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改编小说] 君宠【灿白/古风/虐/HE】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5 15:04:55 |显示全部楼层

卞白贤看着他,许久后笑了,朴灿烈冷冷直视他,卞白贤走一边炭炉便拨弄着炭火道:“为君者当机立断,心这样能叫你优柔寡断的东西,陛下还是不要的好。”低首看着炭火,卞白贤眼中一片寂寥哀伤,他们之间如今早就不该谈心那样的东西了,都负担不起。早在多年前就斩断了的东西,怎么还拾得起来,早就拼凑不全了。

朴灿烈再是一阵咬牙问:“前朝俘君的教诲,朕自然是该听的,还得好好学着不是吗?”

卞白贤转头看了他微微笑着颔首,朴灿烈拂袖出了青鸾殿,卞白贤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空中飘起了雪花,看着看着视线里便只剩下那满目的雪花了,空空荡荡的庭院什么都没了。卞白贤的手揉了揉自己的心脏,他觉得有些疼,眼眶还有些酸胀,仿佛是有什么要硬挤出来一般。

耳边传来了小卓子的惊呼:“主子,您哭了吗?”

卞白贤这才木木回神,他的手掌抹上了自己的脸颊,一片冰凉,用力擦了擦,看向小卓子笑了笑道:“怎么会,你看错了。”说完走近了寝殿。

小卓子跟在他身后,心中确定他刚刚看到的确确实实是卞白贤流泪了,神情哀痛。可这哀伤和哀痛又是为什么呢?他看不明白……

寝殿内,卞白贤躺在了床榻上,他对小卓子道:“我累了,休息一下,你做自己的事去吧。”

下午卞白贤醒来后便接到了一道圣旨,圣旨宣告卞白贤这个阶下囚失去了一切可以享受的特权,宫中的一切可以令他舒适的东西都撤走了,炭炉撤了,软塌撤了,宫里瞬间更加清冷了。

对于这一切小卓子抱怨着,可卞白贤则是显得十分冷静,这一切在他眼里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眼中还是难掩一丝悲凉,他终于是将朴灿烈对他存得一点点疼惜都逼退了。这样也好,明明是个夺世了的英雄,怎还能对仇人心存一丝善念。他们之间就该这样,彼此不留一丝情面,相见便是不顾一切地恨着……

宫里失了炭炉取暖,虽说有温泉可以护着,可人也总不能一直待在温泉边上,偌大的宫殿里,大部分地方还是十分冷的。此时的卞白贤没了裘皮斗篷,没了厚暖的棉袍,一切都是了冷宫的待遇,他身着粗布棉服,衣裳有些膈皮肤,叫他穿着很是不适。可时日长了,他倒也习惯了,只是这冷他还是有些受不住。

小卓子每天在宫里守着他,小卓子是奴才,所以受的罪比他还要多。如今他失了朴灿烈的庇护,虽然他是个前朝的皇帝,在这样势力的宫里,他已然什么都不算了,俗话不是说吗,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卞白贤喜欢下棋,朴灿烈还算仁慈,没将棋盘收走。小卓子用了自己的棉衫给他做了一个软垫,让卞白贤自己下棋的时候可以坐的舒适暖和些。他们这里日子过得越发艰难了,一些个宫人见朴灿烈不再眷顾卞白贤这里,纷纷都开始给他们使脸色了。

“主子,今天的膳食送来了。”小卓子手中提了食盒进来,看着卞白贤仍然在下棋轻声唤道,看着卞白贤这些日子急剧消瘦的身子和脸颊更是心疼。

卞白贤下棋的手并未停止对他道:“搁着吧,我下完这盘就吃。”

“主子,还是吃完了再下吧,这饭菜已经不是很热了,再等怕就更凉了。”小卓子为难劝着。

卞白贤看了眼小卓子,见他一脸为难的模样就搁了棋子道:“好吧。”

