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fanclub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
搜索
楼主: 依~羽翼

[转载小说] 明星和狗仔的故事【主lay贤/副勋鹿/中长/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7-7 12:39:49 |显示全部楼层
11.


  坐在明亮的饭馆里,
  边伯贤才有机会好好的看清楚眼前的人:
  张艺兴的西装已经脱掉,衬衫的袖扣松开了,领带也有些歪了,
  和下午走红地毯时相比,
  整个人看上去少了几分严肃,多了一点不羁。
  专心倒着茶水的张艺兴感觉到他目光,抬头问道:怎么了?
  边伯贤心虚的低下头:没事。
  然后他又像是想起什么,说道:今天他们让你唱歌,你怎么不唱?
  张艺兴没有回答,只是说:你听过我的歌吗?
  边伯贤点点头。
  张艺兴:有喜欢的吗?
  边伯贤脱口而出:我最喜欢那首《完结篇》。
  张艺兴:恩,那首我也很喜欢。
  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边伯贤,我不能再唱歌了。


  说这话的时候张艺兴的声音有些低沉,边伯贤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张艺兴:前几年声带动了个手术,倒也不是不能再开口,而是再也没有办法唱到像以前那样了。气短而且不稳,声音嘶哑,总之问题挺多,没有办法再恢复了。时间长了,就再也不想开口唱歌了。
  说到底,张艺兴是个骄傲的人。
  这就像一场考试,一向尖子生的他明明能够考到90分,写到一半却发现笔坏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只能得到60分。
  他自己尚且还没办法面对,
  何况把考卷亮给别人看呢?


  边伯贤有些震惊,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站了起来:是因为当年那件事吗?
  张艺兴一愣:你怎么会这么想,不是。
  那你为什么还要回到娱乐圈呢?边伯贤大声的说道。
  既然已经退出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活在别人的注目之下?
  他甚至已经能够想象的到,有一天记者们知道了这件事,会用怎样微妙的口吻讨论他,
  曾经的荣耀,将会变成一把令人难堪的利剑。
  对于外人来说,或许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张艺兴的才华还在,还可以写歌。
  可是边伯贤知道张艺兴很在意,
  在媒体面前那样好说话的人,如果不是真的很在意,怎么可能会拒绝?
  可是,越在意,便越容易受到伤害。
  边伯贤不吭声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7-7 12:39:58 |显示全部楼层
他忽然发现,自己也许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张艺兴。
  也是,自己才真正认识他多久呢?
  他有点生气,
  又不明白自己气些什么,
  只能坐下沉默的吃着东西。
  张艺兴有点意外,他没有想到边伯贤的反应这么大。
  当然,他最意外的还是自己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尤其对方还是个狗仔。
  他仔细想了想,
  也许这要归结于边伯贤身上有种让人安心的的特质,
  这也是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和他见面聊天的原因吧。
  他愿意相信他。


  眼看着饭桌上的气氛越来越僵,张艺兴想了一下,掏出手机说:
  光吃饭太无聊,我们玩个游戏吧。
  边伯贤:游戏?什么游戏?
  张艺兴神秘的说:心理测试,很准噢。
  他看着手机屏幕,一字一句的念道:我在你心目中是什么颜色?1.红色2.蓝色3.白色4.黑色5.橙色6.绿色,你选哪个?


  边伯贤:……
  好无聊的测试!
  偏偏张艺兴还一脸期待的看着他,边伯贤硬着头皮选了个“橙色”。
  张艺兴看了看答案:选择橙色,说明对方在你心中是个——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边伯贤一眼:很讨厌的人。
  边伯贤先是一愣,然后瞪大了眼睛:这也太不准!


