黄袍加身,正襟危坐,面前却是不成体统地摆了一桌山珍佳酿,他眉目如星辰朗月,面若芙蓉桃花,纷纷明明的嫡仙男子,他是青鸾国的王,至高无上的尊者,朝万民敬仰朝拜。然今日朝堂之上便只有一美艳姬妾,还有一忠心老奴。

早在一年前,齐州金军叛乱,引得万民跟随,他的将军们在这场叛乱中要么节节退败,要么战死沙场,要么不战而降。

“陈姬,替朕倒酒。”卞白贤清风一般温润的嗓音对着身边美艳的姬妾吩咐道。

“是,陛下。”陈姬一双素手提着九龙盘亘的金色酒壶替卞白贤斟了酒,一双桃仁杏眸眼含忧心和悲伤,青鸾败了,今人通传金军已经占据了京城,很快便要宫禁这紫禁城了。

卞白贤桃花眉目扫她一眼含笑道:“你这样愁着脸做什么?”

“陛下,逃吧,现在走还来得及。”陈姬闻言再忍不住下跪请求。

卞白贤闻言也只温温含笑,食指挑起陈姬下颚,眼中傲气和锐利慑的人不敢直视,说:“陈姬,朕是君,世上君死无妨,但君逃便不行,君者天命之授也,王者临危不惧也,君者可败却不可辱。”嘴角勾了勾又说,“何况,这里是朕的家,朕岂有弃家于不顾之理。”

“陛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当下只是权宜之计不是吗?”陈姬含泪看着眼前的君者。

卞白贤扶了她起来说:“朕的江山朕最清楚,朕一旦离开这里便无处可逃。”说完他又唤了一声:“苏德昌。”

“奴才在。”一边忠心站着的老太监躬身走上前来。

“听朕口谕,朕命你带着朕的陈姬立刻从密道出宫,从此隐姓埋名。”卞白贤仰头喝尽刚刚陈姬为他斟的酒。

“陛下!”

“陛下!”

陈姬和苏德昌纷纷抬目惊诧看他。

“你们可是要抗旨?”卞白贤冷眸一凝扫过二人。

二人又纷纷跪地请求:“臣妾/奴才请陛下虽我们一同离开。”

“不可能。”卞白贤话锋冰冷,傲骨天成,“朕可死不可逃。”看了眼陈姬叹道:“陈姬,你怀了朕的孩子,这是青鸾的血脉,你,要为朕好好留着,将他识文断字,叫他君临天下之道,定叫他往后匡复我青鸾之威,诛杀叛臣贼党。”

“苏德昌,速速带陈姬离开,你知道我们青鸾密所,从此便带她隐居那里便可,好好护她。”卞白贤不再看二人。

二人听了卞白贤的嘱咐,皆纷纷叩首行三跪九叩打理,目中含泪道:“臣妾/老奴遵旨!”说完苏德昌便带了陈姬离开,青鸾国密道是为帝王留下的逃生密道,可从未有帝王用过,因为君者可死不可逃,这是卞白贤父皇留给他的话,是皇家的傲气和尊严,密道开启一次便是永久封闭,无人能查出。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2 21:14: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依~羽翼 于 2014-4-2 21:16 编辑

苏德昌带着陈姬进了密道,他对陈姬道:“娘娘,老奴将密道开启后这里便永久关闭了,娘娘,为了陛下,为了您腹中的小皇子,我们定然只能向前走,绝不能往后看。”

陈姬眼含泪水,摸了摸腹中三个月的胎儿点了头说:“苏公公,我知道了,为了陛下为了青鸾,我定然好好活下去,好好护着我腹中的皇儿。”说完便进了密道。

苏德昌跟进将密道开关拉下,厚重的石门缓缓落下,陈姬满面泪水却不曾回头,她内心恋着的那个君王男子,给她一生宠爱,如今该是她为他做些什么的时候了,可她是妇道人家,不能有所作为,便只能为他护住他这最后的血脉。

陈姬和苏德昌离开后,卞白贤唤来了一个小太监对他下旨道:“传朕旨意,赐后宫嫔妃,皇子公主鸠酒。”

小太监心中一凛可也不敢说什么,领命便下去按吩咐办事了,然后宫中哭声哀嚎遍野,顷刻间又瞬而寂静。

卞白贤遣退了所有宫人,让他们各自逃生,偌大的紫禁城往后是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卞白贤正襟坐在龙椅上,品酒吃菜,然后只见这金銮殿前一位威风凛凛的将军模样的男子就站在了那里。

他看着朴灿烈缓缓走进来,然后抱拳跪地行礼道:“臣朴灿烈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卞白贤独自斟酒看着他,嘴角冷冷勾起对他说:“爱卿陪朕来喝一杯如何?”