小卓子舒了口气,将饭菜摆了出来,其实也就两个菜,青菜、萝卜。看着这菜色,他不由得紧皱了眉,连着这一月下来,他们的菜色都是这样,他自己吃是无妨,可卞白贤……

卞白贤看了一眼,再看了小卓子那拧眉不悦的模样笑道:“坐吧,一起吃。”自从朴灿烈不再来这里以后,他便强硬地让小卓子开始和他同桌吃饭了,都这样了,这主仆礼数也不重要了。

小卓子将白饭递到卞白贤手上,卞白贤示意他坐下他才坐下,卞白贤夹了青菜就这白饭吃着,尽量压抑着那种没有食欲的感觉。虽然他不是硬要什么山珍海味,可连着一个月的青菜萝卜,怎样都会有些看着反胃的,可如今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的呢,不过是个阶下囚罢了。

“主子……”小卓子看到了卞白贤皱着的眉头有些心疼。

卞白贤微微一笑说:“快吃,没关系,我都习惯了。”

小卓子红了眼眶,他知道卞白贤肯定不习惯,可是没办法,吃了东西才有力气活着。

活着,这是小卓子的想法,可卞白贤这样每天粗茶淡饭粗布麻衣地活着却不是因为想活着,而是因为他不能死,他其实早没了活着的意念,在他心里他早就是个该死了的人。

用完了晚膳,卞白贤去了温泉池边沐浴,暖暖的温泉池中卞白贤浸泡在其中,舒适地闭了眼,这里成了这偌大宫殿中最暖和的地方,真是叫他眷念不舍。可终归泡久了不好,他起身裹了衣裳,然后去了床榻上早早躺了上去,盖了被褥在身上,这被褥也不再是柔软的锦被,也早已换成了粗布的。

卞白贤缩在里面,冷的皱了眉,许久才感觉到被褥里暖和了些,他才松了眉头,小卓子睡在帘外的小塌上,好随时伺候着。

夜里卞白贤隐隐有些咳嗽,小卓子闻声惊醒了,连忙起身唤卞白贤,却发现卞白贤皱着眉头,面色燥红,伸手探了卞白贤额上的温度,立刻吓了一跳,连忙裹了衣裳去了御医院。果然对这样寒冷的天气,卞白贤身子是受不住的。

小卓子一路狂奔到了太医院,却不好的在那里见到了同时来请太医的皇后身边的贴身侍女红豆。他微微见了礼,红豆却是不屑冷哼,小卓子忍着气,此时绝不是和她计较的时候,还是为卞白贤请御医瞧病要紧。

太医院值班御医过来见了二人,小卓子刚要上前,红豆拦了他抢了先道:“叫上你们所有人去坤宁宫给皇后娘娘诊脉,娘娘身子不爽。”

小卓子听了立刻就对红豆道:“且慢,红豆姐姐,我家主子现下高热,您留一位御医给奴才带去吧。”

红豆闻言冷笑看向小卓子说:“主子?你家那位如今也还敢自称主子,奴婢倒是要问问了,他算是哪位的主子。”

小卓子一下子被堵了话,恨恨咬了牙,还是赔了笑说:“姐姐,奴才知道您仁义,还请您留下一位御医给奴才带去,人命关天不是吗?”

“叫他等着,等我家娘娘瞧好了,自然叫御医去他那里。”红豆却是半点不买账,她早就看那人不顺眼了,当初陛下就是为了他而叫她家娘娘第一夜大婚就守了空房,她家娘娘仁慈不计较,可她却受不住这口气,如今好不容易逮着了机会,她能不好好治治他。

“可……这样事关人命啊。”小卓子慌了,卞白贤身上刚刚的滚烫叫他心惊胆战。

“一个奴才的贱命而已,岂能和我家娘娘相提并论。”红豆不屑,也再不看小卓子,趾高气昂叫了太医就要离开。

值班的四个太医相互为难交了眼神,他们知道卞白贤的身份,而他们也曾侍候过卞白贤,好歹也是前任主子,这眼下……

“你们还不走,若我家娘娘有个什么好歹,定叫陛下砍了你们脑袋。”红豆见他们犹豫,就更加心生不悦了,直接抬了皇上出来,近些日子皇上虽然还没和皇后同房,可也时常去看她,红豆想只要时日再长些,皇上早晚会对她家娘娘倾心的。