  张艺兴耸耸肩:好吧,那我们换个再测一下——看到我你会想到下面哪种动物?1.猫2.狮子3兔4.鱼5.鸟6.狗,选吧。
  这次边伯贤不敢大意,他想了又想,觉得“狗”这个答案怎么看都差不了。
  于是他很肯定地说:选6,狗。
  张艺兴长长的“噢”了一声:狗,说明你认为我是个蠢货。
  边伯贤差点跳起来:我没有!
  张艺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边伯贤尴尬极了,


  一般这种测试的答案不都是什么“可爱的人”、“好脾气的人”之类的吗?这次怎么——
  他憋了半天,最后吼了一句:再测一个。
  张艺兴叹了口气:还测?再测我怕我的心都碎成渣,拼不回来了。
  边伯贤气愤的瞪着他的手机:不行,再测一次。
  张艺兴有些无奈,翻了两下手机:好吧,最后一个,这个是测试我俩以后的关系——你认为下面哪种事物能够代表我们在一时的感觉?
1.云朵2大海3.火焰4.阳光5.树木6.高山。
 
 这些选项,单开来看其实每一个的意象都挺不错,但是边伯贤却觉得它们“暗藏杀机”。
  在一起时的感觉?
  边伯贤想了半天,
  发现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他对张艺兴的定位一直是一个有点特殊的朋友,
  他们在一起聊天的次数也挺少,
  非要的选一个作为代表的话——


  边伯贤抬起头,认真地说:火焰。
  张艺兴点点头:好的。我看看,选择云朵,陌生人关系,大海是知音关系,火焰的话,是——


  张艺兴念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
  边伯贤有些着急:是什么?
  张艺兴看看手机,又看看边伯贤,轻轻的咳了一下。
  边伯贤有些奇怪:你快说啊。
  张艺兴:啊,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边伯贤:……
  边伯贤醒悟过来:张艺兴,刚刚那些测试题是不是你逗我玩的啊?
  张艺兴笑嘻嘻的说:我像那种人吗?
  边伯贤有些无语:
  这人真是太爱骗人了,
  亏他刚才还老老实实思考选项,看来都是他编出来的。
  张艺兴却是满不在乎的伸了个懒腰:好了,吃饱了,咱们回去吧。
  边伯贤淡定的举起相机对着他噼里啪啦一阵狂拍:明天就把这照片交给主编去。
  张艺兴佯装求饶:许记者,我错了。
  边伯贤不理他,自己一个人走在前面,
  张艺兴则慢悠悠的跟在他身后,
  他的左胳膊上搭着西装,右手则拿着手机。
  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什么键,手机屏幕忽然亮了起来,显出不大不小的一行字:


  火焰——永远的恋人。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7-7 12:40:43 |显示全部楼层
12.


  边伯贤一直觉得,
  不管张艺兴的嗓子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不管他想不想,
  只要他在娱乐圈,迟早有一天会开口唱歌的。
  那时候,张艺兴要怎么办呢?
  边伯贤没有想到,那一天来得有些快。
  张艺兴和两位有名的音乐制作人一同搭档参加了一个音乐选秀节目,
  节目本身倒也没什么,无非就是点评点评或者给选手提出一些建议。
  本来按照节目流程,并没有安排嘉宾唱歌环节,
  大概是现场的气氛实在太好,
  主持人便热情邀请了他们也上台来唱一唱,借此鼓励一下选手们。
  张艺兴是三位嘉宾中年龄最小资历最浅的,
  眼看他的两位前辈都开口了,他怎么也没有办法再拒绝。
  这是他复出之后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唱歌。
  张艺兴唱了一首甜蜜的小情歌,
  唱歌的时候他一直微笑着,眼波流转,
  看上去真的像是陷入热恋的男人,
  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如果一首100分的歌等于50分的唱功加上50分的感情的话,
  那么张艺兴显然已经满满地拿到了后面的那50分,
  至少看上去他是相当投入的。
  而前面那50分——
  气短、声音不稳、甚至还有点抢拍,
  能拿几分?
  也许比起一般人,他唱的其实很不错,
  但是,他是张艺兴啊。
  那个靠着歌声征服了无数人的张艺兴啊。
  这是音乐选秀节目的现场,各种音响设备都是一流的,
  现在唱出这样的歌,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大失水准。
  毫无意外的,那天之后,张艺兴又上了一些娱乐报刊杂志的新闻。
  虽然这点事够不上头条,但是标题都挺扎眼——
  昔日天王如今只靠脸吃饭?
  圈中知情人爆料:烟酒毁了张艺兴的嗓子。
  张艺兴复出首度献声,令人失望。
  ……
  人们对于公众人物总是好奇而苛刻的,
  而且从来不吝以最津津乐道的口吻讨论着他们的一切,尤其是负面消息。
  这一点,
  身为明星的张艺兴比他更清楚。
  边伯贤所在的杂志社也写了这事,名字起的还算正常:
  张艺兴状态不佳,唱歌被批。
  边伯贤随意的翻了下,然后把它扔得远远的,
  快步地走出了公司。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7-7 12:41:20 |显示全部楼层
13.