朴灿烈一身盔甲凛凛作响,起身走到卞白贤面前对端起他桌案上的另一只酒杯毫不含糊地喝尽,然后一双凌厉的眸子直直盯着卞白贤。卞白贤也含笑饮尽看着他说:“爱卿好酒量也是好胆量,朕刚赐了许多人美酒,可他们都哭成一片不肯喝,最终只能强灌了下去,真叫朕喜欢。”

朴灿烈没有说话,紧绷着脸看着卞白贤,卞白贤轻声嗤笑说:“朴爱卿不怕朕这酒里有毒吗?”

“区区小毒,臣受得起。”朴灿烈冷笑,捏了卞白贤的下颚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是吗?”

“好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朴爱卿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朕为何觉得有些可笑。”卞白贤桃花目轻轻一挑,眼含讽刺。

“一点都不可笑,因为往后我是君,你是臣。”说罢朴灿烈便用力吻上了卞白贤的美好的唇上,辗转蹂躏,隐有血腥味在二人口中漫溢开来。

许久朴灿烈松开了卞白贤,卞白贤面色微红,眼含怒意,叱道:“你,好大的胆子。”

“哼,陛下,往后臣的胆子会更大。”说完邪笑拉起卞白贤将他摔在了地上冷冷道:“如今这位置以不是你能坐的了。”

卞白贤看着他轻声一笑,目光怒气已然不存在,他看着他说:“朴灿烈,那个位置你若想坐,便坐是了。”说完口中一口鲜血猛地吐在了地上。

朴灿烈见了立刻拧眉到了他的身边,掐了他手上的脉搏,勃然大怒吼道:“你竟敢服毒。”

朴灿烈看着他含了血的唇扯出了一个美艳如桃花的笑容说:“君可死,不可辱。”

朴灿烈连连在他身上点穴,禁止了毒在身上蔓延,卞白贤却看着他气若游丝地笑着说:“没用的,这毒你解不了了,朕很清楚。”看着朴灿烈,他的手颤巍巍地想抬起来,可最终没有什么力气,他只好作罢,他眸中含了泪,看着朴灿烈说,“你恨朕,朕知道,可朕也恨你……恨你……”

朴灿烈低首冷冷看着他,然后将他放平在地上,从怀里取了一个锦盒出来,里面放着一颗药丸,对卞白贤说:“赤莲丹,能解百毒,你想死我偏不让你死,往后你便是我的奴。”将药送进了卞白贤嘴中,再以内力化解在他体内。

卞白贤看着朴灿烈,眉头紧皱,体内赤莲丹药性因着朴灿烈的内宫发作的很快,他瞬间就感到自己四肢百骸的疼痛,那钻心刺骨的疼分明不是在救他,仿佛是在要他的命一般。

面色苍白看着朴灿烈,紧咬了唇却不泄露半丝软弱,紧闭了双眼想要咬舌自尽,却被朴灿烈发现塞了布巾,门外有人进来,是朴灿烈的部下见了卞白贤那般痛楚狼狈的模样竟也是稍稍淡睨了一眼,镇定对朴灿烈禀报说:“将军,未发现陈姬和苏德昌的踪影,其他嫔妃和皇子公主都已经死了。”

朴灿烈看着疼得泛了泪光的卞白贤轻轻笑了笑,挥退了那部下,将卞白贤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了龙椅上蜷身躺着,手轻柔地拨开了卞白贤面上因汗水而沾湿的黑发,对他说:“这疼忍一天一夜便过了,你若是再想死,我定然会杀了你送走的陈姬和苏德昌的,连这后路你都休想我留给你。”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2 21:23:24 |显示全部楼层
卞白贤听了睁大的双眼,嘴中呜咽着什么,朴灿烈松开他嘴中的布巾,卞白贤冷笑说:“只怕你找不到他们”

朴灿烈闻言却弯下身附耳对他轻声说:“君青山。”

三个字让卞白贤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原本苍白的面孔仿佛又苍白了几分,身体上的疼痛再是忍不住大声叫了一声出来:“啊——”

朴灿烈看着,为他擦了擦汗说:“所以,你别想死,若你死了,他们也活不了,而陈姬肚子里的孩子也别想出世了。”