两位御医听到了朴灿烈的名号立刻就不敢犹豫地背了药箱跟着红豆走了。小卓子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心中又恨又恼,可更恨的是自己的无能为力,连忙又跑会了宫中,卞白贤这下身上烫的更厉害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5 15:05:04 |显示全部楼层

======暂封=======【如有未改正的地方,请见谅

Rank: 3Rank: 3

星座
水瓶座
居住地
大连市
生日
1997 年 1 月 24 日
性别
积分
458
阅读权限
30
威望
0
金币
813
UID
52512
发表于 2014-4-5 19:24:29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吧,这文很好,就是我总是以一个很奇怪的心情看这篇文,原因嘛。。。我说我就叫小卓子你信吗。。。虽然是伺候白白的,但是太监嘛。。。LL,你懂得。。。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5 20:24:15 |显示全部楼层
Only_。You 发表于 2014-4-5 19:24
其实吧,这文很好,就是我总是以一个很奇怪的心情看这篇文,原因嘛。。。我说我就叫小卓子你信吗。。。虽然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表怪我……原作里那个就叫‘小卓子’而且小卓子在这里面是很讨喜的一个角色

Rank: 3Rank: 3

星座
水瓶座
居住地
大连市
生日
1997 年 1 月 24 日
性别
积分
458
阅读权限
30
威望
0
金币
813
UID
52512
发表于 2014-4-6 11:39:14 |显示全部楼层
依~羽翼 发表于 2014-4-5 20:2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唉,没事了,既然是讨喜的角色。。。嘿嘿,而且还是我家白白贴身服侍的人,(*^__^*) 嘻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6 20:26:19 |显示全部楼层
五、


雪下了一夜,小卓子守着卞白贤守了一夜,来回又跑坤宁宫求太医和跑太医院看有没有太医好些趟,他已经累的不行了,可仍睁着眼没让自己睡下,他不停地为卞白贤换着额头上浸了凉水的帕子,希望这样能暂时让白贤身上滚烫的温度消退些,可事与愿违,白贤的高热越来越厉害了。


小卓子将自己的棉被盖在了卞白贤身上,然后有再为他盖了好几件棉服,他担忧的目光看着卞白贤嘴中喃喃:“陛下,您一定要撑下去,奴才相信您,您一定能撑下去的对不对,再等一等,等天一亮,奴才就去太医院找今日当值的太医来为您诊治。”


卞白贤紧皱着眉蜷缩着自己,他觉得自己有时候好冷,有时候又好热,很难受,胸腔里有种剧烈想咳嗽的感觉,果然他猛地咳嗽起来,间隙他睁开了眼,模糊看到了小卓子的身影,只是没有力气对他说什么。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天终于是些微亮了些,小卓子看了外面的天色,对卞白贤说:“主子,奴才去太医院为您请太医,您撑着点儿。”说完就出去了。


偌大的宫殿中,只有卞白贤清晰剧烈的咳嗽声。小卓子又是一阵疾奔到了太医院,可到了那里找了当值的太监问,谁想刚来的两位太医也被坤宁宫请去了,小卓子恨的红了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于是最后没有办法咬牙就去了朴灿烈的乾清宫门口跪着,此时朴灿烈还在上朝。他其实知道他自己不该来这里,朴灿烈都已经那样对卞白贤了,怎还会理会他的生死。可是他不能放过任何一点机会,他必须得救卞白贤,人已经高热不退那样长时间了,再拖下去很危险,哪怕他死也要求朴灿烈救卞白贤,尽管他的性命微不足道。


冰天雪地里,小卓子浑身已经冻僵,浑身冷的刺疼,冻得惨白了张脸,一夜未睡使得他更加憔悴了。他焦急等着朴灿烈,心里又担忧着卞白贤的身体。好不容易看到了不远处朴灿烈的龙撵回来,他的心终于是稍稍安了些,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因为跪了许久,冷了许久已经动不得了,于是便只好一直跪着。


朴灿烈在龙撵上见了他,眉头微皱,对齐顺使了眼色,齐顺连忙对抬撵的人到:“停。”


龙撵停了下来,在小卓子身边,朴灿烈居高临下俯视着他面无表情道:“何事?”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6 20:26:28 |显示全部楼层
“求,求陛下,救救我家主,主子。”小卓子被冻得口齿都不利索了。


朴灿烈闻言面上的表情仍没多大的变化,只是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又问:“他怎么了?”


