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改编小说] 君宠【灿白/古风/虐/HE】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3 19:58:29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朴灿烈彻底释放的那一刻卞白贤再次地笑着含泪说:“灿烈,恨我吧。”

朴灿烈不懂他的话,可下一刻他懂了,房门被人用力踢开,然后那明晃晃的龙袍就出现在二人眼前,朴灿烈看着卞白贤,卞白贤在流泪,他轻启了薄唇,声音不大却能在屋里的人听得清楚:“逆臣朴灿烈,肆意谋反,强辱太子,儿臣请父皇为儿臣做主,还儿臣今日之耻,诛其九——”再看了一眼面色煞白的朴灿烈道,“族!”

事后朴灿烈立刻被人押走,卞白贤也清洗了身体重新躺在了床上,双眼空洞,像个失了魂的傀儡娃娃。脑海中只一遍遍浮现朴灿烈曾经讨他欢心的样子,还有他和朴灿烈月下对酌的样子,他走到偌大的铜镜前,退下了绸缎浴袍,然后满身鲜红的印记,那样真实地证明了刚刚这样一场荒唐的欢愉。

最后蹲在铜镜前,放生恸哭,最后他一把火烧了整座东宫,从此皇家别院夜华宫便成了太子府。

这一场荒唐焚烧在了那一场大火里,为了一场岌岌可危的朴灿烈父亲势不可挡的叛乱,他牺牲了自己,牺牲了太子的尊严,牺牲了金在中,牺牲了他这些年深埋的爱情……那天夜里知晓卞白贤和朴灿烈之事的人皆数也被诛杀。

在朴灿烈要问斩的那天,大约朴父早已未雨绸缪,他豢养的一群死士劫法场救走了朴灿烈,从此他便失去了他的消息,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在他们寻不到的某处苟且偷生着。卞白贤在听到朴灿烈还活着的时候,他心里便是安心了的,可随后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悲凉笑了下,那时太子妃在他身边见了问他:“殿下何故这样笑?”

卞白贤只淡淡睨了她一眼说:“这笑怎么了?”

太子妃关切道:“殿下这笑很苦。”

“苦么,本宫倒是觉得挺好。”他仰头喝了酒,朴灿烈还活着,苟且活着,世人不了解朴灿烈,可他了解,朴灿烈绝不是那样一个会苟且活着的人,他还会回来的……

浴池中,朴灿烈搂着卞白贤看着他说:“这一年里,你可知道有多少大臣劝朕立后纳妃。”

卞白贤不说话,木然看着某一处,对朴灿烈的话无动于衷。朴灿烈见他没反应,不悦地皱眉,捏起他的下颚,大力地让卞白贤感到疼痛,卞白贤被迫看着他,朴灿烈眼中如今是一片冰冷,他们之间再见已经是如此这般了。

扯了扯唇角道:“国之根本,陛下当立后纳妃。”

朴灿烈狠狠甩了他在浴池,愤愤离去,卞白贤坐在浴池台阶上,水是山上引入的温泉水,所以泡多久都不会冷。此宫原名凤霞宫,自他住进来后金在中给它改名叫青鸾殿,前世青鸾国,后世青鸾殿,这是朴灿烈给他的讽刺。

次日卞白贤生病了,高热不退,朴灿烈只为他传了太医,并未亲自来看他。他宫里只有一个小太监小卓子,此时他正在喂卞白贤吃药。

小卓子不忍看着卞白贤说:“陛下,您怎能这样受苦。”

卞白贤微笑看着他,如今这宫里也就只有眼前的小卓子还当称他是陛下了,他对他说:“别再唤我陛下了,我早已经不是了。”

“不,您是,在奴才心里只有您一个陛下。”小卓子真诚看着他。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3 19:58:40 |显示全部楼层
卞白贤淡淡一笑咳嗽了两声道:“你真傻的可以,以后叫我主子吧,别唤陛下了,若是落人口实,我是保不了你的,若你走了,便再没人能伺候我了。”

“是,小卓子听主子的。”小卓子红了眼眶,“陛,主子,奴才再喂您喝药吧。”