卞白贤怒瞪着他,朴灿烈却将他再次抱起,去了离这不远卞白贤的寝宫乾清宫,他将他放在了龙榻上,宫中宫人是未逃尽的,他的士兵进来是就堵了不少,他找来一个小太监对他命令道:“好好看着他,若他死了,我便让你的九族陪葬。”

小太监闻言连忙下跪叩首道:“是,是,奴才一定好好看着。”

朴灿烈看了眼卞白贤对他说:“你若想逃,我立刻杀了他们,你若活着,我便放他们生路。”

卞白贤已经不再看朴灿烈了,他的双眼空洞地望着床顶的帷帐,明亮的明黄色有些刺眼,最后冷冷道:“朕,不逃不死,你放了他们。”

“还在自称朕吗?”朴灿烈冷笑。

卞白贤看了他一眼,喉头有些涩然,疼痛叫他难忍,随后道:“奴,奴才不逃,不死,求陛下您放了他们。”说完眼窝一行清泪滑下,闭了眼昏睡了过去。

朴灿烈再传了宫人道:“叫御医来。”

宫人哆嗦着身体就立刻不敢耽误地去请御医了,御医来时见了朴灿烈,再看了床上昏睡过去的卞白贤怒道:“奸贼,你把陛下怎么了?”

朴灿烈闻言却只是冷凌抽了冷剑直指御医道:“看着他,若他有半分闪失,我便取了你的狗命。”

太医被那冷剑吓得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不敢再说话了。

朴灿烈走了出去,去了金銮殿,到时他的部下和一些个已经臣服的文武大臣们已经静静等候在那里了,他傲气凌然地走向金銮宝座,甩襟威严落座,剑眉星眸全然是一派帝王气势。

众臣纷纷下跪朝拜:“臣等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届时青鸾王朝覆没,朴国初建,顷刻间已是改朝换代。

在局面稳定的一月后的早朝上,朝臣中有大臣出来谏言对如今已是黄袍加身的朴灿烈道:“启奏陛下,陛下如今新登大统,时局还不甚稳定,前朝皇帝尚还活着,这对稳定全局有所影响,臣等建议立刻诛杀前朝皇帝,以免还有贼逆贼心不死。”

朴灿烈正襟与龙座之上,俯视朝下大臣,此人是昔日卞白贤身边的众臣,官拜御史,名李山想卞白贤对他也是宠信的,却不想如今却是他第一个谏言诛杀卞白贤的。冷冷勾了唇角道:“李山,朕记得卞白贤昔日对你不薄,没想到今日你竟是第一个站出来说要杀他的。”

李山跪地拱手,看向朴灿烈说:“前朝皇帝确实对臣有恩,但胜者王败者寇,为了陛下,为和百姓和江山安危,臣不得不在今日忍痛这样谏言,还望陛下恕罪。”

朴灿烈看着他,面上辨不出表情道:“李爱卿倒是很为朕和朕的江山子民着想,朕深感欣慰。”扫了一眼朝下朝臣道:“你们可有话说。”

朝臣们纷纷跪地附议道:“臣请陛下诛杀前朝皇帝卞白贤。”

朴灿烈朝上沉默许久,缓缓冷冷开口:“前朝皇帝虽无能,对百姓倒无大恶,朕念敢他无大恶,将他囚禁宫中终老,此事就此决定,休得在议。”

朝臣们闻言纷纷抬头,可见朴灿烈一脸冷凝就都不敢说什么了,只得纷纷叩拜道:“臣等谨遵陛下旨意。”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2 21:23:49 |显示全部楼层
======暂封=======【如有未改正的地方,请见谅

Rank: 2

星座
双鱼座
生日
1996 年 3 月 11 日
性别
积分
156
阅读权限
20
威望
0
金币
208
UID
44398
发表于 2014-4-2 22:32:37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里灿灿是渣攻吗?

点评

依~羽翼  ( ⊙ o ⊙ )是的  发表于 2014-4-2 22:33

Rank: 6Rank: 6

星座
处女座
居住地
江门市
生日
2001 年 8 月 27 日
性别
积分
6749
阅读权限
90
威望
0
金币
9066
UID
42771
发表于 2014-4-3 19:53:28 |显示全部楼层
依~羽翼 发表于 2014-4-2 20:54
我文还没发呢……

呃。。我看原文帖子了~还等你。。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3 19:58:11 |显示全部楼层
二.

