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查看: 11852|回复: 37

[转载小说] 内线【灿白/中/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6-19 16:15:00 |显示全部楼层
授权图:


灿白《内线》授权图.png

原作者:漂亮王府的格格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3095330006?pn=1
找了两天了,终于找到能在站子空间里播放出来的亦凡版《时间煮雨》~\(≧▽≦)/~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6-19 16:15:27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你我第一次拥抱,你说谢谢我赶来救你,我闭着眼感受你熟悉的气息。下一秒却感觉冰冷的剑刺入心脏。温热的血汩汩的流出,濡湿了黑色的夜行衣。惊愕的抬起头,却看见你满脸泪痕仍对我微笑。不管这是为什么,只是我还没来及告诉你:伯贤呐,我喜欢你;伯贤呐,永别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6-19 16:15:3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上部 朴灿烈



我叫朴灿烈,离国人,六岁那年成为了孤儿。所在离国和朱月国战争持续了五年,最后因为离帝的计策,朱月国战败,从此向离国称臣。可这五年却苦了我们寻常百姓,战争第二年我便与父母走失,开始在街上流浪。
八岁那年,我正因为抢了小乞丐一块饼,被他们殴打。来了一个穿着大红袍的和蔼老头救了我,还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回家。因为他告诉我去他家有吃不完的东西,我便毫不犹豫答应了。后来我知道那个老头是离国的当朝的宰相。他说那天之所以会救我,是看见小小年纪的我虽然被打的很惨,却始终一声不吭,拒不低头。他说他的队伍就需要我这样吃得苦的人。
丞相的府里有许多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丞相对我们很好,教我们识字,教我们武艺,给我们饭吃,让我们住好房子。他告诉我们,我们的名字叫暗羽,是离国以后开疆扩土或者抵御别国入侵的最后保障。
我其实不太懂丞相的话,但因为小时候那两年的流浪生活让我害怕,而现在有吃有住,我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让学习识字就学习识字,让学习武艺就学习武艺。这样平静又单调的生活在我10岁那年发生了变化。甚至影响了我的一生。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初夏,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天气还没有很炎热,我们几个淘气的孩子没有努力地练剑,而是趁师傅不注意,跑到院子里那棵茂盛的桑树上去掏鸟。趴在枝桠上的我远远地就看见管家领着一个瘦瘦小小男孩朝着丞相府走来。
怕被管家发现我们偷懒,赶紧跳下树朝着练习队伍奔去。最后只听见管家说,他叫边伯贤,以后也是暗羽了。边伯贤么?我一下就记住了。
边伯贤是个很怪的人,或者说是不合群。因为我们这些孩子基本都是战乱过后丞相捡来的,都有过至今不敢回想的挨饿经历,所以每顿饭我们吃的都像打架一样,似乎胃在此时成了填不满的无底洞。而边伯贤从来不和我们抢饭,甚至盛给他的不多的饭他也会剩下。好像是不喜欢吃的样子。练剑的时候只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在角落,不和任何人说话。因为他是后来的,所以也没有人主动理他。就显得他更孤僻了。
可是我却对他好奇。那时候我就是觉得他长得很精致,笑起来应该很可爱,可是从没见他笑,总是微微垂着头,面无表情,眼底却溢满悲伤。
抱着想和他做朋友的心态,我开始主动接近他。
因为他饭吃的很少,我就去厨房偷来厨子做给老爷的精致的糕点给他,可是他每次都脾气很坏的当着我的面丢掉了,仍是不发一言;因为他讨厌穿有汗味的衣服,自己却不会洗,我就趁着他独自生闷气时帮他洗好,虽然最后被他把那些衣服丢了满地;因为他是后加入我们的,所以功夫一直最差,在我想教他被无声的拒绝后,我就一直在他不远处不停的一遍遍的耍那套招式,直到看见他做的流畅。