卞白贤点头,一口一口喝着小卓子喂他吃下的苦药。

往后的一月里,朴灿烈再没来过他的青鸾殿,卞白贤也安心养病,转眼便是了冬季了,这一日这一年的初雪便簌簌落了下来,雪花很大,卞白贤如今虽已是阶下囚,可朴灿烈却从未叫人亏待过他,他的殿内火盆很暖,而且这里又是温泉边的,整个殿内都温暖如春。

屋内卞白贤一身素灰色长衫,黑发未束,垂在腰间,他正坐在一边矮塌的软垫上对着面前的围棋棋盘独自下棋,黑棋已经是稳胜的模样,白棋被黑棋大龙死死困于中盘,再无回天之力,然眼前忽而一只白子落在边角,竟生生把那白棋死局扭转了乾坤,开辟了一条新路出来。

卞白贤抬眼,看向来人,朴灿烈手中还捏了一只白子,卞白贤放了黑子在棋盒中对他说:“我输了。”

朴灿烈看了棋盘坐下道:“这么快就认输了?”

“你我都知道,黑子虽困了白棋,可若白棋只要杀出生路,黑棋便只能节节败退了不是吗?”卞白贤一颗一颗拣着黑子放入棋盒。

朴灿烈拣着白子也放入棋盒道:“确实如此,我以为会挣扎一下。”

卞白贤看着他微微一笑说:“挣扎一下不过投了敌人的喜好,还不如输的痛快些。”

“敌人?”朴灿烈颜色一凛冷笑看着卞白贤。

卞白贤点头说:“对弈虽是黑白子的较量,可棋盘如战场,黑白二子可不就是敌视的一方,毫不留情的攻击,毫不留情的厮杀,这样难道不算是敌人吗?”

朴灿烈将最后一颗棋子放入棋盒,卞白贤将一颗黑子放在星位之上开局,白棋也落在了星位,黑子三子时便开始攻击,白棋也是气势凌人地不躲不闪。往后黑棋再行了保守套路,白棋还是霸气套路,二人几手下来再看形势,黑棋倒是在此时占了上风,白棋还没确定哪个角落是安全的。

但再下了几手,白棋已深到了中盘,加上夺取了上边路,使白棋有了自己的上边路,这也是对黑棋那边的封锁,白棋牵制了黑棋,白棋属强弩,步步进攻,倒是像金在中的性子。可即便是现在黑棋被牵制住了,可黑棋谨慎小心,走的是怀柔路数,最后到底是白棋的强弩厉害,还是黑棋的软甲厉害,这还得再来回较量。

几手下来二人都是处处设陷,因对方入阵,拼杀的厉害,可二人都是个中高手,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最后赢的是谁。

朴灿烈落了白子看向卞白贤说:“你棋艺越发的精湛了。”

卞白贤盯着棋盘边落黑子边道:“近日闲来无事,也只有此事可以打发时间。”

朴灿烈看着棋盘,他刚刚给卞白贤下的陷,可他并没上钩,几个小飞仍然控制了他的中路,目前是朴灿烈的劣势了,他嘴角一勾说:“看来朕以后若要和你对弈,也要勤练这棋艺才好,不然会输的很惨对不对?”

卞白贤手执黑子落了棋盘,两个小飞加一离,隔离了白棋的右下角,使得减少了对中路的影响,看了朴灿烈一眼道:“陛下国事繁忙,和我这样一个无事人比什么。”

“可朕不想输给你。”朴灿烈在又下了许多手后,攻进了黑棋的边角道。

白棋瑾儿有展开攻击,步步危险,不过危险后面便是机会,往后走着黑棋就有些吃力了,最后这一句白棋胜了,卞白贤投子认输,看着他淡淡地说:“我早已是你的手下败将。”

朴灿烈起身走到他那边将他搂进怀里说:“是,你永远都是朕的阶下囚。”

卞白贤由他搂着慢慢收拾着棋盘,没再答话,收好棋盒后,他看向金在中问:“听说你要立后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3 19:58:56 |显示全部楼层
朴灿烈眉头一皱,点头,三天前他便下了旨下月离大将军上官飞的女儿上官若兰为后。