青鸾殿殿中,红烛映照着红鸾帐,满目的鲜红,柔软的床榻上两具身无寸缕的身体纠缠,隐隐有低低细碎的呻吟溢出来。

“白,别咬着唇,叫出来吧。”俯身在卞白贤身上的朴灿烈轻柔吻上他的唇,撬开了他紧咬着的唇道。

卞白贤依然没有叫出声,已经承欢认下了,怎还可这样羞耻的叫出来。一双仿若噙了水的眸子看了一眼朴灿烈,然后闭上了。朴灿烈低首看着身下人,眼中有着一丝沉痛,他抱紧了他,一阵翻云覆雨,他搂着卞白贤在怀里,轻咬了他的耳垂。

卞白贤蹙眉却还是未睁眼,朴灿烈在他耳畔说:“白,你的孩子出世了,现下有五个月大了,生的很好看,像你呢。”
卞白贤睁了眼,却没看向朴灿烈,朴灿烈将韩庚扳过身,让他面对着他对他说:“我们把他接回宫里住好不好。”

卞白贤身子一震,看向朴灿烈瞪大了双眼急声道:“不,不要,永远不要让他来这里。”

朴灿烈看着他许久说:“好,只要你听话,我便什么都听你的。”说完他抱着卞白贤去了这殿中的浴池沐浴。

一年了,朴灿烈做上这皇帝已经一年,而卞白贤成了他的专宠也已一年,可他知道,他们如今离的这样近,其实才是相隔最远的。

当年他们还是青涩年少,白贤还未被封做太子,而朴灿烈也不过是个将军之子,是卞白贤的伴读。二人一起研读诗书,兵法切磋,武艺较量,后来朴灿烈被父亲送去了山上学艺,而卞白贤被封做了太子,朴灿烈学成归来后,卞白贤已经娶了太子妃,他看着这样的情景只能哀叹,他喜欢卞白贤深埋了许多年的心情,他以为自己会这样藏一辈子。

可谁想一日朴灿烈去东宫,卞白贤独自一人在房中喝闷酒,进去时卞白贤已经有些醉了,朴灿烈扶卞白贤站起来,夺了他的酒瓶,卞白贤见是他也不知是为何就一下子捧着他的脸吻上了他的唇。口中还有酒香,他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卞白贤压在了身下,然后又是一阵唇齿缠绵。

好不容易推开了卞白贤,卞白贤却是醉意朦胧看着朴灿烈笑的妩媚道:“朴灿烈,你不是喜欢我吗?”

“你知道?”朴灿烈震惊地道。

“哈——何止知道,还知道你在得知我大婚后连醉了两日,最后,最后被你爹一掌打醒。”卞白贤将头搁在了朴灿烈的颈窝,他抱着他说:“灿烈,我们做吧。”

朴灿烈睁大双眼拉着卞白贤起来,卞白贤看着他醉态的笑着,他对他说:“你醉了。”

“哼,醉了?”卞白贤大笑道,“醉了好,醉了倒是好了。”

“白!”朴灿烈终将是忍不住唤了这个许久都不曾唤过的名字。

卞白贤眼含嘲讽看着他说:“自打你学艺归来,我封了太子后,你便再没叫过我的名字了。”

朴灿烈坐起了身,卞白贤还坐在他怀里,他看着他的脸,一双眼含忧伤的眼,曾经那样眉舞飞扬,这张微微上翘美好的唇也曾笑的山花灿烂,这张脸曾经在阳光下那样单纯美好。手不由自主地轻轻抚上他的眉眼,能感受到那因为常年握剑而起的茧子,手扣住了卞白贤的后脑勺压低,然后吻上了他的唇,然后便是翻身将卞白贤压在了身下,他看着他下,发带散落,乌黑的发丝如瀑一般铺散在殷红的锦被上。看着身下这样明艳动人的卞白贤,朴灿烈只觉得喉头一紧,他迫不及待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儿一般迫不及待地吻上了韩庚的唇,唇齿相依,口齿交融。褪去了太子的明黄朝服,卞白贤如玉莲一般的身体呈现在他的眼前。散乱的黑发,玉莲一般的美好身体,殷红的锦被交织成一幅艳丽的叫人难以自控的画,朴灿烈脱了自己身上的衣裳,再次用力吻上了卞白贤的唇。

前戏做足,进入到卞白贤身体的那一霎那,他看着卞白贤在他身下身下笑了,有些悲伤,卞白贤问他:“你会后悔的,我也会。”

朴灿烈早已经停不下来,只是他在听到卞白贤这话时他身子不由得顿了一下,可最后再侵上卞白贤的薄唇,反复缱绻缠绵,直至那唇鲜艳欲滴,仿若血一般的深红。他对他说:“我不后悔,我亦不会让你后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0-10-30 00:47 , Processed in 0.019028 second(s), 9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