那天我又去后厨给他偷吃的,看见一碟特别的吃食,以前从没在府里见过,便偷拿了一块。那块糕点很香,闻起来甜而不腻,很好吃的样子。我一直忍着口水没咬上一口,想着若是这次他还是把它丢掉,我就捡回来吃。
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他居然吃了,而且还对我说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句话:谢谢你。甚至还把最后一口留给了在一旁看着的我。恩,确实好吃。
于是我们慢慢的有了交流,他开始和我说话,不再拒绝我的帮助,偶尔还会对我腼腆的笑,让我有一种心愿达成的喜悦。为了让他开心,我又去厨房想偷那种他很喜欢的吃食,只是再也没找到过。
13岁那年,因为他说什么也不肯给来丞相府的离国太子行礼,甚至还打了太子。顾忌着离皇的颜面,所以师傅重重的惩罚了他——打了20鞭子,跪了一天没给饭吃。受刑时他一声不吭,坚决的眼神让我狠狠地心疼。
即使三年了,他还是瘦瘦小小的样子,体质没有因为练武而增强。果不其然, 当天夜里他便烧了起来,满口胡言,手脚乱挥。隐约听见他说的什么:母后,不好什么的。我也没功夫理,一心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最后他竟然开始抽搐,口吐白沫。
我吓哭了,才终于想起来去找管家,才终于想起来我要救他,才终于想起来我不想他死。管家要我守着他等他去找郎中,我死活不干,一心要背着他和管家一起去。管家不允,我便跪下求他。五年来,我第一次违抗管家的话。最后管家拗不过我,只好带我一起出去。
走在路上,我却控制不住的再次哭起来,一遍遍的问管家他会不会死。虽然管家耐心的一遍遍回答我不会的。我却哭得停不下来,到后来甚至开始发抖。直到郎中止住了他的抽搐,又开了一副药嘱咐了些什么,我才停止了哭泣,看着他笑起来。
在他养病这段日子里,师傅暂停了他的武功教授,只是学些识字。我每天练习结束都去看他,有时看见他在睡觉,有时看见他在发呆,有时看见他在写字。意外的,虽然他因为后来的缘故,武功不是学的很好,字却写的很好看,很小很清秀。
我们爱用聊天来打发时间,但更多时候只有我在说。我给他讲上课时候发生的有趣的事,给他讲相府下人们底下的八卦,给他讲今天午餐吃了什么。但不管我讲的是多有趣的事还是多无聊的事,他只是微笑的静静听着,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沉默。
正月的灯节那天,丞相给我们放了一天假出去玩。看见他似乎不太感兴趣的样子,我便带着他来到了护城河边。我给他讲我知道的灯节的传说,我小时候在灯节这天都做什么。他似乎仍是不感兴趣,只是望着护城河对面发呆。
太阳落山以后,冬天的气势就体现出来了。冻得瑟瑟发抖的我俩捡了些干柴生了一堆火。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他突然问我是怎么来丞相府的。我笑着说,因为离国与朱月国打仗,我成了孤儿,丞相收留了我。他别过头不再说话,我也沉浸在回忆没有说话。他又突然开口说,是他父母把他送到丞相府的,他们不要他了。空气再一次安静下来,虽然我们的谈话内容有些悲伤,我却开心起来,因为这可是他这三年来对我说过的最多的一次话。
日子还是不咸不淡的过着,我还是每天和他呆在一起,还是我说他听,还是他只偶尔回我一句。直到16岁那年。
丞相说为了考察我们的学习成果,也为了增加我们的实战经验,从今天开始要暗羽开始执行任务。第一次开始出任务,我们所有人都很兴奋,只有他仍旧是没什么大情绪,或者是,有些悲伤?我不确定。
因为平时只有我和他走得近,我俩自然而然的结成了一组。我们的任务是去李尚书府中偷他贪赃的账本。翻墙,撬锁,盗书,一气呵成。没成想出府时却出了事。这只老狐狸应该早就料到会有人来偷账本,在我们进府时按兵不动,出府时却埋伏在房顶准备一网打尽。
凭借这些年的刻苦练习,虽然我们只有两个人,还是与他们数十号人不相上下。我俩交换了下眼神,表示不可恋战,走为上策。随即翻上墙准备撤离。脚刚离开围墙,却被他一把推了下去,两人双双摔了下来。
刚坐起身,就听见他微微的呻吟,这才看见原来他后背插着一支箭,所以刚才推了我一下是为我挡箭吗?还未问出口,就见他吐了一口黑血。妈的!箭有毒!来不及多想,我抱起他就躲了起来,直到确定追兵走远了,赶紧朝着相府跑。那时候我心里什么想法也没有,就是心疼、害怕,比看见他挨打那次还心疼,比他发烧那次还害怕。但这次我没哭,因为我坚信我以后会保护他。