“恭喜了。”卞白贤朝他淡笑。

朴灿烈冷了眸,吻上了他的唇,卞白贤闭了双眼,任凭他吻着,被松开后,卞白贤对他说:“我想去外面看看雪,可以吗?”自被关进这里后,卞白贤便没再出去过。

朴灿烈牵着他的手带着他出去,小卓子取了斗篷为卞白贤披上,出了青鸾殿,便是一片白雪皑皑的景象。

“想去哪里看。”金在中看向卞白贤。

“城楼。”卞白贤道。

朴灿烈无言牵着他走,卞白贤黑丝飞扬,一张久违见过阳光的脸颊越发的白皙,走在被铲了雪的小径上,他看着这宫中如今的井然有序,又恢复了往年的模样,熟悉的景,熟悉的一切,如今不过已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了。

“咳咳……”卞白贤猛得咳嗽了起来,想来是前阵子的风寒反反复复的缘故。

朴灿烈看了他皱眉道:“不是说好了的吗?”

卞白贤说:“是好了,没事的。”

朴灿烈不看卞白贤,只对他身边的小卓子说:“一会儿再请御医给你主子瞧瞧。”

“是。”小卓子立刻领命。

卞白贤上了城楼,他走到了护墙旁,澔瞰着这紫禁城的全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宛若蜿蜒在着浮世大陆上的一条银色巨龙,威严凛然,傲骨铮铮。

三、

一月后这日,是天赐的黄道吉日,朴国皇帝朴灿烈大婚,娶大将军之女上官若兰为后。此时百官朝拜,朴灿烈一身明黄龙宝,头戴紫金皇冠,皇后上官若兰一袭深红凤袍,头上金银珍珠宝石雕饰的凤冠,衬得她一张美艳的脸庞更是没艳群芳。

朴灿烈睥睨群臣,冷峻的面庞上满是肃穆,他看了一眼身边的皇后,依然没有多余的表情,对了身旁的总管太监齐顺眼神示意。

齐顺立刻会意,手握了明黄圣旨大声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今日承天命而成婚,皇后上官若兰温文大方,蕙质兰心,深得朕心,朕甚感欣慰。蒙天恩赐,朕特此恩准大赦天下,举国同庆,钦此。”

“臣等恭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圣旨念完,群臣恭贺。

朴灿烈牵了皇后上官若兰的手上了坐席,他坐与龙座之上,上官若兰坐在他左侧的凤席上,开始了大宴群臣。

皇宫今日礼乐礼花响彻整个皇宫,宫里热闹万分,上上下下都激动不已,唯有卞白贤的青鸾殿冷清的叫人怀疑这里并不属于皇宫。

卞白贤坐在屋檐之下,看着屋檐下滴答滴答的雪水,身后小卓子过来为他披上斗篷,端了手炉道:“主子,天凉了,进屋里待一待,暖和一下可好。”他有些看不懂卞白贤此时的心思,那表情既哀伤又欣慰。

卞白贤摇了摇头说:“小卓子,你说冬天是不是快过去了?”

“主子,眼下冬天才开始,怕是还要很久才能过呢。”小卓子低首答着。

“是吗?”他以为快过了,时间都过了这样久了,怎么冬天才开始呢,卞白贤微微苦笑。他被关在这里多久了,已经不记得了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时候,只能凭着气候的冷暖感知大约到了什么时候。

“小卓子,宫里今天是不是很热闹。”他看向小卓子问。

“是,他大婚,宫里上上下下都热闹的很。”小卓子皱起了眉,并没有尊称朴灿烈为皇帝,他心中仍是不服的。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3 19:59:11 |显示全部楼层
卞白贤看着他说:“小卓子,你该称他为陛下,即便你心里再怎么不愿意,可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小卓子,你在宫里待了这样长时间了,应该知道要保护自己,就该懂得如何去妥协。”

“可主子。”小卓子还是不甘愿。

卞白贤却摇了摇头说:“你不用为我抱不平,这些都是命数……”