“回,回陛下,主子,主子他高热不退一个晚上了,宫里太医都,都去了坤宁宫,奴才,奴才请,请不到太医,才,才来……”小卓子话没能说完就终是因为一夜的心力交瘁而眼前一黑。


齐顺连忙接住了他,朴灿烈深深看了一眼小卓子,对人说:“去青鸾殿。”


齐顺连忙叫人抬了小卓子也一同去了青鸾殿,刚进殿,朴灿烈就直接大步流星进了白贤的寝殿内,屋里寒气逼人,他微微蹙眉走到卞白贤的床边,他已经缩成了一团,面上是不同寻常的潮红,伸手探了他的额头,烫得他一下缩了手,瞳孔一缩,眸色冰冷对齐顺说:“把所有御医都叫来。”


齐顺闻言一刻都不敢耽误,连忙就带人分了两路去了坤宁宫和太医院。


朴灿烈将自己身上的裘皮斗篷脱了下来盖在卞白贤身上,看着他此时虚弱的样子眉头紧锁。卞白贤口有些渴,闭着眼睛轻声叫着:“水,小卓子,水。”


朴灿烈听了立刻对身后的人说:“拿水来。”


宫人赶紧端水过来,朴灿烈扶着卞白贤坐起来,将装了水的瓷杯凑到卞白贤的嘴边,卞白贤拧眉无力闭着眼小口小口喝着水,想抬眼却觉得眼皮沉重,怎样都睁不开。喝完了水他整个人就软在了朴灿烈的怀里,朴灿烈让他靠着,卞白贤的脸埋在了他的颈窝,他能感觉到他脸上烫人的温度,心中一紧,连忙喝道:“御医还没来吗?”


小太监们吓得连忙跪下道:“回陛下,齐顺公公已经去请了,应该马上就要到了。”


朴灿烈冷哼了一声,卞白贤额上此时已经满是冷汗,他手拂过是冰凉一片,朴灿烈看到了立刻对小太监喝道:“你,给我去催。”


小太监被朴灿烈这样冷声疾语吓得连滚带爬地就跑了出去。朴灿烈搂着卞白贤,深黑的眸子紧紧凝视着虚弱极了的卞白贤,神色复杂。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6 20:26:41 |显示全部楼层
卞白贤难受地醒来,他微眯了眼,映入眼帘的是朴灿烈的面孔,他无力笑了笑,然后闭了眼说:“灿烈吗?”


听到这样的称呼,朴灿烈心狠狠一颤,多久没听他这样叫自己了。可他如今还有什么资格这样叫自己……他瞪着怀里的卞白贤,卞白贤却已经无力再睡了过去,刚刚那声在中仿佛就是了幻觉一般。朴灿烈盯着卞白贤,将他重新放好在床上躺着,这时齐顺终于是领了太医赶到了这青鸾殿,所有人都气喘吁吁。


见了朴灿烈,所有人要请安被朴灿烈止了,他只冷冷对他们说:“替他诊治。”


御医们一刻都不耽误,赶紧为卞白贤号脉,朴灿烈一旁盯着他们的视线让他们个个都觉得如寒芒在身,胆战心惊的。


太医院首领冯庆诊脉后跪地对朴灿烈道:“启禀皇上……”刚要说病情时,却发现对如何称呼卞白贤犯了难。


“叫他公子。”朴灿烈仿佛看出了他的犹豫便冷声道。


“是,公子感染了风寒,而且近些日子忧思过度,所以这一病便是来势汹汹,微臣这就开几服药,好生调理便好。”冯庆简洁的陈述着。


朴灿烈闻言再问了一句:“可有大碍?”