  边伯贤站在张艺兴的工作室门前有些犹豫。
  他发现每次遇到跟张艺兴有关的事情自己都会变得冲动,
  然后开始后悔。
  上次是后悔跑去给他送蛋糕,
  这次是后悔为什么跑来这里。
  为什么跑来这里?
  他自己也不明白。
  明明先前还想着和他保持距离,结果现在自己倒主动上门了。
  可是,
  只要一想起那天张艺兴那么平静地对他说——我不能再唱歌了,
  再翻翻这两天关于他的新闻,
  他心里就像压了一块石头,喘不过气。
  他正胡思乱想着,工作室的门突然开了。
  一位工作人员奇怪地看着他: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边伯贤赶紧站好,小心翼翼的说:你好,我叫边伯贤,我找张艺兴。
  开门的人犹豫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走到角落打了个电话,
  边伯贤则尴尬的站在门口。
  过了一会,那人走了过来说:
  边先生请进,我们老板待会就回来了,他说请您稍等一会。
  边伯贤被带进了张艺兴的玻璃房。
  这地方他不是第一次来,但是却是第一次看那么仔细:
  房间很大,里面放着很多乐器,钢琴、吉他,还有架子鼓,
  房间的一侧有一张长长的桌台,
  上面凌乱的铺着一些书籍和纸张,还有两台电脑。
  桌台前是落地玻璃窗,向外看去便是边伯贤以前常蹲守的树林。
  边伯贤忍不住走了过去。
  他想起张艺兴坐在桌台前工作的样子:
  他总是不自觉的咬笔杆;
  他的左手经常打着拍子;
  他还喜欢一边工作一边喝一些甜兮兮的饮料,
  结果有一次,他把一杯果汁打翻了。
  那时候,他就在对面的树林里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擦着稿纸和衣服。
  下午四点钟的阳光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
  它们懒散地照在边伯贤身上,
  使得他整个人笼罩在一层金色之中,看上去毛茸茸的。
  张艺兴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情景——
  静谧而美好。
  他站在门口静静地看了一会,
  然后走到他身后,轻声喊道:边伯贤。
  他的声音已经够轻了,       但是边伯贤还是吓了一跳,手中的东西都掉在了地上。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7-7 12:42:17 |显示全部楼层
张艺兴连忙帮他捡起来,发现是他放在房间茶几上的那几本报刊杂志,
  它们无一例外地被翻到了有张艺兴新闻的那一页。
  边伯贤慌张的抢过那些报纸杂志:我就随便看看,挺无聊的,浪费脑细胞,以后还是别买了。
  说着把它们都扔进了垃圾桶。
  张艺兴笑着说:
  其实各家的报道我都研究了一下,就属你们杂志社最温柔了。你是不是帮我说好话啦?
  边伯贤皱了皱眉头,刚想说些什么,张艺兴却又毫不在意地摆摆手:
  你可千万别说什么安慰我的话啊,我会很想笑的。其实唱歌那事我无所谓的,真的。
  边伯贤看着他,说:真的吗?
  他的眼睛很亮。
  张艺兴看见他黑色的瞳孔里清晰的倒映着自己的笑脸。
  有些难看。
  他一怔,慢慢地收了笑容,
  然后转过身靠在桌子上,从口袋里掏出烟,慢慢地抽起来。
  过了好一会,张艺兴终于开口:
  其实那些报道里有一条说的挺对,有段时间我的确抽烟喝酒很凶。你应该知道是哪段时间吧。
  他顿了顿,吐了一口烟:
  那个时候,我每天都会收到无数骚扰电话和信息,还有恐吓信,有骂我的,有威胁我的,还有苦口婆心让我自首的……后来对方撤诉了,可我的战场却没有停止下来。我没有做过那样的事,边伯贤,你信吗?我没有做过。
  边伯贤抿了抿嘴唇。
  张艺兴自顾自的说着:那时候说不绝望是假的。明明前几天我还在准备新专辑,而一转眼,就像一只流浪狗,只能躲到国外去,还背着一身的恶名。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害怕自己会疯掉,只能拼命的抽烟喝酒……之后,嗓子也出了问题……那天那首歌,我从没有想过,那么简单的一首歌,有一天,我会唱得那么累,我真的——
  他有些艰难的说道: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边伯贤没有说话。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张艺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没法再唱的像以前那样了,又不是失声了,习惯了就好,对吧?
  边伯贤还是没有说话。
  他径自走到墙角,突然拉上了厚重的窗帘,
  原本明亮的房间一下子暗了下来。
  张艺兴,唱首歌吧。
  边伯贤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许久没有开口的原因,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
  张艺兴一怔:你想听什么?
  边伯贤:随便。
  张艺兴看着他笑了笑,说:那我唱首英文歌吧——
  Do you remember the things we used to say
  I feel so nervous when I think of yesterday
  How could I let things get to me so bad
  How did I let things get to me
  Like dying in the sun
  Like dying in the sun
  ……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7-7 12:42:26 |显示全部楼层
很适合清唱的一首歌。
  张艺兴的声音流淌在空气中,温柔而舒缓。
  可是唱到一半的时候,
  他忽然停了下来。
  他看见边伯贤的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睛里冒出来,打湿了整个脸庞。
  是,因为他吗?
  张艺兴愣住了。
  他心里又酸又涨,涌动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的眼泪会让他这么不知所措,
  老实说,他也没想到原来边伯贤这么能哭。
  张艺兴低声笑了一下,他直起身站在边伯贤面前,
  然后伸手抓着他的右手,让它覆在自己的喉咙处——
  Will you hold on to me
  I am feeling frail
  Will you hold on to me
  We will never fail
  I wanted to be so perfect you see
  I wanted to be so perfect
  Like dying in the sun
  Like dying in the sun
  ……
  边伯贤呆呆的看着张艺兴:
  他的掌心紧贴着他的喉管,
  每一个声音跳跃的瞬间他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那样细微的颤动,就像是呼吸一般,让他整个人充满了力量。
  等到一首歌唱完,
  张艺兴仔细的擦去边伯贤脸上的眼泪,紧紧的抱住了他:
  你赠我眼泪,我送你歌声。
  边伯贤,谢谢你。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7-7 12:42:36 |显示全部楼层
14.