小卓子还是不太懂,可卞白贤这样说了,他也就只能跪下身来对他说:“是,奴才听主子的。”

卞白贤淡淡笑了笑,转过头不再看他。

夜沉寂下来,坤宁宫中火烛银花,上官若兰一袭红绸金丝礼服端坐在凤塌之上,耳边能听到红烛火星迸裂的声音,老人们常说这是好兆头。她低了眉眼,温柔婉约,朴灿烈此时在宴君臣,很快要来了,这个人便是她的夫了。父亲说让她好生侍奉,母仪天下,做好天下女子的典范。

宫门被打开,她面色酡红,既紧张又期待,当那双明黄绣有金丝金龙的靴子来到她面前时,她立刻紧张起身跪地行礼:“臣妾叩见陛下,陛下圣安。”

“平身吧。”朴灿烈淡淡地对她说着。

上官若兰起身,看着朴灿烈,面色娇羞道:“臣妾伺候陛下更衣歇息。”

“不急,皇后这里可有酒。”朴灿烈平静问道。

“有,臣妾这就为您去倒酒。”上官若兰红了脸,刚刚她那话说的是不是太急了,为朴灿烈倒着酒,心中略有懊恼。

朴灿烈喝了酒,看着上官若兰若说:“从今以后你是朕的皇后,永远都不会改变,朕该给你的都会给,你只需好好恪守本分便好。”

上官若兰闻言还没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刚想问什么,就见朴灿烈已经背过身朝外走去。她看着他的背影好半响都没回过神来,在朴灿烈要完全走出去的时候连忙慌张唤道:“陛下,您……”

“朕还有事,皇后早些歇息。”说完朴灿烈便毫不犹豫地踏出了坤宁宫。

上官若兰楞了许久,然后红了眼眶,她的新婚之夜,她的夫君竟然就留她独守空房。眼泪留了下来,陪嫁丫鬟红豆进来,看着上官若兰坐在凳子上满面泪水,心疼地就扶了她问:“娘娘,陛下他……”

上官若兰没有理她,站起了身走到凤塌边,慢慢为自己宽衣,红豆见了立刻上前道:“娘娘,我帮您。”

“不用,红豆替本宫打水来。”上官若兰声音凉凉的。

“是。”红豆担忧地再看了她一眼,缓缓退了出去找来宫人打水。

上官荣兰洗了脸,然后上床歇息了,短短瞬间她弄明白了朴灿烈的话,他说她是皇后,他能给她皇后的荣耀和尊严,但不会和她有夫妻之实。既然是这样,她也无话可说,他是君,他是夫,她是后,她是妻,往后她会尽量扮好这个角色,如他所说守好她的本分。

青鸾殿中,一盏微弱的烛火明亮着,卞白贤坐在烛火之下独自弹着亲,一曲《乌夜啼》倾泻而出。卞白贤闭着双眸,感到身边站了人,弹琴的手一顿睁了眼看向来人,有几分意外。

“怎么,见了朕来这样吃惊。”朴灿烈坐在他对面。

卞白贤点头说:“今天不是你新婚吗?”

朴灿烈冷笑道:“你替朕高兴吗?”

卞白贤低着头拨弄了几下琴弦淡笑说:“你成亲是好事。”

朴灿烈拧眉捏了他的下颚,让他抬起头来看他,说:“你那日大婚,朕可是寝食难安。”

卞白贤怔了怔,朴灿烈又说:“可后来想想,为了你那样,朕可还真是蠢的可以。”

卞白贤心里疼了疼,看向朴灿烈淡淡一笑说:“所以你恨我对不对?”