冯庆犹豫了一下说:“回陛下,公子风寒无大碍,只是忧思过度还需放宽心境,不然长此下去必然会拖垮身体的。”


“好,你们下去吧。”说完朴灿烈看向齐顺道:“去跟着御医,熬好药了立刻端来。”


“是。”齐顺与御医们都纷纷退下,屋里又只剩了白贤和他。


寝殿内很静很静,偶尔有卞白贤的咳嗽声传出,剧烈地叫人听着心里发慌,朴灿烈看着他,想起了什么就招来了太监道:“这里的小卓子呢?”


“回陛下,小卓子晕倒了,齐顺公公也请御医为他看了,现在在房中休息。”小太监忙进来回禀。


朴灿烈轻轻颔首对他说:“你下去吧,朕叫你们再进来。”


“是。”小太监退了出去。


朴灿烈静静坐在卞白贤的床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齐顺已经端了熬好的药进来,他来到朴灿烈身边恭顺道:“陛下。”


朴灿烈起身走到窗边对他说:“喂他喝。”覆手在背后,望着窗外的飞雪,他神情冷峻,眼神里有着一抹隐隐的黯然。冷风透着窗吹进来,朴灿烈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连忙回头看了一眼卞白贤一眼,他将窗子关上。


齐顺让太监扶着卞白贤,他自己小心翼翼地喂着卞白贤喝药。朴灿烈看着他惨白的脸一瞬间才发觉,才不过短短一月他竟瘦了这么多。暗暗握了握拳,拧了眉,最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再背过了身出了卞白贤的寝殿。他回到了自己的乾清宫,宫外小太监来禀报。


“启禀皇上,丞相金恒宇求见。”小太监跪地说着。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6 20:26:58 |显示全部楼层
朴灿烈听了道:“宣。”


小太监宣了丞相金恒宇进来,跪地叩拜:“臣叩见陛下,陛下圣安。”


“平身,臣想找朕何事?”朴灿烈声音平静,坐在的正坐上。


“回陛下,按惯例每年三月便是宫中选秀之时,臣今日来便是想来询问陛下的意思,是否该叫州下各府去办了。”丞相金恒宇恭顺陈述。


朴灿烈闻言一双锐利地眸凝视了金恒宇,须臾嘴角勾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道:“既是惯例,那么便着人去办吧。”金恒宇此意他心里清楚,金恒宇和上官飞都是祝他夺天下的功臣,一个文臣,一个武将,都曾是他的左膀右臂,而一直以来也是他两势力均衡,相互牵制。但前些日子他封了上官飞的女儿上官若兰为后,自然这对丞相金恒宇的势力是有所打击的,他必然也想趁此选秀之机而将他的女儿送到他身边来,好让自己和上官飞的势力再次得以均衡。


金恒宇听到朴灿烈许可,暗压了欣喜之心便稳稳道:“是,臣立刻着人去办。”


“嗯,丞相下去吧,朕要歇息了。”朴灿烈也起了身。


金恒宇见心意已达成便忙跪安了。静静的乾清宫中,朴灿烈到了自己的寝殿,叫人摆了棋一人对弈着,忽而想到了什么,对刚回来的齐顺说:“去叫棋师金希澈过来。”手里落了黑子,对着白子的套路沉思起来。


不过多时新进宫的棋师金希澈来到朴灿烈的寝殿,他身着深蓝朝服下跪对朴灿烈请安:“微臣叩见皇上,皇上圣安。”


朴灿烈目光盯着棋盘抬也未抬对他说:“平身,过来陪朕下棋。”


“遵旨。”金希澈起身便坐到了朴灿烈的对面,盯着棋盘看了一会儿便一直黑白子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拼杀,而这样的套路杀与不杀之间却又能隐隐感受到二子之间的矛盾。执了面前的白子,金希澈投了边角一子,是个谨慎的套路,他才刚看棋盘,对着棋局还未研究透,所以这样落子更为保险。


朴灿烈黑子也是落在了边角星位上方,这一次倒是没有再一位的攻杀,金希澈看了金在中的落子,都说下棋最能观测人心,金希澈看着便觉得今日金在中下棋的心事凝重,仿若在犹豫着些什么。