  张艺兴最近有些郁闷,他觉得边伯贤在躲他。
  比如以往他发短信,边伯贤都会很快回复,而现在,都是半天后回一条——
  刚刚忙、手机充电、没看到、手机信号不好;
  又比如他邀请边伯贤来他工作室玩或者一起吃饭,边伯贤表示——
  最近忙、身体不舒服、家里菜太多吃不掉会浪费、要给隔壁邻居的女儿辅导功课……
  总之,到处是理由。
  张艺兴想来想去,
  只能把原因归结于那天他流眼泪的事。
  他大概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吧,
  但是张艺兴心里却很感动。
  这个人,让他感觉温暖而愉快,
  他不希望因为这点事失去这个朋友。
  而另一边,
  边伯贤也很烦恼。
  张艺兴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一直不断的约他玩或者吃饭,
  他能用的理由已经快用光了。
  边伯贤暂时还不想见他。
  那天自己哭成那样,又被他抱着,
  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尴尬极了。
  说白了,其实就是他脸皮薄,
  而且他从一开始似乎就没法以一颗平常心看待他。
  这让边伯贤也有些懊恼。
  所以,能躲则躲吧。
  想到这里,边伯贤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他掏出来一看:果然又是张艺兴。
  边伯贤咬咬牙把它摁掉了——
  大不了待会就说自己在开会。
  结果没一会,它又响了起来。
  边伯贤继续摁掉,张艺兴那边也继续打着,大有“你不接我不停”的气势。
  虽然这会已经是晚上,但边伯贤还在杂志社,
  这举动已经引得同事看过来:小白,电话响了怎么不接啊?
  边伯贤尴尬的笑笑,终于还是摁下了接听键:喂——
  电话里传来张艺兴有些低沉的笑声:边记者,刚刚是不是在忙啊?
  边伯贤:……啊,恩,刚、刚开会的。
  张艺兴意味深长的“噢”了一声,紧接着说:大记者,我要爆料。
  边伯贤一时没会意过来:啊?
  张艺兴又笑了起来:我这里有某个明星的爆料,你要不要听啊?
  边伯贤:……我——
  张艺兴打断了他:如果你想听,那待会来工作室,顺便带两个菜过来,我煮了饭。
  边伯贤:……
  边伯贤忍不住说:你不会是一直工作到现在还没吃吧?
  张艺兴:是的。所以你最好快点来,如果迟一点我怕饿得没力气讲了。
  说完便挂了电话。
  边伯贤瞪着手机,然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8点40。
  结果最后,他还是去了张艺兴的工作室。
  到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工作室的灯都开着,看上去很明亮。
  张艺兴就倚在门上笑嘻嘻的等着他。
  看到他,边伯贤还是有些不自在,
  只能低着头直接拎着菜走了进去。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7-7 12:42:45 |显示全部楼层
在张艺兴的强烈要求下,边伯贤也陪着他一块坐下吃了饭。
  饭桌上的气氛明显好了很多,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边伯贤:你以后还是买点吃的东西备着,老这样不好。
  张艺兴:平常加班加点都会预先准备好吃的,今天是因为鹿晗临时有首歌赶着出DEMO,必须这两天写好,吃完我还得继续弄,不能耽搁。
  边伯贤:你们好像……一直合作的很好。
  张艺兴点点头:恩,是的,我们私下也是朋友。说起来,这个工作室一半也是因为他才成立的。
  边伯贤微微一愣。
  张艺兴继续说:对了,电话里跟你说的爆料,就是这家伙后天跟一位大导演去泽园吃饭,你可以去蹲点,他们好像有合作。
  说完他像是想起什么,又补充了一下:不过他不是我,内容不要写得太负面。