我们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他也被丞相请来的大夫治了箭伤。却因为那毒效力太大,一时无法根除,所以他一直昏迷不醒。这罪本该我来受,如今却是他躺在那里煎熬。我于心难忍,日夜守在他床边,等着他醒过来。
也许是一天,也许是十天,我记不清了,反正他终于醒了。我心中大喜,却在听见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时落下泪来。他唤我,灿烈,你没受伤吧!我半跪在他床边,看着他苍白的脸,微眯的下垂眼,用了我自认为自己最坚定声音告诉他:伯贤,不要再冒险为我挡箭了。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这次事件后,他的话渐渐多起来,笑容也多起来,再不像小时候一样总是面无表情,不言不语。我乐见于他的改变,于是我俩越发的黏在一起。以后执行任务时的默契度也越来越高。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6-19 16:15:50 |显示全部楼层
四年之后的初秋,卧薪尝胆了10年的朱月国不出所料的发起了对离国的反击。朱月国主真的是高深,这场战争一开始,他的军队就势如破竹,一路无障碍般的攻城略地。我也只是听府里其他人说起战况,不知真相如何,只是看见丞相总是连夜被召入宫,一副惆怅的表情。
我们这些孩子都是经历过战乱的,普遍认为是朱月国让我们失去了家,失去了父母。所以我们对朱月国的厌恶程度可想而知。所以我们一次次请求丞相放我们出去杀敌,丞相最后决定让我们守住帝都, 做离国的最后一道防线。
所有人都陷入可以手刃敌军的巨大喜悦中,只有他,沉默不语,好像又变成了四年前那个他。看我的眼神也变得犹犹豫豫的。当我问他是不是有事时,他又果断的摇头。只怪当时我的心正被可以为父母报仇的激动心情充斥着,没有多问一句他那未出口的话。
朱月军队看来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只消三月就打到了帝都脚下。
帝都的军队,暗羽甚至皇家的御林军都在浴血奋战,奋勇杀敌,一天下来累得狗一样,不值夜的沾到床就会睡过去。大概在一个月后的一个同样的夜晚,熟睡中的我翻身时似乎看见一个身影跪在床前,但是太累了,翻过身就又睡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辰,帐外的喊杀声将我们一众人惊醒。不知是谁杀了守夜的军士,打开城门放进了朱月军队。暗羽里只有伯贤此时不知去向,而且以他的身手,杀死那几个军士毫不费力。大家便纷纷断定,他一定是朱月国的内线,城门一定是他打开的。
我与伯贤相识10年余,以我对他的了解,我绝对不能接受他是内线这件事。我坚信他只是被朱月国俘了,或者是死了,但肯定不是内线。若是被俘,我就救他出来,若是死了,我就带他的尸身出来。我说过要保护他的。
不顾城内的火光冲天,我提着剑独自向城外奔去。此时已是深秋,萧瑟的秋风卷起树上残存的秋叶,地上的黄叶被朱月国军士的血溅红。我却仿若没见,依旧边砍杀着敌军士兵边向城外走去。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那样残忍。
直到一座地牢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才停住脚步。凭借这些年我俩之间的默契,我直觉他一定就在里面。不管他是死是活,我一定会带他出来!这样想着,便毫不犹豫走了进去。
果然,进入这封闭的地牢就看见他正背对我站的脊背挺直,肩头微微颤抖着。看见他还活着,我有些不知所措,轻轻地唤他,他缓缓的转身微笑的看着我说:你来啦啊。语毕又走上前伸出双手轻轻抱住了我。
这是我们第一次拥抱,他说谢谢我赶来救他,我闭着眼感受他那熟悉的气息。下一秒却感觉冰冷的剑刺入心脏。温热的血汩汩的流出,濡湿了黑色的夜行衣。惊愕的抬起头,却看见他满脸泪痕仍对我微笑。
我似乎一下就看懂了他那笑容中的不舍和歉意,感觉他双手抚着我的脸,听见他说对不起,我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只到此时,我只后悔一件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伯贤呐,我喜欢你;