“对,朕恨你。”朴灿烈紧紧盯着他,满目的怒气。

“我也是。”卞白贤噙着笑看着他。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3 19:59:26 |显示全部楼层
“你恨朕,你凭什么恨朕,你有什么资格来恨朕。”拧起了卞白贤的衣领,朴灿烈怒气腾然地将他摔到了一边,他俯视着他说:“胜者为王,你如今不过是朕的阶下囚,只有朕恨你的份,根本就轮不到你恨朕。”

卞白贤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朴灿烈,朴灿烈吻上了他的唇,他回搂着他,往下的一切并不温柔,甚至让他觉得难受,可他仍然没有呻吟出一声来,他闭上双眼,朴灿烈会叫他睁开眼看着他,他无处可避。

次日这天便又下起了雪,天又冷了些,卞白贤坐在温泉之中擦洗着身体,齐顺来过这里,他传了旨送了一把玉琴来,说是朴灿烈特意着人打造的。看来朴灿烈是已经将他完全当做了圈养的宠物了,也还真是可笑。

起了身,小卓子喂他擦干了身体,取了一件厚厚的浴袍裹在他山上,看到卞白贤身上暗红的痕迹时,他鼻头微酸,眼色一暗,可却无能为力。

“小卓子,新皇后漂亮吗?”卞白贤问。

“奴才未曾见过,只听人说过,新皇后很美。”小卓子为卞白贤擦着发。

卞白贤颔首走出了浴池,来到寝殿,正坐在棋盘前下棋独自下棋,这是他如今唯一能打发时间的事情。

如夜后,乾清宫中烛火通明,朴灿烈伏案批阅奏章,然后便听到了外面一阵喧哗,最后便是他所在地方的窗子被捅破一道黑影蹿了进来,然后便是利剑刺向了他,朴灿烈迅速一闪。一边也取了剑,与其相拼。

“来者何人?”朴灿烈冷声道。

“逆贼,你还没资格知道爷爷是谁,拿命来。”黑衣人恶狠狠地道,又是一下毫不留情地刺向金在中。

朴灿烈再次避开,招式也变得锋利起来,这个人虽然厉害可却不是他的对手,自他登基以来,这不是第一次遇到行刺了,青鸾虽败,可前朝余孽仍胜,卞白贤未死,他们便觉得还有希望可以推翻现在的朴朝,重兴青鸾。

朴灿烈此时一剑斩断了刺客的手臂,刺客吃疼跪在了地上,外面侍卫赶来连忙扣住了刺客。侍卫统领卫然跪在地上,领着一干侍卫请罪:“臣等救驾来迟,请陛下责罚。”

“将他带下去,好好审问,务必就出幕后主谋。”朴灿烈只淡淡说了一句,挥退了卫然等人。乾清宫中又是一片寂然。

朴灿烈坐在椅子上,单手支着头靠在书案上,嘴角噙了冷笑,他不杀卞白贤可不是为了让人觉得还有机可乘的,不杀他,只是为了好好折磨韩庚,让他也好好尝尝他以前的屈辱和背叛的疼痛。

次日朴灿烈下朝去了卞白贤的青鸾殿,他此时正坐在绣榻的假寐,一袭青衣裹着他修长的身体,一头青丝依然未束。朴灿烈走近冷冷一笑,他倒是还能这样处之泰然。昨夜他可是经历了一番生死。

拉起了卞白贤,卞白贤睁眼看着他道:“下朝了?”

朴灿烈嘴角一勾说:“你现在倒是落得清闲,这般自在。”

卞白贤也微微一笑回着:“托你的福,我现在一切都还好。”

“哼。”朴灿烈甩开他。

“听说昨夜遇到刺客了,你怎么样?”卞白贤跌坐在了绣榻上问。

“我没死,是不是没能让你开心!”朴灿烈低首看着他冷笑问。

卞白贤没答话,站起了身看着外面雪化的天地道:“你没死,我就放心了。”

朴灿烈听完却觉得是笑话,捏住卞白贤的下颚道:“你这假好心真是叫人恶心。”

卞白贤淡淡一笑说:“是吗?”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3 19:59:40 |显示全部楼层
朴灿烈松开了他,卞白贤朝殿门口走去,外面很冷,他穿的单薄,眼中含着难以言喻的各种情绪,微微一声叹息却什么也不再说了。他确实不希望朴灿烈死,就如当初他那样陷害他一样,他也没想过让他死,那天朴灿烈去刑场的时候,他其实也是准备了一批人马准备劫法场的,只是朴父的人先下手了,而且也得了手,他便才没有出去的。只是当天他们劫走了他,想出京却也是不容易的,若不是他那日动了手脚,只怕朴灿烈此时也不会站在他面前了。