  听了他的话,边伯贤忽然有些生气,闷闷的说:
  我只负责拍照,报道不是我写。你如果信不过我,我不去就是了。
  这话一说,张艺兴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连忙开口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是气氛已然冷了下来,
  两人就这样有些沉默的吃完了饭,边伯贤收拾了碗筷去洗碗。
  张艺兴则站在厨房门口,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边伯贤似乎也有些心不在焉,
  明明只是简单的洗碗而已,弄的水花四溅。
  好不容易等他洗完,身上已经沾了不少水。
  就在他四处寻找厨房有什么东西能擦手的时候,
  张艺兴却走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腕。
  边伯贤愕然的看着他——
  张艺兴拿着毛巾,一下一下地帮他擦拭着手上和身上的水珠。
  边伯贤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挣扎着要把手抽出来,慌忙说: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张艺兴不说话,只是抓着他的手又紧了一分。
  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人:边伯贤,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有些怕我。
  边伯贤有些僵硬,不敢看他,只能小声的说:没有,你想多了。
  张艺兴还是不肯松手:边伯贤,我为我刚才的话道歉。你别怕我,别躲着我。
  张艺兴的语气很郑重,但是边伯贤听了却有点走神。
  他忽然想起在他很小的时候,
  有一次家人拿回来一个鱼缸,里面养着一条很漂亮的红色金鱼,
  他着迷的盯着它看。
  边妈妈见他很喜欢,便让他抱回自己的房间放着书桌上养着。
  但是他却摇摇头。
  他不敢。
  他怕自己有一天把鱼缸摔了又或者是把金鱼养死了。
  那么漂亮的生物,
  他只需要远远的看着就够了。
  他从来都是个胆小鬼。
  这辈子做的最有勇气的一件事,大概就是那天冲动地给张艺兴送了生日蛋糕。
  想到这里,边伯贤忍不住抬起头——
  眼前的这个人,
  他跟踪过他,采访过他,
  他们一起吃过饭,一起坐在公园里聊过天;
  听他为自己唱歌,看自己为他流泪。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走得那么近了。
  细细想来,还是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张艺兴就如那一尾红色金鱼。
  当他终于忍不住鼓起勇气偷偷触摸一下的时候,却被金鱼发现了。
  然而它没有溜走,反而亲昵的游了过来——
  猝不及防。
  像是突降的大雨,冲破了边伯贤毫无准备的堤坝。
  这让他不安,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了。
  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既来之,则安之。
  边伯贤暗叹一口气,心里却莫名的轻松起来。
  张艺兴不明所以,见他一直沉默,便有些着急:边伯贤,你——
  边伯贤摇摇头:其实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就很想跟说一句话。
  张艺兴一怔:什么?
  张艺兴,认识你,我真开心。
  边伯贤嘴角一弯,笑花了张艺兴的眼睛。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7-7 12:42:57 |显示全部楼层
15.