只好换做:伯贤呐,永别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6-19 16:16:18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成了朱月国的王,可我却并不开心。大臣们都赞扬我勤政爱民,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只是不敢让自己闲下来而已。因为一闭上眼,就是他躺在我怀里对我微笑的画面。 长久地积劳终于成疾,当我捂着胸口呕着血时,我真想知道,那时候,他也是这样疼吧?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6-19 16:16:2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中部 边伯贤的回忆
我叫边伯贤,是朱月国的太子,也朱月国唯一的皇子。五岁以前我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虽生在皇室,但是因为我是父皇唯一的孩子,而且专情的父皇也只有母后一位发妻。那时候的我很幸福,有父皇陪伴着玩耍,学习;有母后的疼爱,悉心照料;有宫人专心的服侍,爱护。直到五岁,离国突然对我们发动了战争。因为实力相当,战争一直呈胶着状态,持续了五年。第五年的时候,离帝诈败,在我们军队以为终于赢了这场战事而大举庆贺时,他们却在夜里偷袭了松懈的我们军队。
不仅粮仓被毁,我军也是伤亡惨重。最终,毫无悬念的,我国败北。为了守住朱月国的根基,父皇不得不向离国称臣,割地赔款,签订盟约保证从今后不会再和离国开战,还会年年向离王进贡朱月国珍品,以示忠心。
几乎是一夜间的,父皇便垂垂老矣。面对战后凄凉的朱月国和战败的屈辱感让他倍感辛酸。他不再是那个会和我玩耍的亲切的父亲,不再是那个宠着妻子的丈夫。他开始变得沉默,开始变得冷漠,开始变得忙碌。
就在我十岁生日那天,已经很少见面的父皇突然把正和母后庆生的我召到身边,说要给我送生日礼物。已经很久没见的父皇突然地温柔让我开心不已,忙不迭跑去,却不想收到的却是朱月国的传国玉玺。
即使我知道我以后会是这朱月国的王,可是这沉甸甸的玉玺还是让那时只有10岁的我惊慌所措。但是当我听完父皇的话,就不只是惊慌了,还有了恐惧。
即使我年纪还不算大,但是我也知道,与离国这场仗,父皇输的是不甘心的。不论如何,他一定还是会把在这场仗中输掉的一切讨回来的。只是我没想到,他为了这国家,狠心舍弃了我。
“贤儿,父皇今天把这传国玉玺传给你,从今起,你就是朱月国的王。这场仗,我朱月损失惨重,现在民不聊生。可是父皇输的不甘心呐!不论五年,还是十年,本王一定要东山再起!——因为内线,我国输了这一战。本王现在谁也不信。可是你是本王儿子,是这朱月的王啊,本王现在只有你了!父亲要你去离国做我朱月的内线!”
甚至还来不及和母后道别,我便踏上了前往离国的旅程。我是朱月的太子,是这朱月未来的王。朱月国的未来,朱月万千子民的未来都系在我身上,这包袱太沉重,压得我连拒绝都使不出力气,况且我也没有资格拒绝,生在帝王家,本就是身不由己的。
在我第三次跪在离国丞相的管家面前求他收留我时,老人家终于是不忍,把我带回了相府。果然离帝并不满足于只是打败我们,这相府的暗羽明显是他授意丞相组建的,他还是想把我们吞并的。
相府的生活确实不错,不过和我朱月皇宫比起来还是有差的,再加上南北差异,水土原因,我有些吃不惯那些被其他孩子抢来抢去的食物。况且我堂堂朱月太子,怎屑于与这些下贱人抢东西。是的,我讨厌这些和我同样被叫做暗羽的孩子,或者说,我讨厌离国所有人。
若不是因为这些离国人,我也不用小小年纪就来这遥远的异国,与母后分开,不用每分每秒都承受着思念朱月,思念亲人,甚至思念御花园的牡丹之苦。他们这些人,等着时机到了,全都会死,全都要死!
因为厌恶所有人, 我独来独往,沉默寡言。正好也没人愿意理我,我乐得一人自在。可是他们中有一个长相俊美的少年却一直不懈的尝试接近我。总是在每天练习休息时悄悄地给我递来一块糕点,然后冲着我露着一口白牙傻笑。傻子!这么脏的东西我才不会吃!我一次次的丢掉,他还是一次次地递过来,还是一次次地对我傻笑。下贱的离国人!装什么好人!我不会领情的!
当他不知第几次又递过来糕点,我也是打算继续扔掉时,无意中一瞥,却不自觉地接了过来—这是朱月国的特产芙蓉糕啊!好久没吃到了。咬下第一口时,那熟悉的味道让我几乎落下泪来。纷乱的关于家的记忆涌入脑海,让我无法思考,只是转头对那个给我这东西的孩子说了一句:谢谢你。同时也看见了他那快流到衣襟上的口水。这个人还真是傻的可爱!又看看手里的还没吃完的芙蓉糕,递了过去。看见他擦口水的样子,我心里简直笑出声音了。真是个傻子!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6-19 16:16:38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的我知道他叫朴灿烈,和我同岁,只是不知道吃了什么,比我高了一大截,让我很不爽。同时因为那块芙蓉糕,我有些不那么讨厌那个叫朴灿烈的人了。我还是厌恶所有人,但对于朴灿烈,我开始不再抵触,即使还是不怎么和他说话,我也不再拒绝他对我善意的帮助,甚至开始有些喜欢他对我傻笑的样子了。