落了白子,几手下来,这棋局倒更显诡异了,明明黑子可以一招攻杀他的白子,可偏偏又绕了远路,可他的白子仍在朴灿烈设下的套路中,挣脱不了,金希澈心里一惊,好一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心中一叹,这陛下的心思倒还真是有些难测。他在宫中教人对弈下棋,倒也听到了些传言,前朝皇帝被当今陛下囚禁在宫中,据说当今陛下也时常留宿在那里……而这一夜一夜中究竟做了些什么,他也是略有耳闻的。只是听着就不由得匪夷所思,且不说男人和男人有违常理,更何况两人是那样的身份,这样的两人若是共眠以榻,又是何等的叫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是难以想象。


“金爱卿在想什么?”朴灿烈手里把玩着黑子,略略抬了眼皮看着金希澈的举棋不定问道。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6 20:27:08 |显示全部楼层
金希澈闻言落了白子忙答道:“回陛下,臣只是在想臣这时是否是该认输了。”


朴灿烈轻声一笑抬眼看他说:“不觉得还有生机吗?”


金希澈苦笑摇头道:“无论怎样走,看似生机,实则都是死路了。”他心中哀叹,这陛下感情是在捏着他当猴耍。


朴灿烈将黑子放进棋盒说:“好吧,朕准你输了。”


金希澈无奈,这输赢还带准和不准的,果然伴君如伴虎,心中腹诽。朴灿烈与金希澈这样下棋一下便是了一整天,到了傍晚传膳时间,金希澈才离开。


朴灿烈在宫里独自用膳,间或问了齐顺一句:“青鸾殿那边如何?”


“回陛下,公子前一个时辰醒了,小卓子也是,不过奴才见小卓子身体也不适,不方便照顾公子,就多留了一个奴才在那里伺候。”齐顺小心回道,他想朴灿烈心里大约是放不下白贤的吧,他这样做大约是没错的。


朴灿烈用着膳,拧眉道:“将人撤回来。”淡淡交代了一句,倒是没有喜怒。


齐顺一听赶忙忐忑跪下道:“是,奴才遵旨。”


夜间白贤喝了药,小卓子还是面色不好,只是这偌大的宫里也只有他一人照顾他,卞白贤有些为难对他笑了笑说:“真是委屈你了,我这身子也不知怎么搞的,倒是没有以前好了。”


小卓子摇了摇头喂卞白贤含了口水让他漱口,道:“不,主子身体很好,只是这宫里寒冷,谁都会病的。”


卞白贤淡淡笑了笑,他知道小卓子这话也不算假,可终归还是觉得他自己受不得这份艰苦,打小他就没过过这样苦寒的日子,一时间受不了罢了。不过他想,这样的日子若是过得时间长了,总会习惯的。


夜间雪还未停,这雪已经下了一天一夜了,卞白贤这会儿倒是没觉得那么冷了,身上的被褥盖得很厚,而且他也看到了朴灿烈的裘皮斗篷盖在身上,这裘皮御寒保暖是最好的东西。看到这东西,他便知道他来过了……虽然未见到他,可心里却觉得有了些丝丝暖意。


虽然心里极力要求着自己的绝情寡义,可还是敌不过夜静后那股透心凉的相思,他不否认自己喜欢朴灿烈,那么喜欢,那么喜欢……从一开始就喜欢着……至于多久了,他不知道。


所以当他自己为了青鸾做了那样的牺牲后,他的心痛了那么久,久到麻木。是他亲手将两人送到了殊途,是他亲手一把大火烧毁了二人的往后,他将他送到了断头台,而朴灿烈夺走了他的江山。


两人这样势不两立的身份和仇恨,怎能还有那样多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缘……他想,是他负了朴灿烈,这罪是他该受的;是他当初放虎归山,负了青鸾江山和青鸾的列祖列宗,这罪也是他该受的;是他负了他的后宫嫔妃和子女们,这罪是他该受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0-10-30 00:59 , Processed in 0.016514 second(s), 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