  就跟春天到了积雪消融一样,
  张艺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他确实感觉到了他跟边伯贤之间似乎回暖了。
  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于是便开始不遗余力的邀请他来工作室玩,
  像是要把以前拒绝的份都补回来。
  边伯贤其实有些哭笑不得,
  张艺兴是自由职业者,空闲时间很多,
  他不一样,他还要工作,
  有时候忙起来连着跑好几个地方,喝口水的功夫都没。
  不过即使这样,他还是都应了下来,
  基本只要一有空就会过去。
  去的次数多了,工作室的员工也渐渐都熟悉了他。
  边伯贤脾气很温和,
  但是因为生性不爱说话,工作室的员工又早就见识过这位“帝王级狗仔”的厉害,
  所以个个都尊他一声“边老师”,弄得他很不好意思。
  张艺兴第一次听到他属下这样喊的时候,差点没笑死,
  于是跟着起哄喊了一声,
  被边伯贤用一颗大白菜打回去了。
  正好工作室的一些员工对摄影也挺感兴趣,
  边伯贤有时便教一些摄影技巧,
  也算是不辜负“老师”两个字。
  不过老师虽然有点业余,但上起课来却毫不含糊。
  边伯贤一拿起相机,
  就像士兵穿上铠甲,举起长矛,
  整个人变得锐利而夺目,完全不同于平常见到的模样,
  张艺兴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说起来,他的身边一直都是些吵闹的朋友,
  唯独边伯贤有些不一样。
  除了有让人安心的特质,
  还有——
  还有什么,张艺兴也有点说不上来,
  大概就像是漆黑的夜晚蓦地出现了一只萤火虫然后一下子被点亮。
  那样微弱又透彻的光芒,
  让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捕捉。
  边伯贤:……就是这样的,拍这些的时候,一定注意人物和景物之间的距离。
  几个员工摆弄着手里的相机,点点头。
  员工甲:边老师,其实我挺好奇的,你们拍明星的时候怎么每次就那么巧拍到想要的照片啊?