当初他放走了朴灿烈,他就料定了会有今日的祸患,他甘心承受,只是没想到朴灿烈没让他死,反而这样的囚禁了他,让他成为了娈宠一般的人。可想想,其实也合情合理,有时候给敌人一死,反而是让敌人快活了,最好折磨他的方式就是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反复折磨。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3 19:59:52 |显示全部楼层
======暂封=======【如有未改正的地方,请见谅

Rank: 1

星座
处女座
生日
1999 年 8 月 31 日
性别
积分
16
阅读权限
10
威望
0
金币
71
UID
77277
发表于 2014-4-4 17:14:15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  我看过牛桃版的  不知道。。。内啥。。呃。。灿白看起来怎么样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5 15:04:33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如此便又过了一月,已是深冬,天更冷了。卞白贤坐在青鸾殿中已经很少出去,这一天小卓子去敬事房领银碳回来后心情就不好,可不愿卞白贤担忧就尽量隐忍着。卞白贤坐在软垫上品茶下棋,偌大的青鸾殿能清晰听见卞白贤子落棋盘清脆声响。

“小卓子,小卓子……”卞白贤杯盏中的茶凉了,想叫小卓子换一杯,可叫了几声却没见小卓子应他,便疑惑看了他。

小卓子终于是回了神,忙应了卞白贤。卞白贤看他眉心有愁色问:“你怎么有些心神不宁的?”

“没,没什么,主子,您茶凉了,奴才这就为您换一杯。”卞白贤不喜欢和凉了的茶,小卓子连忙端起了被子就要退下。

“站住。”卞白贤冷了声音。

小卓子顿了脚步低着头,卞白贤淡淡的问着他:“说,何事?”淡然的神情不怒而威。

小卓子许久不见卞白贤这样的威严了,瞬间就跪在了地上,眼前的这个人也是皇上,谁人当初见他不是战战兢兢的,自他退了位以后便从未露出过这样的慑人气势,他怎么能忘了这事。

“陛,陛下……”不由自主地再用了这尊称。

“叫错了。”卞白贤声音依然淡淡的。

小卓子听了却忍不住心里颤了颤,这个人即便卸去了帝王的头衔,可天生的帝王的慑人气势却还是这样的叫人不能忽视,跪在了地上叩首道:“是,主子。”

“你起来,说罢,遇到何事了?”卞白贤声音温柔了几分,他其实也不愿再端这样的架子,可他知道小卓子的实心眼儿,为了他的事,小卓子什么事都是自己受着委屈的。

“主子……”小卓子起了身看着卞白贤有些不愿说。

“说吧,我听着。”卞白贤嘴角勾了淡淡的笑意。

“是,是宫里最近传的一些话……”小卓子将话收了收,还是不愿说的样子。

“什么话?”卞白贤落了白子在棋盘上,阻了黑子的去路,大约他能猜到些什么,一缕发丝垂在了脸颊旁,遮住了他面上的神情。

“说,说皇后进宫后至今未承宠,说您使了妖法迷了皇上的心智,说您……说您……”小卓子有些说不下去了。

“说我什么?”卞白贤落了黑子,给刚刚被堵死的黑子硬是杀出了一条活路,棋落险招,却得了生还的机会,杀机尽显。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4-5 15:04:43 |显示全部楼层
小卓子连忙跪了下去咬牙道:“说您心存谋逆,妄想重兴青鸾王朝。”

卞白贤眉峰一敛,小卓子噤声稍稍抬眼皮观察卞白贤的神色,他其实是期盼卞白贤有这样的心思的,在他心里卞白贤才是皇帝,名正言顺,而朴灿烈不过是窃世之贼,其罪当诛!可卞白贤的发挡住了卞白贤的脸庞,他看不清他的神色。半响后,卞白贤的黑子已经转败为胜,他微微一笑看向小卓子说:“他们倒真会编故事。”站起了身走向殿外,回廊上卞白贤只身倚在朱红廊柱上望着头顶的四方天。