在他的傻笑和对我的帮助中,我难得的没那么累心的、也许还是开心的过了三年。
那天我们正在院子里练习,遇到离国太子来探望丞相。所有人都向他下跪行礼,只有我依旧站着,任凭朴灿烈怎么拉还是一动不动。笑话!要我跪你!怎么可能!除非我死!你这该死的离国狗!
毫无悬念,我很快就因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即使师傅怎么舍不得,还是赏了我20鞭子。我还是固执的不肯跪,不肯道歉,因为我不认为自己有错!所以师傅只好继续罚我跪一天。哪怕一直这样跪着,让我向离国人下跪也是奢望!当时年纪尚幼的我,还不懂什么君子能屈能伸的大道理,所以现实狠狠地给我上了一课。
夜里发起烧来,并没有让我多痛苦,我甚至有些喜悦。终于见到母后了!即使是在梦里,3年了,终于又见到母后了!母后,贤儿过的不好!母后,贤儿想您!母后,贤儿想回家!母后,贤儿好难受!
与母后的见面并没有持续很久,我再一次被拉回现实,朦胧中似乎看见了朴灿烈。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很累,似乎没那么难受了,管他呢,还是开始睡吧。
因为体质原因,这次生病我难得的不用练武,偷懒了好久。突然间每天都闲着没事做,我有些不太适应,却不会无聊。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可以练练字,放学了朴灿烈还会来陪我。他还是那样,一来就对我傻笑着,说着自认为有趣的事,说到兴奋处,还会手舞足蹈的。我却记不起来那时他说了什么,只记得少年那俊秀的容颜:亮晶晶的桃花眼,白灿灿的牙齿,还有那双精灵一样的耳朵。真是个美好的少年,可以活的这样快快乐乐。
不过很快我就知道我错了,我所看到的朴灿烈也并不是我看到的那样。
我们并肩坐在河边,此时正值家人团聚的日子,望着护城河对面那远的看不见的朱月国,我不知道我的家人是不是也像我思念他们一样挂念我。转头看见朴灿烈,我突然很好奇,他父母为什么也会把他送来丞相府呢?他仍是傻笑着,只是说战乱让自己变成了孤儿,被丞相收留。虽然他在笑,我却清楚地看见了他眼底深深的伤悲和···恨意?是在恨我们吗?对不起。作为交换秘密,我也告诉他我是被自己父母送来的。
或许是因为知道了他的秘密,或许是因为愧疚,我越来越放任自己对他的厌恶感消退,甚至好像还有隐隐的好感?开始不习惯他不在我身边自言自语,开始不习惯他不对着我傻笑,开始不习惯他不围着我转?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甚至会忘记当初为什么会来这里,忘记对面这个人可是离国人,是我恨不得剐了的离国人。
16岁第一次出任务时我受伤了,应该很严重吧,因为不知昏迷了多久,我醒了之后就看见朴灿烈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猩红的双眼盯着我。我来这里6年,第二次那样开心,比上次梦里见母后还开心。因为我听见他说:伯贤,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除了父皇母后,第一次有人这样真挚的对我说会保护我。这句话的分量太重,甚至压碎了我树在心底的那个名为报复的目标;这句话的温度太炽热,甚至将我埋在心底的恨意燃烧殆尽;这句话的蛊惑太强,甚至让已经16岁的我迷失了自己。
勇敢的少年从此后真的是让我越陷越深,此后的任务都是我俩一起执行,而每次一到不得不和对方兵戎相见的时候,他总是会不动声色地站在我前面半步的距离。我也不是很弱好不好,那次受伤是意料之外的事!不过我知道自己在窃喜有人保护。
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起来,几年的合作让我们越来越默契。就在我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时,父皇的一封密信,让我不得不直面自己内心那快要碎成渣渣的阴暗的见不得人的心思。我都快忘记了,我怎么能和离国人成为朋友?我是朱月国的太子啊!我是内线啊!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6-19 16:16:56 |显示全部楼层
父皇筹备了十年,终于要开始我们的反击了。没有问我是否过得好,没有问我近况如何,没有说思念我,只是让我见机行事,等到他来到这离国的帝都,找机会打开城门就好了。我要怎么做?难道真的要我亲手毁掉我和灿烈之间的一切?舍不得啊!要拒绝吗?要把父皇的心血毁了吗?要再一次眼看着朱月受重创?要再一次让朱月的万民陷入水火之中吗?我是朱月未来的王啊···
对这场战争,朴灿烈和所有人一样热血,我知道他对朱月的恨一点也不亚于我对离国的恨,所以我理解他想手刃仇敌的心情。我看见了他的眼神里的兴奋和愤怒,他却看不见我眼底的犹豫和不舍。我的心似乎被分成了两份,一份装着灿烈,一份装着朱月,它们互相叫嚣着,撕扯着,让我无所适从。
父皇确实是对这次战争准备十足,因为他只用了短短三月,便来到了这帝都。十年未见了,不知父皇会苍老成什么样子,现在的我却一点儿也不想知道,我一点儿也不想见到他。我承认我在害怕,却也不能否认我同样在不舍。