Rank: 10Rank: 10Rank: 10

星座
白羊座
性别
积分
12519
阅读权限
100
威望
15
金币
15673
UID
23170
发表于 2014-7-7 12:43:31 |显示全部楼层
边伯贤有些尴尬:……咳,其实报纸上有些东西也不太真实,哪怕是照片,娱乐新闻看看就算了,不用当真的。
  员工乙:说起来,上次那个什么报道说一个老牌演员偷看一个女明星胸部的照片,我就觉得挺假的。
  边伯贤顿了一下:那个估计是借位了。有些人偷拍时候会利用视角误差进行连拍,然后再挑选最有料的一张刊登出去,吸引公众眼球。
  听他这么一说,几个员工被勾起了兴趣:到底什么样的角度可以借位啊?边老师,你给我们演示一下吧。
  边伯贤连连摆手:其实只要摆出姿势,你们很容易就会看出来的。
  员工甲:边老师,你去找老板做个试验,正好老板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就站在外面看着,各自找位置拍照片,看到时候谁最有潜质当狗仔,哈哈。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起来。
  边伯贤被闹得没有办法,只好犹豫着走进了工作间。
  房间里,张艺兴正坐在钢琴边上试曲,
  似乎是有些不太顺利,他一直皱着眉头。
  边伯贤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以张艺兴现在的位置,现在只要在他身后弯下腰看向他,便会出现个角度差,如果视角选对了,应该会拍到一张看上去“有料”的照片。
  盘算好之后,边伯贤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张艺兴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见是他,便笑道:你们拍完了?
  边伯贤迟疑地点点头。
  张艺兴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奇怪:怎么了?有事?
  边伯贤指着钢琴说:能让我试试吗?
  张艺兴有些意外:你会弹钢琴?说着便要站起身把座位让给他。
  边伯贤慌忙阻止了他:你坐着别动。
  其实边伯贤并不会弹钢琴,
  他唯一知道的钢琴知识是两个黑键左边的白键都是do,然后依次下去。
  他已经想好了,
  Do,Re,Mi,
  就用这3个音符的时间作一次借位演示。
  边伯贤的手越过张艺兴的肩膀,想要放在钢琴键上,
  因为被挡着的缘故,他不得不弯下腰。
  张艺兴个子高,又坐得直,
  边伯贤微微倾身,两人的背影便微妙的重叠在一起,看上去极为亲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就是边伯贤想要的演示,只是——
  这样子可真像个占女孩便宜的小流氓。
  边伯贤面对张艺兴时,本来就容易紧张,
  现在更是浑身僵硬的像个木头人。
  他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心情,按下了第一个键:
  Do——
  钢琴的声音很浑然,
  跟平常在电视里听到的有些不一样,没那么脆,也没那么哑,
  像是从心口中流淌出来,
  温润而缠绵。
  Re——
  工作间似乎有些安静。
  边伯贤清晰可闻两人的呼吸声。
  不知道是不是张艺兴的头发碰到了他脸颊的缘故,
  边伯贤总觉得身上有些痒。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准备按下最后一个键:
  M——
  边伯贤。
  张艺兴突然出声喊道。
  边伯贤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
  张艺兴的声音很轻,
  可是在他听来却犹如大雨落在芭蕉叶上,一下一下敲打着他的耳膜,
  震得他心里微微发疼。
  他没有按键,也没有应声,只是死命的盯着钢琴看,就好像那里突然开出了一朵花。
  张艺兴似乎笑了一下,他伸出手放在了Mi音那个键上,然后稳稳的按了下去:
  边伯贤,你的心跳得好快。
  边伯贤还没意识到,
  他虽然的确是在做一个摄影方面的例子,
  但在张艺兴看来,
  他用三个音符的时间,唱了一首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论坛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About+Contact)|手机版(Mobile App)|官方淘宝店铺|EXO中文网(EXOFanClub)     

GMT+8, 2023-2-8 22:01 , Processed in 0.066807 second(s), 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0

© 2012-2014 exofanclub.com

回顶部