小卓子走出来手里多了一件斗篷,他欲为卞白贤披上,可卞白贤阻止了他道:“不必了,我不冷。”

小卓子将斗篷挂在了手臂上,静静退到了一旁候着。

天空的云灰蒙蒙的,压得很低,叫人心生压抑,卞白贤看着天微微阖了下双目再睁开,眼神扑朔。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卞白贤瞧了瞧果然是朴灿烈,见他的模样像是刚下朝,朝服都未换。

朴灿烈走到他身边,看他衣衫单薄冷冷道:“你这是又想让自己大病一场吗?”

卞白贤却淡淡一笑说:“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最清楚,这点风不算什么。”

朴灿烈哼了一声进了内殿,卞白贤跟了进去,小卓子连忙去备茶。来到矮塌上,朴灿烈看了一眼棋盘上的棋局看向卞白贤道:“这棋走的和你往日的套路不一样。”

卞白贤顺着他的目光也稍稍看了一眼,端过一边凉了的茶喝了口,皱了下眉道:“有何不同?”将茶杯搁在了一边,他果然是喝不惯着凉了的茶。

“处处是杀机。”朴灿烈声音冷了些,眼含试探。

卞白贤轻笑一声看着金在中说:“杀机。”

朴灿烈开始收棋盘上的棋子,一颗一颗捡的很慢,卞白贤看着他的动作笑说:“只不过是换个套路罢了,还是你觉得我就该温温柔柔的下着不温不火的棋。”

朴灿烈不语,卞白贤继续说:“若你希望,往后我便这样下就是了。”

“用不着,你想如何都可以。”朴灿烈冷睨了他一眼。

卞白贤看了已经干净的棋盘,小卓子端了茶上来奉给朴灿烈,卞白贤再让小卓子给自己换了热茶。

“弹首曲子给朕听吧。”朴灿烈轻声道。

卞白贤去了一边玉琴边,温顺抚琴,是曲温柔的《问情》。朴灿烈听了觉得有些不喜便硬声打断道:“换一首。”

卞白贤琴声一转便是了另一首《菩萨蛮》,温温柔柔,嘈嘈切切。朴灿烈看着抚琴的卞白贤,低眉顺眼,那温润的气质让他有些恍惚,曾经某年的桃花树下,他也曾见到过这样的卞白贤,他也是这样抚琴,眉眼温柔,嫡嫡如仙。

只是……眸中忽而闪过一丝厉色,恍惚的眼神瞬间变凉,看着卞白贤又是那样浓烈的恨意,卞白贤始终没有抬头,可却能感受到那视线的不同,他闭了眼,忘乎所以地弹着琴,琴弦在他指尖跳跃成音,忽而琴弦被一只大手给按住,琴声瞬间哑了下去。

卞白贤睁眼,对上的一双冰冷的眸子,他没有躲闪,也直直看着他。

金在中凝视着他咬牙切齿地问:“你这些年悔过吗?”

“你指的是什么?”卞白贤轻问,面上也无一丝表情。

“当年你那样对朕,你的心可曾悔过,疼过?”朴灿烈冰冷的眼神里含了丝伤痛。

卞白贤看着他,许久勾了嘴角坚定冷冷地道:“不曾。”

啪——一巴掌甩在了卞白贤的脸颊上,因被囚禁鲜少外出,卞白贤的脸色较之以前要白皙了许多,这一巴掌那样的重,他的脸颊瞬间起了五个手指印,红肿了起来。朴灿烈冷冷笑道:“可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卞白贤坐在椅子上,脸颊上是火辣辣的疼,小卓子欲上前却被他眼神制止,他看着朴灿烈也神情冰冷说:“心?”轻声一笑,夹杂着嘲弄,看着朴灿烈说:“这么些年来,你该不会还在相信那种东西吧。”

“是,朕早就不信了。”朴灿烈怒视卞白贤,眸色已全然冰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0-10-30 00:04 , Processed in 0.015106 second(s), 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