面前的朴灿烈即使睡着眉头还是蹙着,好久没有开心的笑过了吧,是还在担心战事吧。今天很累吧?没事儿,你很快就不会这么累了,战争马上结束了。 对不起,我没法、也不能放下我的国家···下辈子吧,灿烈,下辈子等我去找你。一定等着我!灿烈啊···
我给士兵的晚餐里下了药,可我心软了,没直接投毒,只是加了些迷药。所以在杀守城士兵时一点儿也不担心会有人发现。看见朱月的军队冲进城中,看见离国的帝都火光冲天,看见父皇对着我欣慰的笑,似乎还在说着什么,我有瞬间的恍惚。好像突然间天地万物都不见了,我在那时候什么也思考不了了,连脚步都不知怎么迈了只是机械的朝着城外的地牢走去。

站在这地牢最深处,我开始等着灿烈来寻我。相处十年了,我确定等灿烈醒来他一定会找到我,可我现在宁愿他战死疆场!不然要我怎样告诉他我其实是朱月的太子,是他最恨的朱月人?怎样告诉他我其实不想这样做的?怎样告诉他我并不讨厌他这个离国人?不!我不能这么残忍!他知道真相会疯的吧!那个傻子···
这凉凉的水渍···是泪吗?可我在哭什么?
听着沉重的脚步声,粗重的呼吸,他终是来了。他似乎有些犹豫,但还轻轻唤我。我擦干泪,强迫自己带上微笑转过身和他对视。那眼中满满的担心,满满的对我的担心让我心疼不已,不顾他身上的血迹,一下抱住了他。
我感觉到他身体僵了一下,随后也紧紧回抱了我。我把脸贴在他胸口,听着那颗心脏有力地跳动,这里会有我吗?这里有我的吧。感谢你来了,可是对不起,你是暗羽,是我们进攻离国的最后防线,暗羽。为了朱月,我必须把袖口中这把刀刺出去。况且,我不想让你知道真相,关于我确实是内线的真相。对不起,原谅我的私心吧。
他就那样在我的怀里再不会醒来,即使我哭的泪眼婆娑,即使我喊得撕心裂肺,他也不会再醒来。那一刻,我终于知道:我爱他。如果人生有来世,我再不要做什么皇家人!哪怕是成当街的一个小乞丐,只要活得自在,我也愿意!

终于成了朱月国的王,可我却并不开心。大臣们都赞扬我勤政爱民,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只是不敢让自己闲下来而已。因为一闭上眼,十年来,我们相处的画面就一帧帧的在脑海回放,最后定格在他躺在我怀里对我微笑的画面。 即使我是一个脾气温和的帝王,却再不会有人像他那样对我傻笑。所有人都怕我,只会阿谀奉承,再不会有人像他那样,给我讲有趣的事。
长久地积劳终于成疾,当我捂着胸口呕着血时,我真想知道,那时候,那刀刺入胸膛,他也是这样疼吧?灿烈,你在等我吧?不知相府院中那棵桑树如今又开枝散叶了没····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6-19 16:17:06 |显示全部楼层



他为救他而死,他相思他成疾;他心中只他一人,他心怀万民;他即使死也感到幸福,他即使活着却时刻痛苦。故事的开始便决定这会是一个求而不得的结局。只是这真的值得惋惜吗?他父母双亡,心中却有爱;他仇恨蒙心,却被他感动。那时我们太年少,在自己最美好的时光遇见彼此,是这世上最该感到开心的事了吧。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6-19 16:17:1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下部 管家篇



我叫李守仁,是离国相府的管家。可能对于我这个耄耋老人,你们并不感兴趣,不过我毕竟是看着他二人长大的。请允许我以一个旁观者身份来为这个故事画上一个句号吧。

就从朱月国和离国的第一次开战说起吧。



灿烈说因为朱月国杀害了自己的父母,他才会对朱月国人恨之入骨。然而他不知道,自己南下逃亡的父母本是有活命机会的,只要守城的离国元帅下令开城门放那群流民进城即可。元帅恐有诈,硬是眼睁睁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被倒在朱月军队的刀仍紧闭城门。



伯贤王上当初也是对离国人不屑一顾,同样的,他也是不知,那场持续了五年的战争其实是他父亲先下的手。



在不知多少年前了,中原大地本是许多大小诸侯国并存的。群雄逐鹿,一番较量下来,只剩朱月国和离国两两相望。两国实力相当,且多年的打斗下来,如今确实需要休养生息。两国都默契的没有再对对方开攻。



人的欲望在有些时候实在是个令人厌恶的存在,他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反而越发膨胀。帝王的欲望更甚!于是想做天下唯一的王,想名垂史册的朱月王终是起了杀意。



年幼的灿烈和伯贤在这场战争中成了最无辜的人,虽然无知的他们没有什么过错。同时代的,那些因为找不到食物只好放任自己孩子饿死在自己怀中的母亲有错吗?那些因为饥饿被流民撞倒在地再不能起身,眼睁睁看着一双双脚踏在自己身上毫无办法的老人有错吗?那些为了一块变质的面饼大打出手,即使头破血流也毫不自知的年轻人有错吗?



时间的洪流终会冲刷尽这些不堪的画面,只留下一个为国为民操心劳力的帝王的高大形象。我还是别再多说什么,孰是孰非,后人自会评定。




当初的灿烈也是那流民中的一员,只是缘分使然,恰好步行回家的丞相正遇见了在巷口被一群孩子围着打的小灿烈。他瘦瘦小小的,弓着身子躺在地上,一声不吭。那双清亮的、大大的眸子却死死盯着不远处。



见有人来了,孩子们都跑开了,他立即从地上爬起来,甚至来不及直起身子,便就着爬着的姿势向巷子里冲进去,捡起一块沾满灰尘的饼子大口啃了起来,仿佛刚才被打的不是他一般。

刚下朝的丞相正被离皇命令组建一支皇城保卫队以防不测,许是看中了他的敏捷,许是看见了他眸光中的执着,丞相将小灿烈带回了相府,成了暗羽的第一个成员。



回府后,我饥饿的小灿烈准备了一桌美食珍馐,陪着他吃。他却并不动手夹菜,即使我已经为他夹了许多,他也是不动,只是低着头,不住的用眼觑着四周的下人,眸光中尽是敌意。我心下了然,屏退左右,他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不复刚刚的羞涩,直接从凳子上站起去够最远处的鸡腿;将盛着浇汁鱼的盘子揽到胸前;一手拿着鸡腿,另一手又去取烤鸭;嘴里塞满了酱猪手.



流离失所加之食不果腹,已经8岁的小灿烈生的又矮又瘦,我心疼他,总是会偷偷给他带些府外头的罕见吃食,也默许了他去厨房大快朵颐的行为。



虽是经历过不幸,但意外的,小灿烈却是一个很开朗的人,爱笑,调皮,贪玩,性格好,与暗羽的其他孩子相处十分融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2-9-25 19:59 , Processed in 0.058796 second(s), 8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